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黑子的籃球同人]湯匙會夢見籃球少年嗎?

湯匙會夢見籃球少年嗎?

スプーンはバスケ少年の夢を見るか?


主題是「吃掉是愛情表現」的數個小段子。

內含火黑、板車、紫冰、青黑、今花、黃灰和虹赤,應該都可逆(?)。

除了今花應該都沒有獵奇表現。(笑)

湯匙當主詞是因為我認為這樣比較可愛。


火神&黑子

其之一 奶昔不是融化的冰淇淋嗎?


  「火神君,既然你要吃這麼多漢堡,請務必加點成香草奶昔套餐。這樣能夠節省20元、還能得到薯條與熟客優惠券。」

  「已經單點一杯了吧?點兩杯又喝不完。黑子你也不吃薯條啊。」

  「可以帶回家喝。薯條是火神君的。」

  「你回家路上不睡死再說吧,最後還不是要我幫忙拿。」紅色的高大少年表情誇張地皺了起來,彷彿十分困擾:「也不要擅自認為我一定喜歡吃薯條啊,雖然口味還可以但是自己用帶皮馬鈴薯炸比較好吃……」

  「20元——」水色少年面無表情地比出勝利手勢,高大的少年伸手一抓,握住水色少年的手指,強制取消發言權。

  一高一矮的身影並肩塞在MAJI Burger的收銀台前,唧唧咕咕地持續爭論店員推薦的特價套餐內容。櫃台窄小的檯面已經放滿托盤,店員只能透過非常擁擠的漢堡之山,隱約看到誠凜高中制服。這對高中生組合,在MAJI Burger的某分店不被稱為籃球部的一年級王牌,而是紅色大食怪和他的水藍色小夥伴。

  「真想省錢改點半價中的霜淇淋啦!反正奶昔不是融化的冰淇淋嗎?」

  「奶昔才不是如此悲哀的產物。還有、火神君瞧不起20元的話,總有一天會因為8%的消費稅而哭泣的。」

  「……消、費……稅?呃?話題怎麼變成這樣,為什麼我得哭!」

  「8%很難算呢,火神君會因為數錯錢而損失兩三個MAJI起司漢堡的金額吧……啊、想像就令人無比感傷。我能看到在MAJI默默哭泣的火神君了。」

  「別看!才看不到!也不會哭!別說了黑子!」

  「那個……我們收銀機系統能將單點產品改為套餐的,需要幫您更換嗎?」

  「麻煩您了,兩份起司漢堡與香草奶昔的套餐,其他漢堡照舊。」

  「黑子快收回——!」

  「火神君聽不懂消費稅吧?請放心並不是鬼故事的意思。雖然是更恐怖的東西……」

  「黑子——!」


綠間&高尾

其之二 墨西哥風情?


  「小真、這家店的味道好奇怪啊。哈哈哈哈哈,是薰香?味道好辣喔哈哈哈超有趣——」高尾踏入居家雜貨店的瞬間,爆出一串漫長又失禮的笑聲,隨後自顧自在架子間打探,罕見地將身旁的主角拋在腦後。

  綠間很清楚高尾笑點很低這件事,也明白將高尾狂笑行為進行科學化分析毫無意義。但、今天的狀態略為極端,有什麼因子是平常不曾出現的?

  高尾強硬地跟著自己尋找幸運物?常見到厭煩。

  喋喋不休?沒開口反倒異常。

  其他的呢,綠間思索著,高尾確實做完了所有基礎體力練習,打球姿勢沒問題、演練戰術時站位也沒出包,和自己與學長們的配合也很完美。

  雖然是高尾、那個吵鬧又自來熟的高尾,但今天他也充分盡了人事,所以沒有問題。

  理應沒有問題的唷。

  所以、問題還是在於天命吧。

  (巨蟹座的你,如果明日帶著具有異國情調的那樣物品出門,會遭遇超新星級的突發事件唷!幸運值可以提高到五顆星!)

