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刀劍群像劇] 緣結八重垣(03)

創作審神者出現注意


03.


  審神者帶著不請自來的客人進入書房後,沒事可作的鶴丸讓幾位等級還不高的短刀陪著日本號出陣,不管是怎麼樣來到這個本丸,武器的本分總歸是戰鬥,快快習慣怎麼使用肉體總是不會吃虧,這並不是鶴丸同情或是關懷日本號,只是種「想當然爾」的反應而已。不同於自然物總會有規律的擺動輕搖,人工池中就算投入了千百顆的石子,只要水夠深、水面總歸有回歸平靜的時候,刀劍不容易動搖,本質頑強地驅使他們去切開、砍殺某些事物。

  日本號一邊喝著廚房打來的酒,一邊跟在顫顫發抖的五虎退隊長身後出陣去。鶴丸笑著送他們出門,回頭盤算著接下來該做些什麼。鶴丸不想去處理報告或出陣紀錄,準備找習於文書作業的同伴幫忙。誰好呢?長谷部雖然做事很有效率,但就是太會嘮叨。那麼、光忠?一樣很會嘮叨啊……而且是充滿慈愛的嘮叨,鶴丸現在也沒心情聽折衣服的方法或有機蔬菜的生長狀況。

  不過光忠或許現在也沒心情碎念就是,到現在鶴丸還沒被誰抓住盤問是因為大夥都正在工作,等到傍晚所有事務暫告一段落,肯定會被一群老妖怪抓著不放。

  「唉、如果是這樣,那乾脆工作算了…」

  鶴丸回到近侍使用的房間,死心地開始拿起硯條磨墨,準備抄寫每日的工作報告。

  到了晚餐時間,鶴丸從得以從工作中脫離,出陣和遠征的隊伍也紛紛回到本丸,趁者全員集合的晚餐前夕的空檔,審神者帶著八重垣來到大廣間。

  這下鶴丸終於知道自己砍殺八重垣時是什麼樣子。

  明顯不是刀劍、而是陌生的人類出現在大廣間入口,已經就座的刀劍們動作各異地轉頭過來,短刀最快速,大太刀則反應稍微優秀遲鈍,但相同的是臉上無喜無悲,猶如能劇面具般、人工物才有的一致感在大廣間羅列而出,並且毫不掩飾那股無法言語形容的排外感,像是霍霍的刀芒。不、刀劍們的眼神確實是刀鋒冷光。鶴丸當然不覺得那眼神有什麼不對勁,只輕鬆地覺得「喔喔我剛才也是這樣啊」,但八重垣當然不是那麼想,他看起來頗為狼狽,而審神者似乎對大家的反應不怎麼驚訝,她拍了拍手,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

  「這位『客人』將在我們這裡待上一段日子,要請大家多多指教。然後客人鍛出了日本號,會和我們一起訓練。」

  審神者告知了八重垣與日本號借住的消息,刀劍們大部分沒什麼明確的歡迎,甚至有幾位毫不留情地發出陣陣噓聲,看來是相當不歡迎這位不請自來的客人。

  「……你的刀也太沒教養了。」

  八重垣抱怨道。

  「比不上你本人的教養吧,真抱歉。」

  審神者抬起頭看向比她高了一頭身距離的男人,反應與自己的刀出奇地像。

  八重垣沒辦法回嘴。

  審神者帶頭宣告開動,八重垣忍不住想用「奇異」形容他看到的景象,猶如殺意凝結的展覽品各自開始動作,像是獲得生命活了起來一樣,雖然是很陳腐的形容方式,但八重垣只能這樣覺得。刀劍們吵吵鬧鬧地傳達盤子和裝好的菜餚,聞到食物香氣而開心的表情簡直像是人類一樣。

  是的,簡直像是人類。

  晚餐的菜色是咖哩,燭台切他們用業務用的大直筒鍋煮了兩大鍋,不能吃辣的刀劍意外地多,所以加了很多蔬菜的甜味咖哩比較受歡迎。配菜是雞皮滷蓮藕與加了乾辣椒的醋醃小黃瓜,看得出來這個本丸的菜色是以下飯為最大目標。

  審神者通常坐在主位,但這次多了位客人,審神者在自己身邊挪了個位子給八重垣。老年人吃不多,用餐的目的比起吃飯更像是大家看著下飯的擺飾,有提振食慾與士氣的作用,不過多個了礙眼的傢伙,底下的刀劍不樂意了,平時添飯會特意繞到審神者那裡報告飯很好吃,今天特別繞過去是為了狠狠瞪幾眼八重垣。

