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三條] 便當與小狐丸先生的白日夢(01)

摩訶摩訶不思議與青江君的番外,後面有石青,前面是三條家日常。


1.石切丸的便當盒



  廚房傳出帶著香味的炊煙,小狐丸在高中制服上頭穿了圍裙,正俐落地把春季盛產的新鮮昆布切成細絲,還在讀幼稚園的石切丸難得心情不佳,他緊緊抓著小狐丸的大腿不放。

  石切丸五歲了,在幼稚園是長得最高的小孩。平時的石切丸總是面帶微笑,肉肉的臉頰十分可愛,雖然有些遲鈍,但小狐丸認為出生在三條家,和纖細無緣總是好事一件。這樣的石切丸今天一如反常地緊黏著小狐丸不放,抱著他的大腿的力氣還逐漸加大。

  「怎麼了?」

  小狐丸問,他停下正在切昆布的菜刀,彎腰看向悶悶不樂的石切丸。

  石切丸沒講話,只是嘟著嘴把臉埋在小狐丸的圍裙裡。

  「哎呀,就在想你怎麼難得早起,還以為是來幫忙小狐我做便當呢,結果是來撒嬌啊。石切丸明年就要上小學呢,這下怎麼辦啊?」

  小狐丸抱住石切丸肉呼呼的小肩膀,小孩子溫度特別高,皮膚特別薄又溼潤,小狐丸總有種自家幼弟是包著紅豆餡的溫泉饅頭一樣的東西,總之就是吃的,而且是甜食,個頭還特別大。小狐丸戳戳石切丸的小肚子,石切丸平時最討厭小狐丸這樣做,一下子就逃開了,溜到廚房中央的配膳桌後頭。

  三條家的四兄弟們住在三條家偏房,這棟建築比起一般的民家,住起來感覺更像是旅館或宿舍,不只居住空間大,廚房的空間也是大得驚人,除了二口瓦斯爐和流理台,廚房中央還有個不鏽鋼製的條理桌,中島式的桌面上頭還有架子,收納空間相當大。

  「石切幫我打六顆蛋。今天的煎蛋卷你要甜的還是鹹的?」

  「……鹹的。」

  「好。」

  小狐丸把洗好的不鏽鋼盆遞給石切丸,石切丸慢慢地把雞蛋一顆一顆敲進盆裡。照理說雞蛋要先打在小碗裡檢查有沒有臭掉才行,不過雞蛋是清晨附近農家送來的,新鮮度有保障,小狐丸就隨便石切丸折騰雞蛋去了。石切丸的手和個子一樣長得大,一次正好可以拿穩一顆雞蛋,偶而不小心把蛋殼弄進盆中,就會看見石切丸伸手在蛋白裡撈呀撈的,小狐丸也不阻止。

  身為大哥,小狐丸知道石切丸雖然在情緒起伏上有些遲鈍,能讓他牽動心思的事情不多,但就是因為如此,石切丸一旦不開心脾氣就會硬得和石頭一樣,所以讓石切丸幫忙做便當,讓他轉移注意力也不錯。

  何況小狐丸不是完全沒線索。

  今天是幼稚園的便當日,雖然還不清楚理由,但石切丸想必是因此鬧起彆扭了。

  小狐丸回頭繼續解決還沒切完的昆布,將它們全部切成絲後,小狐丸將石切丸睡醒前剝好的蛤蜊和麵糊混合,加入昆布絲攪拌均勻後,再用味噌調味,最後又抓了一大把天婦羅炸酥到調製好麵糊裡攪拌,之後他將麵糊分成兩口大小後倒入平底鍋中油煎,蛤蜊的鮮美滋味混著油香在廚房裡飄散。

  石切丸好像知道了小狐丸在做什麼菜,本來皺成一團的臉稍為舒展開來。

  麵糊半熟以後小狐丸將麵餅翻面,春天產的昆布十分柔嫩,半透明的淺綠色隨著加熱顏色逐漸加深,在焦黃的麵餅上很搶眼。

  「石切,蛋打好了嗎?」

  「還沒。」

  「去把蛋打一打。」

  「好。」

  蛤蜊與昆布的味噌煎餅完成,小狐丸在石切丸打好的蛋裡加入兩杓的小魚乾高湯和鹽,順便用筷子夾起石切丸沒發現的碎蛋殼。

  將蛋液倒向長方形的蛋捲專用平底鍋,小狐丸手腳俐落地把煎得半熟的蛋捲起來,大部分的配菜在石切丸睡醒前就已經做好、不然就是用昨晚冰起來的小菜充數,接下來再做一道菜就行了。

  「大哥。」

  「嗯?」

  「便當吃什麼?」

  「蛤蜊煎餅、金平蓮藕和涼拌萵苣與秋葵,還有醋章魚和煎蛋卷,剩下一道吃肉丸子好不好?」

  「我想吃烤雞肉串。」

  「你這小鬼拜託點些不麻煩的菜吧。」

  蔬菜的金平蓮藕和涼拌萵苣與秋葵都有用上醬油調味,所以最後一道菜小狐丸不想再用上醬油,最後小狐丸從冰箱拿出雞腿肉,用菜刀在肉上劃了數刀,取了適量的鹽麴醃肉,準備冰個三十分鐘後再來煎熟。

  「真是的,害我計畫被打亂了。」

  「欸嘿嘿。」

  石切丸終於笑了出來。

  嘴上雖然抱怨,但小狐丸看起來沒有半點不愉快的樣子,他捏住石切丸的臉頰說道:「去櫃子拿大家的便當盒。」

  平時小狐丸只會做自己和三日月的便當,但遇上了石切丸就讀幼稚園的便當日,他會連著岩融的份一起做,雖然岩融上了小學營養午餐可吃,但對他的胃口來說,一份便當只不過是點心份量而已。

