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 Fuck Real Life

莫名其妙的DJ paro短打

髒話超多希望不要被鬼隱 


[Fuck Real Life]

 

  青江走下舞台時不忘回頭看一下接替他的DJ,主辦單位不知道發什麼瘋,居然找了和他最不對盤的傢伙上台。對High不起來的傢伙沒好感啊,混帳東西。

  其實青江沒看過那傢伙的表演,只在水管聽了幾首混音,流行女歌手的芭辣歌加了幾個層次但還是芭辣歌,青江想不到比那位女歌手更不搖滾的人了。光看影片中客人左右輕輕搖擺的樣子青江就火大起來,文青fuck!給我跳!

  走到後台,青江看見那傢伙正在確認機台狀況,忍不住又罵了一聲fuck,他走到音箱旁邊,偷偷比出了一個大大的中指。

  F、U、C、K。

  大音量的樂聲從音箱流出,地板傳來酥麻的振動。

  客人們期待著表演再度開始,青江閃過一個穿著彩虹漸層洋裝的女人,她差點把啤酒灑到青江身上。在入口處附近有販賣處和吧台,青江遠遠就看就頂著粉紅色長髮,單耳掛著流蘇耳環的友人。

  「你們居然找那傢伙來,fuck!」

  「在舞台上喝茫了嗎?我不是給你啤酒而已。」

  「沒醉!居然把那傢伙安排在我後面,想讓盡情跳動過的客人睡著嗎?」

  「等等你就知道了。」

  宗三遞上一杯薄荷色的調酒,青江接下來就一口灌下。

  舞台上的棕髮DJ開始放起音樂,他穿著剪裁合身的白T和卡其色滑板褲,青江暗暗抱怨著那傢伙穿著和下班的上班族一樣無趣。流行女聲唱到一半突然卡殼,重低音編曲和扭曲的卡通音一起流出音響,那個男人拿起桌上某人喝剩的啤酒喝了一口,然後靠近麥克風補足了樂曲不足的歌詞。

  男聲與女聲交織,慢節奏的重拍煽情地讓全場振動,客人們癡迷地慢慢搖晃身體。

  青江手中先前裝著調酒的塑膠杯掉在地上,隨著音箱振動滾遠。

  到了副歌,也不知道那個男人是否能在昏暗又閃著霓虹紫光的場地看到誰,他笑著繼續唱,朝著青江所在的遠方慢慢地舉起右手。

  比起了中指。

  男人繼續微笑,全場響起尖叫。

  「Fuck……」

  青江靠著吧台,聲音像是遇劫猶生一樣,帶著一股驚恐。

  「怎麼樣?」

  宗三問,其實不問他也很清楚。

  水管側拍爛音質所無法傳達的重低音可不是蓋的。

  「我想和他生孩子,願意生五個……」

  「你也太極端了吧?」

  「好吧,七個。」

  「不是數量的問題,生不出來吧。」

  棕髮DJ繼續滑動著唱片,聲音深入身體,腦袋前所未有地清醒,也是史上最為迷濛無知的狀態。青江全身發顫。耳朵旁的血管一股一股地彈跳,血流聲干擾著,好吵。

  青江覺得自己身體內有什麼不該存在的東西覺醒了。

  水管音質為什麼這麼爛,fuck。

 

--

都市傳說寫膩了來換點口味。(滾回去繼續寫更新)

评论(17)
热度(102)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