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藝能企劃] 奇蹟世代來年也是愉快又星光熠熠(04)

奇蹟世代來年也是愉快又星光熠熠

第二章 哲也老師與辰也哥哥的森林教室(上)

 

  這年頭的年輕人只要手機作響,馬上會拋下眼前正在對話的人——這個工作場所幾乎沒有會說這種話的人,因為每位工作人員都身兼好幾個職責,不使用手機無法在廣大的攝影棚迅速聯絡彼此。講究表面上的禮節只會造成工作效率低下,為了順利拍攝節目,選擇粗暴的手段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火神坐在攝影棚的角落,手上捏著紙張已經翻得發軟的劇本,幾乎是「不知所措」這詞彙的具體化身,只能在指示或出場時機來臨前持續呆坐,或是盡可能熟記沒幾句的台詞。

  火神身旁的攝影助理正在聯絡大道具製作小組,想要找到人手修理彩排時破損的布偶裝。只是為了避免尷尬,火神學著攝影助理的動作打開手機,螢幕顯示日向前輩發來的簡訊,單單一句「今天也要加油」讓火神有些想哭,過了幾秒、火神擠出「我會努力的」來回信。

  翻找其他未讀簡訊,只有錄影帶出租店發來的影片遲還通知。

  火神借的是DVD,但他還是習慣用錄影帶這稱呼。兩年前的特攝戰隊節目已經看到一半了,總覺得人物互動有點細微過頭,他有些搞不懂角色們在糾結什麼。

  「……奇蹟戰隊Fantasy Six?要看這個嗎?」

  「沒錯,看到把每一幕都印在視網膜裡吧。這齣是近幾年特攝劇的頂點,不、單純就戲劇來說也是傑作。反正看了對你一定有幫助的,給我看!」

  火神回想起日向用手機幫自己搜尋「教材」的樣子,一開始還覺得日向反應過度。沒看時有些輕視日本的動作戲水準,仔細看了以後卻覺得很愧疚;動作場景出乎意料地扎實,也且大爆炸也一點都不含糊。

  出生日本,成長於美國,火神小時候只看過一兩齣美國翻拍的特攝劇,回頭看了發源地的片子,才知道以前被多麼粗糙的特效唬弄。

  (這說話距離也太近了吧?都快能親下去了。這是兒童節目該出現的東西嗎?日本人好詭異。)

  紅戰士拋出剪刀、青戰士使出迴旋飛踢、黃戰士的背景出現了很多很多星星、綠戰士與紫色戰士在上戰場前自己打了起來、粉紅戰士根本沒把臉遮住,露出了超甜美的笑容。之後,所有角色為了彩虹博士的逝去流淚,火神在螢幕前也跟著哭了。

  就美國小孩而言,火神是某個布偶戲節目教育成長的世代,非但沒發現自己的價值觀被幾隻小鳥、青蛙和零食怪獸塑造成型,火神反而被美、日兩國的兒童節目歧異搞得暈頭轉向。

  (好深奧啊,兒童節目。)

  火神大我,以交換學生名義回到出生的日本,大學二年級留級中。由於腦袋不怎麼靈光,好不容易考上大學、升上二年級後卻怎麼也拿不到學分,留級的下場是面對家長憤怒的經濟制裁,伙食費狠狠地被砍半。

  雖然火神拿到的減半伙食費能夠養活三位平均食量的二十歲青年,但對火神來說只能勉強餵飽二分之一個自己。

  「大我的食量等於六位二十歲日本青年的食量,減掉三人份後,還剩幾份?」繼兄拿著紙筆對著火神做出簡易計算,過了兩分鐘,火神才終於明白現實的可怕。

  自己需要六人份的生活費才能過活,留級以後不足三人份。

  「哪裡才能找到三人份的工作?」火神問。

  「作三人份的打工不太實際呢,大我你還得唸書,把沒拿到的學分補回來喔?」繼兄如此說道。

  「……慘了。」

  幫助火神了解現況的人是繼兄,最後解救火神的人還是繼兄。比起完全放任主義的父母,總是很忙碌的繼兄反而才是火神依賴的對象。

  繼兄將火神介紹到自己的工作場所,給一位戴著墨鏡與髒兮兮的棒球帽的大叔出面迎接兩人。

  哎呀,冰室君你找到可靠的新人了嗎?太感謝了。雖然有點有點不妙,但這份打工時薪很高,對身體健康也沒有影響喔,應該啦。看起來很多天沒洗澡的中年男子如此解釋,美貌的繼兄站在男子身旁點頭,顯得十分認同。

  火神從小就最害怕幽靈、妖怪、驚悚電影和裡頭的誘拐犯,他只能忍耐著抓著繼兄逃離變態的衝動,為了填飽肚子勉強點頭答應。

  事後證明、這份打工不過是在清晨直播的兒童節目演出布偶劇。況且地位最低的菜鳥不需要承擔管理責任,沒什麼好擔心的。雖說是布偶劇,也只是帶著老虎耳朵和尾巴跑來跑去,完全沒遮蔽到最重要的臉。關於這點,火神始終搞不懂日本人什麼時機才能光明磊落地行動。

