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 摩訶摩訶不思議與青江君(01)

本來標題是「摩訶摩訶不思議與青江君,偶而還有石切丸老師」,但實在太長了所以省略。

現代paro,教師石切丸×高中生青江,搭檔挑戰各種都市傳說~

可能也會出現很多刀子吧,大家懂我的畫風。Orz

 

更新不定期,想到就會寫。

我本來要開別的坑怎麼會先出這篇呢……

 

 

1.石中雨

 

  水滴突然從天而降。

  一點一點,不連續的少量水滴逐漸增加。

  「下雨了」這的念頭首先在青江腦海中閃過,身為人類、有這種直覺是很自然的事,就像看見太陽光會覺得「好亮」一樣。

  所以青江稍微晚了一些才發現自己正身處教室內。

  窗外的天空一片晴朗,教室內的同學們與老師也沒有騷動的跡象。青江盡可能不用大動作偷瞄天花板,塗著白色石灰的古老建築老舊但相當結實,天花板似乎沒有漏水。

  青江看向後座的同學,對方完全沒發現水滴,忙碌於在筆記本畫上動物形狀的塗鴉。果然是錯覺吧——這麼想的同時,一串水滴又接二連三地落在青江的頭頂,就連他肩頭的襯衫都被打溼。

  這所高中在明治初期創立、最早是女子學校,雖然在昭和時期才改制為男女混合高中,卻是當地相當有口碑的升學高中。學校最早的校舍是一棟古典風格的西洋石材混合磚造建築,由於容量不夠,只有二、三年級的文科生會使用這裡的教室。

  這棟古蹟終於老舊得開始漏水了嗎?總覺得只有自己遇上特別麻煩的事,青江不情願地舉起手,打斷台上講解英文文章的老師。

  「老師——」

  「嗯?青江君你怎麼了嗎?滿身都是汗!誰是保健委員?快點帶青江同學過去保健室。」

  明明是年輕男子卻很有媽媽味的英文教師慌張了起來,青江還沒來得及解釋,便被抓起來塞進老師的運動外套裡,由保健委員護送出門。

  隨時隨地穿著白熊披風懶人毯的保健委員將青江拖往保健室,臨走之前他依依不捨地摸著床舖上的白床單,看起來非常不想離開。

  「山姥切你還好嗎?要不要換你留下來?」

  青江對身體十分健康的山姥切如此問道。

  「……別看我。」

  山姥切拉好他的白熊懶人毯,轉身回教室了。

  什麼啊,搞不懂這傢伙。

  由於保健室老師正好出外洽公,滴著水的青江只好自己翻起櫃子,拿出幾條消毒過的毛巾擦拭身體。

  「燭台切老師人好是好,但有點太過熱心了吧……」

  青江不知道該拿燭台切硬塞過來的運動外套怎麼辦。這所高中雖然是所名校,但校風出乎意外地鬆散,教師們老是穿著運動服上課,學生們只要穿上規定的制服,想額外穿戴什麼配件都沒問題。

  仔細想想,包含風氣、這所高中真不像古老的學校。除了一棟舊校舍,其他校舍都是新建的水泥建築。青江一年級在新校舍上課,從來沒有自己在古老學校上課的感覺。在舊校舍一個多禮拜,到了這次的漏水事件,真切讓青江體會到古老的意義了。

  但將那些水滴歸咎於漏水果然還是很奇怪。因為、其他人似乎沒看到水啊。

  青江對於自己的視力沒什麼自信,不知為何他總認為水是憑空出現的。其他人似乎是等水滴到自己才看得見。

  「嗚哇……總覺得有點恐怖。」

  保健室在初春還開著暖氣,但衣服微濕的青江突然覺得十分寒冷,他抓起借來的運動外套,準備送回教職員辦公室。

  總之不要一個人就對了。

 

  「打擾了。」

  社會科職員室在舊校舍一樓,青江拉開改裝過的鋁製滑門,發現裡頭只有一為老師。

  「請進。喔呀?是青江君呀,上課時間怎麼會過來?」

  「發生了一點事,所以剛剛去保健室了。現在來送還燭台切老師借我的外套。」

  「他的位子在左手邊書櫃前第二個桌子。」

  「謝謝老師。」

  三条石切丸是任教第二年的古文老師,青江一年級沒上過他的課,對這位老師的印象僅只於對方個子很大而已。石切丸今年本來是青江班級的副導師,卻因為導師在開學第二天差點流產,只好代替緊急住院的老師擔任正導師。

  「身體怎麼了嗎?」

  石切丸的聲音遠遠地傳來,青江剛將外套折好放在燭台切的桌上,這下想開溜也不成了,青江只好稍微走進自己的班導。

  「身體沒事……吧。只是有點弄濕了而已。」

  並不是故意含糊其詞,青江只是不知道要怎麼解釋而已。

  「嗯……」

  石切丸用澄清的眼神直盯著青江,眼中沒有質疑也無困惑,只是直直地看著青江。青江雖然不覺得這直接過頭的視線討厭,卻也覺得很不好意思,他轉過頭,左手不自覺抓住自己依然微濕的馬尾。

