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 摩訶摩訶不思議與青江君(08)

現代paro,教師石切丸×高中生青江

都市傳說風格

石切丸老師不會解決任何事件!

8.警語

 

  前往保健室的途中,青江在石切丸的背上睡了過去,石切丸感受到青江的體溫漸漸恢復正常才總算放下心來。青江脫困時看起來不怎麼慌張,但石切丸把他背起來卻發現青江的身體極度緊繃,不過青江既然故作輕佻地向友人說話,一副不想讓人擔心的樣子,石切丸也就不打算戳破。

  宗三在石切丸半是勸說,半是利用教師職權的威脅之下才願意回到教室,但光石切丸一個人帶著青江在校園中移動還是很顯眼,石切丸只好稍微繞點路,走遠離教學區的路徑到保健室。

  沿路上石切丸沒發現什麼不淨的氣息,校園似乎一如往常平靜,但石切丸知道自己的感覺並不準確,在有能力的人們中,石切丸算是感知能力相當遲鈍的類型,而且他所在之處,很少有地方不平靜。

  就算有可能違背本人的意願,也只能靠青江來掌握校園的狀況了。石切丸加快腳步,想盡量快點將人送往保健室。

  到了保健室,石切丸只是說送暈倒的學生過來,校醫一期一振診察了青江,發現他只是睡著而已。青江被安置在保健室裡頭的床位,一下子就自動揪住棉被,縮成一團滾到角落。

  一期一振從白袍口袋中拿出耳溫槍幫青江測量體溫,青江還是沒醒過來。

  「有點發燒呢,不過能睡著應該沒問題吧。」

  比起醫囑,一期一振的說法更像是太太們隨口說出的育兒心得,他拿出凝膠式的退熱貼,還沒拆開底部的塑膠片就被石切丸很順手地接走,石切丸彎下腰貼退熱貼,貼好後又幫青江把長瀏海穩穩妥妥地撥回原樣。

  「接下來拜託一期一振老師,我先走了。」

  石切丸只說了這些就加快腳步離去。

  保健室在新校舍的一樓,四季都有獨立的恆溫空調運轉,乾燥的空氣隱約有消毒水的氣味。一期一振確定青江依然睡著後,回到自己的座位繼續辦公。下課時間有幾個學生來治療傷口,略為喧鬧的說話聲也沒吵醒青江。如此過了半個下午,一期一振感覺到床舖有動靜轉頭看,結果似乎嚇到人,透過床舖周圍的布簾也能看見青江幾乎從床舖上彈起的樣子。

  一期一振倒了杯溫水,走向青江所在的床舖。

  拉開布簾,一期一振看到青江縮在床舖中間,滿身都是冷汗。

  「青江君,你還好嗎?」

  「不好意思,能麻煩一期老師給我止痛藥嗎?我的頭很痛。」

  一期一振又幫青江量體溫,接著問:「之前有吃感冒藥嗎?」

  「沒有。」

  「燒退下來了,不過我還是先開一點舒緩頭痛的藥給你,要飯後吃喔。」

  青江趁著一期一振拿藥的時候跳下床舖,他光腳在地板上搜索了一陣子,才在床底下找到自己的鞋子,是運動鞋。

  我果然出游泳池就暈倒了,青江想。

  「老師,現在是第幾堂課?」

  「第六節。很快就放學了,要不要乾脆再睡一下?」

  「不用了,我要回教室。」

  撇開頭逃避一期一振隱含譴責和擔憂的目光,青江接過杯子和膠囊,仰頭一口氣把水喝光。很想馬上逃跑但體力和頭痛下,青江只能繼續坐在床上,磨磨蹭蹭地穿起鞋子。

  「……可以的話我還是想聽課。」

  青江藉口似地說道。其實就是藉口沒錯,長期擔任保健室校醫的一期一振怎麼會不知道,但他也明白很多學生的確討厭保健室的氣氛,消毒藥水的氣味會讓他們身心不快,既然快要放學,一期一振乾脆放任青江離開。

  「那就去吃點東西再吃藥吧。放學要立刻回家,病情如果加重最好去醫院接受診療。」

  「知道了,謝謝老師。」

  就算感冒、青江還是能用比其他人輕盈很多的腳步行動,一期一振在心中感嘆年輕真好,同時想起自己好像有一陣子沒看到這位意外有禮貌的學生。身體變強壯了嗎,一期一振想,不過又感冒了呢,雖然減少進出保健室的次數,但還是要多注意身體才行。沒說出口的叮嚀在腦中旋轉,但一期一振很快就忘記這件事,繼續埋首於工作。

  「簡直像變成了幽靈一樣。」

  青江喃喃自語,當然沒有人回應他。

  不過在游泳池時可不一樣。

  就算藏在樹蔭,游泳池畔的磁磚地反射的陽光還是讓感冒中的青江無法忍受,他起身想到室內休息。青江的腳步十分不穩,地板彷彿變成海綿,讓人難以保持平衡。青江不顧蜂須賀在身後的呼喚,擺一擺手當作回應便踏入了男子更衣室的入口。