  練習結束後、綠間在更衣間打開手機,再度確認明日的幸運物。由於是自己沒有的物品,必須在先前找好的店家清單中尋找,遠方漸漸傳來了嘻笑聲與隨後的衝擊也沒打擾到綠間的既定行程。高尾照例缺乏與人保持適當距離的觀念,隱私權更停留在鎖國時代,所以高尾大笑著撲向自己然後掛在背後時,綠間並沒有受到驚嚇,雖然非常地不耐煩,不過已經習慣了,所以他選擇拍開高尾,接著繼續他的幸運物檢核工作。

  「嗯?明天小真的幸運物……嗚哇好偏門!這算是墨西哥風情?超有趣——啊、我知道哪裡可能有賣耶?小真要去嗎?去吧?去吧——」

  即將被拍開的高尾,艱難地閃躲揮動的手臂,同時笑著糾纏綠間。於是綠間還是和高尾一起步出學校,理所當然是搭上板車朝著目的地出發。

  店家如綠間離所想像的不遠,是坐落於離繁華街道稍遠,以民宅改裝的小店,專賣墨西哥雜貨與食品。綠間迅速將幾樣中意的東西放入購物籃,但並未尋找到急切需要的那項物品。看著嗤嗤笑著套上摔角選手頭罩的高尾,綠間推了推眼鏡。

  也不是不感激高尾,推薦十分有用的店鋪固然很好,但眼下的窘境是難以到手的幸運物,若是沒買到,會造成怎樣的生存危機呢?想到這裡,雖然並不是遷怒,但對於帶給自己期待的高尾,還是……

  「唷!小真在擔心嗎?一臉七上八下呢。別怕啦別怕,剛才在角落架子發現了,所以小真明天不會被車撞也不會遇到恐龍而死掉的喔。我不會讓小真死掉的,安心吧。」

  高尾掀開繡滿亮片的摔角選手頭罩,眼角笑得微微彎起,他將手掌大的堅硬物品放在綠間手中。

  「墨西哥人骨風的飾品對吧?好怪啊——」

  「……這是?」

  「湯匙。」高尾回想了片刻,複述店主和他說的介紹:「總之、墨西哥人的祖先好像很喜歡把親人的遺骨作成生活道具,所以現在的墨西哥人也會把東西作成骨頭的樣子?算是……可愛?嗚呼呼呼哈哈哈,這個不錯吧,而且很小,宮地學長會很開心的,明天不會有奇怪的擺飾品影響練習——」

  綠間打量著湯匙,材質是略為粗糙的陶瓷,手柄作成人類手骨的樣子,卡通化的比例與圓圓線條,有種說不出來的可笑感。

  「……若是想用人骨製造骨器,必須是剛死去不久的人,因為過不了多久,人骨就會脆、難以加工。」撫摸著與人骨差異不小的湯匙,綠間慢慢地說。

  「嗯?連這種事也知道?小真好厲害。還好這次幸運物不用真實的人骨。嗯……嗯!我的大腿可以做很多支湯匙吧?如果死掉了,不要客氣,拿去做得好一點吧!不過小真手藝好嗎?」

  「高尾你連人骨是中空也不知道嗎?並沒有沒辦法作太多支。」

  「咦——那是小真的技術太爛吧?死掉的我都說可以讓你當幸運物了,不要浪費啦。」

  「我才不要。」綠間推了推眼鏡,嫌棄似地回道。

  (巨蟹座的你,如果今天獲得重要的儲存物資,超弩級的衝擊絕對會降臨的!要記得做好迎接衝擊的準備喔!)


紫原&冰室

其之三 浪費食物真的不好喔?


  「我夢見小室了。」紫原搖晃著巨大的身體,整個人堵在當作廚房與客廳隔間的吧台上,極其不悅地說道。

  「嗯?夢到我嗎?和敦一起打籃球嗎?」

  「才不是。小室好煩啊,不要動不動就籃球啦,真的很煩。」

  原先正在吧台內側的洗手台清洗累積多天的髒碗盤的冰室,過了片刻才將手上的清潔劑泡沫沖洗乾淨,他瞇起眼睛看著邊打瞌睡邊努力保持清醒得紫原,努力忍笑。

  「所以呢,我在夢裡做了什麼事讓敦生氣了?」

  「沒生氣,我又沒說。」

  「可是敦不開心。」

  「因為啊~小室沒吃光啦,吃到一半我就醒了,很討厭耶。」

  冰室隔著對兩人來說簡直是玩具的吧台,抬頭望向明顯處於起床氣狀態中的紫原,他聽著紫原語焉不詳地喃喃抱怨著「真的很過份、超壞心」之類,撒嬌成份居多的詞句。

  「我這麼壞啊,把敦分給我的零食吃剩了?」

  「更糟啦~你把我吃掉了。而且還沒吃完我就醒了。」

  「咦?敦好厲害,這次的夢好有創意。」

  「有沒有在聽啊~?把我吃掉了耶!混在早餐穀片裡加上果汁牛奶吃掉,而且是很多糖粉又圓圓的,顏色很多的那種。那種東西明明得在泡軟前吃光,小室居然吃超慢,真沒禮貌——」