  日本號坐在離主位最近的長矮桌,就在鶴丸的對面。這個本丸的審神者畢竟是個老年人,雖然腰腿還行,但刀劍們還是想多照應審神者,添飯倒茶這點小事通常都由當日的近侍包辦,所以用餐時近侍坐在距離審神者的位子上。

  為了避免尷尬——鶴丸還是懂尷尬這種情緒的——這桌坐滿了鶴丸與日本號的舊識,與其說是想把場面控制在能預期的範圍,不如說鶴丸只是覺得要丟臉讓熟人知道就好,何況燭台切交際能力不錯,至於大俱利、再怎麼樣臉色都沒辦法比平時更差了,他可以說是非常安全的對象。

  日本號身邊是在黑田家有過緣份的小夜、厚與博多,三把短刀對日本號沒有警戒之心,只是稍微害羞了一會、之後便親暱地把咖哩飯裡著紅蘿蔔丟給日本號,縱使討厭吃紅蘿蔔的只有厚,但看見日本號困擾地吃下初次嘗試的西洋蔬菜,外表如同孩童的短刀們露出了惡作劇成功的表情,就連一向嚴肅的小夜也微笑著。

  「快吃啦日本號,紅蘿蔔對身體很好喔。」

  「對身體好你自己吃,厚,你絕對是自己不想吃才丟給我吃吧?」

  「才沒有……啊、你看那邊,長谷部在瞪人!」

  厚生硬地轉開話題,趁機又丟了幾塊紅蘿蔔到日本號的盤子裡。

  待過黑田家其實不只短刀們,不過那位並沒有坐到這桌,而是遠遠地坐在靠近廚房的位子,除非是長谷部今早後腦杓突然長出了眼睛,否則他是沒辦法瞪向這桌的,因為長谷部根本背對著他們。

  鶴丸猜想長谷部和日本號關係不太好,不過也很難想像長谷部和誰要好的樣子,長谷部似乎有和任何人關係變得尷尬的才能,更別說日本號並不是什麼初生之犢,面對這種老江湖,渾身帶刺的長谷部想必只能落得被耍弄的下場吧。

  「這個叫咖哩的菜餚配飯真讚,不知道下酒如何呢?還有蓮藕和這個綠色的瓜類,下酒一點會停不下來吧?」

  「等下的酒會請務必參加,大家都很期待正三位大人的酒量。我家的小光醃的米糠醃菜可是一流的下酒菜!」

  鶴丸拍著燭台切的後背,燭台切露出了略帶困擾的笑容。

  真是的、那麼藏不住心事,鶴丸想。相較之下,大俱利還是那副旁若無人的臭臉,默默吃著甜咖哩。

  日本號肩頭掛著三把短刀卻毫不在意負重,逕自大口大口吃著咖哩。他吃完盤中的食物,博多就迅速搶走了盤子,自告奮勇去添飯,端回來的是撒滿胡椒的辣味咖哩,不過博多的惡作劇並沒有成功,比較小孩子口味的甜咖哩,日本號更喜歡辣味。

  在餐桌上交換三三兩兩的閒談,諸如「我們三個以前都是奧州政宗大人的刀」、「原來是武德遠播的那位大人」之類的自我介紹,鶴丸一方面認為刀劍學著人類的習慣寒暄實在可愛得有些可笑,另一方面表情卻是和藹可親得很,正是因為這個本丸的刀劍們社會化程度低落,與其讓他們硬著頭皮模仿人類,不如鶴丸自己上場來得好。

  陸續有人用完餐點,光忠用收拾餐具當藉口逃走了,本來洗碗是輪值的,但光忠自願要幫忙的話也未嘗不可。天涯一匹狼的大俱利也走了,一個人戰鬥一個人死去,自己的馬自己照顧,自己的餐具自己洗,當值洗碗的人都很愛大俱利,

  吃飽飯短刀們被一期一振和宗三帶去看電視,短刀們洗澡前總是需要一段時間作心理準備,所有的刀最初都是怕水的,對於洗澡有說不出來的抗拒,但日子久了就發現人類的身體比起刀身耐潮得多,鶴丸最初發現吸飽水分的手掌會皺成印章刻面般的樣子還真是結結實實嚇了一跳,搞不清楚人皮到底防不防水,畢竟吸收水分後自己恢復原狀這種概念不存在於刀劍腦中,對他們來說液體就代表鏽斑,是個攸關性命的問題。想到這裡鶴丸怪模怪樣地嗤嗤笑出聲,覺得這個雙關話真不錯,攸關性命,自己的、敵人的,畢竟砍不動敵人也是挺困擾的。

