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へし切長谷部中心] キラキラ探偵長谷部君(01)

1.長谷部中心的群像劇,沒有CP,而且長谷部是偶像宅。

2.審神者設定成老婆婆,這次戲份很多,但第一回還好。

3.出現角色相當多。世界觀和[長蜂] 虎を放つ[石青] 地獄でなぜ悪い一樣。

4.BGM:相対性理論 - YOU & IDOL

[キラキラ探偵長谷部君]

 

 

  長谷部相當煩惱。

  單就長谷部與人類數百年來的來往中,審神者大概算是他所知道最為低調樸實的人類。她沒有足以瘋狂人心、帶著巨大熱量的魅力,也沒有能在眾多妖魔之中生存下來的深思熟慮。乍看之下、她只是隨處可見,老是待在廚房裡翻煮著大鍋裡的根莖蔬菜,一位嬌小蒼白的老婦人而已。

  作為武器而生、只熟識戰事與威嚇的長谷部並不清楚年老的人類女性應該是什麼姿態,但他覺得他的審神者可能是個相當標準的人類個體。

  除了擁有充沛的靈力與擅長快速削除牛蒡皮,審神者似乎沒有任何特殊之處。

  經歷缺少人力與資源的結成期後,審神者決定了本丸的方針,她任由刀劍們自行出陣,對於戰事並不怎麼積極,甚至對於「上級」們的指令能說是虛應了事。

  「先吃飽再去想工作吧,餓肚子而受傷可不是什麼好事呢。」

  審神者如此說道。

  不知道那是女性特有的倦戰,抑或是老年者的悠閒,審神者相當放任手下的付喪神。長谷部相信,審神者或許已經竭盡所能小心翼翼對待刀劍了。相較於對刀劍們的有求必應,她對於自身簡直漫不經心到極點。

  例如、審神者偶而會穿著洋裝,騎上原付機車出門。

  老婦人平時總是身著洗到有些發白的樸素和服,與奢侈銳利的刀劍們相比更像古老的物品,沉默而毫不起眼。付喪神們第一次見到審神者換穿西式服裝,才意識到這位人類好歹也算位女性。

  裙子長度到小腿肚、連身剪裁的高腰洋裝是將近四十年前的款式,但這點刀劍們並不知情,那些許的時間感也對他們沒有任何意義。像是文明開化再次於世間降臨,男性們讚嘆著隨著動作擺動的裙擺,審神者因而感到了些許困擾。

  「悅子呀、今天為什麼穿了西服?」

  比審神者的白髮更為潔白的鶴丸開口詢問,審神者便露出苦笑。

  「我要去看病,洋裝比和服更方便醫生做檢查。」

  披上蕾絲披肩,審神者用別針固定好,再拎起隨身的手提包:「而且呀、這是讓我化身普通人類的偽裝。」

  「鶴,盯著女性的小腿看,真是不像樣呢。」

  三日月用袖子半掩著面,但就算看不見他的面容,也能想像那是如何撩撥情緒的笑意。

  審神者沒有理會擅自聚集在衣物間前的鶴丸與三日月,逕自轉身離去。審神者並不知道鶴丸接下來會有什麼反應,約略是怒氣或大笑吧,她還沒來得及在意身後突然爆出的高聲喊叫,審神者便被朝自己奔跑而來的腳步聲吸引住。

  「主上!請讓我陪同您出門。」

  看不下去的長谷部飛奔而來,本來想要讓審神者從鶴丸與三日月的遊戲裡脫身,但審神者似乎完全沒發現他們的意圖。

  審神者考慮了一下便同意了長谷部:「不過、去換運動服吧,別穿成這樣子。」

  很快地、審神者反悔了這個決定。

  過了幾個禮拜,審神者直接不再上醫院了。

  長谷部陪同審神者就醫的舉動,在本丸引發了一陣流行,總是有人吵著要陪同審神者出門。他們擅自解釋成穿著運動服的人就有資格和審神者一起外出,每到審神者回診的時間,總是有一群運動服男激動地舉行猜拳大會。

