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 很突然的明治paro

其實是停更告知。

我有其他稿子得趕,加上身體狀況很差(每天吃好多藥啊!),石青師生paro會停更一至兩個禮拜。我會努力修養身體的!(揮手)



三条少爺丸×書生15歲江

明治paro

題目是目隠し



  青江從香川到東京的年紀還很小,身邊也沒人疼愛,長到十五歲還沒看過戲。三条家的少爺們知道了這事,起鬨著要讓青江開開眼界,約好看戲那天青江把一身最好的衣服換上,腳上卻只有一雙草鞋可穿。

  到了出門的時間,三条的少爺們跑得不見蹤影,只有石切丸一人在大門口等青江,身旁還叫好了人力車,青江羞恥得不知如何是好,石切丸卻沒發現,慢慢上了人力車。

  「快上來吧。」石切丸說道。

  他們到本鄉的春木座看戲,看的是〈昔語黄鳥墳〉。舞台上年輕的戀人因救助黃鶯而結合,儘管受於繼母迫害,還是托黃鶯報恩之福得以圓滿。青江癡迷地看著舞台,連幕間石切丸叫來的幕之內便當也吃不下幾口,難得的美食終歸還是被請客的主人悉數解決。

  幕終、兩人隨著散場的人們悄悄移到入口,石切丸將號碼木牌交給門房領取春木座代為保管的木屐,青江的動作卻磨磨蹭蹭的。他搞丟了號碼牌。

  「那我們就等客人領完鞋子再回去吧。」

  石切丸沒有生氣,面色也絲毫不見著急,悠悠哉哉等著客人離去。過了許久,等到石切丸與青江以外的客人全離場,青江還是沒找到他的草鞋。是不是因為草鞋太破爛所以被丟了呢?青江無法控制自己這麼想,益發不安與羞愧。在他不知所措之時,石切丸在青江面前蹲下,拍拍自己的背說:「不礙事,我背你去坐人力車。」

  春木座外已是徹底的漆黑,天色濃郁又不祥,青江幾乎看不見石切丸以外的事物。在如此的黑夜中,青江絲毫不覺得孤單與可怕,反而安心的幾欲留下淚水。



(下面沒有了)

评论(16)
热度(62)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