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 摩訶摩訶不思議與青江君(14)

現代paro,教師石切丸×高中生青江

都市傳說風格

石切丸老師不會解決任何事件!


14.紅色刺青之男


  「是自己發現的呀……」

  「父母沒說,是我自己發現的。不過他們也是察覺我已經知道端倪,才會讓我回國吧?我猜的。」

  與石切丸無比震驚相反,青江倒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兩人之間的溫差讓對話成立得有些艱辛。

  「唉……你這傢伙。」

  「不過我們一家人長得都不像,要不發現也很難吧。」

  青江看起來對於自己的身世不太在意,畢竟實際上青江內心在想什麼也不是單靠外表能判斷,但石切丸還是感受到代溝的衝擊。石切丸想起之前和青江聊天時,兩人對於籃球漫畫完全不同的喜好。

  『說到控球後衛就是仙道吧?』

  『你在說什麼?』

  『《灌籃高手》啊。』

  『那是什麼?說到籃球漫畫不是《影子籃球員》嗎?』

  當時石切丸與青江大眼瞪小眼、彼此都搞不懂對方在說什麼。

  雖然是件無關的小事,這件事卻在石切丸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自己心中的青春聖經青江居然沒看過,甚至連書名都不知道,身為灌籃高手世代的石切丸充分嚐到年輕人與自己的天差地別。

  青江不知道石切丸喜好的漫畫,石切丸也不懂年輕人的流行,果然年紀差距一大,常識的內容也會完全不同,但思考方式與對事情嚴重度的感受也會不同嗎?

  「我家兄弟就都長得太不像啊……」

  「說得也是。那你們父母都一樣嗎?」

  「還真能隨口問出那麼犀利的問題……你猜中了,我們兄弟只有上面兩個哥哥的母親是同一人。」

  石切丸因為精神上的疲憊頓時變得無力,對此青江感到有些無辜。

  「這裡又沒其他人,而且你也不會因為這樣生氣,有什麼關係。」

  意思是只有石切丸的話就不顧慮。平時青固然輕挑,但總是仔細觀察著他人才做出應對,只有石切丸的待遇相反,落差未免也太大。

  「你怎麼知道我不會生氣?」

  故意壓低聲音、石切丸緩慢地質問青江。青江見狀卻出乎石切丸的意料,露出毫不畏懼的大膽微笑:「嗯……?你會嗎?」

  養了一陣子的貓終於養熟,掃著尾巴把杯子從桌上打下去大概就是這感覺吧。但飼主們就算因惡作劇為之氣結,卻依然覺得這樣的貓可愛極了。

  很恰巧、石切丸也是同樣的心情。

  「三條家還真複雜呀。」

  「習慣就好,反正我們和父母之間本來沒什麼親子的感覺,比較像師徒或主從之類有階級區分的關係,母親是誰差異都不大。」

  「嗯……說辛苦了好像很奇怪。」青江右手捲著自己的長髮玩,露出了像在回想些什麼的表情:「不過我家情況也不簡單,唯一和我長相有點像的人是弟弟,雖然除了臉哪裡都不像。他也和父母不像,看了下戶口名簿發現弟弟果然也是收養來的。」