  「你們呀、知道外頭人家是怎麼說我的嗎?都說我是黑道夫人呢。每次都有不同的運動服小弟陪著去醫院,怎麼看都是黑道啊。」

  審神者嘆了一口氣,表情顯得有點困擾。

  「為什麼呀?」

  一隻腳捲著運動服褲管,穿著黑底金線運動服的獅子王一臉天真地問。

  「……現代的黑道很喜歡穿運動服,尤其是特別華麗的那種。」

  「呃、運動服不好嗎?華麗的圖案很漂亮啊?」

  「……不、運動服很好。」

  為了避免解釋的麻煩,審神者外出的方式變得十分隱密,甚至有時根本沒人發現審神者離開過。

  長谷部認為審神者大可直接下令,讓刀劍們依自己的心意行動就好,但他們的老婦人從不做這種事,只是變得更加安靜與隱蔽。

  要是審神者能更重視自己,我也會比較安心,長谷部想。

  不知不覺、隨著審神者的沉潛,眾人的自由時間也變得更多。戰事從必須搶下先機的高度競爭來到消耗期,不再擴張新的戰線。出陣次數減少的刀劍們,大概有些修養生息過了頭,包含長谷部,幾乎所有人都各自發展出近似於人類的興趣。

  例如,三日月宗近非常喜歡相撲和以相撲為題材的少年漫畫。

  「如果是那位昭和的大橫綱的話,我願意被他抱唷。」

  長谷部覺得面不改色說出不知是玩笑還是認真發言的三日月,很可怕。

  像是與三日月競爭一樣,鶴丸則是迷上了摔角。摔角的戲劇性與誇張的演出方式正中了鶴丸的心,他不只自己沉迷其中,還把大俱利、燭台切等等太刀們全部牽連下水。

  「燭台切!戴著面罩的反派角色超帥吧!你的話應該懂吧?」

  鶴丸雙手叉腰,情緒非常高亢。

  「呃、那個,應該是吧?」

  「什麼反應,難道燭台切你覺得胖子們打架比較帥嗎?」

  於是鶴丸就和三日月打起來了,中間夾著跑太慢的燭台切。

  和他們相比、長谷部覺得自己的喜好真是和平太多,既不會給審神者添麻煩,也不會和人打得連紙門都被撞爛,更不會讓誰進手入室。

  長谷部幫因勸架而被鶴丸「不小心」摔到紙門上的大倶利伽羅治療時,很認真地覺得自己做了相當明智的決定。

  「頭還好嗎?看起來撞得頗嚴重——」

  「我果然一個人就可以了。」

  是沒錯,但沒辦法放鶴丸一個人啊。

  聽完長谷部的話,大倶利的臉瞬間變成難以形容的扭曲狀態,看起來好像吃到什麼非常噁心的食物。

  「……那你代替我。」

  「五十分鐘左右應該沒問題。」

  長谷部推算大俱利需要的手入時間,很精確地回答。

  「真短。」

  碰地一聲,大俱利頭也不回地拉上手入室的拉門,裡頭還有先進去的燭台切,他大概會被吵醒吧。

  就像這樣,正確選擇嗜好非常重要,這在本丸是件會影響周遭眾人生活品質的大事。比如鶴丸的惡作劇和摔角嗜好容易牽連他人,這時候就需要興趣是「一個人很好你們不要碰我」但老是跟在鶴丸後頭的大俱利的救援。

  至於長谷部的興趣,在人類中算是很普通。但不知為何,長谷部變成本丸的流行引導者。和加州清光那種外貌上的講究不一樣,長谷部注重的是另一部份。

  就鶴丸的說法,長谷部天生喜歡閃亮亮的東西,那和燭台切的受虐氣質一樣,是體質、極端點也能說是命運,都是毫無道理又難以抗拒,橫亙在肉身與心靈之間的事物。

  「就和我沒辦法忍受無聊一樣。」鶴丸一邊在大俱利的布丁上灑上塔巴斯科辣椒醬,一邊說道:「擁有肉身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這還真是讓人訝異不已啊。」

  長谷部和燭台切表示,除了無法忍受無聊,其他的連半句話都聽不懂。

  遠離城市的偏遠村落裡,一群付喪神被某種超自然力量賦予肉身,為了人類在各個時空中跳躍而奮戰——這個鶴丸聽了不斷大爆笑的設定,卻是刀劍們的「日常」。長谷部身為最早的第一部隊成員,從來沒懷疑過戰鬥的理由。

