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 摩訶摩訶不思議與青江君(03)

現代paro,教師石切丸×高中生青江

都市傳說風格

石切丸老師還是不會解決任何事件喔!(其實他有啦)

03.魚、石、拉麵

 

  「真不好意思,還要青江君陪著我一起收拾殘局。」

  石切丸不熟練地擰著拖把,沾附地板的灰塵而變得半灰半透明的水被擠到錫制水桶中,幾滴髒水濺了出來。

  真覺得不好意思就別笑,青江想。他默默接過石切丸手中的拖把,自己拖起地來。石切丸的口吻以教師來說太過謙遜,青江實在無法習慣年紀比自己大的男人這樣對自己說話。

  不過青江也不知道成年男人該有什麼樣的表現就是了。

  學生展現了服務精神,石切丸除了把水桶拿去走廊的洗手槽倒也沒什麼事好做。還好山姥切是個認真的學生,每天都把所有課本帶回家,抽屜裡什麼東西也沒,善後起來倒也方便。

  石切丸靠著佈告欄站著,他盯著青江被馬尾箍得渾圓、頭型很優美的後腦杓,有種想伸手摸摸的衝動。

  「……『這些東西』是水嗎?」

  青江的聲音突然傳過來,石切丸回過神,也不管對方看不看得到,點了點頭:「是普通的清水沒錯。」

  「那些石頭魚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你是真的想知道嗎?石切丸想。青江的語調不含惱怒之類的負面情緒,卻非常地困惑。石切丸覺得青江並不具備看到怪異的能力,但他的話語卻透露的他已經相信石中魚的存在。

  這孩子是真貨啊,和只能看到的自己不同,是確切知道彼岸存在的人。

  「知道了又想怎麼辦呢?除靈嗎?」

  沒想到會被反問,青江轉過身來,長長的馬尾在空中甩了一圈。黃昏時分的斜光打入教室,什麼東西看起來都帶著黃光,青江整個人罩了淡淡的金色,看起來像是即將漸漸濃郁起來的影子所吞沒。

  「什麼怎麼辦……沒有要做什麼,只是知道會比較安心而已。」

  「安心呀,真是個曖昧的詞彙呢。」

  青江似乎更加不能理解石切丸說了什麼,年輕到不會遮掩自己的孩子疑惑地看向這位相處不到幾個星期的男人。

  「若是想知道一直以來面對的事物到底是什麼『東西』,我應該可以幫上忙,因為我正巧對那些事物很熟悉。」

  簡直能讓人看見防備心高漲起來的樣子,青江雙手握住拖把,連肩膀都僵硬了起來。他呆立了一會才回話:「為什麼要幫我呢?」

  「嗯、因為我好歹是個教師吧?不能放著困擾的學生不管。」

  「……太可疑了吧。」

  初次將真心話洩漏而出,青江臉色頓時不善了起來。石切丸對這樣的態度不以為意,甚至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快點打掃完這裡,之後一起去吃晚餐吧,我請你。」

  「……幾乎都是我在清理的啊,老師根本幫不上忙。」

  「別那麼說嘛,加油。」

 

  石切丸帶著青江穿越車站附近的鬧區,來到一家位於鐵軌旁的拉麵店。

  「雖然外表有點那個啥的,但是味道很好吃喔?」

  「……」

  說復古已經太過美化,拉麵店是兩層樓的木造建築,破敗到就算馬上倒塌也不奇怪。石切丸撩起拉麵店入口處褪色成粉紅色的布簾,彎腰進了門。

  青江沒辦法,只能跟著進入拉麵店。他是習慣連鎖家庭餐廳和冷氣的世代,從來沒有進過這種年代久遠的自營店家過。無論是店內不成套的桌椅、手寫而且增減項目很隨便的牆面菜單,都散發著一股青江不熟悉卻又懷念的家庭感。

  「這家店的菜單都貼在牆上,就算是沒寫的東西老闆說不定也能做的出來,所以隨便點吧。」

  穿著圍裙的大嬸過來幫兩人倒冰水,還留了一壺在桌上供他們自由取用。石切丸順勢直接點起菜:「拉麵和大份炒飯的套餐加一份煎餃。」

  「老師你吃太多了吧?」

  「會嗎?那青江君要點什麼?」

  「……豆芽菜拉麵。」

  「你才是吃太少了吧。」

  菜上來之前沒有話題的兩個人不約而同盯著牆面上電視機看,電視正轉播著職棒例行賽,青江不太清楚棒球規則,但石切丸看得很著迷的樣子。

  大嬸端著一個大托盤,一口氣把兩個人點的菜色送上了。石切丸看了一下青江的碗,然後笑了出來。

  「怎麼了?」

  「老闆多切了兩片叉燒肉給你,八成是覺得你太瘦。」

  「不是被當成你的同類了嗎?大胃王的。」

  「也有可能呢,他們八成猜到你是我的學生了。」

  兩人拆了免洗筷,各自默默吃起麵來。青江點的是清淡的醬油拉麵上頭放了一堆豆芽菜,他將豆芽菜浸到高湯裡再和麵條一起吃。

  「嗯,好吃,湯有小魚乾的味道。」

  「對吧?」

  石切丸用電視上職棒配飯,吃得極其不專心,但進食速度卻比青江快上不少,解決套餐加上煎餃的速度比青江吃一碗麵的還快。

  「那個……老師。」

  「嗯?」

  「你看得到幽靈嗎?」

  「各式各樣的東西都看得到喔。可能因為老家是神社吧,我是世人俗稱靈能者的那種人。」

  「欸——那老師能夠除靈嗎?」

  「可以吧。」

  石切丸不知道為什麼露出了苦笑,他伸手倒了冰水,也幫青江把杯子的水加滿。

  「那個世界說穿了只是規則和我們不太一樣的世界。就像青江君看不懂棒球,我卻能夠熱衷其中一樣,需要的只是一個了解的機會……不過那個世界的機會比我們的世界還要小得很多。青江想要了解那邊嗎?」

