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 摩訶摩訶不思議與青江君(13)

現代paro,教師石切丸×高中生青江

都市傳說風格

石切丸老師不會解決任何事件!


13.同一性

  「自己可以回去吧。不會迷路嗎?」

  「有汽車導航呀。」

  「穿著木屐踩油門小心點。」

  「石切丸真囉唆啊。」

  「我是擔心路人好嗎」

  親自送三日月下樓,石切丸的叨叨絮絮讓自家兄長忍不住駕車加速離去,獨自一人站在夏日傍晚的西曬之中,石切丸聽著突然轟然響起的蟬鳴陷入了煩惱的漩渦之中。

  「唉。」

  該怎麼辦才好呢。

  石切丸有氣無力地回到自己的房間,汗水使衣服黏在肌膚上,不過石切丸已經沒去理會的心思了,他攤在剛才還被三日月佔領的沙發上不想動彈。

看來一定得帶青江回老家一趟,但對石切丸來說比起開口要青江去三條家,「要不要一起去書店搶辭典」這種事還比較容易來得提議。

  大學時代石切丸在哲學課上學過沙特的「他人即地獄」,雖然不知道其他人有什麼想法,石切丸倒是認為「兄長即地獄」。就不懂他人目光可怕,也無法理解選擇這件事帶來的進退維谷般的恐懼為何,石切丸能感受到的負面情緒頂多到煩躁的程度,在這樣的世間中,石切丸的威脅是人類,也就是自家的兄長,不過石切丸在地獄可以活得很好,完全沒有問題,因為不知道恐懼就完全沒問題了。

  但石切丸擔心的是青江。

  在奇才異人多如牛毛的三條家,石切丸始終認為和自家兄長們比起來自己絕對不是怪人,只是遲鈍了點。就這麼一點的遲鈍,讓石切丸和兄長間在壞主意上有永遠不可逆的差距。石切丸在家中的處境一向很艱難,一切的源頭只是因為石切丸是五人兄弟中的最末子,哥哥天生會使喚弟弟,然後石切丸有四個哥哥,所以石切丸最少接受了平均值乘以四倍以上的「疼愛」,就算已經不太像人類的哥哥們很煩,也能當作吃苦就是吃補。

  所以說不想讓青江去三條家。

  就是不想。

  沒發現自己的心態像是初次交到女友卻覺得帶回家讓家人看到很丟臉的青少年,石切丸想全力避免讓青江看到自己失態的機會。但在三日月說明完回家後,他還是拖著慢吞吞的腳步,打開壁櫥翻出很久沒用的行李袋。

  不過石切丸隱約覺得兄長們應該不會用對自己相同的態度和青江相處,怪人們再怎麼沒分寸應該還是懂得待客之道,雖然應該沒問題,但還是不想讓青江到自己老家。

  「……唉。」

  石切丸又嘆了口氣,開始整理換洗衣物。收拾行李只不過是逃避打電話給青江這件事,但能拖  一步算一步,行李準備好後,石切丸進到廚房打開冰箱,想要把不耐放的食材全部煮成料理吃掉。

  「整盒雞蛋居然只用掉一顆,一個人根本吃不完啊啊啊啊啊……」

  大特價買的十元雞蛋(一人限購兩盒)成為壓垮石切丸的最後一根稻草,強制結束了他逃避現實的旅程。

  於是青江接到了一通莫名其妙的電話。

  「喂?」

  「我等一下會作太多飯,晚上沒事來我家吃吧。」

  「為什麼時態是未來式?」

  「即將要發生的事要用未來式。」

  「所以我才問為什麼是未來式啊?」

  青江在問不出個所以然的情況下,還是出發前往石切丸家了,上一次到石切丸家青江處於意識混亂的狀態,況且坐在車輛上和步行的距離感不同,青江花了一點時間才到達。

  到了石切丸家,青江發覺事態有點不妙。

  明明是充滿料理香味,應當和樂容容的豐盛餐桌,但此時的氣憤該怎麼說呢……阿鼻叫喚?無間地獄?雖然沒有人正在受苦哀號,但石切丸守靈般的表情和食物不斷被大口咬下,狠狠嚼食再送下肚的樣子實在很恐怖。

