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貓與蛋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ジュンひよ] 短打2

[ジュンひよ] 短打 同一個設定


  少爺就是少爺,ジュン在心裡嘀咕,蹲在日和身前把手探入水盆裡,白皙的腳掌不經磨不經燙,如果是別人的手就可以過熱水嗎?的確可以。ジュン在水盆裡倒了一些冷水,才讓日和雙腳踏入盆中。

  有錢人家連水盆材質都和平民不一樣,與日和一起生活前,ジュン才不知道琺瑯到底是什麼材質,也不知道琺瑯導熱快,往裡頭倒了熱水,軟軟的腳底一踩上去就感受到燙,第一次幫日和泡腳按摩時,日和一喊燙,ジュン第一時間只能雙手下水捧起那雙腳。

  現在的話,ジュン只會冷淡地說「おひいさん覺得燙把腳抬起來不就好了嗎?」,隨著經驗累積,人皮這種東西可是會長硬的。

  但おひいさん...

[斑零+敬零] They said it changes when the sun goes dow

和朋友出的零受合本稿子

時間點一年前

敬零是過去式

不實用的哀愁小車車


點我

第一次做娃服就做了一件黑道古著大衣(。

下次一定要做普通的衣服ToT

[千奏千+斑] 口中之石試閱

千奏千 feat. 斑


血絲與大量的口水混合,加上泛起的胃酸,嘴中的異味讓千秋聯想起裝在鐵罐裡腐敗的蘋果汁。出生在安樂的家庭,連浪費食物的機會都沒有過,千秋明明不知道腐敗的蘋果究竟會散發出什麼氣味,但大腦就是能夠擅自做出聯想,這底是怎麼回事呢?


不斷地嘔吐,嘔出了這個身體根本不可能容納的量。在失去意識之前,千秋腦中只想著對現況無關緊要的腐敗果香。



「千秋,沒有睡好嗎?又太『勉強』自己了嗎?」


奏汰軟軟的聲音滲進意識之中,千秋才得以從疲憊而糾結成塊的意識中回過神,抬起頭看向奏汰。


坐在空蕩的三年A班裡,桌面上是寫到一半...

[紅敬] Sorry

ABO paro

紅郎A敬人O

很純情的 砲 友 設 定

紅敬有敬人前男友零/前砲友涉/英涉英描述

怎麼雷怎麼來

OOC屬於我


連結

[千奏千] On Your Side

極短篇

攻受沒差


  只是一次非常「普通」的流星隊團練,深海奏汰穿著三年級的綠色運動服,打開門走出練習室。不到十分鐘後,深海奏汰穿著夏季的短袖制服走了進來。


  翠注意到奏汰的制服口袋上的刺繡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乳牛,還發現千秋突然動作僵硬地停下一切的動作,直盯著走進門的深海奏汰看。


   「千秋,我想吃『壽喜燒』。」


  說完,奏汰露出了微笑。那個笑容和往常不太一樣,翠說不出來哪裡不一樣,沒那麼治癒嗎?好像也不是。但聽到奏汰這句話,千秋幾分鐘前還在大笑的表情戲劇性地轉變了。睜大眼睛,迅速積蓄的淚水沒有從眼眶中滑落,他就這樣用異常明亮的雙眼看向奏汰...

[ジュンひよ] 短打

點文

不滿千字


  ジュン像個小混混一樣敞開腿蹲著,盯向烤箱裡的麵團,抬頭就是堆滿烘焙用具的流理台,他不想面對,但一直看麵團也不一定會乖乖膨脹。知道再過十秒自己就會面對現實,但此刻ジュン還是想咒罵全世界,尤其是那位在假日一大早就大吵大鬧,說想吃手工泡芙的日和。對ジュン來說,這某方面來說的確是在咒罵全世界沒錯。

  「我要吃泡芙!就是ジュンくん上次做的,皮吃起來像紙箱的難吃泡芙!」

  「嫌難吃就別吃,買泡芙的錢要多少おひいさん都有吧。」

  「不管不管不管,我要吃ジュンくん用愛情做的泡芙!」

  「才沒有那種東西。」

  只差沒在地上打滾了,但ジュン精神上的疲憊的確和在超...

[涉敬] 短打

點文

不滿千字

英敬前提

英智又掛掉了注意


  午後的醫院大廳裡,敬人和一位拿著華麗捧花的男子坐在待診區的同一張長椅上,一人坐在一端,兩人中間的空間尷尬地大。

  「等等等等,你是說……英智向你求婚了?」

  「嗯,所以我打算和他結婚,結婚申請書都寫好了,沒想到事情變成這樣呢☆」

  蓮巳瞠人瞠目結舌地瞪著眼前這張上頭有英智和簽名蓋印的結婚聲請書,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訪客空等了相當長的時間,但並沒有露出半點厭煩或膽怯的神情,而是相當情緒高昂的樣子。

  「……可是……英智和我是夫妻……」

  敬人只能吐出虛弱的事實來支撐身為丈夫的立場,雖然他知道英智絕對有可能因為愛上眼前...

[零晃] 熱帯夜

被雷到不負責


未來捏造。

開車上路,未成年不要看。


[零晃] Body Crush

短打

那個啥你懂的


連結按我

© 什錦炒貓與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