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罪人與龍共舞]The Last Two People On Planet

[The Last Two People On Planet]


  不需要發動任何咒式、尚未踏入事務所前,吉吉那高出一般人類數十倍靈敏的感官早已告知他即將看見的景況。


  紅髮男子可憐兮兮倚在窗台上,轉動的吊扇製造出規律移動的陰影,在男子委靡的臉上添加更多的慘淡。


  「那位銀髮的變態目發狂科吉吉那屬的碳水化合物浪費生物,給我過來~」


  揮舞著半空的冰達肯酒酒瓶,嘉優斯用清醒時就算殺死他也絕對不會發出的甜膩口吻呼喚搭檔,哪怕嘉優斯全身所有細胞都刻下了憎惡吉吉那的訊息,但哪鬆弛的嘴角所吐出的甜美卻背叛了自我的意志。幾乎是蜜一般的嗓音,讓吉吉那眉間不禁顯露痛苦的神色。


  又來了,吉吉那想。


  嘉優斯每個腦細胞都愉快地浸泡在酒精中,他陷入一種久久不曾體驗的鬆弛,平時因經濟及各種現實壓力而憔悴的不愉快臉龐卸下了尖酸刻薄,他迷惑無數女性的娃娃臉展露出的是完全天真無邪的微笑。


  吉吉那無言地面對嘉優斯,看起來像是十分困擾,也很像習以為常。嘉優斯嗤嗤傻笑,拿起懷中散發人類體溫的立體影像的操控器,毫無疑惑對著吉吉那按下。


  該說認真無比還是堅定呢,吉吉那很久沒看過這個內心陰濕的男人用任何開朗的表情作過任何事了。


  「逼逼逼、射程三公尺以內,吉吉那去死吧——咦?故障了嗎?吉吉那快去買電池,你的自爆裝置沒電了——」


  「不是說過,沒我的允許不准壞掉嗎?」


  吉吉那輕易地單手提起183公分高的青年,攔腰抓好再放到肩上。就算嘉優斯比起一般的進攻型咒式士消瘦,絕對也是個體型標準的成年男人,但吉吉那一臉無所謂地扛抱著嘉優斯,似乎完全沒有感受到任何重量。從兩人孽緣展開的多年前開始,吉吉那不知扛過幾次這沒用的夥伴,回收或拯救嘉優斯對吉吉那而言只是毫無感想的日常作業。


  吉吉那抓起家優斯的手臂,從皮膚觸感可以知道他又放縱了一些,但這消息對於吉吉那而言毫無意義,無論嘉優斯的身體狀況如何,他的軟弱是不會改變的。如同孩子般抗拒過往、迷惘於自我的思考、總是在錯誤的時間地點遇上最糟糕事態的男人, 幾乎是不幸具體化身的嘉優斯,他的軟弱是絕對不會改變的。


  每隔幾天便真心想殺死對方的兩人維持著岌岌可危的平衡,有些無聊的理由得以使兩人的關係延續;就吉吉那單方面而言,沒有嘉優斯經營事務所很麻煩,知覺眼鏡在戰鬥偶而派得上用場,兩個人是一起繼承吉歐爾古事務所的夥伴,不想看到倒楣的眼鏡男死在眼前,總之就讓嘉優斯活過下一個報稅季節,這和砍傷嘉優斯後再幫他治療一樣,都是沒有什麼理由的心血來潮。


  但該殺死嘉優斯的時候,屠龍刀涅雷多還是會毫不留情砍下。


  厭惡嘉優斯,尤其是那雙藏在知覺眼鏡下,像是尖叫控訴些什麼、迴避戰場的湛藍雙眼。


  吉吉那優雅越過橫亙在事務所地板的眾多酒瓶,那些雜亂的各種瓶身顯示著嘉優斯胃中液體的多樣性,吉吉那無視重力輕巧繞到事務所內部,將人丟在嘉優斯的辦公桌上,尚未處理完畢的文件滿天飛舞,嘉優斯不滿地呢喃了一聲,但沒有移動。