  比平時相比更加懶洋洋的話語突然中斷,冰室盯著紫原看了一陣子,沒等到紫原發表後續的故事,他乾脆轉身走向冰箱,發出沙沙聲翻找起來。

  「嗯、沒有果汁牛奶,但是有蘋果牛奶呢,熱來喝吧?一人一杯。」

  「……現在喝會蛀牙啦。」

  「敦有差嗎?我再去刷牙就好啦。」

  冰室彎腰打開洗手台下方的櫃子,隨手抓了個小鍋稍微清洗,再將大約份量的蘋果牛奶倒入鍋中。比起使用微波爐還麻煩的過程,冰室作來倒是令人心情愉快。紫原打了大大的呵欠等待,難得地沒使眼色,也沒出口抱怨。

  熱好的蘋果牛奶幾乎進了紫原的肚子,冰室只是作個樣子喝了半杯。紫原喝完飲料還是瞇著雙眼黏在吧台旁不肯走,抓著馬克杯舔了幾口再舔舔自己的嘴角,身體又開始大幅度搖晃起來。

  依紫原的身形來看,這幅景象其實令人心驚膽顫,但唯一的觀眾冰室倒是若無其事,繼續放任紫原意義不明的舉動。冰室慢慢喝完自己杯子內的牛奶,很爽快地將杯子與用過的鍋子往水槽一放,只是開水龍頭蓄滿水,權充整理。

  「杯子泡著就好,和剩下的盤子明天一起洗。敦喝完了快點去睡,我保證會把敦吃光喔。」

  「……小室你確定不會把我撒到盤子外面?」

  「嗯,不會的,我保證。」

  「……哎呀呀慘了,好開心。那回去睡了。小室要記得繼續吃喔……」

  「啊、可以先問敦是什麼味道的嗎?」

  「葡萄軟糖。」

  不知判斷標準為何,紫原總算從冰室那裡得到了滿意的對話,他睡意濃重地踱步鑽回房間,房門碰地一聲關上。

  冰室看著紫原巨大的背影,先是身體開始顫抖,然後才慢慢地爆笑出聲。

  就算紫原明早打死不承認今晚的舉動,也很值得啊,冰室忍不住如此想著。


青峰&黑子&桃井

其之四 乾煎、油炸還是水煮?


  「哲君聽我說!不知道為什麼,青峰君最近不肯在我面前吃便當!」

  容姿秀麗、擁有桃色長髮的少女朝向自己衝來時,黑子正抱著籃球朝向第四體育館走去,他面無表情並盡量不引人注意地、將籃球轉向亢奮過度的少女,在兩人間巧妙隔出距離。黑子注意到桃井手上只有粉紅色的便當袋,平時經常裝著大便當盒的樸素便當袋並未出現,這麼說、是青峰君拿走了吧,黑子想,雖然的表情沒有變化,黑子此時卻悄悄燃燒了。

  與愛讀的推理小說不同,其中的謎團或許更接近沒什麼看過的少女漫畫吧,黑子擅自下了判斷。他並不知道桃井也和自己一樣,幾乎沒看過少女漫畫,但此時他並沒有從容思考的餘裕,只能慌張地迎接少女的哭訴。

  雖然習慣了,而且並沒有人能看出黑子的異樣,黑子還是稍微心跳加速了一下。

  客觀來說,桃井同學非常可愛。

  黑子也是這麼認為的。

  「青峰君最近說吃我做的便當很丟臉,叫我不要再做了,之後每次都拿了便當就跑不見,連屋頂都找不到人,哲君,阿大真的太過分啦——」

  「反應好像媽媽送傘到學校的小學男生。」

  「哲君怎麼知道的?阿大小學的時候因為阿姨送傘到學校鬧了整天的彆扭,連晚餐都吃得很少。」

  「原來真的發生過這種事呢。不過我是猜的,不好意思。」

  「也是啦,阿大、不對是青峰君他真的是很單純……但還是很過份啊!什麼丟臉!我可是因為擔心他營養不均衡才特地早起做便當的耶……」

  本來激動的語調漸漸沉下,桃井垂著頭,緊緊抓住粉紅色便當袋。黑子與同年紀的女孩子相處的經驗並不多,但像桃井這樣不單以表情與聲音展現自我,而是全身顯示出沮喪的女孩子,也許也不是太多吧。

