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燭へし腳踏車

連結

[貞愛染] 鹿ノ笛(05)(完)

※老婆婆本丸

※小貞×愛染

※前提:燭台切暗戀長谷部,鶴丸曾經喜歡過俱利但現在似乎和一期相殺不相愛。不會寫得很清楚,但會雷請避開。


鹿ノ笛


05.


今天是政府演習的最後一天。

太鼓鐘對於自己曾經棲身的雨中白金台,有種奇異的懷念感,其實他並不記得自己沉睡時的記憶,但對於雨水沾溼土地的氣味卻非常習慣,雖然不喜歡滿身泥濘,卻也說不出討厭這綿延無止的雨水。

但不討厭,和喜歡是完全不同的事。

「基本上我沒什麼出手的機會啊……這樣真的能變強嗎?」

「習慣氣氛也是很重要的喔!而且你是隊長,要好好帶領我們啦。」

愛染拍了一下太鼓鐘的肩膀,太鼓鐘轉過頭看向愛染,然後故...

[貞愛染] 鹿ノ笛(03)

※老婆婆本丸

※小貞×愛染

※前提:燭台切暗戀長谷部,鶴丸曾經喜歡過俱利但現在似乎和一期相殺不相愛。不會寫得很清楚,但會雷請避開。


鹿ノ笛


03.


「欸,伽羅呀。」太鼓鐘張開雙腳,身體重心放得極低,短刀反手護在胸前,不讓對手輕易看出揮刀的軌跡方向:「不覺得刀劍可以培育出什麼東西這件事,哪裡怪怪的?」

「別學鶴。」

「被發現了呀,哈哈。」

挑釁有時候對大俱利很有用,有時候卻被嗤之以鼻,要掌握其中的微妙分際還需要一點時間,不過太鼓鐘並不氣餒,他覺得自己漸漸在上手中。

大俱利以刀身畫出範圍,讓太鼓鐘無法輕易靠近,如果魯莽地鑽入大俱利懷中,對方會毫不留情地將他...

[貞愛染] 鹿ノ笛(02)

※老婆婆本丸

※小貞×愛染

※前提:燭台切暗戀長谷部,鶴丸曾經喜歡過俱利但現在似乎和一期相殺不相愛。不會寫得很清楚,但會雷請避開。


鹿ノ笛


02.


顯現人身的最初一刻,整個世界極端恍惚,鮮明的紅色在太鼓鐘貞宗眼中蔓延,一開始他還不能意識到那正是視覺,要等炫白的補色閃過,他才終於意識到自己的確「看見」了什麼東西,而那並不是刀刃熟悉的鮮血,而是一個身形比太鼓鐘自己要略為矮小的少年。

和自己一樣,擁有人形的某樣「東西」。

是刀啊,不管是化身為人,還是看到和自己一樣的肉體,降生的衝擊伴隨著錯亂感,敏銳感官帶來的大量資訊讓太鼓鐘貞宗無法做出判斷,他想也沒想,嘴中...

[貞愛染] 鹿ノ笛(01)

※老婆婆本丸

※小貞×愛染

※前提:燭台切暗戀長谷部,鶴丸曾經喜歡過俱利但現在似乎和一期相殺不相愛。不會寫得很清楚,但會雷請避開。


鹿ノ笛

01.


「小貞,我放在櫥櫃裡的紅豆餡罐頭是你拿走的嗎?」

「怎麼會這麼問?」

太鼓鐘貞宗對著燭台切光忠露出燦爛的微笑,那是完全和「無害」扯不上關係,是深知自己佔據優勢,又絕不看低敵手的好勝微笑。因為知道自己外表十分出眾,知道自己被深深愛著,所以才能露出這種笑容。

而且,太鼓鐘的強悍之處在於,就算露出了壞心眼的表情,也絕對不討人厭。

於是燭台切只能苦笑地關上櫥櫃。

「那你今天點心時間就少吃一點紅豆餡吧。」

「嗯嗯...

[刀劍群像劇] 緣結八重垣(08)

創作審神者出現注意


08.


  「主上今天就要回來了,好開心啊。我今天也會努力製作刀裝的!等主上回來我要拿給她看。」

  前田藤四郎雙手握拳舉在胸口,看起來鬥志滿滿。

  他很擅長製作刀裝。

  身為哥哥的藥研藤四郎和平野藤四郎本來走在前田前頭,聽到弟弟的聲音、他們不約而同轉頭面向前田。

  藥研身穿著很像人類醫者的白袍,他一走動白色的布料就隨著翻動。而前田與平野則是穿著出陣用的正裝,在這個本丸演練、鍛刀、製作刀裝都是視同作戰,需要穿著正裝才能進行。

  「目標投石兵吧,加油啊。」

  藥研說道。

  「指定種類太困難了,藥研哥。」

  「不然目標兩金刀裝吧。」...

[刀劍群像劇] 緣結八重垣(04)

創作審神者出現注意


04.


  「喝吧!喝吧!哎呀好酒量,再來一壺!」

  次郎直接將日本號的酒壺丟進酒樽裡打酒,撈起來的陶壺還在滴落著酒液,日本號就接下酒壺繼續大口大口灌酒,要是普通人類這樣喝酒絕對會酒精中毒,不過除了少數有醫學知識的刀劍知道酒精中毒這回事,其他人根本不知情也無所謂。

  食材庫的酒樽都被搬了出來,一升升的空酒瓶在榻榻米上排成列,群妖作樂應當如此。

彷彿過去人們訴說的民間故事中、山中的迷途大宅群聚著妖怪夜夜笙歌,誤入的旅人被妖怪拆筋挫骨當作下酒菜,刀劍們的酒會喝到後來氣氛總是不由自主地險惡了起來。只不過鶴丸再怎麼不要臉也說不出這裡有無辜的旅人,刀的本能是...

[刀劍群像劇] 緣結八重垣(03)

創作審神者出現注意


03.


  審神者帶著不請自來的客人進入書房後,沒事可作的鶴丸讓幾位等級還不高的短刀陪著日本號出陣,不管是怎麼樣來到這個本丸,武器的本分總歸是戰鬥,快快習慣怎麼使用肉體總是不會吃虧,這並不是鶴丸同情或是關懷日本號,只是種「想當然爾」的反應而已。不同於自然物總會有規律的擺動輕搖,人工池中就算投入了千百顆的石子,只要水夠深、水面總歸有回歸平靜的時候,刀劍不容易動搖,本質頑強地驅使他們去切開、砍殺某些事物。

  日本號一邊喝著廚房打來的酒,一邊跟在顫顫發抖的五虎退隊長身後出陣去。鶴丸笑著送他們出門,回頭盤算著接下來該做些什麼。鶴丸不想去處理報告或出陣紀錄,準備找習於...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