  「根本沒必要叫我來吧。」

  「我規定自己一天只能吃五顆蛋,但我煮了九個。」石切丸指著桌上的韓式蒸蛋,那是把蛋打成發泡狀、再加入高湯、豬肉片還有韭菜等蔬菜作成的料理:「所以一起吃吧?」

  「五個已經太多了吧。那你為什麼要煮那麼多?」

  「……因為……我要出遠門。」

  石切丸吱吱嗚嗚地說。難得看到對方這種沮喪過頭的樣子,青江反而有點情緒高漲起來,語氣甚至有點得意起來。

  「所以說、你有什麼壞消息跟我說?」

  「這個嘛……可以等我吃完飯再說嗎?」

  「快說。」

  「嗚啊來真的嗎……」

  「不管是怎麼樣的壞消息我都有心理準備了,快說。」

  「嗯……」

  石切丸放下飯碗,一臉難受。

  「反正我也不會立刻死掉吧?那樣的話就可以了,所以快點說吧。」

  青江發現石切丸意外對強硬的態度比較沒轍,若是自己堅持,石切丸最後也會配合自己,這點對青江相當有利。

  「我二哥說只要你本人願意到三條神社,他就願意把手上的情報告訴我們。」

  「這就是你要出遠門的理由?」

  「你不願意過去也沒關係,我會想辦法的。」

  「哦……?」青江想了一下開口說道:「所以你原本就打算特地帶著我去嗎?」

  石切丸不知道怎麼搞的、把放在筷架上好好的筷子弄到地板上,狼狽的樣子讓青江看了就想笑。

  「到底有什麼事那麼不想讓我知道呢,好期待呀。」

  青江露出微笑,語氣聽起來相當開心。

  行程約得很緊湊,石切丸和青江說隔天早上出發,青江只好對友人發了「渡假去,不要找我」的消息,準備和外界斷絕聯絡。

  雖然石切丸說他老家還是有手機訊號和網路,但青江覺得自己大概不會有和友人們聊天的心情了。

  三條神社位於青江居住的城市與鄰縣縣界的交會處,開車的話單程大約兩小時,坐電車的的話則需要更久時間,還需要轉一次車。石切丸吩咐似乎打算開車過去,因為兩人集合的地點不是車站,而是石切丸公寓的停車場。石切丸也不清楚他們會在三條神社待多久,乾脆叫青江準備了一個禮拜份量的行李,青江乾脆提著自己長年愛用的行李箱,搞得像是要到海外渡假一樣。

  夏天早晨九點的陽光已經相當強烈,青江曬了十分鐘不到的太陽便汗流不止,石切丸正拿著手機對話另一頭的人報路:「你到市區了嗎?這樣啊、已經快到了。嗯,路口不要轉錯。」

  等石切丸電話掛斷,青江便向他搭話:「我以為你要自己開車。」

  「我沒車,租車的話老家那裡不方便還車,還是算了。」

  「所以等一下要來接我們的人是?」

  「我家四哥。」

  「喔——人果然好多。」

  「來的是最普通的人了,不用擔心。」

  「我又沒擔心過。」

  等了幾分鐘,一輛高底盤的休旅車開進停車場,輪胎碾壓柏油路的聲音相當順暢,駕車人技術很好。

  「哈哈哈!石切丸,好久不見!」

  下車的橘髮男人比石切丸還高大,看到石切丸顯得相當開心,笑得犬齒都露了出來,他抱住石切丸左右搖晃,青江沒想到有人能讓身材比大多男人壯碩的石切丸像小孩子一樣輕易被抱著移動。

  「岩融別晃我了,好暈。」

  「你離家出走以後我第一次看到你啊!變瘦了喔!有好好吃飯嗎?」

  「別說了,我的學生在看啊……」

  青江直直盯著兄弟久違的再會,石切丸相當困窘,岩融則是沒有發現石切丸的心情,將目光轉移到青江身上。

  「喔!這就是三日月說想研究神社的孩子嗎?很熱愛學習嘛,真是好孩子。」

  岩融看起來很想伸手摸摸青江的頭,但又想起這是陌生的孩子,雙手停滯在空中做出奇妙的蠢動,藉此脫身的石切丸無奈地整理起自己被岩融弄皺的衣服,一邊開口警告青江。

  「小心點,岩融最喜歡小型又高性能的東西了。」

  「你說誰小型啊?」

  青江的聲音危險地上揚,石切丸只好改口:「比岩融『小型』的東西。」

  「哼。」

  有了石切丸和岩融,青江和勞力工作是沾不上半點邊了,行李被他們輕輕鬆鬆地提上休旅車後方,青江坐在車子第二排無所事事。

  「回程我來開吧?」

  「不用,你開太慢了。」

  岩融拒絕了石切丸,自己坐上駕駛座,石切丸只好坐在副駕駛座,獨留青江一個人在後排。兩人交換著自己的近況或家人如何如何,盡是些青江不知道的人或事,青江沒辦法插口。雖然很想問石切丸離家出走,或著自己什麼時候變成了研究神社的用功學生,但隨著石切丸壓低音量的和緩嗓音,車子還沒駛離市區,青江便抱著車子上原有的抱枕睡了過去。

