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あんスタ][零晃] 好狗狗4

[あんスタ][零晃] 好狗狗

[あんスタ][零晃] 好狗狗2

[あんスタ][零晃] 好狗狗3


  零站在朔間家的廚房內,手上拿著一個不鏽鋼大缽不知道在攪拌些什麼東西。

  凜月覺得很麻煩,難得他自己走到廚房想拿點果汁喝,就遇上了這個無法迴避、無法忽視的巨大障礙物,而且嘴上一直發出奇怪的哼哼吱吱聲,怎麼看都很詭異。

  如果發出「嗚咿嗚咿」的聲音、零就是在哭,而且是真哭假哭分不出來,演技很差的哭法,目的是「誰都好快來安慰我」,那種時候的罪魁禍首大多是凜月自己,所以凜月不會理他。

  不過今天的嚎叫法有點詭異,加上凜月這幾天沒開口酸零,所以他覺得這次不干自己的事。一旦可以置身事外,凜月反而有點好奇到底是誰可以把零搞成這樣子。

  雖然他大概猜得中。

  吸血鬼真的是好奇心相當旺盛。

  「我餓了,兄長手頭在做的東西分我一點。」

  「嗯?凜月想吃鬆餅嗎?沒問題喔~吾輩馬上做。」

  凜月低頭看了一下不鏽鋼大缽裡頭的東西,是顏色很普通的麵糊。凜月覺得這個顏色有點提不起食慾,於是打算在零不注意的時候加點工,讓鬆餅變成紫色或藍色的。

  「你這時候在家真稀奇,輕音社不是有社團活動嗎?」

  說到這裡零反而發出了奇妙的哀鳴,凜月知道自己切中問題核心了。

  「狗狗他……狗狗他說吾輩很臭然後大發脾氣……狗狗咬了吾輩的耳朵就自己跑回家,完全不理會吾輩。」

  這是什麼新玩法嗎?凜月連開口吐嘈都懶。

  凜月的嗅覺可能比不上晃牙敏銳,但比起零來說還是堪用,他貼近自己的哥哥東聞西嗅,除了鬆餅麵糊的雞蛋和麵粉味,聞得到和自己家慣用洗衣粉不一樣的清潔劑味道。

  「你換洗衣粉了?有個花香味,柯基不喜歡那個味道吧。」

  「吾輩昨天用新買的冷洗精洗了針織毛衣,狗狗不喜歡那個味道嗎……」

  零放下鬆餅麵糊,抬起手臂一個勁地聞自己,卻聞不出個所以然。

  「味道都洗沒了吧,柯基才會發脾氣。用什麼冷洗精,用你平常洗澡的肥皂洗針織外套就好了吧。」

  「……凜月是天才呢!」

  凜月嘆了一口氣,覺得柯基真的很可憐,自己最喜歡的味道被洗掉哪隻狗都會生氣,就算是臭臭的老人味也不可以洗呀。

  零真是天下最不懂狗狗心的吸血鬼。


--
我抽到五星狗狗了!!!!!!!!!!!!!!!!

评论(4)
热度(39)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