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小狐丸&三日月] 畜生腹

《摩訶摩訶不思議與青江君》前提

現PARO短打

兄弟以上不是CP


[畜生腹]



  「我們上輩子說不定是殉情的男女呢。」

  三日月猶如人偶的臉龐突然露出絕世笑容,足以殺死成群的人們,但小狐丸只是甩甩頭髮,隨便敷衍了幾句。

  「喔。」

  「人家不是都說雙胞胎是殉情的男女的轉世嗎?為什麼不是殉情的男男?」

  小狐丸對三日月的疑問沒什麼興趣,他打開電視,遙控器轉了一圈沒發現有興趣的節目,便轉過頭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三日月:「要不要喝咖啡?」

  不過無論三日月的回答為何,小狐丸都會泡兩杯咖啡就是。

  小狐丸一直是抱持著「小狐我渴了,所以三日月也渴了。」這種動物與夥伴分食一般的心態而活。

  三條家的長子與次男是異卵雙胞胎。

  擁有相異的外表、完全不同的性格,但氣息是無法遮掩的證據,他們是如此相像,又是獨自存在的個體。

  在力量還無法完全施展之前,他們一直被家中老人喚為畜生腹。

  畜生才會一次生出兩人以上的嬰兒,人可是一胎一人。

  古老的偏見讓雙胞胎遭到輕蔑,若是男女一齊降生的龍鳳胎,則被視為殉情的男女轉生而為人忌諱。在譜系古老的家族,雙胞胎更免不了被某些人當作凶兆。

  年紀稍微增長,小狐丸和三日月展現神明所喜愛的絕世美貌,人們很快地收斂了原先的惡意。

  ——但擁有力量的當家生出兩個孩子,應當是好事吧?

  就像這樣,人心相當容易改變。

  固然外界對他們的態度與時軟化,小狐丸和三日月卻毫無動搖,在三男出生之前,陪伴著彼此度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

  小狐丸端著兩杯咖啡回到沙發,輕薄的骨瓷裝著芳醇的黑色鑽石,三日月聞到滿室的香氣只是慢慢地開口抱怨:「我要糖和牛奶。」

  「是是,你最會糟蹋好東西。」

  回頭端來牛奶壺和方糖,三日月看著小狐丸調製咖啡歐蕾,方才的問題又不死心地回到他的嘴邊。

  「到底為什麼不是不是殉情的男男呀?」

  「不是女的小狐我不要。」

  「我也不要啊。」

  「結果我們是殉情的女女嗎?」

  小狐丸抬頭、紅色的眼眸對上三日月映著新月的雙眼,兩人誰也沒別開頭。

  「喔、原來我們是殉情的女女呀。」

  三日月像是終於得到滿意的答案,捧起加滿方糖的咖啡歐蕾,微笑喝下。



--

一直很想寫這段

评论(11)
热度(84)
  1. 笹舟什錦炒蛋與貓 转载了此文字
    超萌!兄弟以上不是恋人的感觉也好可爱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