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三條] 便當與小狐丸先生的白日夢(03)

3.小小的兄長


  「兔子蹦蹦!石切丸一起!」

  今劍指著電視上的兒童節目,像顆小鈴鐺似地呵呵笑著。

  「兄長,我跳體操的話地板會陷下去的,您忘了上次岩融在起居間天花板撞出的大洞嗎?」

  石切丸有些無奈地回答,今劍見狀稍微考慮了幾秒鐘,但當電視中的體操大哥哥又唱起歌時,弟弟的理由很快被今劍拋諸腦後。

  「不管!」

  三條家的三男、今劍、今年三歲,說話還有點大舌頭,不過細細的腿腳倒是很強壯,跳起兒童體操非常靈活,他跳上石切丸的背,一個後空翻後降落在木製地板上,石切丸慢慢地跟著體操大哥哥的動作伸展長長的手臂,對於今劍危險的動作有些莫可奈何。

  石切丸沒想到自己到高中還得每日觀看兒童節目。石切丸與今劍相差十四歲,但年紀較小的今劍在族譜上卻是哥哥,這在外人看來是件十分詭異的事,對三條兄弟卻是理所當然之事。

  每個家庭都有難以對外人言哉的故事,今劍的過往對石切丸以外的人來說、幾乎等同於創傷,並不是能輕易提起的。事件發生時石切丸只是一歲的嬰兒,毫無印象是理所當然,他的感傷不若三位兄長,但成長過程中的偶爾會感受到的哀悼氣氛還是深深感染了石切丸。

  今劍是死過一次的孩子。

  詳情石切丸並不完全了解,但他多少能從父輩及兄長的隱晦的言詞中拼湊出深藏的真相。在小狐丸、三日月的雙胞胎與岩融之間本來有位男孩,但他卻在石切丸出生一年後前往他界,那位孩子也叫今劍。

  三條兄弟們的父親有著與眾不同的才能——讓女人生下的孩子都有絕世的異能——或許是因為如此惹來了災禍,石切丸聽過父親被嫉妒的妖物奪走孩子的說法,也有傳言說父親為了讓三條家更加興盛,與神明做了險惡的交易,讓神明帶走了今劍。石切丸不知道那種說法才接近實情,但無論如何、兄長們對於父親不冷不熱的態度石切丸都看在眼裡。

  小狐丸與三日月離家外出念大學,在畢業前夕的空檔,他們雙雙回到家中,將岩融和石切丸呼喚至三條本家的茶室,表現出極為少見的嚴肅態度來宣布消息。

  「今劍將在一年後回到三條家。」

  聽到這句話,挺直腰跪坐的岩融捏緊了放在膝頭上的雙手,眼神清楚顯示他下定了決心。

  「這次換我保護今劍了。」

  石切丸明白了,小狐丸和三日月應該是和奪取今劍的某種存在達成了和解,所以今劍才得以重新出生。

  數年前受傷最深的人是岩融,所以得知這個消息,反應最為激動的人也是岩融。雖然不明白今劍是怎麼樣的哥哥,但就像石切丸信賴著岩融,岩融或許也十分依戀那位相處時日不久的兄長。

  一年過後今劍出生。雖然五位兄弟中除了雙胞胎擁有同一位母親,其他人皆是由不同女性生下的,但這不影響石切丸看見新生兒時突然湧上的懷念之情。

  我們是兄弟沒錯,我以前見過「這個人」,石切丸毫無根據地確信眼前的嬰兒就是今劍,更別說其他面露喜悅的兄長,尤其是岩融,當今劍伸出小小的手握住了他指甲尖長的手指時,岩融忍不住嚎啕出聲。

  雖然眾人將新生兒視為今劍,但沒打算讓他代替誰再重新活一次,而是盡可能自由地養育他長大,也許是托此的福,今劍成了個性相當奔放又有一點任性的孩子,只有偶爾流露出的老成眼神與話語提醒著他人今劍的特異之處。


  「石切丸,我餓了!」

  今劍和三條家的兄弟們一樣,和同歲數的人相比食量都相當的大,經過有些激烈的運動,吃完早餐不久的今劍很快就餓了。

  「兄長餓了嗎,那來吃一號便當吧。兄長想在這裡吃,還是廚房裡吃呢?」

  「院子比較好!」

  「是是。那請兄長和我一起到廚房去一趟吧。」

  話說完石切丸便讓今劍坐上自己的肩膀,離開起居間朝著廚房前進。坐在肩膀上的今劍雙腳緊貼著石切丸的胸口,傳過來的體溫給了石切丸搔癢的錯覺。

  「給兔兔好吃~好好吃的~飼料~」

  唱著石切丸想不透意義的歌詞,今劍想到接下來能吃「一號便當」心情就相當愉快。雖然石切丸也會做料理,但畢竟一個人看顧小孩不方便開火,因此小狐丸盡量會在出門之前準備好便當,讓照顧孩子能輕鬆一點。

