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 摩訶摩訶不思議與青江君(05)

現代paro,教師石切丸×高中生青江

都市傳說風格

石切丸老師不會解決任何事件!

這次很電波,超級電波,真的很電波。

5.相約連鎖蕎麥麵店前

 

  「沒什麼有趣的事情嗎……」

  青江覺得很無聊。

  跟蹤狂事件結束、宗三又回到打工比學業重要的生活,很少在學校露面。蜂須賀和他不是大哥的傢伙嘔氣,每天都泡在管樂社與他閃亮的金色法國號作伴。青江只好把騷擾目標轉向歌仙。不過那位個性比吐嘈功力好上許多的友人也沒空理他。歌仙的記事本上永遠寫滿了不知道哪裡來的文學獎的截稿期限,他貌似又在與新的死線搏鬥。上一次趕稿期間、歌仙罵了「在那裡坐好」後整天不理青江,於是學習能力高漲的高中男生搞懂了那不是什麼嶄新的放置玩法。

  青江實在不想再被趕稿中的歌仙大吼一通,那實在不怎麼好玩。

  櫻花凋零而梅雨尚未到來的春天,一年級新生開始習慣新的生活,二、三年級生對毫無變化的環境感到厭煩,人心倦怠的五月病在校園盛大展開,學校人人都在低頭看手機,教師們只能勉強揪著學生提起幹勁。

  青江真心覺得這樣的日子超無聊。

  雖然青江並不在這個倦怠的循環內,但也感受到學校的氣氛微妙地改變了。他停止在友人們的社團串門子,而是到車站附近的商店閒晃到肚子餓,再一個人解決晚餐。

  那天也是,青江在傍晚跑去車站前的蕎麥麵店吃麵,一進門就看到一個體型高大的男人。

  「啊啦。」

  「喔呀?」

  遇到石切丸了。

  怎麼看都很大的男人——說的是個子喔——正往投幣式餐卷販賣機前裡塞硬幣,立食麵店沒有座位,空間狹小得不得了,石切丸光待在裡頭就看起來很委屈,青江開始同情石切丸得在狹小的日本居住了。

  青江在石切丸後頭排隊,買完餐卷他發現自己今天非得和班導師一起吃晚餐,因為店裡頭沒空位了。狹小的廚房冒出煮麵條的水蒸氣,加上腳下冒出的暖氣和身邊的男人,手腳冰涼體質的青江難得覺得熱了起來。

  「老師你來吃晚餐嗎?」

  耐不住尷尬的青江首先開口,講出來的卻是他所能想到最沒意義到極點的句子。青江突然覺得有把刀子朝自己砍下來,說不定也比和石切丸擠在立食麵店櫃台前來得好。

  「等一下要去喝酒,先吃一點東西墊肚子。」

  「怕喝醉嗎?」

  「也不是,總覺得接下來沒什麼機會吃到食物而已。」

  「喔……」

  雖然發出感嘆的呼聲,青江其實完全不懂社會人士的生存秘訣。

  店員將餐盤放在石切丸面前的高台上,石切丸自己將餐點取下,青江湊過頭看石切丸到底點了什麼,結果嚇了一跳。石切丸點了炸薯條和蕎麥湯麵的套餐。

  「第一次親眼看到人點這個。」

  「這個搭配很好吃喔。」

  「真假?」

  「油炸物和蕎麥麵是絕配。」

  「也是……啦……」

  「道理和天婦羅一樣。」

  石切丸用筷子夾了幾根撒滿海苔粉的薯條吃掉,便將裝在陶碗裡的薯條一口氣倒到麵上。

  青江非常震驚。

 

