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あんスタ][千秋&奏汰] Smoky girl

畢業多年後設定,山一樣多的捏造。

不是CP但當作CP看也沒差。


[Smoky girl]



  奏汰倚靠著玻璃拉下的車窗,瀏海與翹起的頭髮隨著灌入車內的風擺動。坐在左邊駕駛座的千秋換了個檔,搭載兩人的紅色房車沿著海岸線開始加速。

  「奏汰。」

  「嗯?什麼事,千秋。」

  「想到了沒?。」

  「想到了,等一下再告訴你,千秋。」

  輪胎摩擦著柏油路,規律的行駛聲相當安寧。

  他們朝著大海奔馳而去。


  奏汰一大早出現在千秋的公寓門口,提著一袋用透明塑膠盒包裝的水煮吻仔魚,嘴上說著「千秋來玩水吧」,一點也不像是人間蒸發了多年。

  千秋特地從公寓玄關探出頭,看了看奏汰身後,是乾的,看來奏汰不是從海底爬上來的,但或許離海很近,因為伴手禮是吻仔魚嘛。

  「好啊,今天我們出去玩。」

  千秋對著奏汰露出大大的笑容,同時伸手把他拉進公寓裡,彷彿今天是多年以來最棒的相見日子,於是奏汰隨隨便便地把腳上的皮鞋踢下,跟著千秋進了房間。

  「你來得正好,我剛煮好一鍋白飯,熱騰騰的,配上你的吻仔魚一定很好吃,要吃嗎?不過吻仔魚是魚的小孩子,吃他們不好喔,之後會沒有大魚可以吃的,我看今年的《保育戰隊魚魚連者》知道的。」

  「沒有關係,『吻仔魚』很多,是『養殖』的喔——」

  「咦?吻仔魚現在可以養殖嗎?戰隊沒演呀。」

  「是我『養殖』的,我沒有告訴別人,所以大家都不知道。」

  千秋沒有繼續追問下去,所以他分不出奏汰到底是離家出走跑去研究水產養殖,還是「養殖」是深海家的「軟禁」黑話,奏汰的用語有太多可能性,不過那對千秋來說其實不是很重要,奏汰沒有求助,所以還不到英雄登場的時機。等到千秋發現吻仔魚養殖需要使用廣大的海域,付出的成本根本不符合經濟效益時,已經是《保育戰隊魚魚連者》播出倒數第七集的事。

  不過千秋倒是知道了奏汰為什麼開始養殖吻仔魚。

  「奏汰要什麼配菜,切點醃蘿蔔好嗎?」

  「不要。」

  「那味噌湯的海帶芽幫你撈多一點?」

  「一人一半就好。」

  「嗯。」

  奏汰接下來千秋遞給他的飯碗,在白飯上頭加了滿滿的水煮吻仔魚,是養殖的,所以可以吃,千秋也抓了一大把放在自己的飯碗上,原本要當作早午餐的咖哩放在爐子上冷卻,千秋準備晚上再吃,雖然沒有隔夜,但咖哩放久一點應該會比較好吃吧。

  料是乾燥海帶芽的味噌湯也被千秋呈上桌,奏汰的湯碗裡面果然海帶芽多了不少,千秋的碗裡多加了一把蔥花掩飾,乍看之下沒什麼差別。

  兩個人坐下來扒飯,千秋剛睡醒就開始準備咖哩,後腦杓睡翹的頭髮還不屈不饒地豎高著。

  第一碗飯兩個人都默默無言,千秋起身添第二碗飯時奏汰也只是笑笑著把空碗塞過去,然後一碗冒著蒸氣熱騰騰的米飯回到奏汰的手裡,還好千秋為了吃咖哩煮了好幾餐份量的飯,還是夠兩個大男人吃的。

