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大俱利&山姥切] 別人家的孩子與我家的孩子

中場休息

一樣是老婆婆審神者的本丸

大俱利&山姥切中心

但主述者是鶴丸

別人家的孩子與我家的孩子



  鶴丸覺得他們的審神者實在很有趣。

  「明天的田當番?嗯……去後山摘栗子吧?要找誰好呢,大俱利伽羅如何?」

  坐在和式椅的審神者沒戴上老花眼鏡,懶懶散散地打了一個呵欠。近侍鶴丸靠在書桌、寫下審神者口頭告知的人員配置表,詢問田當番的人選卻得到了這樣的答案。

  「冷笑話嗎?」

  而且吐嘈不留餘地。

  「大俱利的話可以找到大栗子吧。」審神者看似很滿意自己的冷笑話,慢慢地笑了起來:「呼呼,好有趣。另一個人要誰呢……嗯……山姥切國廣?」

  「真是完全無法溝通的組合呢。那乾脆鳴狐也去好了,讓溝通更不順暢。」

  「可是他的狐狸還挺會說的。」

  「嗯,也是。」

  鶴丸低頭寫上名字,他還是習慣用毛筆書寫,審神者愛用的西洋鋼筆他用不來,長谷部、燭台切之類的年輕人倒是能用得上手。

  「山姥切頭上包著布,帶殼栗子掉下來砸到也比較不會痛吧。大俱利的話叫他戴上草帽。還要給他們粗布手套和長柄剪刀……對了、還要夾子,撿東西可以用的那種。」

  「知道了知道了,悅子還真是老婆婆。」

  審神者接下來繼續吩咐大家的職務,一口氣安排了數日的出陣、遠征和內番人選內容,鶴丸如數抄下。

  寫了比預期還要多的字,鶴丸放下毛筆伸了伸懶腰,而審神者則是閉上眼睛休息。

  「悅子呀。」

  「嗯?」

  「我明天可以放假嗎?」

  「可以,你等等叫平野他過來輪值近侍吧。」

  「不問我要去幹什麼嗎?」

  「幹什麼?」

  審神者只張開了右眼瞄向鶴丸。

  「我要去跟蹤採栗子二人組,因為好像很有趣。」

  「去吧。」

  隔天燭台切幫要爬上後山的大俱利和山姥切各做了一份附上甜點、份量十足的便當,不知道鶴丸為什麼也要一份一模一樣的餐點,而且一大早就消失無蹤。

  事情就是這樣。


  鶴丸咬下包了鮭魚鬆的飯糰,蹲在離栗子樹最近的樹叢後面。

  從登山開始鶴丸就知道這是一場與沉默的對抗,大俱利和山姥切兩人幾乎沒有說過話,本丸後方的淺山很容易攀登所以兩人不說話,稍微深入山區後更是不說話,除了路途上遇上結果的栗子樹,山姥切指著樹說「那個……要摘嗎?」,還有大俱利用長柄剪刀要剪下栗子前,為了避免帶刺的栗子殼砸傷人,對山姥切說了「讓讓」,鶴丸基本上沒聽見他們發出聲音。

  講的話連句子都不算,只能算片語吧,鶴丸在心中大爆笑著。

  採收了幾棵樹後也接近中午時間,大俱利和山姥切找了一處較為平坦的樹下空地休息。大概是榆樹吧?鶴丸也搞不清楚那是什麼,他在附近找了樹叢,也跟著吃起便當。

  打開便當,鶴丸才知道今天光忠準備的甜點是南瓜口味的杯子蛋糕。

  小光真是卯足全力換季啊,感嘆著燭台切的季節感和料理力,鶴丸吃完了飯糰和配菜的煎蛋卷、肉丸子和燉菜,拿起水筒喝了幾口水,一口咬下杯子蛋糕。

  大俱利和山姥切也用差不多的速度吃完了便當,不過鶴丸吃完了杯子蛋糕過了一陣子,他們兩個還是拿著蛋糕慢慢啃。

  搞什麼?山姥切的吃飯速度鶴丸不清楚,但大俱利吃東西可沒有特別慢啊?鶴丸稍微湊近兩人,盯了一陣子,山姥切居然開口說話。

  「便當很好吃,杯子蛋糕也很好吃……幫我謝謝燭台切。」

  山姥切捧著杯子蛋糕行禮,真是個有禮貌的孩子啊,不只鶴丸這麼想,大俱利看起來也和平常不太一樣,看樣子他也不好意思讓山姥切說了話後不回應。

  「……光忠的興趣是餵飽人,別人家的孩子也一樣。」

  「燭台切最近常做杯子蛋糕呢。」

  「因為秋天到了。」

  「南瓜的很好吃。」

  「接下來有栗子。」

  「嗯,很好吃。」

  「嗯。」

  來了來了來了,鶴丸在心中大喊,社交障礙不知道什麼時候要停止對話的症狀!終於!他就是想看這個啊!

  「杯子蛋糕很好吃……但是……杯子蛋糕有一點讓人困擾。」

  山姥切還是在啃杯子蛋糕,但蛋糕明明已經差不多吃完,只剩下曾經是蛋糕模的紙杯被撕成條狀在空中搖晃。大俱利的情況也差不多,明明已經沒東西吃了卻還在啃。有那麼嘴饞嗎?

  「嗯。」

  「你懂嗎?」

  「我懂。」

  大俱利點頭。

  「我覺得自己身為仿品不可以浪費食物。」

  「浪費食物不好。」

  「所以黏在紙杯裡的蛋糕吃不到很讓人煩躁。」

  「懂。」

  「其實我也很不喜歡做飯時留在鍋底的料理。」

  「我會吃掉。」

  「嗯?什麼?」

  「光忠做菜很少浪費,但如果有東西留在容器底部我會吃掉。」

  「所以大俱利伽羅你才常在廚房?」

  「對。」

  大俱利繼續點點頭。

  山姥切露出佩服至極的閃亮眼神。

  鶴丸在樹叢後頭,忍笑到快死了。

  「如果本丸有山羊就好了……這樣杯子蛋糕的紙杯就可以給山羊吃了,完全不會浪費呢。」

  「你是天才嗎?山姥切。」

  友誼萌生了。

  真的不行,鶴丸覺得肚子很痛,忍笑忍到肚子超痛。

  回去要告訴審神者,本丸應該養一隻山羊。

  還要和燭台切說明天開始偷吃飯菜的成員又會增加,還有養山羊之前,問他可不可以研發可以連杯子都吃掉的杯子蛋糕。

  鶴丸這時還不知道,回去告訴燭台切這個故事以後,他會要求審神者買一大堆高價的矽膠蛋糕模具。

  不過在這之前,鶴丸必須度過笑到快死的危機才行。

评论(12)
热度(98)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