  隔天歌仙還是沒空理會青江,他的投稿文章進度卡稿,情況雪上加霜。

  「青江,我完蛋了。」

  「你每次截稿前都這樣說,但每次都交稿啦?雖然有幾次動用到快遞……」

  歌仙無比嚴肅悲痛地表示這次不一樣。

  「我的繆斯最近都不更新,我要完蛋了。」

  「咦,歌仙你又迷上在推特自稱詩人的尼特族嗎?」

  「才不是!」

  歌仙生氣了。

  結果也沒知道歌仙到底迷上什麼東西,青江看著歌仙加入潮流,一下課就跟著大部分同學一起狂刷推特,一副茶不思飯不想的樣子。

  手機網路並沒有吃到飽的青江沒辦法進入狀況,只好下課又一個人去吃飯。

  特地到了蕎麥麵店,點的卻是咖哩豬排飯。這次等到餐點送入口中,青江察覺不對勁,轉頭一看才發現誰在自己身後使用投幣式餐卷販賣機。

  石切丸又來了,一樣點了炸薯條和湯麵的套餐,薯條還加量成四倍。

  「老師等一下又要去喝酒嗎?」

  「是啊……已經連喝一個禮拜了,連我都快受不了。」

  咦?這個男人可以連續參加一個禮拜的酒會嗎?雖然高中生對連喝一個禮拜的酒並沒有具體的概念,但青江多少還是知道這樣對身體不好。

  石切丸伸手拿了水杯,在自助加水機倒了兩杯水,自動把其中一杯放在青江面前。

  「老師你……沒問題嗎?」

  「被青江君關心總覺得有些愧疚呢,明明你比較讓人擔心的。」

  「什麼啊。」

  石切丸露出不明所以的笑容,青江有點不滿。

  店員送上石切丸的套餐,石切丸還是把炸薯條全部投入湯麵裡,再一起夾起來吃掉。青江慢吞吞地吃自己的咖哩飯,眼神有意無意地一直瞄向石切丸。

  「老師。」

  「嗯?想吃薯條嗎?」

  「不是,並不想吃……老師不覺得學校最近氣氛變得有點微妙嗎?」

  石切丸嚼了嚼嘴中的薯條,一口氣吞到肚子:「我也那麼覺得。但你沒出事我就找不到原因呢。」

  「老師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青江眉頭皺了起來,石切丸卻一臉無辜地看向青江,語氣平淡地回答:「嗯……怪異界的人氣偶像吧。」

  「老師有能力就好好找原因嘛。」

  「青江君既然好好的,就代表沒出什麼大事吧?這樣的話放著不管也可以。」

  石切丸又低頭吃麵,青江一氣之下,用他吃過咖哩的鐵湯匙在石切丸碗中撈了幾根薯條吃掉。

  「啊、好吃。」

  「高湯滲進薯條裡很不錯吧?」

  青江不想承認,他沒回話。但石切丸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得意。

 

  第三天,學校沒人聽課,搞得人人都像失戀了一樣。歌仙還是卡稿,一臉生不如死的樣子,就連青江也沒膽子開口搭話。

  在古文課上、只有青江勉強清醒,一個人和石切嗎丸面面相覷。如果他們願意,隔空打起摩斯密碼聊天都不會有人阻止他們。

  雖然沒有口頭約定,放學後兩人還是在蕎麥麵店見面了。青江還沒到達店家,遠遠地就看到石切丸站在店舖前的廣告招牌附近。

  「老師今天還要去喝酒嗎?」

  「我努力拒絕了。」

  青江和石切丸的表情都變得有點認真。兩個人一起進入店內,都點了豆皮壽司和湯麵的套餐。店員同時接下他們遞來的餐卷,也是同時端出兩份餐點,蕎麥湯麵很容易糊掉,他們卻沒有立刻動筷,不約而同拿起豆皮壽司塞入嘴中,石切丸一口吃掉,青江分成兩口吃光壽司。