  「你有弟弟?」

  石切丸問,青江點點頭。

  「嗯,他叫數珠丸,我回國前就已經比我高了,一點也不可愛,他未來或許會和你一樣高吧。」

  青江嘴上數落著弟弟的身高,慣有的笑容卻變得非常柔和。

  「真想看看他呀。」

  「不知道他想不想回日本,我們不是常說話的兄弟呢,我回國後又變得很少聯絡。」

  話說到這裡,房間外走廊轉角處傳來腳步聲,兩人猜想今劍終於端茶回來了,但出現的人卻是岩融,今劍手上不知道拿著什麼東西跟在他身後,看來早就把茶水這件事給忘了。

  「今劍你去哪裡倒茶呀?本家的廚房在後頭不是嗎。」

  被石切丸取笑今劍也不怎麼在意,愉快地高聲回答:「岩融回家又給我點心,我就開動了!」

  「然後就忘記了吧。」

  「是的——」

  「果然。」

  這時青江才看清楚今劍在吃的東西是什麼,是一整條的瑞士蛋糕卷,已經有四分之一消失在今劍的肚中了。

  青江默默想著該不會三條家的人都是大食怪吧,就看到石切丸也吃起一整條的瑞士卷。

  「青江小弟,你要吃瑞士卷還是果凍?我們家午餐吃得晚,先吃點心填填肚子吧。很抱歉家裡沒有餅乾啊,我們家有好幾個人討厭會讓嘴裡變得乾乾的食物。」

  岩融理所當然指著不是一個兩個、而是一整盒的果凍禮盒,還是冰過的。青江確定了三條家都是大食怪的推測。

  「……我吃果凍就行了,一個就好。」

  特別指出數量以免造成誤會,青江拿起一個有兩、三片橘子辦懸浮在裡頭,看起來很高級的果凍。

  「小青江吃好少啊~」

  今劍忍不住好奇直盯著青江的吃相,被石切丸和岩融聯手敲了腦袋。他們當然沒認真,要是用了力氣,高大的兄弟兩應該會把身高只到青江胸口的今劍打飛。

  「別害人家緊張。」

  「不要覺得每個人都和自己吃得一樣多!」

  「好啦——小青江對不起呀。」

  今劍坦率地道了歉,便退了幾步,從遠處觀察青江。

  青江只好盡可能假裝沒發現今劍的視線,慢慢地吃起果凍。

  點心時間結束其實離午餐並不久,但暫時吃飽的三條家的人們好像沒打算繼續用餐,岩融帶著石切丸去放著從之前住所行李的房間,他們被鄭重婉拒身為客人的青江幫忙,青江只好一個人在三條的大宅裡閒逛。

  石切丸他們說可以隨意看看、但青江還是覺得拘謹,他沒往宅第內部走,而是穿越走廊來到內院。三條本家的建築是一棟二層樓的木造平房,佔地相當大。經過百年的歷史但維持得相當好,而且處處看得見洋風的裝潢細節,想必是為了方便居住多年前曾經改建過。

  穿過走廊來到的房間是放著神壇與祖先牌位的佛堂,青江搞不太懂神社和佛教的差異,不過佛堂是佛教的產物,三條家也需要設置嗎?青江帶著疑問向牌位雙手合十行禮,才穿越了佛堂來到簷廊,外頭是內庭院。

  青江學過用石頭和苔蘚造景的庭院叫「枯山水」,是表現水域和島嶼的手法。三條家的內院是一片壯觀的枯山水,在最外圍有無數矮灌木與樹木包圍,要說的話、這片景色就是被陸地包圍的窄小海洋吧。青江赤腳踏上草木未生的白色碎石地,還好由於屋簷的陰影,石子並未過於發燙,但再過幾步就不是這回事了。青江忍著被太陽炙曬出的熱度,半跑半跳來到碎石地的邊緣,在石子和修短的草皮之間、有座石燈籠聳立。

  石燈籠比青江還高出一個頭左右的長度,青江抬頭盯著石燈籠看,在日曬最為強烈的正午,石燈籠和青江的剪影融為一體,連些許的炎熱也擋不住。

  「躲——好——了——嗎——?」

  「……還沒喔。」

  青江聽到小孩子的聲音,轉頭一看今劍卻不在那裡。

  過了幾秒,庭院內的蟬開始鳴叫,細碎的聲音接連匯集成轟然的河流,彷彿被音之浪隔絕於世界之外,青江不由得流了一身冷汗。

  庭院裡的人類只有青江。

  理智想確認到底遇上了什麼,身體卻不聽命令,兀自回頭衝向房子, 青江顧不得腳上的塵土就踏上一塵不染的走廊地板,雖然認不清方向,但青江還是盡可能遠離內院,跑過一個轉角便發現今劍從另一個方向走過來。

  看到今劍讓青江稍微冷靜了一點,明明才跑了短短的距離,青江卻感到心臟激烈的鼓動著。今劍沒開口問什麼,只是問青江:「我帶你神社吧?要爬一點山喔?」

  「我想找石切、石切丸老師處理一下就可以了……」

  「沒用的,那孩子太遲鈍了,沒辦法根除那個東西的。」

  今劍的口吻突然變得意外老成,但青江沒感到任何不自然,開口問道:「今劍你看得到嗎?」

  「嗯。」

  「是什麼?」

  「紅通通、黏糊糊的東西。」

  今劍的形容讓青江起了冷顫。

  最後青江還是沒去神社,而是今劍直接從一樓大喊石切丸把人叫下樓,多虧老房子的隔音不佳,石切丸才得以用最快的速度趕來。

  「小青江遇上了唷,石切丸你的法術還是跟以前一樣不靈光呢,要好好練習呀。」

  聽見今劍這麼說,石切丸明顯沉下臉色:「不可能有東西在三條家作祟。」

  「小青江就是看見了嘛。」今劍聳聳肩:「我只看見紅色的東西,出現之前也沒感覺,好奇怪喔。」

  岩融跟在石切丸的後面,從弟弟巨大的身體後頭看探出頭來看,並用表情示意今劍別別再說了。情況進展太過怪異,石切丸急忙打電話要三日月快點過來,三日月表示傍晚才能到,他會在那之前設法派人送資料到家裡。

