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花鳥風月][石青][長蜂] 幸福論(03)

摩訶摩訶不思議與青江君的後續

零零散散的後日談

不會很長


石青下回才會有戲份

蜂須賀單方面很討厭長曾禰

大學女生男生的日常



3.性別迷子wonderland(上)



  「才畢業不到幾個月,有必要舉辦同學會嗎?」

  外表乍看風雅、其實說話相當不客氣的好友出口抱怨讓青江有了懷念的感覺,歌仙皺著眉頭將大盤子中的炸雞塊分給鄰座的人,坐在歌仙旁邊的青江與蜂須賀首先拿到了炸雞塊。

  「我也挺納悶為什麼是現在辦同學會,而且來的人還挺少的,我記得不少人都到外縣市唸書或就業了吧。」

  青江放下裝著黑醋栗汽水的玻璃杯,扳開免洗筷吃起炸雞。

  在春假期間、同學會幹部包下連鎖居酒屋最大的包廂舉辦了同學會,考上本地大學的青江有空就答應參加了,他沒想到在外地唸書的歌仙和蜂須賀會來參加。蜂須賀是因為要探望還是國中生的弟弟特地回家的。歌仙的話情況很複雜,根據宗三的弟弟小夜的說法,歌仙因為怕生、在大學適應得很辛苦,為了和熟人見面紓壓才跑回來的,至於宗三的弟弟為什麼會那麼清楚歌仙的狀況,據說是因為歌仙太寂寞又拉不下臉找其他可能很忙碌的朋友聊天,結果每天晚上都傳訊息給小夜。

  作為朋友、青江在拿這個話題虧歌仙和裝作不知道間選擇了後者,等到歌仙安定下來再提起這個話題會很好玩,現在說就太不厚道了。

  「本來以為今天有機會見到宗三,好可惜呀。」

  蜂須賀很遺憾地說道,他將長髮束成高馬尾,髮絲垂落的樣子相當風情萬種,青江看著毫不知情地在大學搶走了正在青春年華的大學女生的光彩的友人,巧妙地忽視了自己也差不多的事實。

  「宗三說有工作就沒來了,不過他本來就對這種事沒興趣,昨天還在電話裡說同學會只是現實生活很順利的傢伙們招開的炫耀大會。不過他今天上早班,如果我們要續攤他會過來。」

  「可以啊,反正本來就不打算只吃一攤。」

  歌仙說道,蜂須賀也點點頭:「明天還沒排事情,我等一下打得電話和浦島說自己會晚歸就行。」

  「好,現在就傳訊息給宗三。」

  青江翻出包包拿手機,隔壁桌的人已經開始玩起聯誼常見的抽籤遊戲,喧鬧聲吸引了不少他們這桌的人過去,最後留下來的人都是和身邊朋友為成一圈,青江這一角大概是因為外表的「女子力」太過高漲,充滿了非現實的色彩,所以其他人反而不敢接近。青江迅速按了幾下手機螢幕,出乎意料地手機很快就傳來回應的振動。

  「真幸運、宗三正在休息。他說大概十二點能脫身,要我們在之前自己找地方打發時間。」

  「要是這裡提早解散我們就先去找續攤的店吧,我想吃煎餃。」

  平時總是把風雅掛在口上的歌仙此時也不管嘴中會充滿大蒜味,點了相當重口味的食物。

  「現在就能點鐵板餃子呀。」

  「今天的吃到飽菜單沒有鐵板餃子。」

  「嗯,是喔。」

  青江相當敷衍地邊按手機邊回應歌仙,歌仙對於他的態度有點火大,講話便大聲了起來:「聚餐別一直用手機呀,真沒禮貌。」

  「沒關係,你們又不是外人,我也只是報備一下自己在和可愛的長髮美人們做壞事——不對、報備行蹤而已,很快就好。」

  「可惡,居然若無其事地透露自己不是單身,同學會果然是炫耀大會。現充爆炸吧。」

  「歌仙你說得現實自己現實好像很不充實……啊、果然?對不起,不要哭喔。」

  「誰會哭啊!我要把你的手機折爛!」

  「哇——文系猩猩好可怕——」

  說出了禁語,青江遭受了歌仙毫不留情的鎖喉功,正當他們兩個激烈鬥嘴時,蜂須賀正慢悠悠地給弟弟發訊息,等得青江被歌仙扁得奄奄一息,蜂須賀這裡也正好告一段落,不過不知為何、蜂須賀本來很開心的表情蒙上了陰霾。

