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藝能企劃] 奇蹟世代來年也是愉快又星光熠熠(03)

奇蹟世代來年也是愉快又星光熠熠

第一章 廣告時間(下)


  『嗯、根據內部人士透露,黃瀨涼太可能會在明年上半年,發行偶像名曲的Cover CD喔。』

  『欸——賣得出去嗎?人帥真好!』

  『限定版會附贈寫真集DVD和簡易月曆,很划算的。』

  『這樣啊,那他們一定會去夏威夷拍外景吧,真好。要是我的話,頂多只能到八丈島的公民館作地方巡演而已……』

  『伊月,八丈島其實也挺遠的。』

  節目持續進行,日向灌了一杯免費續杯的咖啡,忍耐著不在收聽青梅竹馬的招牌單元「里子的Analyzer☆Time」時打呵欠。日向真心疲累,在誠凜Promotion的打工結束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多,踏出事務所又看到一尊傻大個把路堵得死密,而且擺明目標是自己,這使得日向內心的疲憊值異常快速增加。

  「你想幹麼?」

  「一起去吃飯吧,日向。」

  「我可不想下班時間還看到你的臉啊。」

  「嗯?工作還沒結束吧?武田先生委託你的第一項工作還沒開始喔。」

經過百般周旋,日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不是整理歷年新人的檔案,也不是電話拜訪所有合作過的活動公關公司,而是「照顧」木吉。

  首先是「取藝名」。

  日向既不想知道舞台劇演員為何改行當搞笑藝人的理由,也對木吉近兩年工作量減少的原因沒有興趣。但這是工作,無法依個人喜好取捨。身為成熟的大人,得好好面對討厭的人。

  經過反覆的自我催眠,日向不甘願地打開誠凜Promotion資料室大門,草草翻找了刊登木吉消息的報章雜誌,清一色都是舞台劇刊物。看著一下午的工作成果,日向考慮的時間只有兩秒不到,接著他非常隨便地提出建議,然後被採納了。

  (如果木吉鐵平這個名字會阻礙你表演,那就換個名字吧。)

  最後、在經過被堵以及單方面的又吼又罵等溝通過程後,日向以木吉請吃晚飯為代價,終於答應幫忙木吉想藝名。

  至於熬夜到幾乎篤定得通霄,則不是日向能預料得到的。本來以為兩個小時內絕對可以解決的啊……心中有苦說不出,日向眼睛幾乎睜不開,他摘下眼鏡狠狠揉了幾下,本來用力的右手不知何時懸空,被一隻大得過份的手牢牢抓住。

  「揉眼睛不好呢,容易發炎的。」木吉的臉色倒是沒有任何異常,甚至可以說是神采奕奕,日向看著精力充沛的怪人,忍不住嘆了口氣。

  「……」

  「嗯?什麼?聽不清楚喔。」

  「少囉唆,還不是你害的,好想睡覺……」

  「再等一下里子他們就會公佈名稱招募消息了吧?再陪我一下嘛。」

  持續傻笑的木吉對店員招手,討了新的咖啡壺拯救眼皮岌岌可危的日向。此時日向已經顧不得節目進行到什麼單元,神智渙散地趴倒桌面,指著散布兩人桌前的超市傳單不斷碎碎抱怨。

  那些傳單是木吉從打工超市拿回的過期傳單,折價券背面的空白處寫滿了日向的提案,無一不被木吉否決了。

  「好睏啊。木吉你吵死了。要求超級多,這個也不行那個也不行,乾脆去找里子他們幫忙嘛。啊、你已經找了。」

  「稍微提一下而已。」

  「嗯?就算節目裡不會具體提到你的名字,但宣傳效果還是有的吧,這樣還需要我嗎?喂,今晚有意義嗎?」

  「有喔,日向很重要的。因為我比較想成為客人之間口耳相傳而聞名的藝人。」

  「你又不是開在暗巷的拉麵店,口耳相傳個屁,白痴啊。」

  節目進行到途中,以相關人士的匿名爆料為中心,奇蹟世代相關的情報亂七八糟地釋出。話題由演員青峰大輝迷戀的寫真女星(與大胸部)開始,又離奇地跳到時裝模特兒黃瀨涼太明年度要發行的翻唱專輯、以及專輯可能的候選歌曲上。日向搖晃著腦袋,聽著昭和偶像名曲連播,頭腦變得益發混亂。

  「欸、木吉。」

  「怎麼了,日向。」

  「為了幫你想名字,給我點題材。」

  「真突然吶,想知道什麼?」

  「小時候很流行的『汪汪俱樂部』裡頭,你最喜歡誰?」

  「我是貓派的耶。」

  「好巧喔我也是……不對誰問你這個,是偶像團體的『汪汪俱樂部』。里子說黃瀨明年會翻唱《不要脫下我的立領制服》,好像有點適合過頭,不覺得這消息真實度很高嗎?」

  「嗯……但我還是貓派的耶。小狗很可愛,但我比較想摸貓咪。」

  「當我沒問好了,找話題跟你聊的我絕對是傻子。」

  「怎麼會呢,日向是想做就辦得到的聰明孩子唷。」

  「你又知道了,是我媽啊。」

  節目話題發展到演員兼主播綠間真太郎滿出電視台休息室的收藏癖時,日向已經完全放棄,睡倒在家庭餐廳不算舒適的沙發座上。木吉摘下日向的眼鏡,放任日向趴下,不打算叫醒他。聯繫兩人的耳機線拉扯木吉的耳朵,木吉順從地彎下腰,橫過身體來勉強靠著椅背,非常堅持兩人同時帶著耳機。

