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小狐丸&三日月] 避雨

《摩訶摩訶不思議與青江君》前提

現PARO短打

兄弟以上不是CP



[避雨]



  冬雨綿密,比起染濕衣物,更加擾人的是滲入骨內的那陣寒冷,三日月就算穿厚重的毛氈斗篷,還是覺得寒意從手指陣陣刺入肌膚。

  「大冷天特地把人叫出來,真是隻任性的狐狸。」

  三日月和小狐丸平時都不住三條家的大宅,而是各自在東京租貸房子居住。但三日月的養尊處優慣了,生活自理能力大有問題,經常回老家蹭飯,也時常往小狐丸的住處打擾,一星期內真正待在自己住處的時間不過三天左右。

  就算是這樣,岩融他們沒有叫三日月回老家,小狐丸只是讓他在自己的住所半定居,也不曾邀請三日月同住。他們知道三日月的租屋處只不過是「在六本木精華地段有個住處」之類的,對外宣示權力的標誌。

  雖然沒什麼人能獲得三日月的允許進入,但不得其門而入的招待所對於對追求三日月的人們來說,在各個方面都是很好的誘餌。拋下餌食,作為真正獵物的三日月自顧自地周遊各處,就心性來說、三日月或許比較接近獵人吧。

  就在冬日寒風吹拂的某一天,突然想吃火鍋的三日月沒去高級的料亭,而是大老遠開車回三條家。工作日的白天,岩融和今劍各自工作、上學去了,在老家無所事事的男人翻起了堆積在起居室一角的漫畫週刊,準備開始重看最愛的相撲漫畫時,家中的室內電話響起。

  「喂?這裡是三條家。」

  「喔、是你呀,給小狐我送傘過來,人在拜殿。」

  聽見三日月的聲音不會戰戰兢兢的人只有家人,而唯一會使喚三日月的便是三條家的大哥小狐丸。

  三日月雖然有手機,卻不太擅長使用,他想小狐丸大概是摸準自己在老家才打室內電話回來,但對於小狐丸怎麼知道自己在家,三日月則是懶得追問。

  要為這種小事一一驚訝的話,人生多疲憊呀。

  「只是傘的話去社務所借就好了吧?」

  「嗯,所以三日月再拿四個暖暖包來,要開封的。暖暖包岩融放在電視下的櫃子,馬上就能找到了。」

  「唉,外頭好冷呢……回來要做好吃的給我唷?」

  於是三日月穿上禦寒衣物,懷中揣著四個暖暖包,撐起傘並拿著小狐丸的份,前往三條神社。

  平日參拜神社的信徒人數不多,加上下了雨,就連宮司都待在社務所內,三日月一個在雨中慢慢走向拜殿,遠遠就能看見小狐丸大不敬地靠著賽錢箱休息。不可思議的是,四隻貓在賽錢箱兩旁間隔著相同距離,整整齊齊地挺起上半身坐著,排成一列整齊的隊伍。

  「哎呀,好像玩偶一樣。」

  這副景象就連三日月都忍不住出聲讚嘆。

  「這些孩子問小狐我能不能在拜殿避雨,都說隨意即可但還是那麼恭敬,真是的。」

  小狐丸伸手向三日月討暖暖包,三日月從懷中拿出已經開始發熱的暖暖包。

  「各位聽好了,這是人類製作的發熱道具,窩在旁邊很暖和的,可以保持熱度足足一整日……就是太陽落下又升起的時間。」小狐丸蹲下,拿著暖暖包對貓非常認真地解說,四隻貓也圍著小狐丸,然後一隻貓叼起一個暖暖包。

  「你們繼續躲雨吧,拜殿後頭的房子進去也無所謂。注意別讓暖暖包沾水了。」

  說完小狐丸站起身,接過三日月手中沒有撐開的傘。

  「這樣好嗎?一時的溫柔不是更加殘酷?」

  「一時溫柔都辦不到反而難看吧。」

  小狐丸撐起傘,向四隻貓揮揮手。

  「有同伴來要分暖暖包給他們呀,小狐我改天再來。」

  三日月跟著小狐丸的腳步走上參道,慢慢地踏上歸途。


--

為什麼好像要系列化了

评论(3)
热度(66)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