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 幸福論(01)

摩訶摩訶不思議與青江君的後續

零零散散的後日談

不會很長

內有數珠丸弟弟



1.電燈泡



  石切丸有一陣子沒看見青江了。

  自從青江順利高中畢業,石切丸也從教師的工作辭職,準備回到三條神社繼承家業。為了補上空白,石切丸特地重回三條神社的總本社修行,這段期間剛好卡上青江大學入學的忙碌時期,兩個人基本上沒怎麼聯絡,甚至連訊息都很少傳,更別說好好通話一次。等到青江比較熟悉大學已經是期中考試過後,那時石切丸的修行也暫告一個段落,兩個人終於可以見上一面。

  不過不只兩人就是了。

  「我就說為什麼要特地約在商場門口見面……原來青江你的弟弟到日本啦……」

  石切丸很努力不顯示出任何負面情緒,而青江看起來也有點愧疚。

  「那孩子硬要跟過來的。他突然說要和我一樣讀日本的高中,所以下個月就會轉學過來了。雖然遲了點,不過學力應該跟得上吧……喂!恒次!過來和老師打招呼。」

  「您好,我是三條石切丸,以前在你哥哥的高中任教過。」

  數珠丸對石切丸的反應並不熱絡,只是點點頭說:「我是數珠丸恒次」,話語就沒了下文。

  好尷尬……!

  雖然不覺得弟弟已經察覺兩人的關係,但石切丸還是覺得異常無所適從。

  數珠丸的身高只比石切丸矮一些,擁有突然抽高、但身體的寬度還跟不上發育的體格,那種青春期特有的細長四肢十分顯眼,數珠丸雖然比青江高上許多,但那這種小細節可以發現他的確是弟弟沒錯。

  「是說恒次你的頭髮又沒剪啦,真是的、不是說在日本拖著長髮走很顯眼嗎?在之前的國家是很普通沒錯啦……」

  青江像是不怎麼在意三人之間的尷尬氣氛一樣,突然抱怨起數珠丸的頭髮。被哥哥碎念的數珠丸也無法完全無視青江,只能開口解釋:「因為宗教上的理由不能剪髮。」

  「亂講,我們家不是信日蓮宗的嗎!」

  青江一句話就把數珠丸的理由堵了回去。

  這樣看來、乍看嚴肅的數珠丸在青江面前還是個孩子,他發揮左耳入右耳出的本領任憑青江嘮叨,石切丸看著這景象想笑卻硬生生忍住了。

  「來買東西吧!反正數珠丸你只帶了一個旅行箱回日本,而且裡頭東西半數都是佛經,就生活來說派不上用場呀。」

  「我是為了探求佛道回來日本的。」

  「探求佛道前先搞定穿衣吃飯。」

  青江雙手插腰,儼然今天打算指揮全場,石切丸本來就打算隨著青江的意思行動,現在的問題只剩下數珠丸的意願,雖然那對青江來說也不是什麼問題就是了。

  「可以叫弟弟數珠丸君嗎?今天既然難得來到商場我們就好好逛一下吧,日本的商場有不少娛樂設施,很有趣的。」

  石切丸對著數珠丸微笑,數珠丸的表情依舊難以解讀出情緒,雖然不知道他對於哥哥帶著自己來見前任高中古文教師會不會感到奇怪,不過青江一副眼珠子溜滴滴壞笑的樣子,石切丸能夠知道青江雖然沒有直說,但似乎也沒打算隱瞞兩人的關係,既然這樣、就輕鬆地面對弟弟君吧。

  結果石切丸和青江兩人原先預定的黏糊糊約會、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變成了數珠丸購置生活用品的大賣場之旅,數珠丸的表情雖然一直沒有太大變化,但石切丸卻能從氣氛上感覺到  數珠丸對於日本佔地遼闊的複合式商場非常訝異。

  石切丸聽青江說過,他們父親最近幾年都派駐在一個不太方便的佛教國家,那個國家位於東歐和西亞的交界,商業化和交通開發程度都不算高,就算住在首都、生活機能也不像日本一樣便利,所以也難怪習慣了簡樸生活的數珠丸回到久違的日本會感到吃驚。

  青江拉著數珠丸在商場裡到處跑,無論是採買夏服還是日用品,青江的態度都出乎意料地強硬,數珠丸除了啜飲哥哥硬塞給他的連鎖咖啡店的起司蛋糕口味冰沙就無所事事。石切丸很認命地擔任馱夫的角色,拎著裝滿衣服的紙袋跟在兄弟倆後頭。

  採購完夏季的便服,青江本來打算到襪子專賣店幫數珠丸大量囤積襪子,數珠丸卻擅自脫離隊伍,輕飄飄地晃進了在商場一角的唱片行,青江見狀也懶得把人抓回來,直接買了一打灰色襪子,接著就在商場通道設置的長椅上坐下休息。

