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あんスタ][英智中心] Love tonight Hold me died(02)

殭屍paro,角色死亡劇情有,還有和山一樣多的捏造。

敬人和涉戲份很多的英智中心文,桃李和弓弦之後會登場。

總之天祥院氏死翹翹了,無法接受的人請關掉視窗吧。




02.


  明明每次都和日日樹涉說要記得拿購物袋出門,為什麼那個人完全不記得呢,拿著超市的薄薄塑膠袋,敬人心不在焉地想著,但他其實不是真心在意,只是習慣了腦袋隨時隨地維持在思考的狀態而已。

  涉打理出來的洋房只是暫時居住的住所,但天祥院家還是在廚房裡裝設了旗下集團最新型號的冰箱,除了一切設定電子化,製水製冰等等功能也全數由機械自動操控。不需要打開冰箱門,敬人只是按了門上的電子螢幕,隱藏在冰箱一角的製冰機自動剛做好的冰塊到內建的塑膠盒裡,敬人把冰塊倒入塑膠袋,就頭也不回地離開冰箱,偵測到使用者離開,冰箱自動回復成原先毫無隙縫的樣子。

  會選用這種智慧型冰箱是因為英智不會使用,不用擔心他因為使用不當而發生意外,敬人也不用害怕一回頭就看到埋在冰箱裡的英智吃破肚皮的畫面,雖然不希望成真,但敬人總是覺得涉有可能因為好玩而放任英智亂吃。

  最近敬人覺得自己的神經有些過於敏感,連自己都這樣認為、可能最近的負荷有些過頭了吧。

  冰塊在塑膠袋裡互相撞擊發出咖拉咖拉的聲響,敬人抓著袋子走向洋房一樓的浴室。

  今天是幫英智洗澡的日子。

  剛把英智接回「DVD洋房」的那一日,敬人還沒想過洗澡的問題,等到涉用各種油膩食物把英智餵養的滿臉滿手都是油漬時,問題才真正浮現。敬人覺得自己大概是故意忽視了清潔的部份,因為英智生前是個受過良好教育的大少爺——嚴格說起來、是「少爺」這個詞彙無法形容的人上人,就算在病中、敬人從來沒看過英智骯髒狼狽的樣子。

  這樣的英智,現在正赤裸坐在水深只有十公分的浴缸裡,等待著敬人返回浴室。

  平心而論,就連出生四個月的嬰兒都比英智饒富心機,這個句子感覺和大象在天上飛一樣不合邏輯,但在「目前」卻是毋庸置疑的。嬰兒會用哭聲控制父母、以笑容討好他人,懂著索求著食物與照顧,滿足了基本需求還會想要更多的關愛,但變成殭屍的英智卻不懂得這些事,飢餓了只會暴怒,髒污也不以為意,如果不教導他如何使用自己的四肢,英智甚至會用怪力將肢體整個扯下來。

  殭屍的皮膚沒有任何抵抗力,一不注意衛生就會發霉,所以殭屍電影裡面演的綠色皮膚殭屍其實還是有根據的,發現這點、敬人就曾經是創作者的立場還真有點感動。

  其實敬人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幫一個體型比自己還高的男人洗澡,他覺得可能和幫大型犬洗澡很像,但敬人頂多只洗過貓而已,再說英智的皮膚沒有太多毛髮,對敬人來說是真正的赤裸。涉只負責用各種食物把英智弄得髒兮兮的,完全不理會後果,所以敬人只好負起責任清理英智。

  查詢了如何清洗大型犬的教學,敬人其實已經掌握了方法,但他還是打電話給了高中時期的後輩,在姬宮家擔任執事的伏見弓弦理應相當忙碌,但在手機鈴聲響了不到兩秒,電話便被接通了。

