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三條] 便當與小狐丸先生的白日夢(02)

2.腳踏三條船


  兄弟四人同坐在三條偏院的餐桌,每個人面前都擺著和小山一樣高的炸豬排與炸蝦。搭配油炸食物的塔塔醬與黃檸檬切片是用大玻璃缽裝乘放在餐桌中間,十分豪邁。

  「兄長,暑假我們可以去京都和北海道找你們嗎?」

   升上小學三年級,不知道哪來的親戚囑咐他該多多尊重長輩,石切丸收起以前稚嫩的說話方式,不太純熟地用起敬語,雖然小狐丸和三日月都說不用如此,但石切丸十分頑固,哥哥們也就放任他不管。

  「可以呀。不過暑假我會回家吧。」

  三日月一口咬下炸蝦尾巴,嚼碎了直接吞下肚。

  「可惡!這樣我們吃不到甜豆皮烏龍麵了!」

  「還有抹茶刨冰……岩融哥說去找三日月兄長就吃得到耶?不能去嗎?也想去北海道吃羊肉,不行嗎?」

  「原來你們想吃好東西呀,真不愧是我的弟弟。我會寄宅配美食回家的。」

  小狐丸夾起炸豬排,沾滿小皿裡的醬汁,吃掉以後又吃了一大口白飯:「對了三日月,你行李收好了沒?都什麼時候了。」

  「嗯?什麼行李?」

  三日月一臉懵懂,小狐丸不知道他是真的裝傻還是忘了,但無論是哪一邊,三日月應該都不打算自己動手整理搬家的行李。

  異卵雙胞胎的小狐丸和三日月除了氣質和部份輪廓,其實並不相像。這對雙胞胎在即將到來的春季,將迎來此生首次的長期分離。他們要離家成為大學新鮮人。三日月即將就讀京都的老牌大學,而小狐丸則是出乎意料眾人意料地選擇去北海道的大學就讀。

  就三條本家的立場其實是希望兩人留在本地念大學,一則日本最高學府的學歷是絕佳的鍍金,二來兩人可以如往常一般幫忙三條神社的工作,但雙胞胎兩人或許看穿了老人們的盤算,在威脅利誘高中導師與秘密行動下,兩人一西一北,離三條神社離得遠遠的。

