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貞愛染] 鹿ノ笛(04)

※老婆婆本丸

※小貞×愛染

※前提:燭台切暗戀長谷部,鶴丸曾經喜歡過俱利但現在似乎和一期相殺不相愛。不會寫得很清楚,但會雷請避開。


鹿ノ笛


04.


「明太子煎蛋捲耶,這個本丸一天到晚吃那麼高級的食材嗎?」

太鼓鐘夾起便當盒裡柔軟澄黃、夾著看起來很美味的胭脂粉紅內餡的煎蛋卷,一口就塞進嘴巴裡吃掉。

「……你被寵壞了。」

大俱利嘆了一口氣,表情一如往常地厭煩。

「被小光?」

把口中食物吞下肚,太鼓鐘才又開口。

「嗯。」

「對啊,小貞……太鼓鐘君你來以了後,就吃到好多以前偶爾才會吃的料理呢!」

「叫小貞就可以了,愛染君。」

「哼,得意忘形。」

「...

[貞愛染] 鹿ノ笛(01)

※老婆婆本丸

※小貞×愛染

※前提:燭台切暗戀長谷部,鶴丸曾經喜歡過俱利但現在似乎和一期相殺不相愛。不會寫得很清楚,但會雷請避開。


鹿ノ笛

01.


「小貞,我放在櫥櫃裡的紅豆餡罐頭是你拿走的嗎?」

「怎麼會這麼問?」

太鼓鐘貞宗對著燭台切光忠露出燦爛的微笑,那是完全和「無害」扯不上關係,是深知自己佔據優勢,又絕不看低敵手的好勝微笑。因為知道自己外表十分出眾,知道自己被深深愛著,所以才能露出這種笑容。

而且,太鼓鐘的強悍之處在於,就算露出了壞心眼的表情,也絕對不討人厭。

於是燭台切只能苦笑地關上櫥櫃。

「那你今天點心時間就少吃一點紅豆餡吧。」

「嗯嗯...

[石青][青石] Plastic Beats

收尾。


【現世世界觀DJ PARO】

[石青] Fuck Real Life

[石青][青石] You Make Me Acid

[石青][青石] Misery

[石青][青石] 十面相

[石青][青石] Paradise Has No Border(上)

[石青][青石] Paradise Has No Border(中)

[石青][青石] Paradise Has No Border(下)


[Plastic Beats]


  夏天是音樂祭的高峰期,經過了數個月的企劃,國外的大人物爭相飛來日本,二十萬觀眾擠在草地,三個野外舞台同時爆音放送...

[石青][青石] Paradise Has No Border(中)

【現世世界觀DJ PARO】

[石青] Fuck Real Life

[石青][青石] You Make Me Acid

[石青][青石] Misery

[石青][青石] 十面相

[石青][青石] Paradise Has No Border(上)


  團練室樓下的樂器行打來電話,說有個年輕男子在樓下等人,問是不是青葉斯卡俱樂部認識的客人,鶴丸想了想,乾脆直接叫工作人員放人進來。

  鶴丸等著看是什麼樣的傢伙答應了照顧青江的屎缺,來的是個留著妹妹頭的大個子,看起來很年輕,穿著整潔的復古風格卡其褲和棉質上衣,和總是穿著和自稱哥倫比亞人的攤販買來二手衣的青江真是相當...

[石青][青石] Paradise Has No Border(上)


【現世世界觀DJ PARO】

[石青] Fuck Real Life

[石青][青石] You Make Me Acid

[石青][青石] Misery

[石青][青石] 十面相

上集都是伊達組的戲份。

石切丸還沒登場。

 

 

  「這咖哩裡頭的不是蚯蚓嗎?這家店的衛生是怎麼回事——!」

  鶴丸還在大呼小叫,大俱利一把就將老人家嬌貴的臉龐按到桌上,而且是很有良心地沒按在熱騰騰的咖哩,而是壓在乾淨的桌面。燭台切對著被呼喊聲引來的店家鞠躬道歉,連忙解釋:「不不不,這是釣魚用的假餌,老人家年紀大了不受控制,對不起。」

  「光小弟說得我好像大小...

[刀劍群像劇] 緣結八重垣(12)(完)

創作審神者出現注意

完結了!!!!!!!!!!!!!!


12.