  《哲也老師與辰也哥哥的森林教室》是個號稱「新感覺兒童節目」,但事實上是取代收音機體操和英語教學動畫,為了拉抬早晨的廣告收益而推出的企劃。節目每週一到週五,早上六點至六點四十五分準時現場播出,主持人是很適合圍裙的哲也老師與辰也哥哥。兩個人會與天底下所有的幼教老師和體操大哥哥一樣,在盡可能利用空閒時間休息的前提下,一邊注意安全、一邊守護森林的小布偶們。

  節目大概是以這種氣氛進行的。

  目標收視群是早起吃早餐的幼童與家長,還有住在郊外通勤圈,處於長期疲勞狀態、準備出門的上班族。

  週二的開頭單元是「森林小短劇」,主旨是以戲劇表演取代知識性講述,讓觀眾們輕鬆了解專門知識。本週的主題是大會戰,讓布偶們分屬兩邊進行戰鬥,藉此說明日本戰國時代的戰爭方式。雖然沒有在節目中說明,劇本註明劇情是以長篠之戰為範本編寫,火神將飾演戰敗的武田勝賴軍。

  雖然完全無法理解這些設定和布偶戲有什麼關係,但火神還是用功做了功課,多虧日向前輩的講解,這次的演出非常成功——雖然很想這樣向日向報告工作結果,但火神果然還是完全搞不懂。

  嗯、真心不懂。

  其實火神非常認真覺得,這份打工完全不需要演技。

  當扮演織田信長、德川家康聯軍的,所謂節目招牌的新生代超重量級、異色性格男演員出場時,火神是真心誠意地想作掉他。所以根本不需要演技。

  什麼啊,那頭紫色頭髮和熊耳朵。還有、根本沒照劇本說台詞嘛。

  氣到連對方的名字也不想提,手邊的東西順勢以流星之姿飛出了。紫色頭髮的傢伙也不知道在煩躁什麼,以捏碎手邊所有物品的氣勢,以驚人的力道將物品砸出。

  (搞到最後不就是拿著布偶互扔嗎?)

  回過神來,數量驚人的工作人員,上至製作人、下至服裝助理,所有人在導播大喊「切廣告」的瞬間一擁而上,分別圍住即將鬥毆的兩方。火神被拉住腳踝,隨即發出巨大的撞擊聲趴倒在地。

  火神根本忘了自己剛才演了什麼。

  「痛!黑子——你在幹麼啊!」

  「不好意思,火神君。你和紫原君打起來會延遲換佈景的時間,很煩人,我一時想不到其他方法阻止你。」

  在工作人員混亂成一團,連走路都困難的情況下,有個人無聲無息地抓住火神的兩邊腳踝,慢慢拖走跌倒的火神,分開人群的實力無比驚人,那簡直可說是專家的技術。

  「快放開我的腳!不要拖著我走路……很痛!撞到佈景啦!」

  「請不要任性,再鬧下去會影響直播。廣告時間即將結束,要換棚了。火神君請在出場前冷靜一點。」

  「……對不起。」

  「其實不需要道歉,這就是導播希望的演出效果。可是、控制在不給工作人員添麻煩的程度或許比較好吧。」

  「唔、對不起……真的非常抱歉。」被說到這個份上,火神很坦率地道歉了。

  說話的年輕男子面無表情加上語氣相當淡然,但火神確信自己受到態度嚴厲的指責。他放開火神的腳,讓火神順利爬起身。阻止火神大鬧的男子是節目主持人之一,飾演「哲也老師」的黑子哲也。

  黑子的情緒起伏難以察覺,而且缺乏存在感,火神怎麼看都覺得他相當不適合當藝人,這樣的男人和繼兄一樣擔任節目主持人,火神一開始有些難以接受。

  但自從火神加入演出,節目老是發生各種詭異的突發狀況。現場直播節目容易出現演出者狀態不好、器材故障等意外,但節目發生的事故讓火神有時覺得節目根本是被詛咒了;東京都如今難得一見的流浪狗、居然跑進位於電視台二十四樓的攝影棚,或是演出者因為零食吃完而罷演什麼的,沒一個地方科學的。 

  雖然憑火神稀少的演出經驗,並不是很清楚什麼樣的攝影棚事故才科學,甚至也不太明白科學的定義,但這不影響他見到狗出現在攝影棚的驚愕,或是看到某個紫色頭髮的傢伙鬧彆扭時的火大。

