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三條] 便當與小狐丸先生的白日夢(05)

摩訶摩訶不思議與青江君的後續

內有石青


5.來者是客


  「三條家果然很誇張。」

  青江輕輕地發出了感嘆,正在激鬥中的兄弟們沒人發現青江開了口。坐在傳統手工製作的絹絲座墊、青江覺得自己像是時代劇裡的公主一樣,這種東西連看都沒看過,更沒想過坐在上頭,而且一次還是三個座墊,柔軟又富含彈性的觸感令人愛不適手,在如此舒適的環境下看著自己的男朋友被哥哥們欺凌實在太享受了,簡直是極樂!極樂呀!

  並不是這樣的。

  石切丸在三日月面前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抬不起頭來,青江頗同情石切丸,因為青江自己明明沒有把柄在三日月手中,卻也說不上擅長對付三日月,面對面總是一陣心虛,像是三日月的目光像是能穿透人心一樣,在與三日月對話的過程、青江經常覺得自己的頭腦構造簡單易懂得讓人愧疚。

  「青江君真是個好孩子呢,石切丸這個遲鈍性子讓你很為難吧,身為哥哥我要向你道謝。」

  「不會不會,您多禮了。」

  「和石切丸在一起真是委屈你了。」

  「別這麼說,沒什麼委屈不委屈的……」

  「唉呀,不過真沒想到最早帶人回家的會是石切丸,果然人不可貌相呢,不過石切丸以前也挺調皮的就是,這麼想的話也不意外呢。」

  跳針不知道進入第幾輪,三日月一邊喝著冰過的日本酒一邊拋出炸彈般的發言,青江這次閃開了炸彈,本來以為石切丸會直接遭殃,沒想到話語在降落的途中,被今劍中途攔截了。

  「調皮?有什麼好玩的事嗎?」

  今劍突然發問,讓石切丸露出了彷彿肚子很痛的表情。

  「是挺好玩的。」

  不知為何代替石切丸回答的人是三日月,今劍舉起手來,情緒顯得有些高亢:「那我也要玩!」

  「今劍的話現在有點早吧?」

  「咦——我六年紀了耶,還不行嗎?」

  「六年級的話連雲霄飛車都還不能自己搭吧,還是說現在規定變了?」

  「有些遊樂園是看身高的,我所以以前我和石切丸會偷偷搭。」

  「是這樣嗎?」

  岩融突然插嘴讓話題的的走向變得難以琢磨,青江偷偷瞄向石切丸,他正無比專注看著放在還沒啟動的電磁爐上頭的火鍋,現在裡頭只有高湯,青江也是滿佩服石切丸能對火鍋高湯裝死的。

  「身高歧視身高歧視!明明石切丸可以,沒有道理我不行,我也要玩啦——」

  今劍雖然他還搞不清楚石切丸過去是怎麼荒唐的,但那並不影響他耍賴。

  現在的情況和青江事前設想的「名門之後帶著男朋友見家長」的修羅場不太一樣,在場的只有三條家的五兄弟和自己,氣氛再輕鬆也不過,石切丸的哥哥對於兩人交往毫無反對意見,結果這次的聚會變成非常隨意的家庭聚餐。就青江從電視劇而來的偏見,歷史悠久的大家族對於傳宗接代應該是囉嗦得要命,但出乎意料之外、石切丸似乎沒受到太多壓力。

  「我以前因為長輩過分關心而和他們起爭執過,加上小狐丸和三日月拒絕其他人的干涉,所以我們兄弟和家族長輩只有工作上的往來。」

  石切丸在這次回家之前和青江稍稍解釋過家中狀況,讓他不用太過擔心,但看來兩派的關係比青江想像中更加疏離;三條本家的大宅雖大,卻並沒有五兄弟以外的人出入,常用的房間也不過幾個,青江有些疑惑為何是這種情況,卻也沒有開口過問,

  這次在三條家聚餐,他們沒有使用以往用來宴客的大廣間,而是在放著電視的起居間並起兩張不小的矮桌,和一般家庭一樣用著電磁爐煮火鍋,桌面上擺滿著小狐丸張羅的食材與料理,餐點看起來相當豐盛。