  「……吻仔魚好白呢。」

  吃了第二碗白飯還剩下一半,把肚子填個六分飽的千秋終於能從飯碗和筷子間分神,奏汰的情況也差不多,千秋覺得奏汰餓了很久。

  「有不是白色的『吻仔魚』喔。」

  「咦——沒看過呢。」

  「因為被『篩選』了。和『吻仔魚』一起撈起來的『下雜魚』有很多很多喔,非常多。可以看到小小的『龍蝦』和『螃蟹』和各種各樣的魚先生,這麼小——」奏汰放下筷子,右手捏出一個不到一公分的距離:「但是呀、被丟掉了,或是當成『飼料』。」

  「因為不能吃嗎?」

  「可以吃呀,但不好看,又太小了。」

  「好可憐呀。」

  「嗯,所以『養殖』的比較好,白色以外的可以養大了再吃,魚先生很好吃呢。」

  「好像在哪裡聽過養大了再吃這種話……啊、很像天祥院會說的話!」

  兩人高三時的學生會長,現在也在螢幕上活躍,經常可以在經濟新聞上看到他的名字。

  「好討厭,不想和他一樣。」

  奏汰嘟起嘴來搖搖頭,他是很適合嘟嘴的成年男子。

  吃完飯奏汰被千秋趕到沙發上,說是客人不用洗碗收拾,但其實奏汰也沒打算幫忙,就趴在沙發靠背上看著千秋洗碗和做便當。

  洗好的碗沒擦乾直接放在不鏽鋼瀝水架上,千秋回頭把電鍋裡剩下的白飯全部挖了出來放到玻璃大碗裡,吻仔魚和雞蛋香鬆大把大把撒了進去,再用飯杓直接拌勻,接著千秋把拌好料的飯平分再兩張保鮮膜上,捏成兩顆巨大的淡黃色飯糰。

  「午餐?」

  「在車上的點心,我怕你坐車覺得無聊。啊、我沒說嗎?今天我放假,打算開車出門兜風。」

  「嗯,可以呀~」

  千秋隨手抓了一個便當盒,發現塞不下兩個飯糰,乾脆直接拿了一個紙提袋裝。做好了便當,千秋拎起幾個一千五百毫升的空寶特瓶,稍微洗了一下,接著把寶特瓶口塞在水龍頭下裝滿自來水。

  「三瓶……四瓶水夠喝了吧,奏汰?不夠就路上買喔。」

  「可以呀。」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沒有~」

  千秋拎著兩瓶寶特瓶轉頭,奏汰趴在沙發靠背上對他笑。

  不鏽鋼水槽裡的第三瓶寶特瓶才裝了三公分高的水,千秋把瓶子放在餐桌上,走到客廳與餐廳之間的交會處,伸手搔亂了奏汰的頭髮。

  「真是的,奏汰你沒有我不行呀。」


  千秋從臥室裡翻出了一條半舊不新的牛仔褲和一個沒用過的帆布袋,都是之前千秋代言牛仔褲時廠商的禮物。

  「奏汰!去把這條褲子換上去,我們要出門了。我的鞋子你好像穿不下,啊、夾腳拖鞋應該可以吧,就這麼決定了。」

  「為什麼要換……?」

  「不是要去玩水嗎,穿我的去,回程再換你自己的衣服啊。」

  「咦——不用了啦。」

  「不行,穿溼衣服別想上我的車。」

  千秋對車子可是很有堅持的。

  於是奏汰穿上了牛仔褲,腰圍有點緊,千秋皺著眉頭說奏汰你又胖啦,奏汰不開心地回答:「不公平,是千秋比較『細』。」

  換穿牛仔褲讓奏汰憋得有些難受,千秋又從衣櫃抓了一頂怪獸的毛線帽子給奏汰戴上。

  「嗯,你的頭型戴帽子就是好看,這下去海邊也不怕著涼了,哈哈哈。」

  怪獸的翅膀是奏汰的耳罩,下端還是彩色的毛線球。

  一下子千秋又蹦跳到廚房,他試圖把寶特瓶和兩人份的衣服全塞到帆布袋裡,不過袋子直徑有限,塞了衣服和兩瓶寶特瓶宣告陣亡,於是千秋把剩下的寶特瓶塞到奏汰懷裡要他抱好,自己扛起水,又拎著放了飯糰的紙袋,一陣砰砰磅磅地來到玄關,千秋指著常駐在玄關地板上的紅色夾腳拖鞋說:「你穿這個,這樣玩水比較方便。」