  等青江醒來車外的景色已經變得相當鄉下了,自己身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包著冷氣毯。石切丸發現青江睡醒,便從副駕駛座轉頭遞來寶特瓶裝的茶。

  「要喝嗎?」

  「唔?謝謝。」

  青江接下寶特瓶但沒打開,他呆呆地看駕駛座尖的空隙,手套箱上擺了超商的塑膠袋,看來他們下車休息過了。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呢?從風景看來他們已經離目的地不遠了,青江少說也睡了一個小時以上。

  岩融也在車上,青江不好像平時一樣對石切丸沒大沒小,但突然變得有禮謙恭也太過彆扭,總覺得說什麼都不對。車上沒開廣播或音樂,前頭兄弟兩人或許是在青江睡著時聊個夠了,此時無人開口。青江抱著車上抱枕又陷入昏昏欲睡中。

  青江扭開寶特瓶蓋喝了幾口茶潤口,想起了岩融上車前說漏的話:三日月若是對岩融說青江只去是研究神社的學生,就連三條家成員的岩融也不清楚自己的底細,也就表示青江的事的層級意外高。

  從石切丸那裡知道家人長期以自己名義奉納三條神社後,青江曾經聯絡在海外的家人試圖打探消息,想當然爾父母什麼也不會透漏,此處無處可走、青江半開玩笑之下隨機挑了幾間現在  居住地的神社打招呼,結果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成果,大部分的神社都有青江名義的捐款。

  簡直是亂槍打鳥——這是青江發現這件事時的第一印象。

  年幼時一直隨著父母居住在海外,青江對於日本所有地方都沒有深刻的情感,自己只是聽從母親的意見,來到她的故鄉來升學而已。青江十分順從,沒多想便回到日本,或許青江有其他意見、想居住在別的城市,父母也會強硬地讓他無法去別的地方吧。

  如果自己從小居住在日本、如果不選擇回到日本讀高中、如果沒有和石切丸在同一間學校——如果是這樣、自己還會備受怪異困擾嗎?

  不對、問題相反了,如果不受到怪異喜愛,自己還會是青江嗎?

  車輛的行進開始略為不穩,道路轉為坡路,目的地三條神社不遠了,岩融透過後照鏡看向青江,語氣親切地開口:「小弟身體沒問題吧?再十分鐘就到了,忍耐一下啊!」

  岩融似乎以為青江沒什麼說話是因為身體狀況不佳,青江只是微笑點點頭,沒有多作解釋。

  車子停在半山腰一處坡度平緩的空地,這裡的聚落很密集,有好幾間佔地不小的日式平房,岩融指著房子說:「我們以前住的那棟房子給結婚的親戚們用,現在我們兄弟搬到主屋了,石切丸你先帶青江小弟過去,我去停車。」

  「我們現在和父親住同一棟嗎?」

  石切丸的表情沒有明顯變化,但青江從最近的相處判斷石切丸並不高興聽到這個消息。

  「父親前一陣子到偏院隱居了,你放心吧!」

  岩融好像也知道石切丸在顧慮些什麼,笑著幫他們把行李箱提下車,石切丸無言地把箱子接過來。青江連忙跟在石切丸身後。

  連接各個平房的路面都是用碎石子鋪成的,行李箱不方便拖行,石切丸乾脆一手一個箱子提著,這完全沒影響他的前進速度,不過他本來就是走路慢吞吞的,青江跟著他還有辦法東張西望又不落單。

  研究完這些年代不一、但都相當精緻的木造建築,青江轉過頭來打量石切丸。

  「你和父親感情不好?」

  「相處不來而已。」

  還不是一樣,但青江只敢在心理默默吐嘈。

  「岩融說你是離家出走喔?」

  「宗教大學畢業時候和老爸……和父親吵了一架。」

  「嗯?」

  「因為就業問題,最常見的那種爭執。」

  石切丸的說明只到這裡,因為他們到達宅氐門口了,黑色的木材與潔白的土牆讓偌大的房舍看起來十分穩重,鐵灰色的瓦片在夏日陽光下隱約透出青色的光芒,主屋和其他建築以灌木和  幾顆不會阻礙視線的高大松樹隔開,特別幽靜。出乎意料房子內好像沒有傭人,石切丸自己把行李搬進房子,叫青江把鞋子隨意脫在玄關一角就好。