  「肚子好餓啊。」

  「我也餓了,岩融。」

  「狐狸動作好慢,石切丸過去看看。」

  「知道了。」

  石切丸隨著三日月的吩咐出了起居間,青江覺得很奇妙,明明食材準備得差不多,但大家都沒有動手的意願。

  「可以先開火嗎?」

  青江問。

  「不行,小狐丸是我們家的火鍋總管,要聽他的,我們都不可以自己來,不然事情會變得很麻煩。」

  「火鍋總管?」

  「對,火鍋總管,亂來會被一刀兩斷喔。」

  今劍表情有些沉重用手掌比了一下脖子,連帶青江也感受到了些許危機感,他決定跟著其他人等著吃就好。

  過了一陣子小狐丸終於出現,他手裡捧著第二個鍋子,身後跟著拿著又一台電磁爐的石切丸。眾人見狀七手八腳地移動桌面上的食物,最後終於挪出位子給第二鍋火鍋。

  「本來打算煮一鍋就好,但仔細想想、青江先生應該會搶不到東西吃吧,所以還是乾脆一點煮兩鍋吧!」

  小狐丸開始將菜盤裡擺放完美的食材放入高湯裡,平時大膽的三條兄弟們現在連大氣都不敢喘,個個都是一臉乖巧。

  「我們也是懂得禮讓客人的。」

  三日月開口辯駁,不過小狐丸不予贊同:「等下就知道了。」

  小狐丸將火鍋內的食材放好才啟動電磁爐,爐子緩緩加熱,在鍋子沸騰之前連小狐丸也沒事做,不過大家除了喝點酒之外,誰也沒動桌子上其他料理。

  「那個、為什麼大家都不吃?」

  青江偷偷問後來入座的石切丸,他的表情有點複雜。

  「火鍋以外的料理是給搶不到火鍋的人吃的,在我家是落敗者的食物。」

  「吃火鍋是需要爭輸贏的事嗎?」

  「在我家是。小狐丸真是太胡來了,在他問我你喜歡吃什麼的時候我就該注意點……」

  青江不懂石切丸為何一臉疲憊遮著臉,但感覺不太妙。

  「呵呵,聽說青江先生喜歡烏龍麵,所以今天做了文蛤烏龍麵火鍋。特別通販買了桑名的文蛤,搭配的肉類是名古屋土雞,烏龍麵是用久煮也有咬勁的手工麵喔,一定很美味的,青江先生請多吃一點。」

  小狐丸笑盈盈的表情不知為何看起來有點險惡,青江一直想說服自己那是見到石切丸處境後產生的錯覺,等到火鍋一沸騰,青江才知道那不是什麼錯覺,而是確切的危機感。

  「喂!石切丸給我夾蔥和白菜,有戀人的傢伙吃什麼文蛤,太滋養了!」

  「就是有戀人才要吃啊,你們也給青江留一點吧。」

  「狐狸~幫我的文蛤剝殼啊~」

  「自己剝!今劍不要只吃雞肉!岩融不要把蝦子撈光!」

  青江除了小狐丸最先幫客人添的第一碗外幾乎搶不到東西吃,三條家吃起火鍋相當兇猛,每個人對準了物色好的食材下手、毫不留情,石切丸偶而想到還會丟幾顆文蛤到青江碗裡,其他人完全沒空顧及青江,果然禮讓客人只是場面話而已。難怪需要準備火鍋以外的料理啊,青江一邊吸著乏人問津的烏龍麵一邊想,此時今劍把大量的生名古屋土雞肉倒入鍋中,鍋子的溫度驟降惹得小狐丸大發雷霆,青江趁機撈了幾塊吸飽高湯的京都麵麩來吃,吸滿文蛤和土雞滋味的麵麩彈牙又多汁,光是配菜都十分美味,更不用說青江沒搶到嘴的其他食材。

  「石切拿酸橘醋過來。」

  「嗯,拿去。」

  「今劍再把鍋子溫度降低我就揍你腦袋。」

  「是——」

  「岩融,可以再放蝦子了。三日月自己剝蝦啊!別指望我!」

  話是這麼說,但小狐丸卻把手上剝好的蝦肉塞到三日月的碗裡。小狐丸發號指令讓大家流輪放食材進火鍋煮讓場面終於稍微獲得控制,菜盤以驚人的速度被掃空,火鍋高湯也各自添了一輪。石切丸看見青江基本上搶不到東西吃,便將自己碗裡的食材全部夾給青江。

  「給你。」

  「其實我不一定要吃火鍋,也有炸雞塊或飯糰能吃。」

  「火鍋還沒吃完就吃那些東西也太哀傷了。」

  「總覺得你家吃火鍋好像是睹上自尊的戰鬥。」

  「嗯……」石切丸歪著頭想了一下,順手撈起剛煮好的文蛤丟進青江碗裡:「應該說是拋棄自尊也要吃到火鍋吧,沒吃到火鍋談不上有自尊。」

  「搞不懂你們……我回日本前很少吃火鍋,其他人家也像你們這樣嗎?」

  青江撥開文蛤,湯汁飽滿的渾圓蛤肉相當結實,煮過也不見縮水。

  「呃、我想應該不是吧?」

  矮桌對面的岩融和今劍正在搶奪鍋中最後一塊煮熟的土雞肉,兩人的筷子快到幾乎要有殘影,最後是比較靈活又沒多餘動作的今劍順利搶到肉,吃到肉的今劍忍不住露出喜孜孜的微笑。

