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三條] 便當與小狐丸先生的白日夢(04)

4.周而復始


  「今年種的是蕃茄喔。」

  吃完午餐,岩融這麼突然說道。

  「嗯?好啊。蕃茄很好吃呢,裡頭果肉黏糊糊的,吃起來就像接吻一樣。」

  三日月抬起頭來,反射性地附和幾句,他總覺得這些話以前好像說過,嘴巴自動提起了接吻的話題。

  「三日月也覺得蕃茄很好吃吧?嘎哈哈哈——」

  岩融沒理會三日月後頭那句意味深長的話,笑著離開了。

  似乎每隔一個夏天兄弟倆就會重複這樣的對話。不過三日月怎麼樣也想不起來,到底是為何岩融會想和自己報告今年要種什麼蔬菜,為什麼呀?自己也到記憶力衰退的歲數了嗎?

  三日月對於很多事情漫不經心,小狐丸總是嘲笑他和老爺爺沒兩樣。三日月覺得那也沒說錯,被不符年紀的達觀浸淫了將近四十年,抽離世俗的角度看久了世界,連帶著自身真的會遠離人心。不過三日月不太在乎,遠遠地觀望也是一種關心的表現。

  他和年輕的兄弟們不一樣,對自己向來有種沒來由的自信,而且最後往往能證明三日月是對的。

  無所動搖、或許這是三日月擁有的最為強力的異能吧。

  三日月到了這個歲數也不算真正出了社會,他沒有被人僱用的經驗,而是藉著繼承的遺產或以三條神社無法處理的特殊事件的報酬來隨意投資,真要說的話、三日月就是現在投資界盛行的「天使投資人」,專門運用手上的資金來投資新興的產業,走徹底的高風險高獲利路線。當然、投資也有資金一去不返的時候,不過一擲千金的豪賭意外適合三日月。膽量、觀察力、運氣,三日月就靠著這三項條件周遊於金錢遊戲

  三日月偶而自稱天使(投資人)時總是會收到小狐丸的白眼,於是三日月覺得自己果然是當天使(投資人)的料,因為讓小狐丸發怒實在太有趣了。

  由於才能與家族的庇蔭,三日月過著沒什麼束縛的生活,三條家讓他承擔的責任與壓迫對與長大成人的他也算不了什麼,只是童年時與小狐丸一起受到的傷害漸漸離開了三日月,這點有時會讓他感到些許的惆悵。因為並不是當時的傷痕痊癒了,而是三日月拋下了當年的小男孩,無法再感受那些痛楚。

  相較之下,小狐丸應該緊緊記牢了那些傷害吧,三日月是這麼想的。

  岩融出生以後,小狐丸和三日月幾乎是刻意地與三條家與幫傭拉開距離,只讓成人幫忙必要的事物,兩人逞強地靠自己的力量照顧弟弟們,三日月已經幾乎想不起來年幼的自己當初犧牲睡眠時間,也硬要扶養弟弟們的心情了。

  三日月知道自己或許是個薄情的人,但並不覺得有太大所謂,而自己果然是這點薄情吧。

  「果然還是想不起來,岩融是什麼時候養成了和我報告這種事的習慣呢?和狐狸說就好啦……」

  三日月在三條本家的大宅中打滾,聽著掛在門廊的風鈴叮噹作響。

  石切丸大學畢業前後,三條五兄弟們正式住進三條本家,而原先居住在此的父親則是名義上隱居了起來,但對其他人來說,這明顯是三條神社的世代交替。三日月並不覺得自己和小狐丸成為贏家,況且順利讓兒子繼承自己地位的父親絕對沒有輸,三日月感受不到喜悅,但也沒有因此氣餒,只是依然故我地隨意生活。

  自從搬進三條本家的大宅,兄弟們夏日的家庭菜園計畫暫時停止了幾年。以前兄弟們還沒到能開車的歲數,三條偏院用來停車的空間到了夏天總是變成菜園,小狐丸固定照顧著毛豆,岩融則是隨著心情種種小黃瓜或蕃茄、茄子之類的夏季蔬菜,雖然量不多,但卻是很好地妝點了餐桌。不過三條本家精緻的內院不容許兄弟們胡來,不過後來岩融找到了一塊可以種菜的土地,小狐丸和岩融才又開始栽培蔬菜,不過後來小狐丸工作忙碌,菜園大部分交給岩融照料。

  三日月尋找著腦中的蛛絲馬跡,隱約有比自己還矮的岩融捧著玉米和自己報告收穫的身影,所以這個習慣應該是相當早的時候養成的吧?岩融國中一年級時身高就超過了三日月,現在這個弟弟身高已經超過兩公尺。

  「想不起來呢,出門散個步好了。」

  三日月身上穿著當作睡衣的紺色作務服,頭上綁著黃色的頭巾,他絲毫不在意與自己華美的容貌相不相稱,用著鄰家老伯一般的打扮出門。

  往山上走是三條神社,下坡的方向的則是前往市區,三日月選擇國道旁的小路,穿過不怎麼密集的住宅與商店街後,往聚落南方前進。

  這片土地上有相當多房產和設施是三條家的財產,有不少土地出租給廠商開設連鎖商店,也有興建平房和公寓出租的。三日月在這片土地上各種意義上都十分顯眼,人們看見他總是會遠遠地行禮,並沒有人上前搭話,三日月也習慣了這種情況。

