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青石] You Make Me Acid

之前的DJ paro後續 

[石青] Fuck Real Life

嘔吐描寫注意,大概很色,會雷快跑。


[石青][青石] You Make Me Acid



  青江蹲在男廁門口,正在觀察面前嘔吐的男人。

  前「最不對盤」的傢伙、兼現任最想硬上的對象正毫無防備地在洗手台彎腰乾嘔,在青江多次跑活動的經驗中從來沒看過對方被灌醉過,應該說、他連男人稍微情緒高漲的樣子都沒看過才對。所以青江幾乎是趣味盎然地看著男人作噁,他的雙眼用力得連對方嘴角垂下的唾液都想深深記住。

  難道說他喝到了被加料的酒?但這個會場誰會想對高大又硬梆梆的男人下藥啊……啊、不就是我嗎?但自己沒下藥,所以應該不會有人真的去實行這種邪惡計畫吧。還是說那傢伙幫正妹擋了加料酒結果整到自己?嗯……怎麼覺得很有可能呢?

  青江一邊無聊到極致的自問自答,一邊死盯著男人靠在過低洗手台的屁股。肉多、看起來很硬,腿又長,真不錯啊——發覺自己的性癖好最近寬廣得和宇宙一樣,青江覺得有點害怕。

  「那個、你那樣吐不出來的。嘴巴張開。」

  青江忍不住插嘴了,沒辦法,這傢伙的賁門也太強壯了吧。

  男人雙手彎曲靠在洗手台上,保持著彎腰的狀態,托此的福,青江不用墊高腳尖也能看到他們在洗手台上方鏡子反射的臉。對方的眼角發紅,眼神一片冰冷。

  嗚哇、他很不爽啊——好帥——青江感嘆著亂七八糟的感想,將右手食指與中指併攏,靠近男人的雙唇。

  「嘴巴張開。」

  男人大概真的很茫,嘴張開了。

  被唾液和胃酸洗禮的口腔滑膩發熱,青江的手指一下子就深入到咽喉,逆著粗糙的舌面而行,青江朝著內部重重按下,再翻滾個幾圈。

  然後手指抽出。

  被青江從身後抱著的身體反射性地抽動幾下,男人胃袋中五顏六色的液體很快傾瀉而出。

  「怎麼辦、覺得賺到了耶……」

  青江知道該洗手,但他有種不想洗手的衝動。

  應該不會真的是我下藥吧?沒印象啊。青江的自問自答仍然持續著。



--

抱歉我不知道這算石青還是青石wwwwwwww

评论(19)
热度(76)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