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髭膝] 暴風雨

現PARO段子




[髭膝] 暴風雨



  稍微淋點雨也所謂,膝丸腦中雖然是這樣想的,身體卻在發現雨滴從天而降時不自覺動了起來、他跑到最近的藥妝店的屋簷下,與鐵籃子裡的藥膏、護手霜和特價泡麵擠在一起,頗是狼狽。

  有些人類天生會害怕巨大的事物。

  把人丟在荒野,會開心的傢伙應該不多吧?恍然不安,害怕得不知如何是好的人應該才是多數,但多數也不能代表什麼,膝丸不會因為自己身處多數而感到安心,畢竟和素不相識的人結為盟友對他半點好處也沒有,膝丸真正在意的只有前方的、特殊的事物。而那些事物往往與群眾背道而馳,孤高地獨自前行。

  例如說膝丸的哥哥就是這樣的人,膝丸是這麼覺得的。

  哥哥他——髭切他是個有些奇特的人。

  髭切曾經說過,那些盲從跟隨主流的人類就像散步中的狗一樣,走在事先規劃好的道路上,就算被偶然路過的同類吸引了注意力,也不得不追隨拉著狗繩的主人的腳步,除非狗能冒著被拋下的風險飛奔逃亡,否則連一點點的自由也無法得到。

  「連隨著本能騎上去都辦不到呀。」

  「什麼騎上去?」

  「嗯?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膝丸很尊敬哥哥,雖然不懂髭切每一句話的深意,但他不期望自己能作為髭切的理解者,自己的語言和哥哥的比起來像是無意義的詞彙堆積起來的聲音,要形成對話老實說有些勉強。

  午後的陣雨總是來得突然而急迫,豆點大的雨滴打進膝丸待的屋簷下,漸漸染濕了他腳下的水泥地,原本淺灰色的水地漸漸被雨水浸成深色,膝丸縮了縮腳,遲疑著要不要進入店內。

  此時膝丸看見了,遠方有個身影慢慢地走著,和匆忙避雨的人們不同,那個人撐著作用不大的透明塑膠傘在雨中緩步前進,筆直端正的背脊讓人聯想起舞者的姿態,那個舞伴就是雨傘嗎?膝丸如此想著。

  雨水打溼了那個人淺色的長褲,對方看見膝丸,跨越雨水走向他。

  「哎呀,那個誰呀,你又變成了迷路的孩子嗎?不過我今天只有帶一把傘,怎麼辦呢。」

  髭切在雨中微笑著。

  雷鳴隨著機械擠扁東西似的聲響轟然而至。

  隨著烏雲而下、伸手擄獲他的事物究竟是什麼,膝丸十分清楚。



--

有靈感再繼續寫

评论(7)
热度(64)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