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刀劍群像劇] 緣結八重垣(01)

開新坑了

有點長度會慢慢寫


【刀劍群像劇系列】

[長蜂] 虎を放つ

[石青] 地獄でなぜ悪い

[へし切長谷部中心] キラキラ探偵長谷部君(01)

[へし切長谷部中心] キラキラ探偵長谷部君(02)

[へし切長谷部中心] キラキラ探偵長谷部君(03)(完)

[石青] 恐るべき大人達

[堀川中心] 黒南風(不會公開)

[兼桑中心] 白南風(不會公開)

[歌仙&宗三] 在本丸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

[鶴丸國永] 百年戰爭


[刀劍群像劇] 緣結八重垣


  事情發生地相當突然,與其說是司空見慣的變故,「事變」這種不吉的字眼形容起來更加貼切,當藥研回過神時,身為近侍的鶴丸已經像射出的箭矢一樣衝向本丸的門樓。藥研並不覺得自己反應不及,異狀猶如火花從火叢中彈出般,未能理解狀態也能感到灼熱,也許是因為近侍乃當下和審神者連結最深的刀劍的緣故,因而鶴丸得以更快做出應對而已。

  僅僅不到數秒,藥研便判斷出他們來不及通知位於本丸深處書房的審神者,必須在缺乏指令的情況下應戰。

  藥研盡自己身體構造上限深深地一口氣,邁步而出的同時大喊出聲:「有入侵者!全員迎擊!」

  包圍著本丸、由審神者所設下的結界被打破,這代表絕對不可能入侵的陣地被敵人長驅直入,刀劍們的主人很可能陷入了此生最大的危機之中。

  藥研全力奔跑的同時,看到從起居間衝出的五虎退和秋田,想也沒想便拉著兩位弟弟,一同跑向審神者所在的書房。

  「怎怎、怎麼了……」

  五虎退問,秋田咬著自己的下唇,看起來十分緊張。

  「有入侵者。鶴丸老爺正在大開殺戒,我們去護衛大將。」

  藥研不等弟弟們的回應便繼續在本丸內奔馳,有三個隊伍出外遠征的此時,加上忙於務農等雜事的負責人,留在本丸待命的刀劍並不算多,藥研慶幸加上自己還有三名擅長室內戰的短刀能立即趕到審神者身邊。

  當藥研他們趕往審神者身邊時,鶴丸正在揮舞著太刀。

  絕對不可能被「外人」入侵的本丸出現了不明人士,對方一踏進門樓便往本丸內部跑去,鶴丸意識到敵人居然知道本丸內部的構造,顯示這場入侵是有計劃的,一想到這點,鶴丸身上的殺意便隨著集中的精神凝結、讓他的動作益發粗暴與簡潔,由於太刀並不適合在室內揮砍,為了預防刀刃陷入牆壁與柱子,鶴丸只是用最小的動作、由下往上往敵人削去。

  大量的鮮血朝著天花板噴射,敵人的右手臂往天空飛去後又掉落至地板上,鶴丸的注意力絲毫沒把砍飛的手臂上放,繼續死盯著敵人,出乎鶴丸的意料、對方不但沒因為劇痛停止逃亡,反而背對著鶴丸逃進了不遠處的鍛刀室。

  「嘖,外道混帳。」

  鶴丸一眼即明白敵人的意圖,對方應該是想利用存放在鍛刀室中尚未顯現肉體的刀劍,簡單的說,就是利用鶴丸尚未甦醒的同胞們當作肉盾。

  踏進鍛刀室,垂死的敵人趴在鍛刀爐前,鶴丸直接將刀身直接刺入敵人腰背的肌肉,目標是肝臟。太刀尚未從入對方的身體拔出,血液並沒有大範圍地噴射,因此鶴丸純白的和服尚未染紅。

  「這種驚奇可真是破綻百出啊──就少去拷問的手續,直接讓你只剩一口氣吧?」

  「我可不能死在這種地方……」

  敵人咬牙切齒地用剩下的左手向鍛刀爐的神火拋出了「什麼東西」,隨後、本丸的刀劍式神很快地被召喚出來。

  「怎麼可能,能鍛刀的只有審神者啊!」

  拋入神火中的是沾滿鮮血的依賴札。

  隨著鶴丸的怒吼他手上的刀角度偏移,兇器在腹中扭轉讓敵人終於痛苦地呻吟出聲,他又一塊手傳札拋入火中。

  「鍛出什麼東西都好,只要能再拖一點時間……!」

  敵人吐出大量鮮血,鶴丸不可置信地看著爐中火焰發出金光,刀劍男士即將顯現。

  就在場面即將無法收拾之際,鍛刀室外的走廊傳來陣陣腳步聲,在短刀之中也算腳程極快的五虎退跑入鍛刀室。

  「鶴丸大人,婆婆說先住手——噫!」

  主人的命令還沒傳達完畢,本應見慣戰鬥的五虎退還是因為鶴丸砍得血跡淋淋的場景而慘叫出聲,此時鍛刀爐中的刀劍男士終於隨著一陣閃光顯現,一名穿著灰色工作服,身材相當高大的男子舉著長度相當異常的武器從爐中走出。

  「——日本第一的槍、日本號。現在參上。你啊,在我來之前喝了幾杯了?」

  入侵本丸的敵人居然鍛出了日本號。

  看到了理應不可能顯現的刀劍,鶴丸瞠目結舌地望向日本號,然後低頭看了看即將嚥氣而眼神如同離水的死魚、那位不知道該說是幸運還是倒楣的敵人。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這實在該在把人家的肝臟砍成碎肉前問出口。



评论(6)
热度(31)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