  「我不知道現在自己的房間在哪裡,先找個地方休息吧。」

  青江總覺得石切丸的話帶著苦笑,他把行李放在玄關後頭的房間,再帶著青江往房子內部走。此時青江聽到一個不屬於自己和石切丸、小聲而輕快的腳步聲,接著就看到一道白色的影子  往石切丸身上撲。

  「石切丸你回來啦!放浪子!」

  「這話是誰教給你的啊,我回來了。」

  從到頭髮到肌膚都相當白皙、只有雙眼是紅色的男孩笑嘻嘻地拉著石切丸的衣襬搖晃,眼光不時瞄向石切丸身後的青江。

  「我來介紹,這是我的三哥今劍。今劍、他是暑假來借住的學生青江。」

  「青江好——!」

  「您、您好,請多多關照。」

  「不用敬語啦,弟弟的學生我一定要照顧的。我去給你們倒麥茶,很冰的喔。」

  今劍看著青江笑了一會兒,接著很開心地不知道往哪裡跑去。

  「他在害羞吧,今劍很喜歡年紀和自己接近的人。」

  「你的三哥他……年紀好像比我還小?」

  「因為一些原因戶籍上今劍是最小的,但族譜上他是三男。」

  「戶籍上的年紀不就是實際年紀嗎?」

  「一般情況下是。」

  青江一臉正經地思考三條家錯綜複雜的輩份關係,然後下了結論:「我決定當作沒聽到。」

  「事情不可怕喔?應該?」

  「那個應該是什麼意思!反正我現在不想知道。」

  青江很用力地駁斥了石切丸想說故事的打算。

  石切丸把青江帶到一個牆上掛著幾張獎狀的房間,雖然不是裝潢最豪華的,但感覺最頻繁使用。青江在榻榻米坐下,腿在大得誇張的黑木矮桌下伸直也沒碰到人。

  「三日月平時不住在神社附近,今天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我剛剛聯絡過了,希望不會等太久。」

  「這樣呀,沒關係我時間多的是。」

  「趁這個空檔,我希望……青江可以做好心理準備。」

  石切丸難得用如此不確定的語氣說話,青江抬起單邊的眉毛看向石切丸。

  「怎樣?」

  「你可能會知道不願意知道的事。」

  兩個人陷入沉默,今劍不曉得去哪裡端茶了遲遲不回來,房間內除了呼吸聲就只有遠方傳來的風鈴聲,玻璃互相碰撞的聲音輕輕地殘留在耳際迴盪。

  「不想知道的事情嗎……其實我不想知道的事情還挺多的。」青江在榻榻米躺下,藺草的特殊香氣一下子就沾染上他的長髮,他閉上眼睛緩緩地說:「有時候也覺得什麼都不知道比較好,所以就算你一直敷衍我也氣不起來。」

  「……是嗎。」

  「嗯。」

  過了一陣子,青江才張開眼睛,此時看見石切丸正俯瞰著他,青江整個人包圍在石切丸的影子下,這情況讓青江差點大叫出聲,他花了好大一番力氣才忍住而且不咬到自己的舌頭。

  「唔!這……你在幹甚麼啊?」

  「有精神就好,剛剛我有點擔心。」

  「……沒精神的人是你吧。」青江沒好氣地推開大型障礙物石切丸坐起身,對著微笑裝傻的人說:「你到底在擔心什麼呀?」

  「等一下三日月來了再說吧。」

  「又在拖延了。每次都這樣。很可怕的怪談我也有準備了,快說啦。」

  「這個嘛……」

  「還是午間劇場般的身世之謎?這個我也有心理準備啦。」

  「嗚、這個,嗯,很好,不是,嗯。」

  石切丸明顯動搖了。

  對著毫不死心繼續裝傻的石切丸,青江有了想報復他的念頭。

  「……我知道自己是撿來的小孩喔。」

  「你怎麼知道!」

  石切丸的反應大得青江反而嚇到,第一次看到真的有人彈跳站起身。如果是貓、石切丸的頭髮早就豎起來了。

  「遷戶籍是我自己去區公所辦理的,早就看過啦。」

  青江說得理所當然,石切丸已經不知道自己到底因為什麼感到憂煩。

--

\小型高性能/

劇情要開始倒數了!

怕洩漏劇情接下來留言會慢點回,不好意思。

评论(21)
热度(117)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