  「嘿嘿、雞肉好吃!」

  「可惡!」

  「吵死了,雞肉還有最後一盤,別搶了。」

  小狐丸把最後的土雞肉端上桌,岩融和今劍又回到戰鬥準備姿勢,一旁的三日月已經完全放棄搶奪食物,開始吃起事先準備好的飯糰。

  「哎呀,吃火鍋我已經搶不過弟弟們了,以前煮火鍋的時候你們還這麼小——」

  三日月手上捏著一個咬了一半的飯糰,比出了一段只比手掌稍長的長度說道:「這麼小——今劍和岩融老是跑不見就算了,石切丸老是緊緊跟在我或狐狸後頭,真是可愛呀,可是現在長那麼大了,而且還有戀人了呀……哥哥我老了唷……」

  青江雙手筆劃著三日月比出的長度,同時跟著念:「這麼小——」

  不過那尺寸和吉娃娃差不多,所以石切丸很冷靜地吐嘈了。

  「不,我沒有長得那麼小過。」

  「……那這麼小?」

  三日月把手中的飯糰吃掉,又比出了手臂長度的距離,大概比柴犬小一點。青江笑嘻嘻地跟著比起來,嘴上也念著:「這麼小。」

  「不是說稍微變大就可以了。」

  石切丸知道三日月喝了不少酒,也差不多該到發作的時候了。但他搞不懂青江沒喝酒為什麼也跟著三日月起鬨。

  「石切當年真的好可愛啊,火鍋搶不到肉會哭,吃到沒煮熟的肉也會哭,做他喜歡的菜就笑得像朵花一樣。還有呀、便當盒一定要企鵝圖案的。」

  小狐丸跟著插嘴,同時舉出左手在空中比畫,這次高度是幼稚園孩童的身高沒錯;「大概這麼小——」

  「便當盒和我的搞混了也會哭,超堅持的。」

  岩融也笑著爆料,三日月聽了似乎回想起過去發生的事,忍不住笑出聲來:「對對對,便當盒小貓的不行,要企鵝。」

  「……別說那些連我都不記得的事了。」

  石切丸看起來很想掩面逃亡,不過他還是故作鎮定地幫青江添菜,青江的碗裡文蛤和雞肉都堆得和小山一樣,青江似乎覺得在小狐丸與三日月眼中超級迷你的石切丸很可愛,笑得一臉促狹,卻沒有開口,只是眼中閃著異常明亮的眼神默默吃東西。

  「雖然喜好和小老頭子一樣,不過被人說好像大人就會生氣。比起今劍和岩融,石切丸討厭的人和東西都很多,所以很難取悅呀。」

  小狐丸又追加補充,聽到小時候的石切丸的毛病、青江彎著腰偷偷笑了出來。

  「拜託別說了。」

  石切丸沒想到哥哥們會揭自己的底,而且還是這種陳年往事,無法控制地臉紅起來,連耳根都陣陣發燙。

  「石切你還記得嘛。」

  看見石切丸的反應小狐丸笑得很歡,三日月也樂得拿弟弟想挖個地洞鑽的反應當作小菜配酒。岩融和今劍也是看好戲的表情,石切丸孤立無援,困窘得不敢看向青江的方向。

  而況石切丸不用看也知道青江的表情,絕對也是不懷好意的微笑吧。

  石切丸不太清楚其他帶戀人回家的人是否也會遭受類似的公開處刑,不過身為三條家地位最低的五男,石切丸覺得自己下場再悽慘一點也不奇怪,幾位兄長說不定已經對自己手下留情了,畢竟他們只說了一些很可愛的往事,石切丸想塵封在記憶裡的「黑歷史」可是多得數不盡,沒說那些故事可真是令人感激不盡。

  隨著閒聊、火鍋的生鮮食材也吃得差不多了,小狐丸把剩下的烏龍麵全部丟入鍋中煮,三條家的大胃王們也開始吃起火鍋以外的料理。

  「飯後甜點是什麼?」

  三日月問。

  「冰淇淋。」

  小狐丸一邊回答一邊把煮好的烏龍麵條撈起、再平均分給大家,最後的烏龍麵就算沒有料,但吸飽了高湯的精華,只有湯汁也能讓人順利吃下肚。

  「只有冰淇淋不太夠啊。」

  「不然呢?」

  小狐丸反問,三日月卻轉頭向岩融詢問:「岩融、我們家的相簿放在哪裡?」

  「在二樓的櫥櫃,怎麼了?」

  「吃完飯找出來吧,難得青江君來我們家作客,讓他看看小時候的石切丸多可愛吧。」三日月笑吟吟的,讓石切丸有了不妙的預感:「多知道一點戀人的優點,也可以預防石切丸被青江君甩掉呀。」

  我的優點居然是小時候很可愛嗎!石切丸只能在心中吐嘈。

  「我要看!」

  青江立刻舉雙手贊成,對著一群笑得奸詐的兄長與興致勃勃的戀人,石切丸節節退敗毫無還手之餘地。石切丸沒想到這次的探親之旅最強的敵人居然是幼年的自己,要是知道過去的事蹟會在此時報復回來,石切丸絕對會在幹傻事前多想幾分鐘。


评论(22)
热度(124)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