  這種時刻、黑子總是能發揮他特有的冷靜,進而控制現場的氣氛,使節目順利結束。

  「總之、我們先開始下個單元吧。火神君,要麻煩你盛大地開場了。」

  「怎麼開場『幽靈讀書會』都熱鬧不起來吧?」

  「是『哲也老師的森林讀書會』,笨蛋虎火火里君。」

  「不要在意那種細節啦!快跑起來,黑子,該我們了。」

  「我認為都是火神君和紫原君拖延時間的不好。」

  在那些時候,幫助火神的人都是黑子。

  比起繼兄,火神在工作時更加依賴黑子細瘦的背影。

  或許,這個人是自己的工作夥伴吧,火神有時會忍不住這樣想。

  看著繼兄與紫色頭髮的傢伙遠遠正在攝影棚另一頭對話,火神強迫自己拋下雜念,試圖專心站立於攝影機前。

 

  「Ok!直播結束,今天也辛苦各位了!」導播大喊本日錄影結束,眾人一瞬間解除緊繃的狀態,細小的談話聲迅速聚集,攝影棚內從童話氛圍的森林變回密集板、布料、保麗龍、電線與各種機械器材,還有睡眠不足男人們的混亂職場。

  黑子揉了揉疼痛不已的肩膀,回頭時正巧看見冰室對自己露出微笑,暫時累得說不出話的黑子也只能以笑容回應,也許只能說是嘴角微微牽動,但對現在的黑子來說,這已經是竭盡全力的成果。

  兩人解下身上的麥克風,道具服的圍裙也脫下交給造型師,之後一起向導播打了招呼。離開攝影棚的一路上黑子與冰室沒太多對話,最多就是笑著對工作人員道謝。反觀演出吉祥物「熊先生小紫君」與「笨蛋虎火里里」的紫原與火神,正忙著吵架。

  「明明只有耳朵,為什麼這麼難脫下來啊……」

  「誰知道呢。」

  「沒在問你,紫原。」

  「那你的自言自語也太大聲了吧?笨蛋神!」

  「嘎,有種再再說一次?」

  「說你的角色名啊,笨蛋虎火火里!」

  兩人的布偶服只有耳朵和尾巴,已經不能算正統的布偶裝,更像是作工精細的飾品。這樣的道具經不起摧殘,只能在造型師的協助、慢慢地從頭上拆下。

  小學生等級的舌戰持續延燒,但紫原和火神還勉強保持乖乖坐著不動的狀態,任憑造型師從頭上取下數量驚人的髮夾。

  黑子盯著下戲後還是持續在攝影棚一角吵架的紫原與火神,非常無奈地、用鼻子噴了口氣來表達自己的疲累。

  「今天也是大吵大鬧啊。」

  「敦與大我依舊完全合不來,但演出效果一樣好,這兩人就算無法磨合還是很有魅力,真厲害呢。」

  「比起演技,我希望那兩人能考慮別人的體力能否趕上他們的步調。不過……他們終於學會以口頭溝通取代肢體接觸了呢。」

  「作兒童節目節目就是這點好啊,可以親眼見證教育的結果。」

  「我果然還有很多地方必須向冰室先生學習。」

  經過冰室多週的鐵拳學習法的薰陶,紫原和從小經常挨打的火神一樣,以身體記憶了給工作人員添麻煩的苦果,現在兩人已經學會把爭吵控制在小範圍,不會輕易拉長戰線。

  黑子想起冰室露出他獨有的、讓人讀不出意圖的美麗笑容,再滿不在乎猛力朝爭吵中的兩人頭上狠狠揍下的樣子,汗珠就不受控制地從黑子臉上滑落。

  雖然在節目中是搭檔,但黑子其實很不擅長與冰室相處。

  大概是,其實兩人的風格都以配合他人為主的緣故吧,對別人做出要求這件事其實都不怎麼上手。冰室與黑子的表演步調能配合,某方面是托紫原與火神老是需要人收拾善後的福。

  「先別理他們啦,去吃飯吧吃飯。請你吃員工餐廳的特餐吧,哲也!」

  紫原與火神爭吵對於冰室來說可能只是有點吵的背景聲,連答理他們的念頭都沒有,冰室大步從他們面前通過,並強行拉走黑子。 

  雖然黑子想抗拒,但兩人的目的地看來是相同的,黑子也能順著冰室的意思前進。

  「冰室先生,還請不用費心,我沒有順利把特餐吃完過……一次也沒有。」

  「在說什麼啊?吃太少了體力才會不足喔?要多吃點才會身體健康啊。」

  事態很明顯,每當冰室擅自把話題轉到食物,就代表他肚子餓了。

  冰室總是很堅持營養均衡和大食量的好處,對著彷彿在誘騙幼稚園生多吃幾口飯的冰室,黑子預想得到自己的肚皮將面臨什麼樣的試煉。

  真是糟糕,黑子忍不住這麼想。



--

真希望自己可以日碼萬字QAQ

感覺到天窗追殺來了怎麼辦!!!!!QAQ

评论
热度(1)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