  事情就是在這時變得怪異的。

  到底是十分鐘、三十分鐘還是更久的時間呢?青江分不出來,只覺得過了很久,本來幾秒鐘就能走出的男子更衣間無限延伸,青江已經看膩了數不盡的櫃子,無數個淋浴間更是沒完沒了。

  青江從口袋中拿出最後一張面紙,擦完鼻子後丟入掛在手腕上的塑膠袋裡。

  「悲報、面紙用完了。」

  說完青江直接就地坐下,無止盡的步行和捲入事件的緊張嚴重消耗他的體力,青江覺得自己可能再也走不動了。

  雖然停止繼續行動,青江並沒有放棄的打算,拿出身上全部物品:一袋垃圾和手機,青江毫不猶豫選擇手機。

  「果然沒訊號啊。」

  但青江還是隨意打了一則訊息發出,果不其然沒有作用。放任持續重複嘗試發送的訊息不管,青江又站起身。

  不要坐以待斃就好了吧?無法忍受在這種莫名情況下一人獨處,眼下雖然沒有立刻遇難的危機,但青江實在不想枯坐等待恐懼感漸漸吞噬自己。

  走沒兩步,手機鈴聲響起,螢幕上依舊顯示沒有訊號,但不明的來電還是打通了。

  「嗚哇,好可怕……慣例的橋段果然還是來了嗎……」

  青江忍耐著不把手機丟出去,用擴音模式接起電話。

  他非常不想耳朵貼近話筒來聽這通詭異的來電。

  「喂……?」

  手機傳來陣陣雜音,對方訊號好像非常糟糕。

  等待了許久也只聽見雜音,青江想掛電話,但又怕失去目前唯一可能的線索,焦躁的空白不斷持續,青江幾乎要失去了耐心之際,話筒終於傳出雜訊以外的聲音。

  「……請……少、爺稍安勿躁……」

  斷斷續續又扭曲的聲音,不過可以辨認出是個男人,對方的聲音奇異地沒有特徵,好像很蒼老,又給人很年輕的印象,青江意識到這不是尋常之物。遲疑著要不要回答,又傳來了加急迫的聲音:「在捉迷藏結束、神明大人到來前,請少爺待在此處。」

  雜訊越來越大聲,男人努力想傳達些什麼,聲音中的急迫與哀戚連青江都能輕易感受,讓人為之不忍,接著雜聲在一個類似尖叫的爆音中消失,通話中斷了。

  青江只能握住手中畫面一片漆黑的手機發愣。

  有那麼一瞬間、青江幾乎要相信待在這個類似學校泳池更衣室的空間對自己是最好的選擇,但青江也知道對上怪異之物、停止思考會帶來最壞的下場。青江回想怪異之男所說得某個詞彙,一股寒意從背脊往腦門上竄。

  童年時經常聽到卻不懂意思的詞彙,此時青江可以在腦中流利的轉換成漢字,有點古風的稱呼並不是一般用語,除了老家的人,應該不會有其他人叫青江「少爺」。

  對方只是如同一般字面的意思使用「少爺」一詞嗎?捉迷藏和神明大人又是什麼意思。

  毫無線索、又無法的得知這次事件和家鄉有何關聯,青江沒辦法推理下去。沒有體力尋找出口的青江只能躲入隨機選擇的一間淋浴室,用薄薄的門簾權充保護。不知等待了多久,青江昏睡了過去,呼喚他醒來的是石切丸的聲音。

  「青江,我來接你了。」

  平時看起來溫吞的男人此時聲音有難得的焦躁,青江睜開雙眼,等待著回歸現世。

  「接下來要把門打開。」

  石切丸說完,青江感覺到門簾外頭有了他人活動的聲響。

  難道說,神明大人指的是這個男人?還真有點樣子嘛。

  門簾掀開,逆光讓青江看不清楚石切丸的表情。

  「好慢,我都把面紙用完了。」

  吸著鼻涕,青江舉起手,搖晃掛在手上裝滿衛生紙團的超商塑膠袋,努力露出微笑。

  接下來的事情青江記不太起來,連自己說過什麼話都忘了,醒來便發現自己躺在保健室的床舖。

  圍著床舖的布簾映著大量蠢動的影子,扭曲蠕動的樣子雖然像生物,但青江在課堂上只學過深海中有類似的東西。看著亟欲突破布簾的影子,青江嚇了一跳,在床上跳起想躲過不知何物的威脅。

  布簾被猛然拉開,青江僵直不敢妄動。

  拿著水杯的保健室校醫一期一振擔心著看著青江。

  「青江君,你還好嗎?」

  原來是人啊。

  怪異與一般的感覺意思開始混淆,青江盡可能回過神,他接下一期一振遞過來的溫水,隨口打發一期一振的問候。

  得快點去找老師才行,青江想。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自己好像變得有點奇怪。

  上課時間的走廊沒有其他人,穿著體育服閒晃的青江照理說應該很顯眼,但他經過的教室裡面的人都沒多看他一眼。一期一振給的感冒藥吃了不會想睡,意識卻變得與平時不同,視野略為模糊,腳踏在地板的觸感輕飄飄的。

