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あんスタ][英智中心] Love tonight Hold me died(01)

殭屍paro,角色死亡劇情有,還有和山一樣多的捏造。

敬人和涉戲份很多的英智中心文,桃李和弓弦之後會登場。

總之天祥院氏死翹翹了,無法接受的人請關掉視窗吧。





[Love tonight Hold me died]




0.


  天祥院英智死了。


  蓮巳敬人對這個消息一點也不訝異,因為英智是死在自己懷裡的;呼吸中斷、心跳停止,幾乎只是一層肌膚包裹住骨骼的身體變得前所未有地沈重,敬人真正驚訝的是英智在最後一刻居然如此地順從,死亡來得無聲無息。

  就連站在他們身邊的日日樹涉都表現得無比肅穆,敬人幾乎覺得因為滿身冷汗而眼鏡滑落鼻尖的自己最為滑稽。

  回過神來敬人覺得英智一定是打定主意要死在學校,而且是死在學生會辦公室裡,所以才會在醫院輸液時間前逃出醫院,直奔夢之咲學園而去。

  垂危狀態的英智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到達學生會辦公室呢?那一定和站在敬人身後、低頭看著他們的涉脫不了關係,但那不再重要,因為英智死了。就算現在轉頭能看見涉的表情和菩薩一樣的慈悲的表情也不再有所謂,現在敬人的懷裡有一具屍體,安祥而溫馴的屍體,只有這個了,所以一切已經結束了。

  「……真是糟糕,我沒辦法達成和英智的約定。」

  敬人沒想到自己會這麼動搖,只能嚅囁似地從口中擠出句子,天底下最殷勤預習天祥院英智死亡的人就是蓮巳敬人,為什麼走到了終點最無法接受的也是他呢?

  「英智一切的夢想已經實現了喔,敬人。」

  涉的嗓音變得非常溫柔,並走向他們,彎下腰來從敬人身後抱住他們兩人,涉散落的髮絲也非常非常地溫柔,疏落地包住了曾經是英智的屍體與敬人。

  「但是我還沒有出家修行,還不是僧人,沒辦法送他一程。」

  「現在這樣就可以了,是英智太過心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敬人止不住身體顫抖,涉輕輕地拍著他的背,但敬人似乎十分抗拒涉這樣的舉動,於是敬人輕輕地將懷中的人體放下,一如照顧著英智生前的病體一樣。

  再也無法忍受了。

  捂著嘴、不讓人看見眼鏡後頭,敬人先是慢慢地走向出口,推開學生會辦公室的大門後加快了腳步,接著才像是想逃離什麼似地奔走而出。

  他終究沒有在曾經是英智的肉體前落下淚水。

  涉目送著敬人,過了幾秒鐘後才終於下定決心,他猜想天祥院家的醫療團隊很快就會找到這裡,所以他選擇了去追趕敬人。

  學生會辦公室的大門曾經掩上,但那毫無作用,因為鑰匙還在遺體的毛線外套口袋中,而且門鎖完全沒有使用的跡象。

  等到涉與哭泣的敬人帶著醫療團隊來到學生會辦公室時,他們目睹了做夢也不會想到的景象。

  曾經是夢之咲皇帝的男人穿著病人服與毛衣外套,像幼兒一樣併攏雙腿「坐」在地毯上,正不斷「嚶嚶哭泣著」,他擦拭沒有流出的眼淚,哭聲越來越大。

  簡直是嚎啕大哭。


  呼吸中斷、心跳停止,幾乎只是一層肌膚包裹住骨骼的身體變得前所未有地沈重。

  天祥院英智確實死了。

  曾經是天祥院英智的屍體不知為何變成了殭屍。


1.