  整個家族之中,為了小狐丸與三日月的成長感到開心的人僅僅兩人。身為哥哥,小狐丸和三日月不可能沒發現岩融和石切丸的情緒,他們也是最為不安之人。

  「真是的、最起碼帶幾件衣服吧,你在京都凍死小狐我可不管。」

  「放心,會在京都找個下僕來照顧我的。……不對、是好朋友,純純的友誼喔?」

  感受到小狐丸譴責的視線,三日月趕緊換了個說詞。岩融和石切丸已經習慣了自家兄長對的胡言亂語,並沒有一般小學男生聽到類似話題的亢奮反應。

  「小狐我才不管,只是到時你要小狐我從北海道飛過去幫你租房子或打掃,就一刀兩斷你呀。」

  「行不通嗎……那我只好把石切丸裝在行李箱帶去京都,可以每天吃京都甜品唷,要不要來呀?」

  「我不能去嗎?」

  岩融發問,三日月笑著回答:「我扛不動岩融嘛。」

  「咦,三日月那麼弱嗎?」

  岩融有點吃驚。

  被點名的石切丸跟不上兄長的對話,他思考了一陣子,嚥下嘴中的白飯後才終於下定決心

  「三日月兄長,我不會租房子,但是努力一下或許可以辦到,我會加油的。」

  小學三年級的石切丸輸給了食物的誘惑。

  「那我用跑的!帶我去京都!」

  小學六年級的岩融也輸了。

  「好、出局了,三日月的炸蝦沒收一隻,不要再欺騙小學生們了。」

  「咦?不行嗎?」

  「石切,你也不要事事都聽三日月的吩咐。岩融,京都很遠,跑不到的。」

  從三日月的餐盤拿起一隻炸蝦、小狐丸用筷子把蝦子分成兩截後,分別將放到岩融和石切丸的盤子裡,岩融很開心,石切丸雖然不明所以但也把炸蝦吃掉了。

  「去京都就吃不到小狐丸做的薄豬排了,我也很喜歡這個酸酸的塔塔醬耶,放了很多洋蔥和雞蛋。」

  「說什麼薄,小狐我只是把豬肉敲軟而已,可沒偷工減料。塔塔醬也很花工夫。」

  越是逼近前往大學的日子,小狐丸做的料理越是豪華,連平時嫌麻煩的油炸料理也沒問題。家裡人口和食量太大,要做出能填滿四人胃袋的油炸料理是一份重勞動,消耗的炸油份量也很驚人,所以就算弟弟們再怎麼想吃,小狐丸平時可絕不會有求必應。

  為了方便小孩子吃,小狐丸從以前就只做去掉蝦頭、留下蝦尾的炸蝦,至於搭配的塔塔醬,是在美乃滋加入切碎洋蔥、水煮蛋,又添加酸黃瓜、酸豆、黃芥末與香芹提味的正統派。

  小狐丸對於炸豬排又特別囉唆。其他豬肉料理或許可以稍稍妥協,但炸豬排的里肌肉小狐丸絕對要到肉店買未經冷凍的新鮮貨。小狐丸做的炸豬排頗有老式西餐廳的風味,里肌肉切得稍微厚一點、橫縱方向各敲打一次讓肉變軟,再沾上麵粉、加了些許牛奶的蛋液、再沾上顆粒粗的麵包粉。做出來的成品是比較薄又酥脆,口味相當老派,所以搭配的醬汁也很傳統。

  三罐醬汁放在餐桌最顯眼的位置上,年紀小的岩融和石切丸家在炸豬排上的是口味偏甜的炸豬排醬,三日月則喜歡帶有辣味與酸味的伍斯特醬,小狐丸本來選質地較稀的中濃醬,但過了一會又將三種醬汁同時擠在盤子裡,調和均勻後沾著炸豬排吃。

  「小狐丸兄長,你在幹甚麼?」

  石切丸問,岩融也一臉好奇。

  「試著找出獨家醬汁的秘方。」

  「好吃嗎?」

  「伍斯特醬該放多一點。」

  「喔喔、我也要吃!大哥幫我調!」

  「我也是!」

  禁不住岩融和石切丸的請求,小狐丸放下筷子幫弟弟們調製醬汁,弄完以後,他回頭問三日月:「你要不要?」

  「嗯……我就算了。說實在的、覺得三種醬汁味道差不多呢。」

  三日月歪著頭盯著醬汁,接著說道:「而且三種混在一起是腳踏三條船吧?這樣不好喔。」

  「腳踏三條船……你哪有資格說人腳踏三條船!而且這是醬汁!」

  小狐丸十分震驚,三日月在他認識的男人中,算是最來者不拒的一派。

  「我只是和大家都是好朋友,只是比起醬汁,我更喜歡塔塔醬啊。」

  「啊……住嘴,我不想再聽了,而且不要讓岩融和石切丸聽到。」

  「我又沒說什麼。」

  三日月一臉無辜,小狐丸又從他的餐盤夾起兩塊炸豬排塞給弟弟們。

  「岩融、石切,就算我們不在家,你們也要長成好男人,最起碼不要變得和三日月一樣!」

  「狐狸你明明和我半斤八兩吧。」

  「我比你像樣多了。」

  「我覺得品味醬汁和塔塔醬都不錯啊,反正都很美味嘛。啊、他們沒在聽,一直吃嘛,真不好玩。」

  「看來我們不在家也沒問題……多留點食譜給他們好了。」

  兩位哥哥發現,他們的弟弟們只要食物就非常堅強。接下來的四年,岩融和石切丸想必會不斷地精修廚藝吧。

--

肚子好餓

但是石切丸在兩人不在家的期間變成不良了

评论(10)
热度(79)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