  果然很可愛,但我不會表現出來的,黑子露出自己現在表情中,最接近微笑的臉孔,他單手將籃球夾在腰間,伸出手拍拍桃井的頭腦。

  「不要緊的,桃井同學。青峰君一定是以自己的方式考慮你們的關係,就像桃井同學改變對青峰君的稱呼一樣。」

  「哲君!」桃井原先低著的臉龐迅速抬起,綻放出亮晶晶的光輝,眼中彷彿濃縮了幾個宇宙一樣。

  就算是喜歡了誰,男孩子與女孩子的眼神果然還是不同。

  女孩子果然是很難懂的生物,與自稱單戀對象的人商討有關青梅竹馬的煩惱,前一刻這樣沮喪、下一刻卻又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少女。若是好好研究過少女漫畫,或許能明白其中道理吧。黑子想,下次該去書店買一本來看嗎?看完之後,或許可以和桃井同學一起討論呢。

  不過、因為是桃井同學,保持這樣也沒什麼不好。

  「對了、我可以問,青峰同學今天午餐菜色是什麼嗎?」

  「嗯?是高蛋白又富含膠質,對於關節很好的水煮豬腳喔。啊!哲君我和你說!青峰君居然說豬腳的顏色應該和你的手肘一樣才正常,下次不是白的他不吃。什麼嘛~我每次煮都是比阿大還黑啊,超失禮的!」

  「的確是很失禮呢……青峰同學。而且隨便吃掉我的手就不能傳球了。」

  「對吧!超過份的!」

  「桃井同學、我們去找青峰君吧。之前約好午休在第四體育館練習,現在過去他應該在的。」

  「真的嗎?謝謝哲君!哇、哲君人最好了!」

  桃井再一次撲過來,這一次穩穩地抓著黑子先前拍拍她的手臂。黑子沒有閃躲,稍微有點狼狽地被拖著跑。

  不同的是,黑子的腦袋並沒有留給桃井心跳加速的空間。

  『稍微報復一下,應該沒有問題吧?』

  腦中畫面是躺在餐盤中的自己,就算只剩下手臂,大概也會覺得十分幸福。

  就算身處於戀愛之中,男孩子與女孩子的反應果然還是不同。

  但、這種事,果然還是有個人差異的吧,黑子想。


今吉&花宮

其之五 想吐不用忍囉?


  花宮不知第幾度在被窩翻身時,用眼角的餘光瞄見了有個人蹲在自己身旁,說不上驚嚇,還不至於感到不悅,但覺得有點噁心,精確說來是超級想吐。花宮不情願地掀開被子,竭盡自己所能惡狠狠又保持些許禮貌地說:「……學長您有事?」

  集訓最後一天晚上,花宮翹掉唯一的娛樂活動撲克牌大會,早早梳洗完畢鑽入被窩。反正一年級生只是湊人數用的,也無人在意花宮的不合群。唯一會搭理花宮的,也只有那個被一群腦子有毛病的傢伙評價為「老實、誠懇、很低調、戴著眼鏡」的二年級學長。

  哪裡老實、何處誠懇,又是什麼世界的低調?少笑死人了,這些人都是笨蛋嗎?起先花宮就打從心底起疑,為什麼沒人發現真相呢?真是超蠢的。

  足夠聰明但不夠靈巧的花宮,剛升上中學時並不懂這份狡猾的過人之處。

  反過來說的話,因為是一年級,花宮總是不斷在規矩、運動社團的上下關係以及其他不夠明確的事物上白費力氣。

  今吉笑了,細長的雙眼笑得沒有隙縫,薄薄的嘴唇也跟著拉緊。透過眼鏡,花宮能看得到今吉開心的表情,但他真的看得見我嗎?眼睛好小,花宮忍不住這麼想。

  「嗯~花宮同學好像在做惡夢,唉唉叫很可憐的樣子,所以想說把你叫起來比較好囉?」今吉蹲在被窩與被窩間小小的空隙,花宮怎麼看都覺得對方關心得不懷好意。榻榻米大通間只有兩人,旅館已經先把所有人的床墊和被子鋪好了。隔著沒關緊的紙門,隔壁房間熱烈的喧鬧聲與明亮光線滲入,花宮此時才發現自己滿身是冷汗。