  比薩、可樂、炸雞、冰淇淋、軟綿綿泛著粉紅色的水煮羊腦與彩色小熊軟糖,各種高熱量食物放在糖果色系的塑膠碗盤裡,大量的餐盤放在強化塑膠作成的桌子上,而整個房間像是兒童遊戲間一樣,鋪滿了包著橡膠皮的海綿墊。只不過裡頭唯一的住民並不是孩童,而是天祥院家的當家、天祥院英智。

  英智穿著棉質的衣褲,剪裁比起病人裝或許更接近小孩子的睡衣,那是用絕對不會傷害肌膚的柔軟布料特製的衣服,目前無法推斷英智的肌膚是否有自癒能力,只能盡可能防止英智受傷。

  塑膠桌子上雖然放著同是塑膠製成的刀叉與筷子,不過英智似乎不懂得如何使用工具,他直接用手抓住食物往嘴裡塞,囫圇咬碎後便吞下。

  敬人透過房間裝設的單片鏡看著英智,進食中的英智看見陌生的人類有極高的攻擊傾向,雖然英智對敬人並沒有敵意,但敬人還是不會在「用餐時間」接近英智。相反地、涉總是毫不在意地端著大量食物進入英智的房間,英智所吃的所有餐點幾乎都是由涉調理的。

  「呼呼呼,吃肉肉長肉肉喔,英智~☆」

  「啊~」

  現在的英智不會開口,而是發出嬰兒般的細小叫聲。

  敬人和涉正在養育變成殭屍的英智。


  那一夜,本來敬人他們以為英智心跳回復,暫時脫離了死亡的陰影,但經過醫療團隊的現場檢查,發現英智的心臟依舊停止跳動,理應隨著呼吸起伏的胸口也沒有動作,英智不斷地哭泣,隨著像是要將內臟嘔出般的嚎啕聲伴隨著奇怪的咻咻聲,那是空氣在英智肺部擠壓,隨著身體振動流出的聲響,這種聲音聽起來相當怪異,直到這一刻敬人才察覺到可能發生了什麼。

  「英智……死而復生了嗎?」

  「我想不是的,敬人,這樣的狀態並不能說是活著。」

  敬人不知道何時涉掌握了現狀,但想必是比他還早出許多吧,涉的雙眼已經收起訝異,平時被滑稽隱藏的睿智神色展現無遺,不過或許這也算是日日樹涉風格的驚慌失措。

  「可是、英智還活著?」

  「不是的。」涉搖搖頭:「你也聽到醫生的診斷,他並沒有心跳和呼吸,是屍體。」

  「屍體……?」

  是佛呀,敬人想,英智在他離開學生會辦公室的短短期間從遺體的佛,變成了真正的佛嗎?

  英智哭泣的臉上卻沒有任何眼淚、鼻水流出,或許是失去了分泌體液的能力吧,這樣也不奇怪,畢竟英智的身體幾乎停止了所有新陳代謝,一位醫護人員此時拿著手電筒伸手想查看英智是否有瞳孔反射,英智直到對方的手伸到眼前才察覺到,頓時發出了幼獸般的尖叫聲,倉皇地出手打向醫護人員。

  在場所有人都沒預料到英智這個舉動會顯現出他最大的異變,醫護人員飛了出去,背部撞擊到學生會內的文件櫃才倒臥在地毯上,醫護人員受到衝擊一時無法爬起,只能驚嚇無比地看著天祥院家的現任當家。

  那不是一般人類能擁有的怪力。

  「英智……?」

  像是聽到敬人的呼喚,英智又開始大哭,他掙扎地想站起身,卻不知道怎麼使用雙腳似地跌坐在地,於是他哭得更加失控,朝著敬人伸出因病痛而骨瘦如柴的手。

  敬人立刻衝向英智,緊緊握住了英智的手。


  將英智的狀態稱為「殭屍」是涉的獨斷決定。

  「……為什麼是殭屍?」

  「這個世界上還有更貼切的現成語彙能夠使用嗎?以既有概念來釐清事實再發展新的觀點是教育與推廣的第一步,換句話說、這是表演者的義務。」

  涉當時抱著英智轉圈圈,很像是公園裡常見的親子,但兩個人的體型都太過高大,所以場景相當奇特,不過因為英智笑得相當開心,雖然還是伴隨著嘴中竄出的漏氣聲,但敬人覺得英智現在看起來已經比事件當晚好多了。