  「青江君你有線索嗎?」

  「有是有但是覺得不太可能啊……老師沒有頭緒嗎?」

  「完全沒有。」

  「可是我有種奇怪的感覺。」

  「嗯?」

  「覺得這次的事件不追查也沒關係。」

  青江拿起免洗筷掰成兩半,石切丸也開始吃起湯麵。

  「沒錯呢,而且雖然知道學生們狀態異常,但卻完全沒有嚴重感。」

  「用靈能力知道的?」

  「姑且算是吧。」

  兩個人默默地把有點變軟的麵條吃光,再把店家附贈的高湯加到碗裡,和著青蔥和海帶一起喝掉。

  「只是有件事讓我很在意,所以大概還是得處理一下。」

  石切丸把碗裡的湯汁喝的一滴不剩,青江把自己還有大半熱湯的麵碗遞給石切丸。

  「什麼意思?」

  「大部分的學生都散發出一樣的氣息,該怎麼說呢……」

  「那個啊,欲求不滿?」

  「說得那麼直接呀。」

  石切丸苦笑,但似乎沒有否認的打算。

  「和老師相處似乎讓我嘴巴變壞了。」

  「干我什麼事。」

  立食蕎麥麵店不是能長久待著的店家,青江和石切丸也沒那麼多話好說。該說的話就和簡單的餐點一樣,兩三下就解決。青江受不了屋內的暖氣,很快地離開店家,石切丸慢慢地跟在他後頭,隨身攜帶的帆布公事包裡傳出振動與電子合成的樂音。

  「手機響了喔,不接嗎?」

  「不想接抱怨電話。」石切丸一臉苦悶:「因為我爽約了。」

  誰能罵這個男人啊?青江忍不住感到好奇。

  真想知道。

 

  還是蕎麥麵店。

  這次青江點了薯條和湯麵套餐,石切丸有點訝異,也跟著點了。兩人餐點份量差在薯條,石切丸還是點了像小山一樣的四倍薯條。

  「我大概知道主因了。」

  青江自暴自棄地用筷子把薯條戳到碗底,剛炸好的薯條吸滿了高湯,帶著油光的氣泡隨著海苔粉上浮。

  「果然沒什麼大不了的嗎?」

  「超沒什麼大不了的。」

  一邊吃麵,青江一邊從書包拿出手機給石切丸看一個只有十三秒的動畫。正方形的畫面中有一雙白皙得驚人的男人雙手在捏氣泡紙。

  「歌仙說這是最近學校流行的社交網站的名人,基本上是匿名帳號,沒人知道身份。上傳的不是這種奇怪的影片就是超糊的自拍,偶而會唱奇怪的民謠,不知道為什麼超受歡迎。」

  青江一到學校就看到文系友人超級亢奮的樣子,昨晚歌仙的繆斯更新後,不只投稿的文章進度超前,就連考試都考一百分呢。

  友人和大部分同學飄飄然的樣子,讓青江覺得很可怕。

  「這到底有什麼好的?不就是捏氣泡紙嗎?」

  青江又回放了影片,兩人擠在手機小小的螢幕前盯著看。

  石切丸陷入了長考。

  「……原來是這樣啊。」

  「啊?」

  「我想這應該是我哥。」

  「啊啊?」

  「光是手就能讓眾人陷入瘋狂的男人,我只想得到他。」

  「你說你哥讓全校學生瘋瘋癲癲的?」

  「對,因為是我哥。」

  「只捏氣泡紙就能這樣?」

  「嗯,那個人的話辦得到。」

  「真的?」

  「因為是我哥嘛。」

  「……不行,我們這根本算不上對話。先暫停。」

  青江和石切丸低下頭認真吃麵,蕎麥麵和薯條都吸入了太多湯汁,變得膨脹柔軟,口感很奇怪。

  石切丸嚼食著麵條,表情看起來不怎麼詫異:「我只有昨天沒和他喝酒,那個人大概無聊就上網玩了。」

  「真假?」

  「和炸薯條和湯麵的搭配一樣真。」

  青江用譴責的眼神看向石切丸。

  「……我猜的。」

  「好隨便。」

  「但看了就知道,那個人很特別的。」

  青江不太願意去想像石切丸的哥哥到底是怎麼樣的妖魔鬼怪,對於如此異常的人表現出一副習慣的樣子,石切丸絕對也很奇怪。

  還是說,奇怪的是自己?