  「呼、購物還真累人呀。」

  青江伸手按摩自己的左肩,深呼吸嘆出一口氣。石切丸放下手上的提袋,幫忙輕揉青江的肩膀。

  「再左邊一點……對,就是那裡。」

  「辛苦了。」

  「現在說辛苦了還太早喔,還有很多東西得買呢。」

  石切丸和青江不約而同露出苦笑,難得兩人的時間可以湊上卻不能獨處,在各種方面都很讓人遺憾。

  「抱歉今天變成這樣,我本來要把他丟在房間裡,但恒次露出很可憐的氣息就只好把他拎出來,不過他意外很開心呢。」

  「嗯,說不驚訝是騙人的。」

  「果然。」

  「不過能認識你的家人我也很開心。數珠丸君住在青江的租屋處嗎?」

就像世間的情侶總是不在乎他人的目光一樣,青江把小腿抬高放在石切丸膝頭,穿著黑色涼鞋的腳掌有些發紅。石切丸自然停下原先的動作,雙手轉而揉捏青江包裹在卡其褲裡的小腿,閃光放得太過自然,他們巧妙地融入了商場的人群之中。

  「會暫住一陣子,不我那裡太小了,而且之後我可能會搬到離大學近一點的地方。恒次接下來會入住學校附近的學生宿舍,所以大型日用品只要買棉被和枕頭就好,其他東西由宿舍準備就行了。」

  「不是自己租屋?」

  「那孩子不會做家事沒辦法單獨生活,只能慢慢學了。雖然個子很大,但恒次還挺不中用的。」青江笑了出來:「真是的,只長個子不長肉啊,比哥哥還大隻真是不可愛。」

青江說過自己回國前弟弟就已經長得比他還高,經過三年多、數珠丸的身高長得超乎青江的想像,幾乎不比石切丸矮。嘴上雖然抱怨不已,但青江的語氣卻充滿了自豪。

  「你覺得那孩子怎麼樣?」

  「哪個方面?」

  石切丸故意回問,青江抬高了左眼的眉毛,露出了一個裝模作樣的怪表情:「那孩子很好懂吧?」

  「我覺得只有你會這麼覺得。數珠丸君表情變化不大,看久大概能猜中他的反應……但要說好懂還是很勉強。」

  「不是看臉喔,要看頭髮。」

  「嗯?」

  「恒次心情高漲的時候頭髮會變得蓬鬆,心情低落或身體不舒服的時候瀏海會垮下來,亢奮的時候髮尾會翹得很高。」

  「他是貓嗎?」

  「我小時候以為每個人的頭髮都會隨心情變化,後來才知道只有恒次會這樣。」

  「……是貓呢。」

  看來數珠丸也是個不可思議的孩子。

  石切丸並沒有繼續追問,青江的身世有些複雜,他的弟弟自然也可能有著不欲外人知曉的內情,石切丸還不至於拿這些事當作空檔的聊天話題。不知道青江是否發現了石切丸的體貼,突然改變了話題:「以前住海外的時候沒發現,回到日本才知道恒次週邊的氣息很清淨呢。但和你不太像呢。」

  「嗯……我的情況比較是把其他東西嚇跑吧,數珠丸君則是身邊本來就不存在其他東西。」

  「這算什麼?」

  「和你完全相反,那是讓事件無法發生的體質。」

  不是「沒有發生事件」或「迴避事件」,而是讓「事件無法發生」,石切丸刻意選了十分彆扭的用語表達語意,這讓青江感覺到了弟弟或許在某種程度上也十分麻煩。

  「唔、我們真不愧是兄弟呀。」

  青江用力將腳伸直,石切丸拍打了一下在自己膝頭上造次的雙腳,此時遠遠就能看見一個高瘦的身影正在東張西望、好像尋找著什麼。

  「啊、恒次這裡!」

  呼喚著弟弟的同時青江也把腳放到地面。

  數珠丸看到自家哥哥和男人異常親密的樣子臉色也沒什麼變化,石切丸甚至認為數珠丸亢奮得有點心不在焉,會這麼認為絕對不是因為數珠丸的長髮髮尾蓬鬆柔軟地浮在空中,絕對不是。

  這孩子該不會把頭髮綁成雙馬尾就能飛起來了吧?石切丸忍不住在心中笑了出來。

  「哥、我想要買CD,給我零用錢。」

  「你把我當成會走路的錢包嗎?」

  話雖這麼說,青江卻還是從褲子後口袋拿出錢包,數了數張千元鈔票交給數珠丸:「想買什麼呀?」

  數珠丸說了某個用佛教用語命名的樂團,青江雖然知道名稱但卻沒聽過他們的歌曲。

  「還真冷僻啊……你從哪裡知道這個團的呀?」

  「僧侶交流的留言板。」

  「咦?僧侶會交流這種東西嗎?」

  青江十分震驚。

  「我知道這個團喔,『一而再三的諸行無常』對吧?」

  石切丸突然插嘴,數珠丸迅速地點點頭,甚至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是的,下一句是『甦醒過來的性愛衝動。』」

  「在說什麼?聽起來好不妙。」

  「這是上了紅白歌合戰的名句,下次一起去看LIVE吧?」

  「請務必讓我同行。」

  「等等等等,石切丸和恒次不要無視我約了起來,感覺被排擠很討厭呀。」

  看來青江的隨口問問打開了男朋友與弟弟的某個開關,雖然不用擔心他們相處不來,青江卻得開始擔心他們太過融洽了。

  青江看著開始討論起冷門樂團的兩人,決定回家就和數珠丸借CD來聽。



--

我只是想寫頭髮會動的數珠丸弟弟

评论(20)
热度(133)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