  被這個人盯著看,越來越想吐了。

  「我才沒……學長們都在外面玩牌嗎?」

  「是呀,讓他們舉行撲克牌預賽囉,不然要玩到什麼時候呢。啊、我已經贏了,學長我可是很強的呢。雖然看不出來?哈哈哈。」

  今吉輕輕鬆鬆地順口吹噓,花宮只覺得無聊。泛起的不適越來越強烈,他想起身,卻只踏出半步便軟下腰來。

  「三天的集訓累積太多疲勞了嗎?再睡一下比較好囉。」今吉沒改變姿勢,依舊大腿大張蹲得很難看,配上他說個沒停的關西腔,越來越像個大叔了。花宮昏昏沉沉地正眼看向他,突然覺得有點害怕。

  「……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

  「剛才說過啦,覺得花宮同學好像做了惡夢,親切的學長只是路過想叫醒你囉。」今吉還是笑瞇瞇的,理直氣壯得要命:「如果做了惡夢,說出來才不會繼續做喔。花宮同學想說的話,好心的學長在這裡唷?」

  紙門外的中學男生們的嘻笑聲更加興奮,聽著的花宮反而有股全身顫抖的恐懼湧上。

  「我剛才……做了奇怪的夢。」

  花宮只能回憶起一些支離破碎的片段,或許是因為起床就被迫聽了一堆關西腔,就連夢中的對話都變成了關西腔了。夢中有個奇怪的男人對花宮說:「因為我有兩個,所以分一個給你吃吧,要乖乖吃完囉。」

  因為是沒有邏輯的夢,所以花宮吃掉了從陌生男人手中接下的果實。

  「味道很……臭,口感有奇怪的脆度的又半軟,帶點肉腥味和沒辦法說的味道,很噁心。」花宮說著的同時,彷彿又咀嚼了那詭異的果實,他半掩著雙唇,極力忍受反嘔的衝動。

  今吉默默聽著,等到花宮說完,思考了一下才突然開口道:「是那個吧,腎臟。」

  「呃?」

  「聽說中國人會吃豬的腎臟唷,加生薑、胡麻油和漢方藥一起煮。據說味道和你形容的東西很像。」

  「……嗚、好噁心!」

  「啊啊啊啊啊啊,忍耐一下唷你這孩子,我找個塑膠袋給你。」

  今吉終於移動了,話還沒說完他便起身,隨便拿起裝著漫畫週刊和零食的便利商店的塑膠袋,把東西全部倒出來後再衝回花宮身邊。花宮猛力嘔吐時,今吉慢慢地拍著花宮的後背,並沒有離開。

  「真是的,第一次看到撐過夏日集訓的一年級因為這種事情吐,你還真有意思吶。」

  「少囉唆……呸。」

  「哇、真是不可愛的學弟,明明是小真卻一點都不誠實。唉、算了,我去找罐水或寶礦力給你,不要等到哭囉?」

  今吉拎起滿是穢物的塑膠袋,迅速打包後拎著離開了。

  花宮休息了一下,撐起膝蓋,慢慢爬向自己的行李,拿起紙巾擦嘴,雖然不能消除口中的酸味,不過聊勝於無。

  反正都沒有才能,但那個人大概很適合當隊長。因為個性從腸子爛掉的人,最適合集團行動了。花宮對於幫助自己的今吉沒有太大感激,反而是悄悄地咒罵了他幾句,看到自己醜態的人,必定都是討厭鬼。

  嗯、或許討厭鬼比好孩子有趣多了。


  今吉回到籃球部成員玩撲克牌的房間時,這次確實地將紙門關密了。玩得正熱鬧的隊員問他何時要回來玩牌,今吉卻只是笑笑,沒有馬上答應。

  「唉呀,抱歉。剛才床邊故事說過頭了,現在得收拾善後囉。晚點再說吧。」

  只不過、故事是在可愛的孩子睡著時說的。

  今吉稍微反省了自己惡劣的趣味,讓疲累的孩子在夏日哭泣什麼的,果然還是有點過份呢,下次不可以這麼玩囉。

  只能再想想新招啦。


黃瀨&灰崎

其之六 真的沒有胃口?