  稍晚的午餐時刻岩融煮了麵線,青江吃不太下,其他人也只吃了普通人一餐的份量,用餐氣氛略為低落。

  「今晚我和青江一起住在客房,我的房間改天再整理吧,反正一時半刻也整理不完。」

  「我也一起整理吧。」

  「不好讓客人——」

  「下午我不想只是癡癡等待,讓我作點事吧。」

  青江強硬打斷石切丸的話,石切丸只好點頭同意。

稍事休息後,青江跟著石切丸和岩融上樓。石切丸自從大學畢業後從來沒有回過老家,父親決定隱居、兄弟們搬進本家時、放在原先房子石切丸的行李也一起搬過來了。石切丸的房間安排在二樓東南一角、是景色最好的房間,不過主人從來沒有住過一晚,這次難得回鄉可能也不會住到,這讓岩融有點沮喪。

  「真是的……雖說沒在你回來前整理好是我不對啦,誰曉得你突然願意回來啦,來得那麼急。」

  岩融將封住的紙箱打開,發現是石切丸小時候的衣服便丟在一旁,石切丸跟在後頭把岩融擱置的物品放到門外準備處理掉,又會被岩融撿回來。

  「石切丸你幹麼丟啊!那是你小時候的衣服耶。」

  「小時候的衣服意思就是現在不能穿,留著幹什麼。」

  「紀念啊。」

  「本人覺得不用紀念了,丟了吧。」

  「你不紀念我要!」

  岩融看來不怎麼擅長整理物品外,還有囤積的癖好。青江看著兄弟倆你丟我撿的動作,明白為什麼整理房間不可能在短期內完成了。

  「那個、挑幾件有紀念價值衣服留起來就可以了吧?」

  「是啊!青江你是天才嗎!」

  岩融雙手一拍,贊同了青江的提議。

  「讓岩融挑選留的會比丟掉的多很多,我來吧。」

  石切丸接手箱子,要岩融拿抹布過來擦拭灰塵。

  青江拿著撢子敲打著窗框之類的高處,滿天的粉塵被陽光映照得閃閃發亮,擾人卻有種意外的美感,機械化的敲打動作過了一段突然被強制停止,石切丸握住了青江的手。

  「嗯?」

  「要不要休息?」

  明明是疑問句,但卻沒有給人拒絕的空間。

  「我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喔?」

  「但今天坐了那麼久的車也累了吧,還是去休息比較好。」

  青江輕輕地說,石切丸卻迴避了青江的回答。

  石切丸和青江後來一起下了樓,回到之前的起居間便看到岩融和今劍圍著一位穿西裝的男子說話。男子身材也相當高大,白色的長髮隨著他的動作晃動,他背對著青江,讓人看不見他的臉。

  「真受不了三日月那個人吶,叫我跑腿自己卻拖拖拉拉不知道跑哪去了,真讓人不省心。」

  男子對著家人也用敬語說話,給人不可思議的印象。

  「好久不見了,小狐丸。」

  石切丸打了招呼,男人隨即轉過身來。

  「石切你這放浪子!」

  「原來教今劍這個詞的人是你啊。」

  「石切好像瘦了點……啊呀,這位少爺就是三日月說的客人嗎。」

  注意力原先全在石切丸上頭的男人看見了站在石切丸背後的青江,神色一下子變得訝異無比。

  「我可真是失禮,真不好意思。我是三條小狐丸,名字雖然有『小』字但個子卻很大,這並不是玩笑。當然也不是假的。我和兄弟們都請您請多多指教。」

  有著奇怪名字的男人做了自我介紹,並伸出自己的手,青江慢了一拍才回握。

  「……也請你多多指教了。」


  照小狐丸的說法,自己是三條家的二男三日月派來的代理人,三日月雖然開口要在幫傍晚前趕到,但事實上要在今晚即時到達都有些困難。

  「那個男人連時刻表也不會看,所以搞錯時間也是理所當然的,身為大哥、小狐我只能來幫他善後。」

  起居間只剩下青江、石切丸和小狐丸三人,岩融和今劍早已退出房間。小狐丸拿出隨身攜帶的牛皮紙袋,將一疊資料在桌面上放下。

  「青江先生,您知道自己是收養來的孩子嗎?」

  「我知道。」

  青江點點頭,小狐丸又繼續說道:「自己是棄嬰的事情也知道嗎?」

  「不、這是第一次聽到。」

  青江的表情與其說是震驚,不如說是恍然大悟,或許他也隱約感覺家人迴避的事實影藏了些什麼。

  「委託三條神社您的案件的人是您父親和他故鄉的自治組織,這件事從以前就是交給我和三日月來做,為了能妥適處理,我和三日月做了些會讓您父親不勝愉快的調查,也請您見諒。」

