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貓與蛋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 週末日記

台灣石青only的合本稿

現代paro


有人說我都沒在寫石青文了

其實我有寫只是都收在合本而已(。


週末日記


「我出門了。」

青江關上門前向在盥洗室刮鬍子的石切丸招呼了一聲,石切丸半張臉上都是刮鬍刀泡沫,領帶也沒打上,還掛在襯衫領子豎起的脖子上。

石切丸搖搖刮鬍刀當作打招呼,不知道青江有沒有看到。

慢慢地刮完鬍子,又慢慢地洗了整張臉,厚實的手掌將細細的領帶打成溫莎結,石切丸覺得難得目的地一樣,週末一起出門沒關係吧?石切丸連抱怨都來得有點緩慢,不滿的對象早就離家不知幾百尺遠。

石切丸和青江出門的時間總是錯開。

住在一起,自然是從同一棟大樓出發,不過...

[刀劍][雙狐] 短打

鳴狐沒有直接出現但存在感很強
內容是《四時茶飯》的小狐丸和三日月鬼扯淡。


「三日月,小狐覺得新來的美髮師一定對小狐有意思。」

三日月又躺在小狐丸家的沙發上,小狐丸端著兩疊手工精製的水信玄餅過來。三日月看了看點心擺盤上頭還有點綴露水的繡球花,已經知道小狐丸陷入了什麼狀態。

「常去的那家美髮沙龍這次不是讓笨拙的助理洗頭,而是直接讓義大利歸國的設計師幫小狐洗呢,這位設計師的手法不一樣,看看頭髮是多麼柔軟蓬鬆有光澤。」

小狐丸獻寶似地捧著自己的髮尾,三日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但感覺不出差異,都毛毛的。

「設計師親自幫你洗是因為每次抱怨很煩吧。」

「才不是!小狐說要換洗髮精,設計師就開了...

[刀劍][髭膝] 短打

噗幣點文

鶴丸登場&膝丸沒有出場但存在感很強

「髭切,髭切——」

鶴丸靠在椅子後背,喊著坐在斜後方的髭切。髭切將立領外套披在肩上,坐著端正地捧著文庫本閱讀,完全沒有理會鶴丸的意思。

「髭切!可惡完全不理我……喂!喂!混帳東西~」

高中男生的用字遣詞通常很粗魯,鶴丸的外表看似纖細美麗,但粗魯程度可是高於平均值,那呼喚寵物都讓人覺得不適當的語氣卻成功呼喚了髭切,終於讓人從書冊中抬起頭。

「叫我?」

「為什麼每次都得這樣搞才有反應啊,對自己名字也太沒認同感了吧。」

「唔……隨便啦,名字這種東西什麼都可以。怎麼了嗎?」

「你弟不是比我們小一年級嗎?我有個小弟跟他同班,聽到了有...

[刀劍][多角色] 點文

600~800字左右長度的點文

角色很多


1.巴型&龜甲(老婆婆本丸)


龜甲吃的口味很辣,而巴型相反、連小孩子吃的甜味咖哩都覺得太過刺激。

「辣是痛與熱的感受,是化學物質刺激細胞,讓大腦產生一種類似燒傷的痛苦,不只舌頭或口腔,只要是全身上下有神經的地方,都能感覺到辣呢!」

龜甲敘述「辣」這種「味覺」時非常興奮,雖然他說的大部份句子巴型聽不懂,但巴型還是很嚴肅地對著龜甲的演說點頭。

「然後呀,檢測辣味的方法只能靠人類的味覺!是不是很厲害!」

據說方法是在辣味物質裡加入糖水,糖水量的總和即為辣味的單位。

巴型不太明白甜味和辣味的關係,不管咖哩加了多少蔬果和蜂蜜,巴型...

[石青] 2005年最美味的午餐(試閱)

[2005年最美味的午餐]


2005年、那是青江在東京讀美髮專科學校發生的事情。

走在冬季的街頭,青江走入常去的蕎麥麵店,準備點一碗最便宜的清湯蕎麥麵果腹,雖然很想加點豆皮,但為了省錢也只好忍耐了,由於實在冷得受不了青江才決定出來吃湯麵,不然租屋處裡還有麵包邊可以沾著美乃滋吃。

蕎麥麵店的角落用鋼架固定著使用相當久的映像管電視,螢幕上放送著星期一晚上九點播出的偶像劇,但現在是下午,節目應該是事先錄起來的吧。看起來像老闆娘的女性坐在客席看著日劇,現在沒有青江以外的客人,所以放鬆點也沒關係。

偶像劇的內容敘述笨拙的姊姊為了照顧讀醫科大學的弟弟,特地離開家鄉搬到東京與弟弟同住的故事。...

好可愛~~~~~

燭へし腳踏車

連結

貞愛染本印量調查

※一刀入魂貳與CWT47首販

※冷門本沒有打算找代理寄賣


歡迎來到北極~☆


※作者很想說不是拉郎但沒臉說的拉郎本。大致上是愛染在白金台演習找到小貞之後,小貞十分在意愛染的故事。

(\小貞把人技術舉世無雙/)

※是老婆婆本丸的系列作,可以獨立閱讀。自創女審神者有出場。

※前提是燭台切暗戀長谷部,鶴丸曾經喜歡過俱利(但現在似乎和一期相殺不相愛但作者其實也不太清楚狀況……)(幫忙看的朋友說番外鶴丸真的很喜歡俱利,所以會雷不要看喔!)

※依照慣例登場角色超級多。


書名:《鹿ノ笛》

配對:太鼓鐘貞宗×愛染國俊

作者:sirenstar

繪者:草菇

字數:20000...

[貞愛染] 鹿ノ笛(05)(完)

※老婆婆本丸

※小貞×愛染

※前提:燭台切暗戀長谷部,鶴丸曾經喜歡過俱利但現在似乎和一期相殺不相愛。不會寫得很清楚,但會雷請避開。


鹿ノ笛


05.


今天是政府演習的最後一天。

太鼓鐘對於自己曾經棲身的雨中白金台,有種奇異的懷念感,其實他並不記得自己沉睡時的記憶,但對於雨水沾溼土地的氣味卻非常習慣,雖然不喜歡滿身泥濘,卻也說不出討厭這綿延無止的雨水。

但不討厭,和喜歡是完全不同的事。

「基本上我沒什麼出手的機會啊……這樣真的能變強嗎?」

「習慣氣氛也是很重要的喔!而且你是隊長,要好好帶領我們啦。」

愛染拍了一下太鼓鐘的肩膀,太鼓鐘轉過頭看向愛染,然後故...

[貞愛染] 鹿ノ笛(04)

※老婆婆本丸

※小貞×愛染

※前提:燭台切暗戀長谷部,鶴丸曾經喜歡過俱利但現在似乎和一期相殺不相愛。不會寫得很清楚,但會雷請避開。


鹿ノ笛


04.


「明太子煎蛋捲耶,這個本丸一天到晚吃那麼高級的食材嗎?」

太鼓鐘夾起便當盒裡柔軟澄黃、夾著看起來很美味的胭脂粉紅內餡的煎蛋卷,一口就塞進嘴巴裡吃掉。

「……你被寵壞了。」

大俱利嘆了一口氣,表情一如往常地厭煩。

「被小光?」

把口中食物吞下肚,太鼓鐘才又開口。

「嗯。」

「對啊,小貞……太鼓鐘君你來以了後,就吃到好多以前偶爾才會吃的料理呢!」

「叫小貞就可以了,愛染君。」

「哼,得意忘形。」

「...

© 什錦炒貓與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