  「便當當~還有兔兔~」

  「歌詞好奇特呢,兄長。」

  石切丸的語氣沒有惡意,所以今劍毫不在意地繼續唱下去。

  來到廚房,石切丸放下肩上的今劍,配膳桌有四個便當盒,石切丸看了看便當盒的內容物,考慮了一下才拿起桌上一個看似賞花或運動會場合才會出現的漆質大方盒。一號便當是上午的點心,二號和三號便當則是午飯的配菜,四號便當是下午的點心,一號和四號不好分辨,所以石切丸總是隨心情挑選。

  「今天的一號就選這個吧。兄長、我們去庭院樹下吃吧。」

  「好!」

  石切丸沒有牽著今劍的手,而是讓他自己在前頭慢慢走著,自己拿著便當盒走在後頭。他們來到玄關外的杉樹下,夏季長出新枝的翠綠讓樹木看起來閃閃發亮,石切丸沒準備野餐布,只是隨便找了顆造景的石頭坐在上頭,並且直接把便當放在自己膝蓋上。

  「快點快點!」

  「好好。」

  石切丸把便當盒打開,裡頭裝滿了黃橘色的蛋糕捲,一半的蛋糕填滿了白色的餡料,另一半則是果醬餡。石切丸拿起一塊蛋糕捲咬也沒咬、一口全數塞入嘴中。

  「……紅蘿蔔蛋糕捲,而且是奶油起司餡啊,大哥真捨得做如此麻煩的點心。」

  「石切丸你沒有說我要開動了!」

  「啊、真抱歉,我忘記了。」

  今劍氣鼓鼓的,雙手合十說「我要開動了」才拿起一塊蛋糕捲,裡頭的內餡是和今劍眼睛顏色類似的紅色草莓果醬。

  「嗯!好好吃!」

  石切丸真的很佩服小狐丸為了做菜付出的心力,光看料理就知道菜單經過精心設計,不光如此、小狐丸連點心都自己做,而且特別挑了可以幫今劍補充營養的種類來做;海綿蛋糕體添加了大量紅蘿蔔泥以減少砂糖用量,雖然紅蘿蔔泥加越多蛋糕體越軟,不容易捲起來,但小狐丸還是克服了這個問題,做出了帶著明顯紅蘿蔔香氣的蛋糕。

紅蘿蔔蛋糕捲內餡不是容易發胖的鮮奶油,而是鈣質豐富的奶油起司。另一種果醬餡雖然是買現成果醬,但也是日本產草莓製成的果醬,果醬內還能見到草莓顆粒,有著變化的口感吃起來十分美味。

  今劍和石切丸吃蛋糕時也不忘記舔著手指上的餡料,等到他們把自己的份吃完了,兩個人就分別坐在石頭上吸著自己的手指,等到岩融回到家門,就看見了三歲兒和高中生用相似的表情與姿勢等待著自己。

  「嗚哇!你們是怎麼了!」

  「岩融你回來啦~」

  今劍從石頭上跳下來,一下子就藉著岩融綁在腰際的工作服為梯子、不費吹灰之力似地爬上岩融的肩頭。

  「我們留了『一號便當』給你。」

  石切丸補充說明,他依然維持捧著便當盒的姿勢。

  「哇、謝謝你們啊,今天抽空回家是對的!」

  沒問兩人是怎麼發覺自己怎麼會回家,岩融在兄弟裡算是感應能力較不發達的人,所以他向來無法明白兄弟們談論彼岸的曖昧用語,自然不會想去多問。

  岩融的工作是管理三條家的房地產;包括家族居住的房屋、出租的產業,就連神社維修都由他來聯絡專門的業者,所以岩融總是穿著連身工作服,方便修繕各種建築與設備。由於身材非常高大,岩融的連身服都是訂做的特製品,紫色的布料加上酒紅色的內裡相當搶眼。雖然偶而會因為搶眼的工作服而被當成小混混,但這地區大部分的人們都知道岩融其實相當可靠。

  無視兩位饞鬼還想吃蛋糕的眼神,岩融手套忘了脫下就直接拿起蛋糕卷往嘴裡塞,體積不小的蛋糕捲迅速消失,三歲兒和高中生發出嘆息。

  「岩融也沒說我要開動了……」

  今劍皺起眉頭,岩融只能向他道歉。

  「對不起我忘了……呃、謝謝招待。」

  「岩融和石切丸都是讓人傷腦筋的孩子耶,不好好打招呼的話沒辦法成為了不起的大人喔。」

  「「是。」」

  岩融和石切丸只能低頭被今劍數落,不敢吭聲。

  今劍說話的同時不斷在短褲的口袋裡翻找,最後拿出一條小小的手帕。

  「岩融的手套黏答答的,要好好換掉!還有石切丸你明年就要念大學了,要記得隨身帶手帕喔!你們先擦手吧!」

  今劍想的沒錯,岩融和石切丸果然沒有隨身攜帶手帕或衛生紙。

  小哥哥今劍果然比弟弟們了不起。


--

小哥哥好萌。

评论(7)
热度(78)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