  石切丸踩著廚房常備的小凳子打開餐具櫃,洗好的便當盒都放在裡頭,小狐丸自己的是黃色的兩層便當盒、三日月用藍色的便當盒,至於岩融則是用紫色的卡通便當盒、上頭有隻咧嘴笑的貓,石切丸的則是草綠色便當盒,花紋是企鵝。

  捧著便當盒回來,石切丸的表情又變回有點不情不願,小狐丸沒理會心情低落的五歲孩童,照樣使喚著石切丸。

  「石切,去裝滿白飯。」

  「好。」

  讓石切丸裝飯的話,白飯會在便當盒裡被壓得嚴嚴實實、完全喪失剛炊好時的鬆軟,不過小狐丸和其他吃便當的家人都不太在意。只要接下沉甸甸的便當盒,大家都會知道那天石切丸幫忙做了便當。

  三條家的兄弟們食量都大,但石切丸特別在意食物,小狐丸曾經猜想石切丸是不是在幼稚園沒吃飽,不過在相同年紀的時候食量更大的岩融都沒抱怨過,小狐丸想幼稚園應該不至於餓著石切丸。那麼石切丸只是比別人更在乎自己的哥哥們有沒有吃飽吧,小狐丸根據直覺擅自下了結論。

  今天便當幾乎都是石切丸喜歡的菜色,早餐就做岩融和三日月喜歡的菜吧——小狐丸從冰箱拿出納豆退冰,又切了一些明太子,這兩樣是岩融喜歡吃的。至於三日月、小狐丸給他準備了芝麻菜沙拉和厚切培根,三日月的味覺有些遲鈍,所以喜歡味道強烈的配菜。早上的味噌湯的料是油豆腐和洋蔥,是小狐丸自己喜歡的口味。

  便當菜要等冷一點才能裝進便當盒,所以石切丸拉著小凳子到流理台旁,自動自發幫著洗菜葉。就算站在凳子上、石切丸也只不過到小狐丸的肋骨下緣高,兩兄弟並肩起來才能感受到石切丸的年幼,或許是三條家的出身、在幼稚園石切丸很少被當成小孩子看待。

  「石切。」

  「什麼事?」

  石切丸軟軟地回應,他從洗菜盆裡撈出菜葉後,小狐丸接手把盆子之類的容器洗了,然後開始洗起之前煎完的食物的兩只平底鍋。

  「不滿意今天的菜色?」

  「什麼?沒有呀,看起來好好吃。」

  石切丸慢慢地說,小狐丸一邊刷鍋子一邊看向石切丸,於是石切丸跳下凳子,又緊緊靠著他的大腿。

  「那為什麼不開心?」

  「沒有不開心。」

  「小狐我很兇嗎?」

  「沒有呀——」

  石切丸其實不太在意哥哥們對他大聲說話,因為哥哥們也沒把他捧在手心上養,對他的教養方法還有些粗魯。

  「那怎麼啦?小狐我很忙,等下三日月他們醒來就沒空聽你說話了,所以要不要現在說給小狐聽呀?」

  聽到這話,石切丸小小的臉蛋頓時表情相當複雜,無法獨占大哥的迫切現實逼近,他只能吞吞吐吐地開始說話。

  「便當盒……」

  「嗯?不喜歡?」

  「喜歡。」

  企鵝圖案是三日月挑的,小狐丸搞不清楚他們為什麼挑了企鵝,但只要石切丸喜歡就好了吧?小狐丸挑起了眉毛,等待石切丸繼續說下去。

  「上次帶便當,幼稚園的小朋友都說我的便當好像大人的喔……」

  「嗯。」

  「……可是我的便當盒是企鵝呀,三日月哥哥說這樣就有『配合大家』了。可是老師也說我好像大人,有點討厭……我不想當大人……」

  小狐丸大概能想像石切丸遇到了什麼樣的反應,孩童無法言說的煩躁在石切丸心中累積,讓他對自己最喜歡的便當也無法坦率開心。雖然明瞭「自己」與「世界」的差距是身為異能者的三條家必經之路,但小狐丸還是有些心疼石切丸。

  「沒辦法,誰叫你喜歡的菜色就是那些,石切就是個小老頭兒嘛。」

  「小老頭兒沒關係,不想當大人。」

  「差在哪裡呀。」

  石切丸的表情非常認真,小狐丸不禁失笑。

  小狐丸收拾好廚房,轉身回到配膳桌、準備將便當菜裝入便當盒。石切丸又拖著小凳子到桌邊,直盯著便當盒看。

  「所以要幫你作卡通便當嗎?可以捏企鵝飯糰喔。」

  「不要,那樣便當的飯會變少,我吃不飽。」

  「很像你的回答呢,多給你一塊煎蛋捲。」

  小狐丸從三日月的便當盒裡夾了一塊煎蛋卷到石切丸的便當盒,同時舉出左手食指做「噓」的表情,石切丸也舉出右手食指放在嘴唇前,撅起嘴唇大聲地:「噓——」

  兄弟倆笑了出來。


--

短期單元劇連載,小狐丸幫大家做菜的故事。

不想長大的五歲兒石切丸最後會長成很會唬爛的石切丸老師……小狐丸哥哥要哭了喔!!!!!(並不會)

评论(14)
热度(119)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