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藝能企劃] 奇蹟世代來年也是愉快又星光熠熠(02)

奇蹟世代來年也是愉快又星光熠熠

第一章 廣告時間(上)

 

  深夜二十五時四十七分,國道旁常見複合式家庭餐廳,在最內側的沙發座位,有兩位年輕男人正用一台螢幕滿是刮痕的智慧型手機,克難地共用耳機收聽廣播節目。

  「里子這傢伙,又胡搞亂來啦。」帶著眼鏡,蓄著黑色短髮的年輕男人面色不善瞪著前方的空位,竭盡所能無視擠在自己身邊的龐然大物。

  「這樣也不壞,不是嗎?很像里子和伊月的作風嘛。」笑著回答的棕髮男人屈就耳機線的長度,十分艱難地歪著脖子收聽廣播。只要他試圖稍微靠近黑髮男,就會被「啪!」一聲,一巴掌拍回座位。

  雖然並不是很痛,但尖銳的打擊聲在客人稀少的家庭餐廳十分引人注目,棕髮男也只好乖乖地歪頭坐著,就算拿起飲料杯,也只能用這種詭異的姿勢喝下。

  「……啊啊啊日向!杯子漏水了怎麼辦!」

  「是你把咖啡灑出來了吧,誰叫你長這麼大塊頭。」眼鏡男把自己耳朵上的耳機取下,順利拉開兩人距離後,再把鄰座男子的腦袋推回正確的位子上。被暴力對待的高大男子稍微有點無奈低下頭,將被主人遺棄的耳機塞回對方耳內,繼續維持扭到脖子般的座姿。

  「一起聽嘛。里子不是說今天她會公開招募我們的組合名稱嗎?」

  「現在是廣告時間。而且我們剛被酸窮酸,名字也沒被直接說出來。」

  「嗯,所以一起聽嘛,日向。」

  「吵死了,不聽。」

  黑髮男子名叫日向順平,興趣是研究和收集戰國武將模型。視力不太好但沒辦法戴隱形眼鏡,愛用的眼鏡是連鎖眼鏡行的特價品。線條例落但樣式一點也不新潮的短髮是自己剪的,因為不喜歡別人碰他的頭髮——簡單來說,日向是個平凡又隨處可見的男人。

  稍微有點特別的,大概只有日向身邊的人們。

  方才收聽的廣播節目正是當紅的《深夜的分析眼》。主持人相田里子是他的青梅竹馬,來賓的伊月俊則是自己的前搭檔,目前是D-1搞笑大賽的王者。

  日向順平「曾經」是位不曾走紅的搞笑藝人。他的經歷也很老套,中學時代認識了前搭檔,搞笑組合於是結成。兩人被同僚吹捧,對於自己的反應與笑料有了自信,在校慶等場合表演就沾沾自喜。好不容易滿了十八歲,除了拿到汽車駕照,第一件事就是與前搭檔到處參加徵選會。當然、履歷書像是丟到水溝般完全沒回應,可能隨著颱風之類的豪大雨被沖刷到遠處的地下道裡,最後被清潔隊員撈起丟到可燃垃圾桶。

  帶著消磨的自信與一點點的自尊,二十歲時日向與伊月來到東京,靠著私人劇場的演出與商品販賣展演的工作勉強餬口,每天過著清醒就是工作,回到租屋處只能倒地爆睡的生活。

  在那段每日忙於工作與徵選會,全力追求夢想所以非常充實,但稍微有些疲累與喪氣的日子,日向接到了家裡的電話,父親腦中風倒下了,當時母親雖口口聲聲說家中情況還好,剛考上的弟弟也會幫忙之類的敷衍之詞,但聽到這些話,日向沒經太久思考便做出了決定。如果日向有尾巴的話,那時候是挾著尾巴回鄉的。

  日向很害怕。

  成為搞笑藝人的夢想無法實現該怎麼辦。

  父親和家人出了什麼事該怎麼辦。

  自己的決定影響了伊月的人生該怎麼辦。

  (這世間全都是些他無法控制的事物,想也沒用。)