  八重垣是個天才。

  「但我其實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人。」審神者開始玩起自己蓬鬆的白色辮子,用手指不斷纏繞髮尾打圈圈,這是審神者思考時的習慣:「我們這個工作雖然不是百分百的隱密主義,但也不是需要檯面上公關宣傳的工作,最起碼八重垣和我都不是負責那方面事務,我也從來不過問『他』任何問題。」

  在蠟燭搖曳的昏暗房間內,年老的婦人像是在述說床邊故事一樣,但談話的內容卻不是那麼得和藹親切。

  「八重垣從我年輕時就是長那個樣子。嗯……我的意思是男人的樣子,我在十歲開始從事這份工作,他從那時一直是個乾巴巴的中...

[刀劍群像劇] 緣結八重垣(11)

創作審神者出現注意

下一回完結(字數會增量wwww)

11.

  鶴丸與青江嗑牙到短刀們看黃金時段綜藝節目的時間才起身離開大廣間,前往審神者房間途中他們經過了放著電視的娛樂間,長谷部穿著運動服挺直地站在等待節目開播的短刀身後,雖然長谷部站立的姿勢非常拘謹而優雅,但鶴丸和青江都覺得看到了長谷部痛苦扭動掙扎的樣子。

  他很想看電視吧。

  穿著西洋騎士風格服裝的偶像們平時總是在節目裡玩各種遊戲以迎擊各方藝人,今天他們要挑戰的是「道德困境真心話大冒險」,而且來賓是某個號稱千年一遇的男子偶像團體,他們曾經以下犯上打倒某強豪偶像團體來創造了傳說,所以這一集的三小時特別節目絕對是史上最刺激的永...

[刀劍群像劇] 緣結八重垣(10)

創作審神者出現注意


10.


  日本號前方的長矮桌上擺滿了飯菜,用餐時間有無數的刀劍男子端著餐具在大廣間來來去去,但只有日本號周遭晃若無聲。日本號在飯桌前屈著身,通用尺寸的低矮長桌對他來說不適用,但身在群體之中、不配合其他人是無法生存下去的。

  在這個本丸裡,沒有其他刀劍比日本號更懂不受期待而來的事物是怎麼回事。

  飯桌上擺著幾碟配菜,但裝飯的碗卻是裡頭一粒米粒不剩地擺在旁邊,日本號今晚少見地沒去添飯,而是一個勁地飲酒,雖然他平常也是猛灌酒喝,但該吃的飯可是不曾省過。與日本號相識的短刀們坐在鄰近的桌子前,只是遠遠地望向他,就連平時最自來熟的博多與厚都顯得有些怯生生的...

[刀劍群像劇] 緣結八重垣(07)

創作審神者出現注意


07.


  鶯丸的直覺總是準得出奇。

  青江算是常與鶯丸接觸的刀劍,他們都是在同一塊土地上打造而出,或許是風土的影響、兩人性情算是處得來,便會偶爾湊在一起喝茶閒聊,青江是在這個時候發現這件事的。

  「今天出陣會有人落馬呢。」

  鶯丸凝視著前方、突然說道。

  那天兩個人坐在鶯丸房間前的沿廊、一邊曬著太陽一邊喝茶,本來持續著的對話插入了一句毫無關聯的話。

  「落馬?」

  「可憐的麻雀。」

  「……」

  青江順著鶯丸的視線看去,但實在看不清鶯丸指的是什麼,於是他特地離開了位子走到離房舍有點距離的樹林旁,才終於發現和平時不同的事物,有...

[大俱利&山姥切] 別人家的孩子與我家的孩子

中場休息

一樣是老婆婆審神者的本丸

大俱利&山姥切中心

但主述者是鶴丸

別人家的孩子與我家的孩子

  鶴丸覺得他們的審神者實在很有趣。

  「明天的田當番?嗯……去後山摘栗子吧?要找誰好呢,大俱利伽羅如何?」

  坐在和式椅的審神者沒戴上老花眼鏡,懶懶散散地打了一個呵欠。近侍鶴丸靠在書桌、寫下審神者口頭告知的人員配置表,詢問田當番的人選卻得到了這樣的答案。

  「冷笑話嗎?」

  而且吐嘈不留餘地。

  「大俱利的話可以找到大栗子吧。」審神者看似很滿意自己的冷笑話,慢慢地笑了起來:「呼呼,好有趣。另一個人要誰呢……嗯……山姥切國廣?」

  「真是完全無法溝通的組合...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