  「能看到的話就能避開了,而且、了解事情的全貌反而能安心下來,不是嗎?」

  「嗯……這樣啊。」石切丸又露出笑容:「你應該是從小就經常遇過事件吧?頻率有現在高嗎?」

  「沒什麼印象,就算有也比現在少吧。」

  「是嗎。我記得青江君你童年大部分是在海外度過的吧。」

  「因為父親是外交官,在日本的時間比較少。」

  青江因為太想念日本的食物,因而強烈要求在日本讀高中,結果變成父母與弟弟旅居海外,青江一個人在日本獨居的狀態。

  石切丸不知道想到什麼,直直盯著青江看,過了一陣子才收回視線。

  「這只是一個可能性而已……青江君可能很受日本的怪異歡迎呢。所以在海外反而沒事。」

  「日本的怪異?為什麼要特別強調日本。」

  「因為日本的怪異和其他地方的有些許不同,特別不講究明確的事由和解決方法,追求的是徹底的不合裡。」石切丸微微歪起頭:「這樣說好了,美國恐怖電影不是很強調殭屍的傳染途徑或是病毒的來源嗎?中國殭屍的話,也會有惡法師作法讓遺體變為殭屍,或是死者死不瞑目而作祟的敘述。但是日本啊,雖然不是每次都這樣,但殭屍無緣無故蹦出來,我們日本人是能夠接受的喔。」

  怪異是蠻不講理的。

  一旦建立了法則,就必須遵守。

  「青江君聽過小泉八雲老師嗎?他雖然是希臘人,卻是最先用現代性的方法,掌握了日本怪異的法則的人。」

  法則也是蠻不講理的,人類邏輯無法理解,卻有一套堅固無比的內在邏輯。

  「例如說小泉八雲老師寫的〈貉〉這個故事,結構非常簡單卻很精湛。」

  商人在赤坂的紀之國坂遇見了蹲在壕溝旁嚶嚶哭泣的女人。

  女人用和服袖子遮掩著臉龐,任憑商人怎麼問話都不肯開口。商人不斷勸說,搭住女人的肩,女人終於轉頭了過來。

  但女人袖子下的臉口空無一物。

  受到驚嚇的商人奔上紀之國坂的斜坡,往黑暗的高處而跑,終於在遠處發現了蕎麥麵攤的燈光。

  商人想要蕎麥麵小販傾訴自己所遭遇到的怪異,卻又不敢明說。

  此時、蕎麥麵小販對商人露出了臉孔——

  「『你看到的是這張臉嗎?』,小販用手在臉上一揮,他的臉頓時也變得像雞蛋一樣光滑。」

  同時、攤位的燈火熄滅了。

  石切丸用他低沉而敦厚的嗓音,細細地講述怪談,青江幾乎陷入恍惚之中。

  接著、故事戛然而止。

  「我認為這個故事非常精確。日本的怪異就是這麼毫無道理又莫名其妙,也不重視時間性的事物。」石切丸繼續微笑,紫色的雙眼十分寧靜:「石中之魚也是,人類是無法正確知道它們為何在石頭裡的,而且就算知道理由,對它們也毫無影響。」

  存在的原因就是「存在」本身。

  「的確、若是理解怪異的性質,怪談本身就一點也不可怕了。」

  青江聽得一愣一愣的,桌上的水杯早就變成室溫,水滴流滿桌上。

  「所以青江君君想知道什麼都可以來找我,我會幫忙的。」

  石切丸起身結帳,店員大嬸隨即過來收拾桌面。青江呆呆得跟在石切丸後出了店門,正巧有電車要進站,車輛經過讓拉麵店隨之跟著振動。電車的光線隨著移動留下了殘影,青江注視著那和初春夜晚寒氣很相稱的冷調白光線,總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

  「……三条老師。」

  「嗯?」

  「為什麼要幫我呢?」

  「又是這個問題啊,因為你是我的學生啊。而且啊……你從入學以來就很引人注意了。」

  「有嗎?」

  「有呢。」

  因為呀、後頭跟著長長一串東西的孩子,怎麼說都很稀奇呢。

  恐怖的事情無論如何就是恐怖。

  就算說了一百次不可怕,就算知道了一切事情的真相,就算將石中魚所製造的歷代騷亂銘記於心,一旦感到恐怖就只能等待感覺麻痺。

  那就在感到恐懼之前停止,不要認知到恐懼的存在就好。

  原先在某處的東西,只要用暴力移除就可以了。

  何況,知道了黑暗的坡道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是會讓人更害怕嗎?

  石切丸伸手拍了拍青江的肩頭,回頭的青江嚇了一跳。

  「喔呀?你的臉孔沒有消失呢。啊、我剛剛在拍灰塵。」

  「這是當然的吧,臉變得和雞蛋一樣我會很困擾啊!」

  青江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確認五官是不是還在自己的臉上。

  「我送你到車站吧,回家要好好用功喔。」

  到了車站,石切丸並沒有通過剪票口,而是在閘門外目送青江離開。通過地下道來到月台,螢光燈和人群和剛才用餐的破爛小店反差太大,青江突然覺得熟悉的月台有種虛假感。

  「……總覺得忘了什麼。」

  直到電車進站之前,青江一直沒想起自己忘了何事。

 

 

评论(14)
热度(118)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