  就結論來說,日向輸給東京了,只能笑著說出「大都市果然很可怕啊」回到故鄉,雖然沒發誓過不再回到東京,但也沒想過能夠再回去。

  最後只有伊月撐下來,成為獨當一面的職業搞笑藝人。

  事情就是這樣,於是日向現在是路邊隨處可見的打工族,隨便一台卡車撞進深夜的家庭餐廳都會輾過一、兩位的那種。無論經歷過什麼事,他果然是個平凡又隨處可見的男人。

  隨著廣告進入尾聲,日向的嘴角與眉間益發扭曲起來。就算不轉頭,日向也知道身旁的大個子正猛盯著自己的臉,這傢伙叫木吉鐵平,現任搞笑藝人,不是太紅,沒有搭檔,臉蛋還不錯,異常高大,還是打工族日向現在的工作重點任務。上司只說了句「幫幫他吧」,就把這傢伙強行塞給自己。

  日向想起當年離開東京前,自己主動打電話給長久沒聯絡,順利當上放送作家的里子的事。「伊月就拜託你了」——雖然說了類似的話,但後來伊月果然憑著自己的能力,果然成功當上職業藝人。果然、自己的青梅竹馬們都是不理會別人請求的傢伙。

  叮叮噹噹的音效聲響起,在里子和伊月的節目開始前最後一秒,日向抓起亂塞進耳朵的耳機,用自己最大的努力轉頭看了身旁還歪著頭等他的木吉,盡可能惡狠狠地說話:「耳朵被你弄得痛死啦,大白痴!」再重新戴上耳機。

  你這傢伙果然是討厭死了,日向在心裡偷偷埋怨著,繼續沉著臉聆聽廣播。

 

  (這傢伙討厭死了——嗯、大概是這種感覺吧。)

  話雖然沒說出口,但非常明顯地現於厭惡的表情中,僵硬的表情肌像是用油性筆一筆一畫將「去死」寫在臉上,也像聞到什麼臭味難當的東西,或是忍耐著把討厭的食物全數吃掉。

  木吉鐵平每次見到日向順平,腦袋裡來來去去的,正是這些無關緊要的評語。

  從打工的超市下班,油炸熟食氣味尾隨著木吉進入事務所。推開掛著金色燙字招牌「誠凜Promotion」的毛玻璃門,木吉在事務人員辦公室前的接待處,看見日向穿著袖口有些磨損的棒球外套,焦躁難耐地坐在沙發上,並試圖擺出桀傲不遜的姿態。木吉畢竟之前是個演員,現在也還是靠演出吃飯,他很清楚人的意圖與行動之間的差距。

  啊、對了,今天聽說有新人要來報到,是他啊。

  俯視著對方的髮旋時,木吉突然有個念頭,莫名喜歡上這個人了,嗯、喜歡。應該說絕對會喜歡上這個人,作為人的意義上的喜歡。

  所以,木吉忍不住對日向搭訕了,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那個、眼鏡先生你討厭螃蟹可樂餅嗎?」

  「啥?」

  「螃蟹可樂餅,就是裡頭是法式奶油醬的那種,雖然裡頭只有蟹肉棒沒真的螃蟹,但是很好吃喔,炸得脆脆又燙口,遇到炸鍋換油的日子會更好吃喔。」

  「……沒頭沒腦的你在說什麼?」詫異又狐疑的日向呆滯了一會,好不容易轉頭朝向木吉,擠出來的話實在無法保持禮貌。

  「當然是可樂餅的事啊,我很喜歡喔。不過……我更喜歡銅鑼燒呢。」木吉一臉認真地說。

  「……誰知道!我才不想和你說這個!」

  木吉可以確認,這一刻起眼前的男人要開始討厭自己了,應該吧。就在快吵起來的時候,安排新進藝人與打工人員的負責人走近,隨手朝木吉和日向打了招呼,隨後顫顫巍巍地坐下來。