  「喔~好呀。」

  奏汰點點頭。

  毛帽配夾腳拖鞋,真是頭重腳輕。

  千秋自己套上了帆布鞋,是可以踩著腳後跟變成拖鞋的那種懶人鞋,編織布面髒髒的,看得出這雙鞋千秋很常穿。奏汰抱著寶特瓶跟在千秋身後走,千秋平時習慣走樓梯但這次搭了電梯,到一樓直接走出大門,朝著這個住宅區的月租停車場方向前進。

  「離我的車要走一下喔。」

  「嗯。」

  「要牽手嗎?」

  「牽手沒辦法抱瓶子~」

  「奏汰你的力氣沒那麼小吧。」

  是沒有,奏汰笑了一下。

  他的手摸起來溼溼涼涼的。

  千秋的公寓沒有附設停車場,不過還好附近有月租停車場,有人看著車子倒也不壞,畢竟千秋沒有辦法每天過來看車。

  「我的車是那台,很帥吧!」

  還沒踏進停車場,千秋遠遠就指著一台紅色房車給奏汰看,那是1990年代末期出廠的日本車,對汽車完全沒興趣的奏汰發出了「欸——」的一聲。

  「有魚尾巴呢。」

  奏汰指的是車尾高高翹起的擾流板,配上車子的流線外型的確很像魚尾。

  「很帥吧~還有一個地方要給看,站過來一點等我一下。」

  千秋跑向車門用鑰匙打開車門,這台車有點年代,沒有遙控器可用。

  把行李丟向後座,千秋鑽入駕駛座發動汽車,引擎蓋最前端兩個正方形的隙縫中跳開兩盞大燈,奏汰覺得很像深海魚張開了眼睛。

  「很帥吧!翻轉式車燈!很像錄影帶的迴帶機對不對!」

  怎麼說都是迴帶機像這台車才對。

  奏汰倒是沒理會自顧自陷入興奮的千秋,他走向車子,抱著兩瓶保特瓶輕輕地敲了敲副駕駛座的車窗。

  「千秋~我可以進去了嗎?手好痠~」

  「啊啊啊,抱歉抱歉!快上車!」

  奏汰坐上副駕駛座,水瓶丟在座位下任憑它們隨著車體轉彎搖晃,千秋沒打開廣播,車子慢慢滑出停車場,奏汰安安靜靜的,千秋指著遠方車站大樓的廣告牆:「高峯主演的連續劇要上檔了,你看,他的臉好大呢。」

  「哇,是『月九』呢。」

  「他每天都在部落格寫演男主角好想死,不過他寫了振作起來的話粉絲還會反過來擔心呢。」

  「翠很努力呢,真是好孩子~」

  「對啊,是好孩子。」

  開往國道的時候千秋一直說著流星隊孩子們的事,像是忍接了大河劇的角色,不過不是忍者、是演森蘭丸,所以忍其實有一點點失望。還有鐵虎現在正在秘魯出外景,他是探險節目的當家外景主持人,一年有一半時間在海外活動。

  千秋也不理奏汰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叨叨絮絮著奏汰認識的人們的近況;零和羽風在UNDEAD的演唱會上女裝出道——其實他們整團都穿了女裝,據說滿漂亮的。颯馬和忍演出了同一部大河劇,兩個人默契很好。

