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 幸福論(02)

改了一下標題

摩訶摩訶不思議與青江君的後續

零零散散的後日談

不會很長



2.約會步行距離只有七公尺



  「真討厭折衣服。」

  石切丸抱著剛從陽台收進來的曬乾衣物,表情不太愉快。

  「好像有廠商開發了折衣服的機器,不過折一件襯衫要花三分鐘。」

  青江抱著洋芋片在沙發上懶洋洋地攤著,石切丸之前買了一塊黃綠色的印花布罩在沙發上,青江對於純棉織品的觸感滿意得不得了,來到石切丸家就在上面打滾,幾乎要生了根。

  「一件三分鐘不如我自己折。」

  石切丸話才說完,曬過太陽後蓬鬆柔軟的衣物一口氣從青江頭上撒下,石切丸豪邁地把收進來的衣服全數丟上沙發,完全不顧上頭還坐著人。青江只能狼狽跳起以免被埋在布料裡,逃跑過程中還不忘記帶著他的洋芋片。

  「喂!很過份喔。」

  「折衣服好麻煩,來幫忙。」

  「不要,我吃洋芋片手油油的。」

  「去洗手不就成了。」

  「不要。」

  「那我要把你的衣服揉成一團塞進衣櫃。」

  「小心我把洋芋片油擦在你的內褲上。」

  留下幼稚的威脅,青江罵罵咧咧地跑去洗手了。

  青江原本並不討厭折衣服,也還滿喜歡把髒衣服洗乾淨的成就感,不過看見石切丸不情不願折著尺寸寬大的上衣,青江也漸漸覺得折衣服很煩人。

  有人說夫妻相處久了會越來越像,青江原本對這句話嗤之以鼻,但發現常去的蛋糕店的店主夫妻以類似的幅度日漸圓潤、並一同散發著奶油和砂糖的香甜氣味時,某種閃光、某種啟示,或者說是從天而降的當頭棒喝襲擊了青江。

  雖然不知道夫妻這概念對兩個男人是否通用,但青江也感受到了自己和石切丸越來越像,像是每次出蛋糕店門手上都提著一盒單人吃不完的切片蛋糕,到石切丸住處會自動說「我回來了」,或是最後洗澡時自動負責整理浴室,以前未曾做過的事情像是跟隨自己十年以上的時光,習慣養成的速度真是出乎意料地快速。

  如此溫吞的日常好嗎?這種疑問偶而會在青江腦中冒出。

  青江知道那沒什麼不好的,誰也不知道平靜的日子會不會延續下去,活在世界上可說不準會發生什麼事,這點青江可是再有體會不過了。冀望和平同時渴望著冒險,青江覺得自己這個吃碗內看碗外的毛病可能短時間內無法改善,只要窺看過彼岸就無法不被吸引,青江就是這種人,而這種岌岌可危的體質這也正是兩人相遇的原因,更是青江喜歡上石切丸的原因。

  那麼、要和這個男人一直過下去嗎?

  老實說青江沒想過這種事。

  在於石切丸相遇之前,光是眼前的事就讓他疲於應付,青江根本沒盤算過未來,現在有了好好思考的餘裕,反而讓他七上八下的,無法徹底安心。

  「自己」不再是以前的樣子,原來是一件會讓人心生恐懼的事。

  「——午餐想吃什麼?」

  石切丸的聲音突然傳來,青江才驚覺自己握著石切丸的睡褲陷入了沉思。他半掩飾地把衣物折好,不過石切丸早就把該折的東西折完了。兩個人並肩坐在沙發上,前方的茶几上頭堆滿了疊整齊的衣物,吃剩的洋芋片袋子突兀地塞在衣物的中間,顯得很可憐的樣子。