  走了一陣子,三日月走進城鎮居民開設的咖啡店,裡頭的老闆穿著黑色的木棉和服,作風意外傳統。

  「蜻蛉切,一杯冰咖啡外帶。帳單記在小狐丸帳上。」

  咖啡店老闆苦笑著答應,過了一會拿了一杯沒有杯蓋,也沒有吸管的冰咖啡遞給三日月,三日月點了頭權充招呼便自顧自離開店家。

  三日月也不管咖啡可能會濺出來,直接在杯上就口,邊走邊喝起咖啡,喝完了大部分的液體,就把裡頭的冰塊倒進嘴裡咬。這種行為被小狐丸看見了一定會被罵沒規矩,不過既然小狐丸不在,就沒人有辦法治他。

  沿路信步閒晃,三日月有時會停下來盯著坐在圍牆上的野貓看,有時候會手伸進別人家的籬笆,撫摸栓在狗屋的旁的家犬,三日月一路走走停停,軌跡沒有任何規律可尋。

  就在太陽開始傾斜,西方閃耀的橘紅光芒直射人們雙眼的時刻,三日月蹲著觀察螞蟻的草叢邊突然鑽出了一個穿著連身工作服的巨大身影,動靜之大連三日月都忍不住嚇一跳。

  「哎呀,是三日月。」

  「……岩融?你怎麼在這裡呀?」

  「整地呀。我想在菜園旁邊的空地建個狗運動場。」

  自家弟弟從意想不到的地方冒了出來,三日月這才發現自己走了很遠。

  「狗運動場……不錯呀,可以讓今劍好好運動一番。」

  「哈哈,不錯吧。但這話讓今劍聽見他可是會生氣的。」

  岩融伸手把蹲在地上的三日月拉起來,指著荒地後頭的溫室說:「那裡就是我們家的菜園。」

  「規模不小呢。」

  「畢竟我們家吃的量很多。」

  溫室裡種的是蕃茄,外頭則是茄子、小黃瓜、玉米和苦瓜。打理整齊的棚架讓小黃瓜等作物可以順著往上爬,三日月看著茂盛的枝枒與葉影,覺得自己的弟弟真是能幹極了。

  「這是什麼?」

  三日月指著尚未長出大顆果實,但葉子和藤蔓非常茂密的植物問道。

  「苦瓜。石切丸和今劍都討厭苦瓜呢,不過夏天吃苦瓜對身體很好啊。」

  「和鹹鹹的火腿肉一起炒很好吃呢。」

  「是呀,小狐丸以前常用苦瓜炒午餐肉給我們作便當。今年的蕃茄應該會收成不錯,到時候可以作成蕃茄醬,這樣想做蛋包飯就方便了呢。」

  「蛋包飯呀。」

  「三日月很喜歡吧,用薄蛋皮包起來的蕃茄雞肉炒飯,小狐丸說便當帶蛋包飯你總是特別開心。」

  「有嗎……?還好吧。」

  「三日月你一直以來都搞不太清楚自己的喜好呢,你吃的時候都笑得很開心喔。」

  三日月想不起來,岩融也知道三日月是真的想不起來,爆笑出聲後指著遠一點的蔬菜說:「最後頭有一個人高的植物是玉米,近一點長到小腿高的是毛豆,用竹竿撐著的是茄子和小黃瓜。」

  「你說那麼多我記不起來的。」

  「嘻嘻,我知道啊。三日月你每年都說記不起來蔬菜的名字,所以我們約好了,只要種了東西就教你一次。小狐丸說你從小就是癡呆老爺爺了,要我辛苦一點。」

  「誰癡呆了呀。」

  雖然岩融就著小狐丸的名號說出了很失禮的話,不過三日月一點也不生氣,反而覺得這很理所當然。

  「每次說種了蕃茄,你一定會說『黏糊糊的,吃起來就像接吻一樣』,哈哈哈,很像你呢。」

  岩融爽朗地大笑,他鑽進溫室摘了幾顆蕃茄。

  「小狐丸今天似乎會回來一趟,讓他作蛋包飯吧!我會作蕃茄沙拉,吃了你一定馬上想起來的。」

  「和接吻滋味一樣的蕃茄沙拉嗎,聽起來很不錯呢。」

  「哈哈哈,很不錯吧。」

  三日月的舌尖似乎浮起了蕃茄的酸味,還有蕃茄果凍狀果肉與嘴唇碰觸的觸感。

  的確是經歷過很多次的事呢。

  從菜園踏上歸途,帶著紫色漸層的夕陽將三日月與岩融的影子拉著老長。三日月雖然還不能明確回想起幼時的記憶,但小小的三日月一定曾經與岩融在傍晚的菜園裡這樣談天過。

  一定的。



--

三日月並沒有記憶障礙,他只是個普通的正妹老爺爺。(咦)

评论(10)
热度(84)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