  「你不覺得刀子需要想辦法打發無聊,很奇怪嗎?」

  鶴丸曾經這樣說過。

  「完全不認為。」

  長谷部從來沒有需要消耗的空閒時間。

  從本丸空蕩蕩的時期開始,長谷部就有很多事情得處理,像是服侍審神者、調度資源、出陣戰鬥和安置來到本丸的刀劍,他一直很忙碌。

  審神者並不與他們有過多的接觸,等到長谷部發現時,本丸已經充滿了人類的生活設備,那全是特別為刀劍男子準備的。「上級」似乎對審神者的行動頗有微詞,刀劍們接觸現代化事物讓他們保守的腦袋極端不安,但審神者還是無視了上級,這讓長谷部深受感動。

  於是他打開電視機,為了主上而研究起人類。

  在本丸人數逐漸增加,平均工作量變得輕鬆的情況下,長谷部依然保持著忙碌狀態。

  因為長谷部在電視機裡發現了現代的神明。

  閃閃發亮、笑意盈滿,高亢的歌聲悠揚,年輕神明們藉由一種叫地上波的力量、在平面電視上展現著奇蹟。

  這是長谷部被召喚到現世以來,第二次如此欣喜——雖然無法超越與審神者的初次相遇,但也足以讓他深受感動。

  喜歡或討厭、硬要選擇一邊的話,長谷部會說自己不喜歡人類。

  不是喜歡,也不是討厭。

  而是不喜歡。

  但長谷部還是敬愛審神者。

  偶而還有日本偶像。



  長谷部有點煩惱。

  就算是被宗三左文字評價為「好像會用看垃圾的眼神看著哭泣的小孩子」的長谷部,一旦面對啜泣的短刀,果然還是會相當手足無措。

  而且當牽著哭泣的短刀的走過來人是正字記號的白布不翼而飛,而且身上運動服大半溼透的山姥切國廣,則讓人更加地不知所措。

  長谷部盡可能保持的面部表情嚴肅來迎接山姥切國廣和秋田藤四郎這異樣的組合,只可惜並不是太成功。

  因為山姥切開口就是更加讓人不明所以的發言。

  「拜託你了。」

  滴著水的山姥切氣若游絲,彷彿剛從什麼怪物手下逃脫,看起來驚慌不已。

  拜託什麼?長谷部只能和山姥切互瞪。他不太懂,為何山姥切與秋田這兩個完全沒有交集的人,會手拉著手,一臉鐵青地站在自己面前。

  「話可以從頭說起嗎?」

  「……請找出犯人吧。」

  命令句?啊啊、這就是電波吧,長谷部終於理解為何電視上的「電波偶像」一旦開口,總是讓其他藝人連連苦笑。

  「那個、你還好嗎?」

  長谷部認真擔心起過於孤僻的同僚的精神狀態。

  好說歹說之下,長谷部終於從秋田口中問出事由。

  「我們洗衣服時遇到了幽靈,很困擾,請幫幫我們。」

  秋田說,他和山姥切是洗衣服的夥伴。就像三日月喜歡相撲、鶴丸喜歡摔角一樣,秋田他們的興趣是洗衣服。長谷部不懂理由,總之就是洗衣服沒錯。

  「山姥切先生教我把白襪子洗乾淨的方法,我很尊敬他。」

  秘訣是用小蘇打粉搓洗,山姥切在一旁補充。聽起來他說話的語氣,長谷部發現山姥切頭上的床單似乎經常替換,而且都是自己洗的,對於這個微不足道的發現,長谷部突然覺得有點感動。

  雖然不是很想知道洗衣情報,但長谷部還是很認真地點了點頭,因為他不知道該回些什麼。

  「這是我們第二次在水井旁遇上幽靈。」

  山姥切說。

  「而且聽到了年輕女人的歌聲,很可怕。一期哥和大家去遠征不在家,所以我很害怕。」

  緊握著山姥切的手,不知道能依靠誰的秋田眼帶淚光,大概是因為這樣,連討厭與他人接觸的山姥切此時都無法置之不理,也緊緊反握住秋田的小手。

  「……年輕女人的幽靈?不就是青江幹的嗎?我去叫他別嚇人。」

  「我們問過了,青江君說他不知道。」

  青江說不知道你們就相信嗎?是那個青江喔?根本是性騷擾吉祥物的笑面青江喔?雖然非常想激烈地抓著兩人的肩膀搖動,但看著山姥切和秋田純真又害怕的眼神,長谷部也只能耐下性子,默默守護他們。

