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花鳥風月][石青][長蜂] 幸福論(04)

3.性別迷子wonderland(下)

 


  「那個……今晚天氣真好呢。」

  青江用手肘戳戳坐在自己左方的歌仙,同樣陷入尷尬狀態的歌仙吱吱唔唔個半天擠不出半個字,眼看他的臉色越來越不對勁,青江猜想難道這就是小夜說的怕生狀態嗎?怎麼看都是一臉快罵出髒話的臉,為了避免歌仙緊張過頭開始嗆聲好友的大哥,青江只好很堅強地自己接自己的話。

  「天氣好得……嗯、完全看不到星星,當我沒說。」

  場面好乾,簡直是鳥取的沙丘。不過比起之前的修羅場,沙丘倒是好上太多,長曾禰抓著不斷抵抗的蜂須賀簡直像流氓強搶民女的場景,尤其長曾禰身材高大又穿著虎斑花色的襯衫和義大利西裝,加上蜂須賀滿臉委屈,要不是青江、歌仙打圓場,只怕真的會有路人報警。

  「在這裡講話不方便,去我的車上吧,不安心的話你的朋友也可以一起來。」

  長曾禰非常無奈,兩人僵持了許久、蜂須賀才願意開口:「……我才不要和你一起待在車上,在這裡說就好。」

  何等完備的被害意識。

  「你們也想想自己在大街上多顯眼吧。」

  最後長曾禰放棄了堅持,嘴角抽動的樣子勉強算得上苦笑。青江和歌仙其實並不清楚虎徹兄弟相處的細節,但看長曾禰拿蜂須賀沒轍的樣子,暫時也不太擔心蜂須賀會被怎麼樣。最後一行人在青江與歌仙的勸說之下,走回了原先買冰沙的連鎖咖啡店,但營業時間早已過,他們只好借用搭在露台上的室外咖啡座一用。

  雖然蜂須賀一直頑強地拒絕和長曾禰說話,但根據兩人的相處和長曾禰的說法,旁觀者也能拼湊出事情大致的輪廓;原來蜂須賀上大學算是半離家出走,不僅臨時改變報考的大學,甚至也沒住進原先預定的租屋處,而是住入打工地點的宿舍。青江和歌仙不知道該為了蜂須賀這深閨大少去打工驚訝,還是該佩服他想徹底切斷長曾禰之間聯繫的決心。不過、蜂須賀還是有和自己溺愛的小弟浦島聯絡,有了消息洩漏源、這次偷偷溜回老家的行動失敗也不讓人意外。

  「原來事情是這樣,不過我們不好對虎徹家的內情胡亂出主意,這次就容許我們告退……」

  青江故作理解地點點頭,卻被歌仙拉住了袖子,而歌仙是被面露不善的蜂須賀抓住手臂,看來現在逃跑會引發不得了的連鎖效應,應該捨棄友情還是留下來從容就義呢?青江其實沒什麼選擇。在這種艱難處境中、青江思索了幾個處理的方案,高中同窗親友能做到的事幾乎對改善現狀沒有實質幫助,如此一來、青江能做的選擇就只有那個了。

  從隨身包包中撈出手機,青江發出了訊息,期望對方能快點看到。

  「宗三,發生有趣的事情啦!長曾禰殺過來了!下班快到XO大道的咖啡店,在戶外咖啡座喔~」

  惟恐天下不亂。

  是的,這就是青江選擇的答案,他讓這場戰鬥又增加了一位怪物家長經驗者參賽。

  就青江看來,長曾禰只是過度保護蜂須賀導致大反彈而已,但老實說青江因為自家的兄弟關係並不緊密,實在摸不透也不想懂關係如此微妙的虎徹兄弟,這樣的話、那就叫擅長的人來幫忙好了,絕對不是因為青江想看宗三對上長曾禰的怪獸對決,就算很有趣他也絕對不會說出來的。

  「那個……我明白您擔心令弟的心情,不過今晚這種情況實在很難好好談,不如等蜂須賀冷靜下來,你們一起和其他家人談談吧?」

  歌仙在漫長的尷尬後恢復了冷靜,提出了很有常識的建議。長曾禰其實也明白他的行動不可能讓事情往好的方向發展,卻還是追了上來。

  「今晚不這麼做我沒辦法見到蜂須賀,明天開始我得長期在海外出差,能見面的機會就更少了。」

  青江說還有國際電話的通訊軟體,長曾禰無奈表示自己的帳號早就被封鎖。

  「啊、果然。」

  「你這反應很傷人啊。」

  長曾禰今晚不知道苦笑了幾回。

  蜂須賀從頭到尾一言不發縮在露天咖啡座的鋼管椅上,但看表情他可是不愉快到極點,往常早就跳起來痛罵長曾禰一頓,青江不覺得單純的蜂須賀憋得住,看來這次是下定決心撕破臉吧。