  「木吉,打工結束啦……日向君,剛才和你介紹的木吉鐵平,最近麻煩你照顧他了。然後……木吉啊、這是新進人員日向君,他會暫時負責人員接待和新人的引薦和推銷,算是分攤我的工作。知道伊月以前的組合吧?叫『天地明鑑』。日向君是伊月的前搭檔,某方面來說也算是同期,好好相處吧。」

  「嗯,武田先生我知道了。」聽完了負責人的解釋,木吉沒什麼疑慮,像是完全沒思考任何事就接受了。幾乎是馬上轉身朝向日向,做戲似地正色說道:「所以、日向,我們當好朋友吧。」

  「誰跟你當好朋友。」日向吐嘈,簡直像是膝蓋被狠狠敲了一記般,精準又老套跳了起來。

  「那、當我的搭檔吧,我們一起朝著目標武道館Live邁進吧。」

  「啊——?我只是來打工的,你的腦子哪裡接錯線了啦?還有、你是搞笑藝人兼演員吧?誠凜Promotion沒音樂部門,想唱個鬼啊!」

  「原來日向是音癡啊,沒關係啦我不是在意小細節的男人。還有我已經不接演戲的工作了唷?」

  「有完沒完!煩死了!誰想知道你接啥工作啊!」

  「可是日向接下來要代替武田先生負責推銷我吧,不知道我的擅長領域,接下來可是會很難辦的喔。」

  「啊啊啊,武田先生!這傢伙好煩!可以change嗎?可以吧?務必換掉這個人!」

  「日向啊,出社會以後可不能隨喜好挑選工作喔,還有本店第一小時不提供change,若需要請加價鐘點費……啊、武田先生正在瘋狂發抖,該叫救護車嗎?」

  「啊啊啊啊啊啊我去找藥!你讓武田先生先靠著沙發躺好,還有別擋在門口阻礙交通啊你這大笨蛋!」

  木吉與日向的初次相會,在完美的雙人相聲與武田先生的自律神經失調發作中結束。

  好像有點玩過頭了,木吉稍微反省了一下。

  事後木吉發現,日向的確只想到誠凜Promotion擔任打工人員的。只是上層與日向的表達上,鬼使神差地藏了許多讓自己扭曲的話柄而已。其來有自的不善說謊,實在讓人難以拒呢。

  在向本人道歉之前,木吉很難得地先行做了準備。日向可能在擇友運上有點問題,伊月與里子兩位青梅竹馬絲毫不在乎他的隱私,兩杯飲料就把日向的家底統統掀出。一頓下午茶的時間(飲料木吉付帳,點心是伊月到地方公演帶回來的),木吉就搞懂了日向由搞笑藝人引退的始末。

  「——伯父雖然腦梗塞倒下了,但日向老家酒舖有很多資深員工和長期客戶,協助伯父決策的業務主任也沒有辭職,一、兩季內經營出不了大問題的。」里子一口咬下毛豆大福,臉頰鼓脹、語氣卻不怎麼含糊,無奈與不滿之氣非常明顯。

  「也不能怪日向啦,伯父生病,日向總不會把看護的責任交給伯母和當時還在念高中的弟弟的。」當事人的伊月不怎麼激動,慢條斯理拆開毛豆大福上的玻璃紙.緩緩地說道。

  「一聽到他打算找工作我就把他拉回誠凜,反正日向就算不願意上台,戰力也比普通的打工仔強多了,畢竟他引退沒幾年,也有持續注意業界消息嘛。」

  聽著里子與伊月的說明,木吉大概瞭解日向是父親身體不好,家中事業需要人手,加上一直沒在演藝界做出成績,考慮過後才決定引退的。木吉沒動手中看起來非常小杯的咖啡,只是神遊似的地裡頭猛加砂糖。

  「嗯……所以日向現在回東京就職,也是因為家裡的因素?」

  「沒錯,因為與日向年紀差很多的弟弟高中畢業,已經進入店舖學習,正式準備接班了。伯父與伯母看日向整天皺著眉頭也難過,就打發他到東京,叫他沒成功出道就別回家……對了!日向在老家賣酒的照片要看嗎?金色長髮超『金彩』!而且還是中分喔!」