  鶴丸還沒分享他的笑話,次郎就扛著五斗的巨大酒樽過來——裡頭當然裝滿了日本酒。

  「新來的,一起喝!」

  「好啊,喝!」

  酒鬼見酒鬼,他鄉遇故知。於是一群老頭子也聞香而來,三日月和小狐丸還自備了檜木做的酒枡,一副打算喝到掛的氣勢,石切丸和岩融眼見兄長們亟欲失控只能苦笑。蜻蛉切與御手杵對同是天下「三名槍」的日本號相當歡迎,端的托盤上有各種下酒菜,鶯丸默默他們後頭,最後入座。

  鶴丸今晚沒什麼興致奉陪,但也情況也不允許脫離,看樣子三日月他們不急著找他問清楚事情經過,反而想先摸清楚日本號的底細,鶴丸覺得這樣也好,一開始就參與事件的自己已經有了成見,說不定讓旁觀的三日月他們來觀察更能精確地掌握事情的樣貌。

  鶴丸趁著次郎和日本號他們開喝的時候拿了個杯子,他四處張望、發現鶯丸和往常一樣帶著像是悠閒的貴族氣息、但從比較過份的角度來看可以說是脫線的氣質坐在稍微遠離集會中心的地方。

  「唷,今天出陣順利嗎?」

  「嗯?不就那樣子罷了。鶴你今天夠嗆的呢。」

  「反正很有趣,覺得是我遇上也不賴呢。」

  「是我的話會很困擾呢。」

  「感覺你會讓敵人逃走……嘛,也不是不行,只是我不會而已。」

  「因為是鶴嘛。」

  鶯丸拿的是小小的豬口酒杯,酒裝在酒瓶裡,比起酒、鶯丸反而對米糠醬菜興趣更大,一直吃個不停。鶴丸印象中鶯丸老是喝茶,他和自己都是比較少參加酒會的成員,今天鶯丸會在這裡,大概也是難得地在意起這場入侵吧。

  「說到這裡,那個人類沒死呢。」

  鶯丸話只說了一半,他的意思是鶴丸沒有痛下殺手很難得,鶴丸當然理解他的意思,他搖搖頭:「被悅子用奇怪的方法救回來了。」

  「奇怪?」

  「用的法術和我們平常用的時空轉移陣法很類似,超省力的。」

  「省力也不錯呀。」

  鶯丸回應道。

  聽這段話的人不只鶯丸,在場的次郎、三日月等人,甚至日本號都在飲酒歡聲中側耳傾聽,每個人都故作沒察覺鶴丸與鶯丸的對話,又恨不得自己像是聖德太子一樣,能夠同時分辨百人的談話。

  雖然不知道其他人的理解為何,但鶴丸確定鶯丸是懂得自己的暗示。

  就一般情況而言,時空轉移陣法絕對不是輕鬆的咒式,而是相當費力、需要一定實力的術者才能發動。審神者一般能輕易發動陣法,無論是出陣還是遠征,都需要本丸內設置的永久陣法,況且每位刀劍體內都有配合的符咒,這才使得減去不少施法的功夫與時間。

  既然審神者能在短時間內對八重垣使用時空轉移陣法,而且被鶴丸形容為「省力」的話,八重垣身上應該有什麼問題才對。再說,對於重傷的人類不使用治療咒式,而是時空轉移這點實在有些奇怪。

  而且審神者並沒有想隱瞞這點的意思,是因為被發現也無所謂,還是根本無法隱瞞呢?

  鶴丸非常好奇。



--

【刀劍群像劇系列】

[長蜂] 虎を放つ

[石青] 地獄でなぜ悪い

[へし切長谷部中心] キラキラ探偵長谷部君(01)

[へし切長谷部中心] キラキラ探偵長谷部君(02)

[へし切長谷部中心] キラキラ探偵長谷部君(03)(完)

[石青] 恐るべき大人達

[堀川中心] 黒南風(不會公開)

[兼桑中心] 白南風(不會公開)

[歌仙&宗三] 在本丸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

[鶴丸國永] 百年戰爭


--

病還沒好

而且又過敏快癢死了

小貞還不來

更新換人品


评论(4)
热度(28)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