  「小蜂怎麼了?浦島在家出麻煩了嗎?」

  青江從歌仙鬆開的手臂下掙脫,飽受歌仙攻擊而滿頭凌亂、看起來十分狼狽。

  「浦島很好,不過他說漏嘴我回家的事,結果那傢伙……假貨說要等會要開車接我,嘖。」

  本來氣質優雅的蜂須賀居然嘖嘴出聲,看樣子心情是大受影響。青江和歌仙也知道蜂須賀和他同父異母的大哥不對盤,一時間也不出聲安慰或是勸和,而是盡出些增添混亂的餿主意。

  「那得快跑了呢。」

  青江的語氣只有「不懷好意」可以形容,平常此時會吐嘈的歌仙倒也理解得最快,他點點頭附和:「同學會的邀請函都是寄到老家,要是沒收好現在長曾禰說不定就看見了,這麼他殺到集會地點也是一下子的事吧。」

  「不要啊,感覺好噁心。」

  蜂須賀打了個冷顫,用語遣詞變得和被性騷擾的女性差不多。

  「那就現在跑吧!」

  不過畢竟他們還是食慾正旺盛的大學男生,三個人聯手把桌面上現有的餐點掃個乾淨,才匆匆忙忙把參加費塞給主辦者,離開人潮正多的居酒屋。

  「好想吃甜食,現在有甜食店還在營業嗎?」

  青江問,歌仙回答了一個美國連鎖咖啡廳,不過距離閉店時間不到三十分鐘,店內的甜品幾乎一空,結果三人只買了加了很多打發鮮奶油的冰沙便回到街上。春假期間的街頭少了上班族身影,多了不少大學生樣貌的年輕人。青江、歌仙、蜂須賀三人臉孔精緻又留著長髮,不少年輕男人沒發現他們身高較女性平均身高多上一截,接二連三地成群上前搭訕,正好讓最近累積不少壓力的歌仙惡言相向。

  「別以為留長髮的都是女人啊,你們這些精蟲上腦的傢伙少來亂招惹人!而且我是短髮!」

  「其實就男性的標準歌仙你的頭髮算長耶。」

  「青江你閉嘴!不要讓事情變複雜。」

  眼看歌仙手上的冰沙杯快被他捏得變形,青江只好暫時閉嘴以免歌仙火氣更盛。不過看見歌仙把蜂須賀護在身後的樣子,青江還是想揄揶幾句,他快忍耐不住的樣子反而讓歌仙更加不悅。

  「青江,又在打壞主義了吧。」

  「嗯?沒有啊。」

  「有話快說。」

  「真的沒有呀……啊啊啊啊不要捏我的耳朵好痛!」

  歌仙揪著青江耳朵不放,青江只能哀號地說出真心話:「我只是覺得歌仙的媽媽一定長得很像歌仙而已!」

  「在說什麼啊,要也應該是我長得像我媽,因為是我媽先出生的。」

  「沒有啦,因為怎麼想像歌仙的媽媽都是歌仙穿女裝的樣子——痛痛痛!不要因為這麼無聊的話題把我的耳朵扯下來!快住手!」

  「知道很無聊就不要說!」

  「不講理,是你要我說出來的!」

  看慣青江和歌仙無聊爭鬥的蜂須賀在一旁不為所動的喝著甜滋滋的冰沙,只有他所在的方圓三十公分內有帶著花香的空氣流動,悠閒得不得了。

  不過深閨中的花朵一旦落單,逐花之徒便會伺機在後。

  「嗨,小姐你的朋友們在吵架嗎?一個人很無聊吧——」

  又一個試圖搭訕的年輕男人,蜂須賀不擅長應付這種情況,只能和往常一樣狀似高傲地轉開視線表示拒絕,不過這次的對象沒這麼容易甩開,依然不屈不饒地叨叨絮絮。就在蜂須賀臉色越來越陰沉之際,一雙粗壯的手臂把他從原地拉開。

  「不好意思,我弟弟有什麼事麻煩你了嗎?」

  男人身上因為長途跑動而帶著熱氣,蜂須賀像是被電擊似彈起身子,想逃跑卻被緊緊抓住。本來還在吵架的青江與歌仙見狀趕到蜂須賀身邊,看到長曾禰趕跑了搭訕男,一方面安下心,另一方面又感到麻煩事起的預感。

  「怎麼會被抓到啊……我們太顯眼了嗎?」

  歌仙相當納悶,不過三人比一般男性更惹眼也是事實。青江則是搭住蜂須賀的肩膀,示意長曾禰先放開蜂須賀再說。

  「我猜應該是小蜂『不小心』打開GPS了吧,因為他是機械白痴嘛。好了、這位過度保護的大哥,找小蜂有什麼事嗎?」



--

待續!

评论(9)
热度(78)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