  「喂?伏見?」

  「蓮巳大人貴安,疏久問候。今日來電是所為何事?」

  「客套話就免了,姬宮家是怎麼洗狗的?」

  「嗯?狗?」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敬人覺得弓弦少見地相當錯愕。

  總之弓弦詳細說明了洗狗的流程,還講解了剪指甲的重要性,說完弓弦強調在姬宮家是由桃李親自照顧寵物,所以弓弦所知的一切並沒有經過實際操作。

  「……最後請幫我問候天祥院大人。桃李少爺非常思念天祥院大人,日日夜夜都為那位大人的身體狀況祈禱著。」

  「……要是我有拜訪天祥院家,會確實轉達的。」

  敬人無法不心虛。

  弓弦最後委婉地表示了若是英智病情穩定下來,桃李想前去探病的意願,敬人只能也委婉地帶過,他怎麼樣也無法讓桃李看到變成殭屍的英智。

  雖然現在的英智就某方面來說比較老少咸宜,但有些事還是絕對不能做的。

  之後敬人閱讀了看護老人的書籍,上網買了洗澡椅,那是種鼠蹊部位下凹的塑膠凳子,能讓照顧者伸手清洗下陰,不過敬人還沒使用過那張椅子,收到的當天下午英智就因為不開心把凳子和塑膠人偶一起拆了,洗澡椅被徒手撕成塑膠碎片,死相非常悽慘。

  「日日樹,你為什麼要把洗澡椅拿給英智?」

  「因為他不開心呀。」

  「英智為什麼不開心?」

  「嗯……可能是因為我玩大富翁不小心贏他了吧?一不注意就變成這樣了☆」

  敬人還沒問涉為什麼要和殭屍玩大富翁,英智就把身邊的塑膠碎片往兩人砸來,然後伸手抓起印上大富翁地圖的厚紙板往嘴裡塞。

  「喔!原來是想試試看庶民的味道呀,真拿英智沒辦法。」

  「跟你說過不要讓英智餓肚子,日日樹涉!」

  日子真的很難過,人生真的好艱難,敬人覺得回去唱歌跳舞或畫同人誌比較輕鬆。


  回到浴室,敬人把塑膠袋裡的冰塊一股腦往浴缸裡倒,水本來就沒有加溫,加上冰塊後把敬人的手凍得通紅。

  照理來說英智身為殭屍,應該會因為腐敗、沒幾天就因為體內細菌而膨脹破裂,但不知為何英智的外表除了面無血色,其他屍體應該產生的現象一概沒發生。醫療團隊表示英智體內的菌叢可能因為英智彌留時體內的低營養狀態而死滅大半,畢竟英智生前有很長一段時間只能輸液維生。

  敬人一點也不想相信這個很明顯是胡謅的說法,但也不想聽更加鬼扯的假設就是了。

  雖然活著的英智想必會為自己的下場感到興高采烈吧。

  變成殭屍的英智根本感覺不到溫度,接觸冰水讓敬人手上多了不少凍瘡,所以敬人只能戴上乳膠手套才能幫英智洗澡。一般的沐浴劑很難在冰水裡溶解,所以敬人特別使用沒沖洗乾淨也沒問題的嬰幼兒產品。

  用冰水幫英智淨身或許可以延緩肉身腐爛的速度,但這樣做也許是徒勞無功,不過敬人還是想在自己能盡力的範圍內,要盡可能延長英智留在世界上的時間。敬人知道自己無疑是在做有如取沙填海般的愚行,這種事並不適合他,甚至很有涉的風格,不過註定短命已經十分不幸,連逝去都不能安息的話,這樣的終末實在太過悲哀。肉身總歸要走入九相,在血塗膿爛、灰飛煙滅之前,想讓英智再多感受一些愛也是種執念嗎?

  一定是的吧。

  香味有如小嬰兒身上奶香一般的沐浴露在英智能輕易數出肋骨的背部搓揉起泡,就算肌膚失去光澤,就算肉體只堪維持著站立,英智的肉體仍然是美的,看得出來他過去和現在都被人愛著,即將化為肉末與臭氣的屍體如果還有人類的樣子,一定也會有人覺得那很美,而敬人就是其中的一份子。那樣的美十分獵奇而殘酷、讓人類深知自己醜陋與邪惡,打從靈魂厭惡起每個人必定迎向的未來。

  入胎、自身、他身,人類本來就是不潔的存在。


  敬人覺得對著殭屍觀想修行的自己十分可笑,但還有比屍體更加不淨的存在嗎?


  還有比不會腐敗的屍體更加潔淨的事物嗎?


  那一定就是偶像了吧。


评论
热度(19)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