  寧靜維持得不久,除了持續不斷的廣播節目,耳機也傳來吱吱的雜訊聲,隨後手機螢幕開始閃爍,木吉戳了戳日向的臉頰,眼見持續流口水到外套上的主人沒有醒來的意願,木吉只好很自動地接過手機,放輕音量接通電話。

  「您好,這裡是日向的手機,他現在睡著了,暫時無法接聽,請問是哪位呢?」

  「呃、嗯,那個,前輩好……晚安叨擾了,呃……我是火神大我,您好。」手機一頭的年輕男子沒預料到會聽到陌生的聲音,顛三倒四地拼湊出奇妙的敬語,木吉受到這個聲音的影響,也只能認真回答:「啊、晚安。我是木吉,請多指教。」

  困惑的年輕男子在木吉持續不正面回答任何問題的五分鐘後,勉強搞懂木吉不是可疑人物,只是與日向熬夜商談工作而已。

對話雖然接上了,卻像是不同生物的跨種族接觸,類似雞與鴨子、或是老虎和熊之類的。

  「請問,木吉先生到底是誰?」

  「所以說啦,我是在追求日向啦,搞笑搭檔的意義上。」

  「嗯……雖然我不是很懂,但會為前輩加油的。我沒有偏見。」

  「火神你真是個好孩子耶。」

  「啊啊、謝謝……非常感謝。」

  「不用那麼客套啦。」

  年輕男子名叫火神大我,還是個大學生,敬語的用法很奇怪,把所有的人稱為前輩,而且稍微有點搞不清楚狀態的傾向。他連打工人員的日向都十分敬重,誤打誤撞的結果,讓名義上連藝人都不算,實質上是個老前輩的日向對火神非常中意,於公於私都特別照顧他。

  火神算是誠凜Promotion的實習生,雖然沒有正式社員的資格,卻已經是電視節目的固定班底了。火神表示自己想詢問劇本的問題,因為今早日向說什麼時候打電話都無所謂,進棚前有疑問一定得打過來,於是冒昧打了電話,「長筱之戰什麼的,上網查了也完全不懂啊。日本的小短劇真是深奧。」火神如此說道。

  木吉想到日向的工作除了宣傳自己,也要負責帶新人,超級菜鳥應該讓日向很困擾吧——對於自己才是日向煩惱根源這件事完全無所謂,但木吉還是稍微同情了疲累的日向,將掛在日向耳際的耳機取下,塞在自己空著的另一耳中,終於坐直了身體。

  火神對目的與自己類似,同樣與日向商量問題的木吉有了親近感,除了劇本問題,對話中總是零碎穿插幾句合作的主持人多麼難相處,節目的招牌又是多令人火大。講到激動處,幾句不太好聽的英文句子與道歉交錯,木吉忍不笑了出來。

  此時睡得正好的日向翻了個身,幾乎要從沙發椅上滾下去。

  「啊、火神不好意思,我可能得去救日向了,等一下喔。」

  「不不不,我也不好意思,打擾木吉前輩了。」

  「……木吉,別用我的手機聊天啊。」

  「日向醒了耶,我沒救到人。那先這樣了,火神你進棚加油喔。」通話終於結束,木吉沒把手機還給日向,而是先遞出先前收好的眼鏡,同時熟練地繼續操作手機。

  「就說別用我的手機和人聊天啊……火神怎麼了?」

  「嗯?對於工作有點困惑,不過他是好孩子,所以沒問題的。」

  日向看見木吉重新把收音機功能打開,他沒阻止自己的手機被巧取侵佔,只是懶洋洋地趴回桌子上,連拿回耳機的意願都沒有。

  「Ending單元開始了嗎?」

  「嗯,快結束了,名稱招募消息和下週預告都說完了,切片尾曲中。」

  「是喔……」打了大大的呵欠,日向還未清醒。他呆滯地看著木吉繼續笑瞇瞇收聽廣播,過了幾分鐘才想突然回過神發問:「里子他們說啥?」

  木吉沒直接回答,在桌面散布的傳單中隨意抽了一張,寫上了兩個字。仔細打量過後,很滿意地遞給日向。

  紙上寫了兩個數字,「47」。

  「下週我們拿這個投稿吧?」

  「啥?」

  「團名。」

  「你在說三小。」

  「還有、下週的明信片單元是再婚特輯喔。」

  日向雖然滿腦子睡意濃重,完全沒搞懂木吉到底在說什麼而且也不想懂,但還是出於生物本能的危機處理機制,他非常迅速地甩了木吉一巴掌,不太痛,非常響亮。

  「啊抱歉……不對!誰要和你結成搭檔啊!」

  「總之、我不會死心的唷,日向。」

  成為搭檔的路途,還非常非常非常地遙遠。


--

結果先中槍的是黃瀨,後面他也會不斷中槍吧。

日向學長我老婆,木吉你滾遠點啦。

下一章開始是紫火黑冰(不對)的兒童節目啦~~~~~~~

评论
热度(2)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