  「強詞奪理。」

  「再說,我不擅長創造新的事物呀。」

  涉和英智一起發出了笑聲,涉還能夠同時模仿奇妙的漏氣聲,讓英智相當興奮。

  變成殭屍之後、英智的心智似乎退化成幼兒的程度,原因可能是大腦處於長期缺氧狀態的緣故。但為什麼不是植物人狀態?敬人如此質問,醫療團隊只能認為英智身上發生了相當複雜的變化,複雜到如果硬要用現今的科學解釋,或許只能往宗教性的神秘體驗方向來研究,有機率是極端痛苦的瀕死體驗讓英智的大腦產生了相當程度的異變,腦部依然是人類目前尚未解明的領域,更不用說腦內麻藥在長期用藥患者上會有何作用。

  簡單來說,醫療團隊的成員們才想問老家為寺廟的敬人這個問題呢。

  「這個嘛,英智在偶像的領域上做了相當努力,是鍛鍊的成果吧!英智總是能讓人意想不到呢~☆」

  這種話由絕世的演藝天才日日樹涉來說真是完全沒有說服力,要是鍛鍊有用英智一開始就不會死了。

  其實敬人也懷疑英智變成殭屍是不是涉幹的好事,畢竟涉似乎對那些敬人不怎麼相信——無法辨別與騙術區別的「魔法」有相當的涉獵,不過涉在英智產生變化的時刻正與敬人待在學生會外,在醫院治療期間英智又被詳細了紀錄了身體變化,那時並沒有觀察到足以預告英智遺體日後將產生屍變的任何要素,英智逃出醫院與到達夢之咲學園期間到底發生甚麼事呢?不管怎麼樣非得查出來,但不幸的是,敬人非常不擅長應付涉。

  一切好像順著涉的計畫般,兩個人只能唇齒相依地共同行動。

  英智死亡是天祥院家的最高機密,只有當晚帶隊搜索的精英醫療團隊與英智的母親知道這件事,本來敬人以為英智的母親會反應激動到瘋狂的程度,他已經有被狠狠責罵的心理準備,但她獲知此事的反應卻相當平淡,本來預期會早死的兒子變成了殭屍,這對夫人來說怎麼說都是賺到了,所以她並沒有任何不滿,只說就按照英智的遺囑,把英智的後事交給蓮巳家的繼承人。

  「我之前和英智聊過,原來他說夫人心中的殭屍熱潮在好幾年前就消退的事情是真的呢,這樣就沒辦法了。」

  涉表現得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敬人只覺得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夫人還問既然英智能動,應該還能擔任當家吧?因為她實在不想把收集戰艦的時間分給當家的各種繁雜責任上,英智的母親是個以興趣為優先的人,畢竟跑遍全世界的軍港相當花時間,建造自家碼頭的工程也需要時時監工,收藏軍艦是一件相當耗費心力的嗜好。

  敬人早就知道會被那個英智評為破天荒的女人絕對相當誇張,但他沒料到夫人連自己兒子變成殭屍也是這種樣子。

  總之英智的死訊這下無法公開了,敬人從治喪委員會負責人變成殭屍委員會負責人。

  天祥院家真是太莫名其妙。

  雖然英智還是現任當家,但不是人了,是殭屍。他的皮膚不是綠色的也沒有腐爛發臭,意外和英智在世時一樣蒼白薄細,但還是殭屍沒錯,畢竟現在英智的心臟沒有在跳動,血液只靠著電流刺激過的肌肉束擠壓來緩慢循環,但讓英智能夠動作的電流到底哪裡來的呢?醫療團隊推測是由於磁場變化而導致異變,但磁場好端端的怎麼變化了?難道英智現在是電磁鐵嗎?敬人很困惑,於是詳細詢問了英智的醫療團隊,不過他們也不知道答案。

  敬人明白不能埋怨醫療團隊真是沒用,畢竟這件事太前所未見,但敬人還是很想抓著誰大肆抱怨一番,但回頭一看他身後只有感嘆「殭屍真是太Amazing了~☆」的涉,敬人只能打消這個念頭。

  他們無法求助科技,醫療團隊認為的電磁能量極強的醫療儀器說不定會破壞英智體內的岌岌可危的平衡,斷層掃描一檢查下去英智可能連殭屍都當不成,雖然讓英智直接去死可能比較乾脆,但敬人怎麼樣也不能讓自己的青梅竹馬死上兩次,自己這一點點慈悲心他還是想好好珍惜。

  或許這就是人與殭屍之間的分界線吧。

  說起來也不太對,從慈悲心來看的話,殭屍英智好像也和人類英智差不了多少?

