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貞愛染] 鹿ノ笛(04)

※老婆婆本丸

※小貞×愛染

※前提:燭台切暗戀長谷部,鶴丸曾經喜歡過俱利但現在似乎和一期相殺不相愛。不會寫得很清楚,但會雷請避開。


鹿ノ笛


04.


「明太子煎蛋捲耶,這個本丸一天到晚吃那麼高級的食材嗎?」

太鼓鐘夾起便當盒裡柔軟澄黃、夾著看起來很美味的胭脂粉紅內餡的煎蛋卷,一口就塞進嘴巴裡吃掉。

「……你被寵壞了。」

大俱利嘆了一口氣,表情一如往常地厭煩。

「被小光?」

把口中食物吞下肚,太鼓鐘才又開口。

「嗯。」

「對啊,小貞……太鼓鐘君你來以了後,就吃到好多以前偶爾才會吃的料理呢!」

「叫小貞就可以了,愛染君。」

「哼,得意忘形。」

「...

[貞愛染] 鹿ノ笛(03)

※老婆婆本丸

※小貞×愛染

※前提:燭台切暗戀長谷部,鶴丸曾經喜歡過俱利但現在似乎和一期相殺不相愛。不會寫得很清楚,但會雷請避開。


鹿ノ笛


03.


「欸,伽羅呀。」太鼓鐘張開雙腳,身體重心放得極低,短刀反手護在胸前,不讓對手輕易看出揮刀的軌跡方向:「不覺得刀劍可以培育出什麼東西這件事,哪裡怪怪的?」

「別學鶴。」

「被發現了呀,哈哈。」

挑釁有時候對大俱利很有用,有時候卻被嗤之以鼻,要掌握其中的微妙分際還需要一點時間,不過太鼓鐘並不氣餒,他覺得自己漸漸在上手中。

大俱利以刀身畫出範圍,讓太鼓鐘無法輕易靠近,如果魯莽地鑽入大俱利懷中,對方會毫不留情地將他...

[貞愛染] 鹿ノ笛(02)

※老婆婆本丸

※小貞×愛染

※前提:燭台切暗戀長谷部,鶴丸曾經喜歡過俱利但現在似乎和一期相殺不相愛。不會寫得很清楚,但會雷請避開。


鹿ノ笛


02.


顯現人身的最初一刻,整個世界極端恍惚,鮮明的紅色在太鼓鐘貞宗眼中蔓延,一開始他還不能意識到那正是視覺,要等炫白的補色閃過,他才終於意識到自己的確「看見」了什麼東西,而那並不是刀刃熟悉的鮮血,而是一個身形比太鼓鐘自己要略為矮小的少年。

和自己一樣,擁有人形的某樣「東西」。

是刀啊,不管是化身為人,還是看到和自己一樣的肉體,降生的衝擊伴隨著錯亂感,敏銳感官帶來的大量資訊讓太鼓鐘貞宗無法做出判斷,他想也沒想,嘴中...

[貞愛染] 鹿ノ笛(01)

※老婆婆本丸

※小貞×愛染

※前提:燭台切暗戀長谷部,鶴丸曾經喜歡過俱利但現在似乎和一期相殺不相愛。不會寫得很清楚,但會雷請避開。


鹿ノ笛

01.


「小貞,我放在櫥櫃裡的紅豆餡罐頭是你拿走的嗎?」

「怎麼會這麼問?」

太鼓鐘貞宗對著燭台切光忠露出燦爛的微笑,那是完全和「無害」扯不上關係,是深知自己佔據優勢,又絕不看低敵手的好勝微笑。因為知道自己外表十分出眾,知道自己被深深愛著,所以才能露出這種笑容。

而且,太鼓鐘的強悍之處在於,就算露出了壞心眼的表情,也絕對不討人厭。

於是燭台切只能苦笑地關上櫥櫃。

「那你今天點心時間就少吃一點紅豆餡吧。」

「嗯嗯...

[大俱利&山姥切] 別人家的孩子與我家的孩子

中場休息

一樣是老婆婆審神者的本丸

大俱利&山姥切中心

但主述者是鶴丸

別人家的孩子與我家的孩子

  鶴丸覺得他們的審神者實在很有趣。

  「明天的田當番?嗯……去後山摘栗子吧?要找誰好呢,大俱利伽羅如何?」

  坐在和式椅的審神者沒戴上老花眼鏡,懶懶散散地打了一個呵欠。近侍鶴丸靠在書桌、寫下審神者口頭告知的人員配置表,詢問田當番的人選卻得到了這樣的答案。

  「冷笑話嗎?」

  而且吐嘈不留餘地。

  「大俱利的話可以找到大栗子吧。」審神者看似很滿意自己的冷笑話,慢慢地笑了起來:「呼呼,好有趣。另一個人要誰呢……嗯……山姥切國廣?」

  「真是完全無法溝通的組合...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