  「真的有辦法讓全校學生恍恍惚惚嗎……這樣我沒迷上不對勁吧?而且老師也沒迷上啊。」

  「因為他是我哥啊,我當然不會迷上。至於你的話,我大約知道原因。」

  「是什麼?」

  「說了就失效了,想知道嗎?」

  石切丸把麵吃完了,但青江的碗裡還有大半的餐點。石切丸直視著青江,他只能撇開眼神,把自己的托盤推向石切丸。

  於是那個男人默默接過學生剩下的麵條,又吃了起來。

  青江突然覺得相當不安。

  「又來了,什麼都不想解釋的失職教師……可是我不想迷上你哥,所以說得微婉一點。」

  「你看影片的第一個反應是什麼?」

  「覺得有點噁心。」

  「原因就是這個。」

  「完全聽不懂。」

  「你之前沒看過影片嗎?」

  「沒有。我手機網路流量不夠,沒辦吃到飽。」

  「就是這樣才逃過一劫吧,多看幾次可能連你也會遭殃。」

  什麼啊,真的完全不懂。

  但青江也很害怕石切丸對自己做出簡單易懂的解釋,所以他選擇不繼續追問下去。

  了解別人迷戀的原因太可怕了。

  解決了將近兩人份的餐點,石切丸到也沒有滿足或吃過頭很痛苦的樣子,還是相當平淡地倒起水喝。青江看著石切丸的吃相,這時候才感覺突然餓了起來,不過這時候已經沒東西能吃了。

  「我等下還是得去見他,青江君想看看本人嗎?可以帶你過去喔。」

  「才不要。老師為什麼每天都和哥哥喝酒,戀兄情節?」

  「我是有苦衷的,這星期被人委託不讓他往外跑。」

  「為什麼不能讓哥哥出門?」

  「他太常出現據說會影響世界的運行。詳情你還是不知道比較好。」

  有些事青江自己來說很微妙,石切丸來說就變成了沒辦法的事,本來以為是無關緊要的無聊插曲,石切丸好像稍微能接觸到核心這點,讓青江又開始覺得有點害怕。

  事後因為石切丸的哥哥玩膩了而停止更新帳號,奇怪的迷戀才在校園漸漸平息。看著學生因為戒斷症狀而痛苦萬分,青江覺得自己沒捲入事件真是太好了。

  歌仙的投稿毫不意外意外地落選了,他一邊哀嘆繆斯消失,同時在網路上尋找新的靈感來源。

  青江忍不住覺得歌仙習慣失去,又能提起精神重新找尋的樣子十分厲害。

  等世人開始遺忘那雙虛幻又白皙、捏著氣泡紙的雙手、又過了幾天,青江幫忙燭台切收齊英文作業送到辦公室,特地繞到石切丸的位子,石切丸正在座位上準備下堂課的內容。

  「老、師。」

  「嗚呃、青江君?」

  輕輕地繞到石切丸背後,青江小小聲地叫了他,害十分專心的古文教師嚇了一跳。

  「我啊、其實比較喜歡粗大的東西呢……說的是烏龍麵喔。」

  「……嗯,我也是呢。」

  石切丸拉開自己的椅子,轉身對青江微笑。:「改天去吃烏龍麵吧?我去找有賣薯條的店。」

  「老師別再吃薯條啦。」

  「你不覺得很好吃嗎?」

  「是不錯。」

  比起神秘而隱沒的男人,炸薯條的成癮性對於這對師生來說比較危險。高熱量食物與碳水化合物的相乘效果,其中的精神安撫效果可是物超所值的。

 

--

石切丸:三日月你這樣子我要怎麼教小孩。

一直很想寫犯人是三日月所以一切都沒有理由的梗!結果寫出來超電波。

青江差點察覺太容易撿到三日月遊戲會倒的真理,好險。

评论(16)
热度(129)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