  最開始敬人很困惑會動的屍體到底還能不能算是英智,畢竟對蓮巳家的宗派來說,成為遺體的亡者即是佛,佛必須前往淨土,就這個系統來說他們不承認亡者徘徊人間的可能性,所以就連對世人所謂的幽靈都站在否定立場,更別說是擁有肉體留滯人世的殭屍。

  佛不只和妖怪處不來,對殭屍更是束手無策。

  英智的母親把所有事情推給敬人,敬人只能像是不知道自己懷孕卻突然生下嬰孩的單親媽媽一樣困惑無助,但單親媽媽或許可以抱著孩子投靠娘家,但敬人可不能把英智帶進老家的寺裡,萬一殭屍英智被超度了怎麼辦?

  敬人的應變能力真的不太好。

  在敬人腦筋打結之際,同是殭屍發現者的涉俐落地使用天祥院家的房產與資金,完成了門禁絕對森嚴的殭屍洋房,那是由英智母親的電影DVD收藏地點改裝而成的,自從影像儲存光碟格式發展為BD,那棟洋房就再也沒人接近過了,用來窩藏英智相當合適。

  所以敬人就這樣與殭屍英智一同被打包進洋房裡頭,醫療團隊一個禮拜會拜訪一次,除此之外只有保全系統和各種機械陷阱與他們同住。

  經過接近一段時間的日夜觀察與實際接觸,敬人斷定就算變成了殭屍,天祥院英智絕對還是天祥院英智沒錯。

  一樣麻煩透頂。

  殭屍英智除了對陌生人有攻擊傾向,飢餓時也相當兇暴,本來敬人不知道怎麼處理這情況,但在涉半開玩笑地把鮮奶油派丟向英智後,英智居然撲向鮮奶油舔了起來,這下兩人才發現原來殭屍電影是能夠參考的。

  「變成殭屍也是惡食的皇帝呢,英智實在太棒了!」

  成功逃離英智的涉相當亢奮。

  「看來不能讓英智處於飢餓狀態。」

  敬人說道。

  「那麼要到哪裡找人腦呀,天祥院家應該能在黑市買到吧?」

  涉雙手抱胸,看起來躍躍欲試的樣子。

  「為什麼是人腦?」

  「殭屍片不是說他們都喜歡人腦嗎?Brain~~~~這樣地喊呀☆」

  「你哪裡看那麼老土的片子。」

  敬人超級嗤之以鼻。

  「DVD就放在你旁邊的架子上呀。」

  涉一臉無辜。


  英智需要大量進食,但並不會排泄,和消化不太一樣、那些食物似乎完全變成了英智的血肉,經過了半多月,英智的體型漸漸恢復成高中三年級的樣子,這樣的能量轉換率實在相當異常。

  「嗯……這麼說來殭屍片說殭屍喜歡吃生肉呢,要不要來餵餵看?」

  「熟食的熱量比較高吧。」

  「那好,來餵炸雞吧~」

  敬人印象中英智生前並沒有辦法吃那麼油膩的食物,不過這種能夠令人感到安適的高熱量食物的確很適合現在的英智,看著英智徒手啃起炸雞,吃得滿臉都是油的樣子,敬人本來皺起的眉間又加深許多。

  曾經的戰友又實現了一個夢想,敬人只能忍耐著繼續望向英智。

  「那個呀,雞骨熱量高嗎?」

  涉問,有些出神的敬人這才反應過來。

  「雞骨?」

  「英智把雞骨吃掉了。」

  「……會哽到!」

  「不要緊吧,英智沒呼吸了啦。」

  養育殭屍有相當多的事項要注意,敬人首先要教會英智要徹底咬碎雞骨才可以吞下肚,不然要吐出來,否則喉嚨會變成炸雞的形狀。

  就算變成殭屍,天祥院英智依然還是相當麻煩。


评论(9)
热度(30)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