  空間不小的職員辦公室只要留守人數不多,通常會關閉中央空調,只靠幾台煤油暖氣提供熱源。石切丸附近也有一台煤油暖氣,上頭放了一個茶壺,正在緩緩地冒出細長的水蒸氣。

  「弄濕身體會冷吧,過來喝杯茶吧。不想喝茶的話,我這裡也有可可亞喔?」

  「……謝謝老師,那我不客氣了。」

  聽石切丸說著說著,青江總覺得自己更冷了。石切丸拉了一張折疊凳給青江,又遞上自己的綠色針織外套。

  「先穿著吧。」

  遇上柔軟又過大的針織布料與暖氣,青江變得昏昏欲睡。石切丸到職員室外的洗手台洗了個馬克杯,回來泡了兩杯十分甜膩的可可亞。

  「好了喔,小心拿。」

  接過杯子,青江呆呆地喝了一口,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非常疲勞,血糖過低讓他的四肢十分冰涼,脫力感從身體深處湧上,久久不能恢復。青江顧不了可可亞燙口,小口小口地貪食熱量,才稍微覺得自己恢復。

  「在教室發生了什麼事?」

  石切丸一手端著馬克杯喝,另一隻手也沒空閒,用紅筆圈點著學生們的作業。青江捧著杯子看了一陣子石切丸工作,等到作業只剩下個位數的份量,青江才開口:「教室下雨了。」

  青江也不懂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說,這簡直和電視上的電波藝人發言沒兩樣。

  石切丸放下手中東西,轉過椅子正對青江,表情如同他的形象,非常正直。

  「這樣呀,可以詳細和我說說經過嗎?」

  於是青江把事情經過,包含教室其他人都沒看到水滴的事全對石切丸說了。

  「我覺得明明有人淋濕,但其他人都沒發現很奇怪。既然我溼透了,就代表水是真實存在吧?但教室裡完全沒人出聲,現代的高中生難道已經不會因為漏水而大驚小怪嗎……」

  「我覺得不是那樣呢。」

  「是嗎?」

  石切丸把自己杯中沒喝完的可可亞全倒進青江的馬克杯:「把這些也喝了。事情老師會處理的,下一堂古文你能回去上課嗎?」

  「應該可以吧。」

  「嗯,那就這樣。」

  椅子轉回辦公桌,石切丸繼續批改剩下的幾份作業。青江把可可亞喝完,血糖一口氣上升和身體回暖的效果,讓他非常非常想睡,但青江還是強撐著,不想睡著失去意識。

  「……三条老師。」

  「怎麼了?」

  「所以說那只是漏水嗎?」

  「你不放心嗎?」

  「也不是那樣,只是……」

  「嗯、那我和你說一件事吧。」

  聽完故事你會比較安心吧,石切丸的話開頭是這樣的。

  「我們學校建材的石頭據說是本地產的。」

  石切丸說出一個連青江也知道的溪谷,距離市區約四個多小時的車程,但因為那裡除了採石場什麼也沒有,所以青江沒去過。

  「那個溪谷的石頭的品質非常優異,雖然非常堅硬、加工上有點困難,但顏色和花紋都非常漂亮。」

  只是那些石頭有些奇怪的傳聞。

  明治年間,海外製的機器引入採石場,第一次大量採用那些石頭作為建材的場所即是青江所讀的學校。

  「工人們利用機器將大塊的原石剖開,據說在裡頭發現了東西。」

  石頭裡頭有魚生存。不只一位工人能夠作證,石頭魚跳到河裡還能游泳,眨眼的時間就逆流遊走,回歸更上游的溪谷了。

  「雖然大部分的石材都盡量切成小塊用在建築主體結構上,但或許還有一兩隻魚至今仍留在學校中洄游吧。」

  「所以說,這個故事是什麼意思?」

  「呃、大概是青江君被石頭喜歡上了?牠們想分點水給你呢。」

  「咦?真的假的……」

  「隨便說說罷了。」

  下課鈴聲響起,石切丸也站起身準備下堂課需要的教材。

  青江想把針織外套脫下還給石切丸,卻被拒絕了。

  「今天青江君就穿著這件外套吧,感冒可就不好。」

  兩個人一前一後往教室移動,路上遇到了剛好要返回辦公室的燭台切,毫不意外、燭台切露出了相當擔心的表情。

  「青江你還好嗎?」

  「一期老師正好去開會不在保健室,青江君和我一起在辦公室休息,現在好一點了。青江君在外租屋獨居,現在讓他回家也不妥。」

  「啊、這樣啊,和三条老師在一起就沒問題了。」

  「是呀,青江君已經多少恢復一些體力,接下來我會觀察的。」

  青江對著燭台切點點頭,燭台切伸手揉了揉青江的頭:「要保重喔!」

  在上課鐘聲尚未響起前,兩個人便到達教室。石切丸看了看還在教室學生們,接著對坐在講台左手方第二排的山姥切說話。

  「山姥切國廣君,你的視力好嗎?」

  「兩眼都是二點零。」

  「這樣太好了,能麻煩你和青江君換位子嗎?他坐在後面似乎看不到黑板了。」

  「我知道了。」

  「等等、三条老師這樣好嗎!」

  青江拉住石切丸的袖子,作勢想阻止他:「這樣不是害山姥切被作祟嗎?」

  「也稱不上作祟吧,只是會讓人虛弱的惡作劇。」

  石切丸微笑。

  「可是——」

  「我能保證這個教室能察覺的雨滴的人只有你而已。況且就算魚讓山姥切君頭上也下雨了,他不是還有斗篷嗎?你看、就是白色小熊很可愛的那個。」

  「老師你……」

  「嗯?」

  「出乎意外地隨便呢。」

  「我就當作誇獎吧。青江君快去收拾東西換座位。」

  石切丸拍了拍青江的背,他力道過猛差點讓青江摔倒:「我向你保證,一切都沒事的。」

--

石切丸老師的物理除靈法:可可亞&換位子

摩訶不思議的摩訶是佛家語,整句話的意思是「非常不可思議」。

重複兩次摩訶只是因為唸起來很可愛XDDDDDDDDD(被打)

评论(20)
热度(199)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