  伊月非常迅速地回答木吉,還連帶提供了許多不必要的情報,他對於出賣前搭檔充滿熱情,幾乎只差沒把兩人之前的搞笑梗全盤托出。

  里子聽到伊月的話噴出一串爆笑,她跟著伊月的動作連忙撈出身上的手機,忙著從裡頭找出構圖最不堪入目的照片:「噗哈哈哈哈——鐵平你快看,日向超土吧?這不良伊達正宗頭可是他自己剪燙的喔,哈哈哈哈——」

  「是啊,滿可愛的。」

  「喔喔,我找到日向參加戰國祭的照片了,里子你當時有工作沒去玩對吧……咦?」伊月從本來興高采烈的狀態冷卻下了,坐在一旁的里子同樣停止大笑,兩人一時呈現靜止狀態。

  伊月眨了眨眼,卻只看到一臉理所當然的木吉,一直沒等到預料中的回應。於是伊月冷酷地操作手機,把螢幕中的圖片放到最大,然後直接對著木吉展示:「木吉等等,你看這張,感想如何?」

  「也滿可愛的啊。」

  「……嗚哇是真愛啊!里子!」

  「嗯,是真愛!鐵平這種天然呆配上日向的超老土吐嘈絕對超爆笑——糟糕、靈感降臨了,我要去寫企劃書!」

  「里子快上啊!」

  雖然反應亢奮,但里子與伊月的瞎起鬨純粹止於旁人助勢的程度。

  由於兩個人的過去都有些複雜,也明白木吉想與日向搭檔約莫是認真的,所以有些事還是不能問出口。況且也不能無視日向的意願,隨隨便便湊合兩人結成搞笑團體。最後、他們只能以笑聲表達支持,若是給予木吉更多的幫助,對日向來說未免太不公平。

  對於搞笑藝人來說,搭檔關係比夫妻生活還要纖細個百倍,既是事業夥伴,螢幕形象上也彼此命懸一線,搭檔之間的加乘作用複雜又難以估計,對於木吉自由過頭的演出方式來說,夥伴或許是一把雙面刃。里子和伊月也都是一路單打獨鬥過來的人,可以理解木吉為何選擇單飛。

  木吉在移籍到以搞笑藝人為主力的誠凜Promotion前,曾經是評價還不錯的舞台劇演員,也經常接些小龍套。本來有機會在徵選會脫穎而出,但或許是理想主義作祟,木吉婉拒了徵選會的最終試演,毅然以獨立演員身份加入誠凜Promotion。雖說誠凜並不是強行主導旗下藝人路線的經濟公司,木吉倒是很堅持地開始往搞笑路線發展。

  但轉型搞笑藝人的過程一直不太順利,木吉的工作減少而曝光量下降,在低潮的過程中、木吉也沒動過和人組成搞笑團底的念頭。但現在突然對尋找搭檔充滿熱情,對象還是曾經引退、導致個性彆扭的日向——里子和伊月有種不是太意外的感覺。每對搭檔追求的目標不同,有些人就連家人都彼此相熟,都也有私生活完全不見面的類型,工作上的合作模式更是百人百樣。

  身為藝人,木吉或許是在日向身上看到自己缺乏的事物吧。

  一陣打鬧,點心也消耗得差不多了,里子拍掉手指上的大福手粉,擅自下了結論。

  「嗯,我吃飽了,謝謝招待。總之鐵平你就讓日向看看你的誠意吧。」

  「讓日向看看你的『鐵心』吧!但可不要讓我的前搭檔哭了。」

  伊月把木吉當年的招牌角色當笑點提出,木吉實在哭笑不得。

  「呃、那個,別提鐵心啦,不要和日向說喔。」

  「來不及了,當年我們一起買票入場看過。」

  「什麼——!」

  知己知彼,互相交流黑歷史正是成為搭檔的第一步。



--

這章實在太長所以被切成兩半了,不好意思。(跪)

下一回更新就可以講奇蹟壞話惹!


评论
热度(2)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