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貓與蛋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千奏千] On Your Side


極短篇

攻受沒差




  只是一次非常「普通」的流星隊團練,深海奏汰穿著三年級的綠色運動服,打開門走出練習室。不到十分鐘後,深海奏汰穿著夏季的短袖制服走了進來。


  翠注意到奏汰的制服口袋上的刺繡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乳牛,還發現千秋突然動作僵硬地停下一切的動作,直盯著走進門的深海奏汰看。


   「千秋,我想吃『壽喜燒』。」


  說完,奏汰露出了微笑。那個笑容和往常不太一樣,翠說不出來哪裡不一樣,沒那麼治癒嗎?好像也不是。但聽到奏汰這句話,千秋幾分鐘前還在大笑的表情戲劇性地轉變了。睜大眼睛,迅速積蓄的淚水沒有從眼眶中滑落,他就這樣用異常明亮的雙眼看向奏汰,沒有哭出來。


  「嗯……嗯!我懂了!一切交給我吧奏汰!想吃哪種壽喜燒呢?加很多香菇的嗎?肉我買不起太多,不過高峯家的菇類都賣得很便宜呢!哈哈哈——」


  「守澤前輩請不要擅自降低我家的商品售價好嗎……」


  翠看著講話語調突然高亢起來的千秋,覺得兩位學長今天都怪怪的。




  「不用吹涼喔,我不怕燙。」


  千秋把煮熟的牛肉和鴻喜菇從鍋中撈到碗中,正大口大口地呼氣吹涼,聽到穿著夏季的奏汰這樣說,表情頓時像是看到有人當街痛毆小孩,比起害怕或是憤怒,最先感覺到的是感同身受的痛苦。


  「……也對啊抱歉,我不太清楚那邊的你,自作主張了,抱歉。」


  「不要緊喔,千秋。」


  奏汰接過千秋遞來的碗,大口大口吃著熱騰騰的牛肉。


  「那邊的我……會聽得懂奏汰的暗號嗎?」


  千秋在自己碗裡夾了很多煮軟的蔥,卻沒有張口吃下,偏甜的壽喜燒醬汁累積在碗底,熱量透過陶器傳了過來,千秋卻沒有感覺燙手的餘裕。


  「不能判斷另一個去了哪裡呢,說不定某一個世界的『深海奏汰』有兩人也說不定,這樣的話……說不定會打架。」


  「奏汰和『人』打架嗎,真難以想像啊。」


  「『不要緊』,打架之後會想起某個世界的千秋『孤單一人』,這樣很快就會『冷靜』下來。」


  吃著牛肉的奏汰這樣說著,他用眺望遠方般的鍋子凝視著鍋子,然後自己伸手夾了肉。


  「奏汰你真的不怕燙呢,感覺好奇怪。」千秋嘆了一口氣,終於夾起冷掉的蔥段:「希望今天晚餐奏汰有魚可以吃……」


  「這樣糟糕了呢,我的千秋很怕魚。」


  「咦,那怎麼辦?」


  「嗯……不知道呢。」




  翠好幾天沒看見奏汰了,自從奏汰那天換上了有乳牛刺繡的襯衫,隔天開始就再也沒來過練習室。


  這天忍要忙放送委員會的事,只有同班的鐵虎和翠一起先到練習室,但一打開門,全身溼透的奏汰穿著運動服躺在練習室中央。


  「「深海先輩???!!!」」


  鐵虎和翠同時大喊出聲,不過只有鐵虎率先反應過來,跑過去攙扶奏汰。雖然奏汰天氣溫暖時幾乎都泡在噴水池裡,不過這是第一次濕答答地出現在練習室。


  「快和千秋說……我想吃魚……一定要說喔……」


  奏汰看起來一臉睏意,說這句話就快睡著。


  「聽不懂!深海前輩你快起來,隊長這幾天很擔心你喔!深海前輩!」


  就算鐵虎怎麼喊,奏汰還是陷入了熟睡狀態。


  「怎麼回事啊。」


  「不懂。」


  翠和鐵虎面面相覷。


  此時他們還不知道,千秋聽了傳話後會情緒激昂到莫名其妙的程度。


  翠覺得前幾天的自己錯了,流星隊的兩位前輩,每天都怪怪的。


评论
热度(27)

© 什錦炒貓與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