  「向我道歉。」在一段不算短的沉默,嘉優斯沒頭沒腦地拋出一句醉意濃厚的呢喃。


  「這地表就算有需要向廢物嘉優斯道歉的存在,也絕對不包含我。」


  「吉吉那哥哥~嘉優斯弟弟很困擾喔~你又買了一大堆貴死人的家具對吧?不要騙我了,嘉優斯弟弟已經拿到收據了喔哈哈哈哈哈哈——」尖叫笑著的嘉優斯不受控制地躺在桌面上翻滾,嘔出的笑聲在房內飄盪,聽起來莫名的悲哀。


  吉吉那很清楚嘉優斯眼中看到的不是自己,口中吐出關於自己家具愛好的咒罵,但嘉優斯頭腦中不斷迴圈的也絕對不是那些製作精美的可愛孩子。


  嘉優斯斷電似地停止動作,他望著吉吉那那勝過所有英雄美女的美貌,在這樣的夜中,吉吉那無關男女的莊嚴美貌異常地刺眼,鮮紅的嘴唇抿著,銀髮隨著夜風撫過面頰,嘉優斯想、為什麼吉吉那沒有露出那野獸似的笑容來嘲笑自己呢?知覺眼鏡滑下鼻樑、嘉優斯露出的雙眼不若平時帶著自制與壓抑,不祥的藍色鮮明閃耀。


  「所以、向我道歉。在吉吉那你沒有和我一樣狼狽不堪之前,我絕對不會原諒你。吉吉那的人生要變得更加一塌糊塗,任人擺佈被人背叛,要和我一樣陷入黑暗的泥沼才對啊。」


  「這就是你的願望嗎?」


  吉吉那鋼鐵般的嗓音響起,那刺入嘉優斯心中的平淡讓心臟焦慮不已。


  好像有哪裡不對。


  「更正,你要比我更慘才對。」


  「是嗎。」


  「什麼嘛,今天的吉吉那哥哥超級無趣啊,一點反應也沒有。」


  「飼養軟弱眼鏡的秘訣是偶爾耐心對待裝醉的嘉優斯。」


  「不要說的你好像是忍辱負重養小白臉的酒街女郎!吉吉那聽好了,你所以瞧不起的行政業務,包括和禿頭警察交涉與接電話,還有下班後到預校擔任講師,全~部~都是我們一點點累積資金的珍貴工作,有個叫吉吉那的銀髮屠龍族戰鬥狂混蛋卻在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連鎖家具店一——口——氣——把一個月的業績花光!為什麼連鎖家具店的商品會這麼貴?哪來這麼多營業成本?還有家具店為什麼要二十四小時營業啊——!啊、吉吉那還是快點自爆吧,塗成紅色,飛往我看不到也不會污染大氣的地方!」


  「我無法和嘉優斯這種缺乏美感和智能的物體表達那些孩子的美好。」


  嘉優斯懶散地躺在辦公桌上,他不斷以幼兒騷動般無力動作掙扎,吉吉那握住嘉優斯那不忘揮動立體影像操控器的手,制止那傳統無比的機械維修方針。


  「人生如果有附有重製鍵的遙控器,我一定會按下然後拿來扔吉吉那。可以的話、名為吉吉那的存在從這世界徹底消失的按鈕,我會按個三百次。」


  「……你這傢伙就這麼希望我出生三百次嗎?」


  嘉優斯露出了作嘔的表情,無比嫌惡地將視線慢慢移至看不見吉吉那的角落,放棄揮動雙手,甚至沒有任何攻擊吉吉那的舉動。


  「我討厭吉吉那。」


  「我也討厭嘉優斯,粗俗下流沒品又無能的你,光入眼都會傷害心靈呢。」


  吉吉那感受到從嘉優斯那傳來的輕輕顫抖,果然、吉吉那想,就連我都不行呢,嘉優斯只要補充了大量的酒精,就很容易變回以前那個柔弱的、空無一物、稱為皮囊活動力也過為低下、單單只為罪惡感而生的物體呢。


  「──所以啊,我會好好看著嘉優斯死去的。你這傢伙就滿懷著愧疚與詛咒,一點一點緩慢而痛苦地死去吧。」


  銀髮的魔物其絕美的雙唇裂出無比的惡意,笑著將所有詛咒悉數奉還。


  ──你就這樣傷害身邊所有的事物,狼狽醜陋地繼續活下去吧。



--

其實是篇舊文。

吉吉那你是天使對吧Q口Q

评论(12)
热度(13)
  1. 神できない月什錦炒蛋與貓 转载了此文字
    好基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