  「算了,先不說青江的事,為什麼會找我幫忙?」

  山姥切與秋田互看了一眼,好像沒想到會被問到這個問題。

  「因為長谷部先生喜歡偶像呀,偶像不是什麼都能辦到嗎?電視上有演出來,我有看到喔。」

  「笑面青江也說,長谷部喜歡偶像,所以偶像辦得到的事長谷部也一定辦得到。」

  哪裡不太對。

  應該說好像沒有一個地方是對的。

  長谷部想起來,前陣子看某個女性偶像主演的兩小時推理劇時,身後好像也跟著一堆人圍觀電視。雖然每次看電視、長谷部都會因為太過專注而失去對外界的記憶,不過他隱約有當時山姥切與秋田當時也坐在自己後頭的印象。

  也許、應該、可能、大概。

  「……我懂了,我會幫忙解決。」

  為了日本偶像的形象,順便守護山姥切與秋田的純真也是沒辦法的事。

  長谷部暗自下了決心,第一步就是要去幹掉笑面青江。

  送山姥切和秋田回各自房間更衣後,長谷部以他自豪的高速直衝青江的房間,但青江人並不在。

  長谷部幾乎要將整個本丸翻過一遍,才在大浴場外的樹上發現青江。

  「笑面青江給我下來!」

  「喔呀?終於找到我啦?」

  青江輕盈地從樹上跳下,落地時只有草地微微發出聲響,彷彿青江毫無重量一樣。他的臉上照舊是那使人摸不透的微笑,讓心情稱不上愉快的長谷部看了就火大起來。

  「你也知道知道山姥切他們很困擾吧。」

  不算是興師問罪,語氣中卻帶著濃濃的質疑,長谷部認為就算青江和騷動無關,也該好好安撫山姥切與秋田才行。但眼前的男人無比自在,長谷部一看便知道,青江想的絕對和自己不同。

  「他們沒和你說不是我幹的嗎?」

  「難道你認為我會直接相信這種話嗎?」

  青江一開口,長谷部幾乎是立刻回答。在這種地方有默契讓青江顯得很開心,他笑嘻嘻地歪著頭,右側的瀏海慢慢地滑至鼻樑:「好像不會耶。」

  這傢伙連頭髮都讓長谷部煩躁。

  「知道些什麼就說吧,我可沒時間和你胡扯。」

  「好過分啊直接把我當嫌疑人。」

  「因為你是本丸唯一能看到幽靈的人吧?」

  「明明石切丸也看得到。」

  「品格不一樣!品格!」

  「好過分啊。但就算真的是我幹的,大家也不可能看得見喔。」

  這也沒錯,雖然每個人都知道青江被女幽靈依憑,但除了石切丸大概沒人見過實際的情況。

  「再說、大家看得到妖怪卻看不到幽靈,這種區別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不覺得。」

  「長谷部真的是個不會懷疑權威的人耶……」

  「為什麼要懷疑?」

  「……很硬呢,我說的是長谷部的腦袋喔。」

  青江忍不住失聲笑出,長谷部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身為靈刀,笑面青江似乎很在意幽靈和妖怪的差異。本丸內不少人擁有退治「妖怪」的經驗,但真正和幽靈交手過的只有青江一人。長谷部覺得自己思考幽靈和妖怪之別也沒有意義,畢竟自己兩邊都沒見過,不可能明白其中奧妙。

  「告訴長谷部一個你沒注意的地方吧,山姥切和秋田說的應該是『遇見幽靈』?他們可能也沒發現,自己沒有親眼看見呢。」青江精準地重複山姥切他們的證詞,長谷部發覺這個男人果然很仔細地聽了兩人的商量內容,卻不打算幫忙。山姥切他們對青江說的訊息說不定比起對自己說的更加詳細。

  「——也就是說,只是聽見歌聲而已喔。歌聲可是你的得意範圍,不是嗎?」

  的確、兩人所說的話中,最明確的只有歌聲。

  話一說完,青江便笑著掛回樹上,然後順著樹木枝幹踏上屋瓦,一溜煙跳走了。

  雖然追上青江對長谷部來說是件很容易的事,但長谷部卻待在地面上,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過了一陣子,長谷部才發現忘記質問青江為什麼要把麻煩事推到自己頭上。

--

內容再修下去我的本子就要窗掉啦!!長谷部給我配合啊!!

照例出場角色太多,很難打tag。

评论
热度(56)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