青江滿嘴都是洋芋片的清湯味,一時間想不出什麼正經的餐點。

  「嗯……我想吃魚板。」

  「又是不能當成主菜的食材呢。」

  石切丸苦笑,順手接下青江折好的睡褲疊在其他衣物上。

  「我喜歡嘛。」

  「不然午餐吃加了很多魚板的炒飯吧,然後炒個青椒牛肉,再煮碗湯就行了。不過你剛才吃那麼多洋芋片了,現在還吃得下嗎?」

  「當然吃得下,我最近可是有鍛鍊身體的。」

  青江舉起手臂試圖鼓起上臂的肌肉,不過石切丸單手就環繞住他的手腕。

  「還說呢,手真細呀.。」

  「囉唆,所以我要吃多一點練肌肉。」

  「那也不該吃洋芋片吧,要吃肉。」

  「都是熱量沒關係啦。」

  「為了青江君中午來大手筆煮個雞湯吧。」

  「什麼大手筆,是你自己想吃吧。」

  青江從沙發上抓了個抱枕丟向石切丸,石切丸從容閃過,抱枕打向牆壁又反彈了幾下才掉到地板。青江走過去把抱枕抓在懷裡,石切丸沒理他,慢吞吞地把衣服抱到臥室裡,準備收進臥室的衣櫃裡。

  「石切丸。」

  「嗯?」

  「工作很忙嗎?」

  「怎麼突然問這個。呃、昨天去還沒開幕的旅館祈禱,一百多間房全要走過一遍很累人呢,走到後來連念祈禱詞都覺得麻煩了,不過我在三條神社是位階最低的人,所以不能光明正大打混,這點很讓人困擾。」

  「嗯——這樣呀。」

  就連石切丸也會察覺青江的音調含意深遠,他特別停下收拾衣服的動作觀察青江,年輕的戀人臉上依舊帶著笑,和平時沒什麼不同。

  「喔呀?怎麼了?」

  「所以你不打算出門?」

  「沒事的話不會出門呀。」

  「就算是難得的假日?」

  「嗯?可是青江你也不想出門呀?」

  「……可惡,你怎麼知道的。」

  原先的勁頭迅速消失,青江抱著抱枕貼上石切丸的背,惹著石切丸相當莫名其妙。

  「本來想學學女朋友……還是男朋友?呃、隨便,想試試看裝得任性來為難你,但我果然做不到。奇怪了,我以前應該不是室內派的呀,怎麼現在會覺得區區的在家約會也不錯呢?果然是和你越來越像了嗎……」

  「區區的在家約會這語法好微妙啊。還有青江你平常的樣子比較任性,不用勉強。」

  「少囉唆。」

  用抱枕從石切丸頭上敲下去,軟綿綿毫無殺傷力的棉花填充物沒有造成任何傷害,石切丸就這樣任憑青江擺弄著。

  「喂。」

  「嗯?」

  拋開抱枕,青江胸口緊貼著石切丸後背抱著他的脖子不放。石切丸仰起頭,不過還是看不見在身後的青江。

  「你怎麼知道我不想出門呀?」

  「感覺?」

  「其實是隨便說說的吧。」

  「要這麼覺得也可以。」

  「有個會通靈的男朋友實在太方便了。」

  「別說得我好像會賣奇怪的幸運之壺一樣啊。」

  青江細碎的笑聲從頸後傳來,石切丸覺得感到有些心癢癢的。

  「美好的假日就只想著折衣服嗎?午餐前你想幹甚麼?」

  「說得也是,那就來幹點好事吧。」

  直白的誘惑被青江說得和黃色笑話似的,不過石切丸難得沒有閃躲,反而搭上了青江抱住自己的手臂。

  「什麼好事?」

  「刷浴室。」

  石切丸沒情調到極點的答案讓青江想加重雙手繞住石切丸脖子的力量,不過他還是忍耐住了,但接下來石切丸的補充讓青江一時失手,整個人的重量都搭了上去。

  「因為做完愛在乾淨的浴室洗澡很舒服。」

  不過青江的男朋友很強壯,掐不死的。



--

寫閃光好難。

评论(17)
热度(97)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