  在石切丸任教的二年級和三年級班級都沒看見本人,那石切丸應該沒課才對,青江往教職員辦公室移動,在那裡也沒看到石切丸。

  「這種時候跑到哪裡去,真給人添麻煩……」

  明知道石切丸不可能也沒義務繞著自己為中心旋轉,青江還是抱怨起不見蹤影的古文教師。

  教職員辦公室只有零零散散幾個人,空調沒有運轉,只有掛在天花板的電風扇慢吞吞地選轉著。青江溜進辦公室,堂而皇之佔領石切丸的辦公桌,就算動作如此大膽,還是沒有人發現青江。

  「我該不會其實真的變成幽靈了吧……」

  沒想到沒有遇上事件還是會讓人感到可怕。

  「所以同學你是幽靈小弟嗎?」

  坐在石切丸隔壁座位、也是古文老師的古備前突然出聲,青江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

  「要找三条老師的話,他去游泳池了。」

  「游泳池?」

  「三条老師剛剛向我問了游泳池剛建造的故事,然後就匆匆忙忙跑出去了。」

  古備前補充,但青江完全聽不懂:「游泳池怎麼了嗎?」

  露出意有所指的古備前對青江招了招手。對上露出惡作劇面孔的成人,青江覺得有點困窘,卻不討厭。古備前像是抓到了不知世間險惡的獵物,看起來興致勃勃。

  「嗯,游泳池三十年前開始興建時發生的事,那時我才剛在學校任教,所以記得很清楚呢。」

  「三十年前剛任教……等等、古備前老師你幾歲了?」

  「明年可以退休了唷。」古備前將右手食指放在嘴唇,輕輕地說道:「年齡可是秘密,大包平知道我說出去會生氣的,你懂的吧?」

  眼神移向古備前光滑且毫無細紋的肌膚,還有相當均勻細長的身材,青江總覺得遇到今天最為恐怖的事物了。

  「……我什麼都沒聽到。」

  「嗯,真是好孩子。」

  古備前笑著說。

  「那個……三条老師為什麼要問游泳池的故事?」

  青江強硬地轉移了話題,古備前不太在意,就順著青江的話說:「比起故事本身,你更在意三条的目的?」

  隨性一問卻讓青江非常狼狽。

  對呀,為什麼自己在意石切丸的目的呢。石切丸從來不對青江解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青江無從得知自己遇到了什麼,也沒辦法從此來推論石切丸的目的與動機。不能理解靈異現象,青江內心深處覺得那不是需要理解的東西,但每次遇上石切丸裝傻總是得壓抑想要揪著石切丸爆打一頓的衝動。

  原來我很在意老師嗎……青江有點不想承認內心浮現的念頭。

  「我也不知道三条想幹甚麼喔,到我這個歲數已經不會對你們年輕人幹的壞事感興趣了。」古備前看著青江動搖顯得很愉快,他接著說:「他應該想確認什麼吧,因為他在問我之前就知道游泳池的建地有什麼了。」

  「有什麼?」

  「道祖神。」

  青江露出不明白這個詞彙的表情,古備前解釋:「也叫做『歧神』,守護人和神明走動的道路分歧之處的神明。」

  「啊、神明大人!」

  青江叫了出來,古備前點點頭:「歧神是《日本書紀》就有記載的古老神明喔。伊邪那岐命從黃泉國逃出,為了去除污穢而進行禊祓,其中產生許多神明,其中之一就是道俁神,也就是歧神。」

  對著似懂非懂的青江,古備前又說:「你知道道祖神是什麼東西的隱喻嗎?」

  「什麼東西?」

  「男女的生殖器,大概是因為從兜襠布變成的關係吧。不覺得和游泳池很接近嗎?」

  「咦、難道說——」

  「巧合而已,以上是三条老師說的。」

  不只石切丸喜歡戲弄他,就連古備前也半斤八兩。

  在青江開始不信任人類之前,古備前趕緊說道:「三十年前為了建造游泳池,學校購買了校地旁邊的廢棄民宅,建設在裡頭發現兩尊道祖神。其中一尊學校交給三条老師加的神社保管。」

  「其中一尊?那另一尊呢?」

  「施工時被怪手敲壞了,等學校發現時、建設公司已經把道祖神打碎,混在水泥裡灌入游泳池底了。」

  「咦?可以這樣嗎?」

  「當然不行呀,不過泡沫經濟時期人的頭腦都比較鬆散,學校也只要求了賠償就私了。」

  「好隨便!」

  「三条老師就是問了這件事唷。」

  「然後對老師你也隨便唬爛一番就衝出去了?」

  「我是沒有多問啦,只是兩個人聊聊《日本書紀》而已。青江君你老是被三条唬爛嗎?」

  「才……沒有。」

  青江非常心虛。

  奇妙電話中的神明大人指的是道祖神嗎?這次難道是道祖神作祟,青江拼湊現有的線索只能得出這個結論。

  在古備前好奇的眼光下,青江決定在教職員辦公室等石切丸回來。

  這次一定要把事情問個明白。

评论(6)
热度(133)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