小狐丸雙手放在大腿上,向青江鞠躬致意。

  「為什麼這份工作是哥哥們來做的呢?」

  石切丸問。

  「因為父親當年的能力已經衰退許多,做不來的。而石切你年紀大小又不知分寸,和人命有關的工作一律不會讓你碰。不過或許是我和三日月和這件事沒有緣份吧,並沒有辦法掌握事情的核心,讓事情延宕至此。」

  小狐丸帶來資料是許多年代久遠的手稿與影印本。

  其中有K縣的地方報紙,上頭刊登了內海中的N離島在颱風天發現棄嬰的新聞。因為暴風雨、島嶼所有航班有兩天無法出航,在大雨與暴風侵襲島嶼時,在主要道路的商店屋簷下發現了奄奄一息的嬰兒,也是後來的青江。

  「嬰兒暫時送往島上的衛生所,好在體溫回暖之後暫時活下來了。島嶼居民打算在天氣穩定後呼叫直昇機將嬰兒送往本島的醫院,不過在那之前卻出了事。」

  那島嶼有深植於土地的怪異。

  「島嶼的居民稱為那東西『紅色刺青之男』。來源居民也搞不太清楚,有人說是流放的犯人殺了守衛逃亡,為了躲避追查輾轉來當他們的島上,和居民起衝突後被殺死了,於是在島上作祟。也有說法是犯人在押解途中逃亡,最後被官兵和居民聯手處刑。兩個說法都與流亡的犯人有關,但K縣一帶自古就沒有流放之刑,流放到離城市相近的內海島嶼根本沒有隔離犯人的效果,太近了。」

  雖然不清楚起源,但島上的確有東西作祟。從人口開始移居島嶼的江戶時期開始,紅色刺青的男人的紀錄就不斷延續。

  「傳說中紅色刺青的男人會放走抓到的島民,如果再次被抓到就會被殺死,據說發現青江的隔天、紅色刺青的男人再度作祟了。」

  衛生所中的人,除了青江全數死亡。

  小狐丸翻出另一張報紙上有著集體猝死事件的報導。

  「死因全是心臟麻痹,解剖結果體內沒有發現毒物,身體也沒有任何傷害,警方只能姑且當作猝死處理。」

  島民都認為是紅色刺青的男人再度出現,嬰兒不知為何倖存。

  為了讓嬰兒逃離這份怪異,也為了保護島嶼的安全,島民讓島上望族的兒子領養嬰兒,希望讓他遠離這座島。

  「這就是兩位想知道的東西。您的父親和島嶼的人們為了您,求助了相當多的神社與寺廟,三條神社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這樣的話那個怪異為什麼突然找上門?太奇怪了。」石切丸皺著眉頭思考,試圖找出突破點:「就算你們每年的加持法術減弱,也不可能如此突然。」

  「這個呀……問題我不在我們這邊,不過就是覺得事情不妙,我和三日月才讓石切你去當青江先生的學校老師的。昨天和你通過電話後,三日月就跑去K縣調查,大概知道了情況惡化的原因。」

  「是什麼?」

  這是這段談話期間青江第一次開口說話,他的聲音很穩定,並沒有明顯的動搖。

  「K縣政府似乎打算在I島和其他島嶼之間蓋跨海大橋,這是一個連接數座島嶼的公路計畫,為的是改善物資運輸的效率。」小狐丸眨眨眼,繼續說道:「怪異有很多人類無法理解的規則束縛著,之前那個怪異無法離開島嶼的原因或許是無法乘船,現在有了道路,就能輕易地走出來了。就算只是建設中的道路也一樣。」

  「就像捉迷藏一樣,紅色刺青之男來找我了嗎?」

  「是的,就像捉迷藏一樣。等道路完成,它的力量會更強。」


--

再4~6回結束。(真含糊的數字)

评论(9)
热度(119)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