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CWT44突發新刊 アドニス中心《乳與蜜之地》

>>>>沒有肉(R-18)但有肉<<<<

阿多尼斯中心

Sex Pistols Paro

有零晃傾向

狗狗是狗、羽風狐狸,零哥是蝙蝠混黑豹。

還有颯馬是日本水獺喔(說屁)


書名:乳與蜜之地

作者:sirenstar

字數:一萬字以上一萬五千字以下

價格:100元

印調:連結

>>>>確定關窗<<<<




乳與蜜之地試閱


  「沙漠裡有熊嗎?」

  大神晃牙看著阿多尼斯突然冒出這個疑問。

  UNDEAD租借的團練室只有他們兩人,學長們不知為何都沒有現身,不過他們遲到並不是少見的事,所以阿多尼斯和晃牙還能保有一定程度的耐心來閒聊。

  「據說很久之前有。」

  其實現在還有,阿多尼斯自己就是熊檻,不過他沒有多做說明,畢竟晃牙知道、而且阿多尼斯現在居住在日本,怎麼解釋都有點多餘。

  世界上充滿了人類。

  這句話只對了七成,精確地講、這個世界充滿了猿人,知曉這件事的只有在世界上佔了三成的「斑類」,也就是由猿類以外動物進化而成的人。猿人的才能正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不怪他們無法掌握世界的樣貌。

  乙狩阿多尼斯與大神晃牙都是斑類,他們就讀的夢之咲學園偶像科乍看之下是負責培訓偶像的學校,事實上也負責教養斑類如何控制自己的魅力,畢竟斑類是比猿人更加複雜的存在,身負的義務也不在一樣的範圍。

  「提到沙漠就會想到阿拉伯馬之類的,但馬要在沙漠吃什麼?」

  大神問。

  「據說很久以前那裡是草原,很肥沃。」

  「多久以前?」

  「上一次冰河期吧。」

  「喔喔,原來是這樣。」

  大神接受了阿多尼斯的答案。阿多尼斯想起來同一個團體的朔間零說過,大神是稱為「犬神人」的種類,他們只要服從了就不會後悔,看來對於疑問也是一樣,他不知道冰河期為何對大神來說是疑問的終點,一旦認定就是了。大神拿起電吉他擦拭,剛才的對話被他拋諸腦後,彷彿現在這個世界上唯一對他有價值的事物就是那把電吉他。

  阿多尼斯從書包裡翻出作業,書寫日文對他太過困難,他的作業和考試內容都是外國留學生專用的,和班上同學並不相同。阿多尼斯總是要花費很多的時間才能寫下句子,用鉛筆一刻一痕地留下痕跡,用的力氣太大,紙張像是雕刻刀劃過一樣,不熟悉的文字方向讓也阿多尼斯不太順手,故鄉的文字是由左寫至右的。

  故鄉在久遠的時代被稱為乳與蜜之地,現在也能長出如凝結的蜜糖一樣的果實,但那是在乾燥與日夜溫差砥礪下才有的產物。阿多尼斯其實也很難想像現在的沙漠水源遍佈、長滿植物的景象,他不是個充滿想像力的人,比起遙遠的過去,阿多尼斯對於現在放在自己書包裡的紅豆麵包還比較有實際的感覺。

  雖然很想吃紅豆麵包,但還是等練習完再吃吧,阿多尼斯繼續和不熟悉的日文奮戰,等了半小時,晃牙說要去輕音社辦公室看看朔間學長的狀況就先行離開,而且沒有再回來過。朔間學長今天狀況可能不太好吧,阿多尼斯想。

  至於沒到場的另一位學長羽風薰,可能花心的毛病犯了,自稱和一半的人類有婚約的他不只斑類、而是連著猿人的女性一起愛著,阿多尼斯覺得這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不過羽風學長不愛男性,尤其是斑類的重種男性。

  就像阿多尼斯。

  阿多尼斯並沒有詢問過羽風薰討厭男性的理由,更別說為什麼討厭重種,厭惡生物階層頂端重種這種話不是能到處說的話,但羽風薰

  還是強烈地主張自我。其實阿多尼斯大概能猜到他的想法——雖然沒有根據——羽風學長應該是無法接受在生物性上無條件地服從他人這件事吧,阿多尼斯有三位純重種姐姐,所以他很清楚從靈魂被狠狠壓制的滋味。

  斑類之間的差距來自靈魂的對抗,而靈魂來自於血統,只要身為斑類就無法抵抗血統的力量,他們就是這樣的生物,阿多尼斯雖然身為最上層的熊檻重種,卻覺得相當悲哀。

斑類的階級像是祖先們的生態社會化的產物、重種是斑類的絕對王者,而生殖力卻相當低落,所以他們強大而數量稀少,低位階的中間種與輕種才是支持著斑類社會運作的基石,但許多重種無視著這件事,在名為階級的封閉地帶中過著與現實隔絕的生活。

  阿多尼斯和大部分的同胞不同,並不藐視輕種。

  他非常喜歡弱小的動物。


评论
热度(4)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