  單邊撐著拐杖的黃瀨涼太、高中一年級的健康男生,在聖誕節結束、街道紛紛嚷嚷地準備新春福袋特賣的時期,與同樣是高中一年級的健康男生灰崎祥吾,兩個人在家庭餐廳狹路相逢。

  帶路的店員小姐原本還感動於能幫模特兒黃瀨涼太領位,啊啊涼太先生腳受傷了好可憐可以要簽名嗎的妄想正閃過腦中,在經過吸煙區座位的五秒不到,店員小姐回頭一看,容貌精緻又閃亮的金髮帥哥已經用拐杖把正在吃飯的某位客人戳翻了。

  「店員小姐不好意思~我可以坐這邊嗎?」笑容超燦爛的黃瀨揮揮手,向店員小姐放出爽朗無比的笑容,連帶使人遺忘他壓坐在某人背上的事實。

  嗚哇哇哇哇——隨著內心尖叫聲起伏,店員小姐已經快暈過去了,模特兒黃瀨涼太真是天使,太帥了。要坐哪裡當然都沒問題啊,因為是天使嘛。

  「好的,菜單稍後送上!那那那個!請問兩位是朋友嗎?」

  「不是喔,只是認識而已。對吧?」

  「……」

  「啊、祥吾君可以幫我去飲料吧倒可爾必斯嗎?人家腳有點痛耶。」

  「……給我起來啊涼太——!」

  帶位的店員小姐、送上菜單的店員小姐、明明桌上有點餐機還是特地過來手寫點餐的店員小姐、還有最後送餐的店員小姐,通通都是不同人呢——雖然黃瀨進入家庭餐廳後店員反應是如此異常,黃瀨和灰崎卻對她們視若無睹,只是一口一口在嘴中塞入食物,並不斷消耗飲料吧的各種飲料。

  各式料理與飲料杯擺滿桌子,為了服侍黃瀨,灰崎乾脆一次倒足店內所有飲料品項,自己則是收拾起黃瀨碰也沒碰過的杯子。

  「祥吾君喝昆布茶啊?嗯、和你的髮型超不搭喔!」

  「和髮型沒關係吧?」

  「有沒有關係沒差啦,只是想罵你而已。哎呀、反正就是祥吾君被造型師討厭了吧,不用不好意思喔。」說話的同時,黃瀨正用叉子玩弄燙口的焗烤海鮮通心麵,沒兩下、叉子上五齒都漂亮地套上通心粉。黃瀨將叉子遞向灰崎,笑得連犬齒都露了出來:「啊——看到某人就沒胃口了呢,要吃嗎?最喜歡別人剩飯的祥吾君?」

  「謝謝你的親切呢,涼太。可是呀、半上不下的教養最讓人倒盡胃口,真是抱歉。只有你的食物我不會想吃,因為涼太吃相看起來超難吃啊。害我連搶都懶了。」

  「哎呀、沒有比教養更不適合祥吾君的詞了耶。」

  「說的也是、那讓我更正吧。像我這種人渣,現在能吃的貨色也只剩下涼太了。所以吃不下真是不好意思。」

  「祥吾君好噁心。小心我打電話叫人圍觀你唷。」

  「咦——你打電話真的有人會來嗎?好稀奇。」

  「嘖、等吃完飯就揍扁你,祥吾君像隻乖狗狗坐好等著吧。」

  「涼太你也吃快點啊,連飯都吃不好的純種狗。」

  話落手起、叉子與飲料杯同時擲出,除了某些部位外超級健康的兩位高中男生開心地打成一團,直到二十分鐘後,兩人同時跪坐於餐廳走道。若是當場有籃球雜誌記者在場,一定會因為高中籃球界的明星全員出動而感激不已吧。

  健康的籃球少年們真是超有精神的呢。


彩蛋

虹村&赤司


  『拜啟,虹村學兄。冬去而春寒未遠,一雨料峭……』

  『太長了,給我寫得好讀一點。』

  『前略,本人午膳餐點請見附圖。(檔案一)(檔案二)(檔案四)』

  『……你還是沒交到可以一起吃湯豆腐的朋友啊(ˊ・ω・ˋ)

   有事打電話,回簡訊很麻煩欸(ˊ・ω・ˋ)』

  『舌頭燙到,會痛(´;ω;`)』

  『(ˊ・ω・ˋ)』


--

有照片拍壞刪掉了wwwwwww


评论(1)
热度(69)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