  「還有啊——」

  「千秋你呢?」

  「嗯?我嗎?很開心喔,唱歌、跳舞、演戲、講話,全~部~都很開心喔。」

  「這樣呀,太好了。」

  「今年的Inter High籃球聯賽我是代言人喔,有點緊張呢。」

  「千秋的話沒問題,一定的。」

  輪胎摩擦過柏油路的觸感是那麼安穩,奏汰昏昏欲睡。

  紅色的汽車朝著海邊駛去,沿途的風景漸漸變得熟悉起來,千秋前進的方向是那個山坡上看得見海的城市,奏汰不怎麼意外,但也沒有想過自己要回來。千秋沒有在市鎮停下了,沿著海岸線不斷前進,奏汰拿起腳邊的寶特瓶,一口氣喝了半罐水。

  「給我一點。」

  千秋朝著奏汰側著頭,雙手卻沒有離開過方向盤,奏汰把自己喝過的寶特瓶瓶口貼上千秋的嘴唇,倒了一些水,太笨拙了,水大半淋在千秋的衣服上,還好千秋身上穿著運動外套。

  「謝啦。」

  「嗯。」

  離開市鎮,海岸線旁的防風林反而密集了起來,松樹因為海風長成奇形怪狀,奏汰忍不住一直盯著看。

  「奏汰。」

  「嗯?」

  「其實我的車剛整修完拿到手而已,還沒有取名字,幫我想個名字。」

  「咦——好難喔。」

  「所以才請你幫忙想嘛,要帥一點的喔。」

  總覺得這條海岸線沒有盡頭似的。

  加速,海岸線遠方靠近陸地的地方染上了些許粉紅,看起來像是閃著古銅色澤的閃光一樣,迅速倒退的海與松樹連成不規則的曲線,海風有點冷。

  「奏汰。」

  「嗯?什麼事,千秋。」

  「想到了沒?。」

  「想到了,等一下再告訴你,千秋。」

  奏汰的聲音還是和高中時一樣,尾音甜甜糊糊的,不怎麼清晰。

  從對向車道而來的車毫無疑惑的行駛過千秋與奏汰的車,後方的來車也超過了他們,千秋切了到外線車道放慢速度。

  「就在這附近下車吧。」

  千秋找了一處松樹後方的空地,可以從那裡走過水泥加固的街道前往沙灘,奏汰只抱起裝滿水的寶特瓶,喝剩的水所剩無幾的瓶子就這麼留在副駕駛座上。

  「走嘍。」

  千秋拎起裝著飯糰的紙袋,單手插在運動外套的口袋裡,另一側的衣擺隨著海風翻飛,奏汰也跟了上去。

  灰色的沙,被海水打溼的黑沙,春季還略顯陰暗的海水讓白色的浪頭更加明顯,水還很冰,但奏汰不怎麼在意,他把寶特瓶丟在離海還有點距離的沙灘上,千秋也把紙袋放在旁邊,然後蹲下身幫奏汰捲起褲管。

  「好了,去吧。」

  奏汰踏入海水,笑了出來,身上的直條紋被濺起的浪花稍微打溼,怪獸毛線帽的耳片輕輕搖晃著。

  就像奏汰的笑聲一樣。

  千秋也脫下了鞋子,慢慢走向海中。

  奏汰站在淺淺的浪裡,等著千秋走向他身旁。

  「名字是什麼?車的。」

  「嘻嘻……叫『轉學生』。」

  「不是小杏是轉學生?」

  「好不好?千秋。」

  「她會生氣喔。」

  「誰知道呢。」

  奏汰將手張開,被風吹鼓起的袖子形狀變得很古怪,千秋也張開雙手,運動外套的下擺胡亂地擺動。

  然後兩人伸長接觸的手交握了起來,千秋舉高手,於是奏汰也只能舉高。

  「來朝著夕陽大喊吧。」

  「現在是下午。」

  「意思差不多就行了,奏汰你先喊。」

  「嗯——好想吃千秋的飯糰!」

  奏汰喊出了意義不明的句子。

  「吃你自己的!」

  於是千秋也喊出了奇怪的句子。

  「手可以放下嘛?」

  「好啊。」

  「那『握手』呢?」

  「繼續吧。」

  千秋的手非常溫熱,感受著自己沒有的東西,奏汰沒有先放開手。



评论(7)
热度(38)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