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三条] 有體當知飽食之樂

養完病的復健超短打。(雖然我又感冒了)

小狐丸&三日月&石切丸

隱藏CP石青

有體當知飽食之樂

 

 

  「松茸。」

  「豆皮壽司配滷成甜味的秋刀魚。」

  「栗子。」

  「丹波的黑豆。」

  「指定產地太賊了吧?」

  「石切丸你有本事就反抗兄長。」

  「……當我沒說。」

  三日月一拉開房門便發現自家兩位兄弟正霸佔自己的房間,高大的身體攤在榻榻米滾動一邊進行意義不明的對話。雖然三日月大概明白這可能是「秋季美食對抗」之類、以妄想安慰美食吃不到嘴的饞蟲遊戲,但他還是忍不住產生不想承認這兩位兄弟的念頭。

  「小狐、石切丸。」右手以經過精密計算的動作舉起,三日月的右手袖子巧妙地遮住嘴,只露出華美精緻的雙眼反而更加顯露他的輕謬之意:「逃來我這我也不會幫忙。」

  讓世人會立刻投河自盡的殘酷眼神對於這兩人毫無作用,石切丸姑且由躺轉坐,但小狐丸還是躺著不肯動,甚至從地板隨意撈了個座墊蓋在自己臉上。

  「嘖,三日月這叛徒。」

  「我可沒有和小狐是夥伴的印象呢,哎呀、上了年紀可真不好。」

  「不能對即將遠行的兄長溫柔一點嗎?我吃不到丹波的黑豆已經足夠寂寞,你居然落井下石……」

  「想吃多少在出雲用通販買不就得了。」

  「黑貓不上高天原!」

  小狐丸翻了一個身背對三日月,順便用手緊緊抓著座墊遮著臉。

  「哈哈哈,該不會寂寞得哭出來了吧。」

  「沒有,他是裝的。」

  石切丸遭受小狐丸屈膝用力一踢,江戶紫的座墊接連朝著石切丸的顏面直擊而來。

  「哎呀,這場勝負真是差勁。」

  三日月看著兩人的相撲失笑,理了理衣角坐下:「主上吩咐、你們倆若是繼續拖拖拉拉,就買兩張山陽本線的車票送你們上路。」

  本想看到小狐丸和石切丸驚慌失措的樣子,但他們不知道是對路程缺乏概念,還是根本不在意舟車勞頓,不約而同露出無所謂的表情。

  「那樣也不錯。」

  石切丸說。

  「是呀,反正立刻到達高天原也沒樂子可尋。百年下來高天原的筵席早吃膩了。不然三日月你要代替我去嗎?」

  「不了、因為宗教上的理由我無法答應呢。兩位神明大人可真是不把神無月當作一回事啊。」

  「畢竟連著一個月用勾心鬥角來取樂,就算是我也會覺得疲累啊。你也是吧,石切?」

  小狐丸看向石切丸。

  「這方面我倒是習慣了。」

  言下之意是今年石切丸不想出遠門的理由另有其他。其他兩人嗤嗤奸笑:「那還不快點去好好道別?」

  「這個嘛……看到他的臉我會更捨不得吧。」

  看好戲般的笑聲更甚,石切丸倒也沒露出半點害羞的樣子,理直氣壯得很。

  笑聲停歇,三日月才突然想到似地開口問:「話說、你們到底來房間找我幹甚麼?」

  「喔、這個呀,我來你這裡偷……找點零嘴放到行李的。」小狐丸露出遲來的紳士微笑,石切丸附和:「我來阻止小狐丸的。」

  「……難不成你們以為被我砍成重傷就不用出門了?」

  「「沒有沒有沒這麼想。」」

  面對冷下臉的天下五劍,身為神明之劍的兄弟倆異口同聲地全力駁斥三日月有些可怕的提議。

  至於之後由於三日月的建議,小狐丸和石切丸真的接下了審神者購買的幾張鐵路周遊券,像是暑假用「青春十八」套票旅行的大學生一樣展開克難的慢車出雲之旅,則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火車便當很美味真是太好了。


黑貓=黑貓宅配,就是快遞啦~

--

狐狸會叼著洋芋片逃跑。

繼續寫會變成火車便當美食之旅所以沒有惹。

评论(6)
热度(103)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