  就在四個人陷入一段不短的沉默後,青江的手機響起了輕鬆的電子音,雖然離宗三下班時間還有一段時間,但他似乎看到青江發的訊息了。

  青江很快接起電話:「喂?宗三?」

  「青江站起來走動一下,我這個方向看不到你們的位子。」

  「已經過來了,好快!」

  「我和同事調班。好、看到你們了,真是的,你們選的位子居然在行道樹後面,外頭根本看不到。」

  宗三掛斷手機,從青江他們當初來的相反方向走來,由於在視覺死角的關係,他花了些時間才找到位置,這似乎增加了宗三的煩躁程度,一見到長曾禰就直接出口不遜:「你這傢伙……對蜂須賀做了什麼?」

  歌仙似乎對宗三的暴走感到有點困窘,他出手扶著宗三的肩膀示意冷靜,青江倒是已經在心中拍手起來了,沒想到夢幻的怪獸對決能那麼快就實現。

  「沒事的話蜂須賀反應根本不會那麼激烈吧?蜂須賀那麼乖,居然拜託我哥當他打工保證人,一定是你的問題。」

  宗三輕描淡寫地承認了自己幫助了蜂須賀的變相離家出走,這個發展就連青江都意外。加上「我家的孩子很乖的一定是你帶壞他」指控,青江忍不住在心中大聲叫好,相反之下歌仙倒是為宗三的發言遮起臉來。

  「果然是找朋友幫忙了……唉,你們呀,其他兩人也有份嗎。」

  長曾禰深深嘆了一口氣,一副想生氣也氣不起來的樣子。

  「想找碴就針對我,和其他人無關。」

  「不用那麼激動,沒有要質問你的意思,只是想搞清楚蜂須賀在想什麼而已。」

  「明明很火大我把你的寶貝弟弟弄出家門,現在還裝什麼紳士啊,真是噁心。」

  宗三的發言已經是人身攻擊的程度,但長曾禰只是皺緊眉頭,卻沒有出口反駁。蜂須賀也起身拉住宗三,表情變得有些不安。

  「宗三……好了。」

  蜂須賀偷偷看向長曾禰,又很快地將眼神收回,長曾禰沒錯過這個小動作,他細聲對蜂須賀說道:「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和你的朋友生氣的,畢竟你們……」

  「畢竟怎樣?有話直說呀?」

  宗三說話更加大聲,青江突然不太明白平時情緒總是很穩定的宗三如此針對長曾禰的原因。為什麼宗三會因為長曾禰的紳士態度而火大?或者該說、就是因為太紳士才而火大嗎?

  青江想起長曾禰從搭訕男手中護下蜂須賀的情況,結合蜂須賀的離家出走,一個過份跳躍的結論從青江腦中冒出來。

  「那個……虎徹家的大哥,你可以對我們四個人生氣喔?因為我們是男的。」

  「……嗯?」

  長曾禰抬起兩邊的眉毛,看起來很訝異。

  「我們真的是男的。」

  青江又重複了一次。

  「……」

  長曾禰這次沒有回應。

  「啊?青江你不要亂啦!」

  就在歌仙打算阻止青江繼續胡言亂語之際,蜂須賀終於受不了似地衝到長曾禰面前,自暴自棄地大聲喊道:「對!我就是覺得你一直把我當女孩子一樣保護很噁心才離開家裡的!」

  事情就是這樣。


  「哈哈哈哈哈哈哈——事情就是這樣!超有趣對不對?好像是同父異母的緣故,蜂須賀的大哥好像一直下意識不覺得蜂須賀和自己一樣是男的,結果把蜂須賀當妹妹一樣過度保護,結果惹惱的蜂須賀哈哈哈哈——」

  脫離了虎徹兄弟修羅場,青江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對著手機沒良心地哈哈大笑,話筒另一頭的人是男友石切丸,他正利用手機的免持功能一邊聽青江鬼扯一邊抄寫神社要用的祭文。

  「老實說我還滿同情蜂須賀同學的大哥的……」

  石切丸說。

  「你能了解他的心情嗎?」

  青江愉快的語調真的只能用沒心沒肺形容,但他不會在苦惱的友人面前顯露出來,所以只好找完美的男朋友樹洞發洩情緒了。

  「嗯,你們四個在高中的時候非常顯眼,老師們都說你們是超越女學生的美少女集團,雖然都是男的。」

  「真假,那麼誇張?」

  「人往往不了解自己呢。」

  石切丸用帶著清涼感的超然嗓音慢慢地回擊青江,於是話筒另一端的笑聲停歇,青江陷入的沉默。

  「我覺得美少女很不錯喔?雖然是男的。」

  「謝謝你喔。」

  就連自我都無法掌握,人要彼此了解果然是一件困難的事。



--

這個故事分上下是因為想分成謎題篇和解答篇(欸)

下一回是最終回

新刊會多一到兩回的加筆

评论(7)
热度(97)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