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 這樣那樣的段子兩則

來挑戰lofter的極限啦!(欸)

以下兩個段子沒有因果關係。


1.所謂的地獄就是忍著不勃O

  沒什麼比家人的調情場景更尷尬的事物。

  三日月的弟弟、大太刀的石切丸只穿著貼身的內著,膝上躺著與他相比十分清瘦的青年。青年穿著清薄的棉質上衣與運動長褲,表情非常慵懶。

  「……你們在幹什麼呀。」

  「喔?爺爺你洗澡回來了。」

  「嗯、青江君來玩啦,甚好……要吃糖嗎?」

  「石切丸已經給我了。」

  「這樣啊……你們在作什麼呀?」

  三日月不死心又問了一次。

  「我在等洗澡,石切丸在看職棒轉播,都不理人呢。」

  三日月覺得自家幼弟盯著電視機的表情,怎麼看都是在進行修練苦行的臉。

  「等洗澡呀,今天天氣很熱呢。」

  把毛巾掛到衣架上,三日月抱著兩罐啤酒,打算逃之夭夭。

  「爺爺我要去散步,今晚打算睡在手入房。」

  「咦?手入房?爺爺你受傷了嗎?」

  「嗯,心被折斷了喔。」

  微笑說著不知所云的話,三日月望向弟弟,深深體會到石切丸已經是個了不起的神職人員了,哥哥非常欣慰。

  地獄為何如此惡劣呀。

 


 

2.如何殺死石切丸

  年輕的身軀趴伏在石切丸身上,對方生澀地搖擺腰部,看似想更加貼近石切丸,但徹底地不知所措。

  看來青江今晚鐵了心要待在上頭了,石切丸在心中重重嘆了口氣,面上卻是不動聲色,硬要說的話,他的表情甚至能稱之為微笑,這樣的餘裕似乎某個程度上激怒了青江,他開始更加奮力地對著石切丸身體各處又舔又親。

  「青江啊……」

  悄悄對著青江耳邊吐出厚重的嘆息,石切丸的低音比平時來得更加緩慢而溼潤,直接受到攻擊的青江身體很明顯地大大顫抖一下,腰幾乎要融化在石切丸的下腹部上。

  「——不要在我耳邊說話!」

  青江很明顯忍耐了數秒才有辦法回話。

  「今晚、還是我來動吧?」

  「不要。」

  「一下就好?」

  石切丸微笑。

  「一下之後就有一百下,這我還是知道的。」

  看來這年頭的孩子不好唬弄。

  刻意放緩的語速與更加溫柔的聲調,沒辦法消弭青江的戒心與高漲的侵略性。

  可是這種貓搔癢癢似的愛撫,就算繼續個一百年也沒辦法結束。

  活生生的地獄啊。

  石切丸雖然不懂自己的身體有任何值得迷戀的要素,不過青江明顯地十分喜愛和自己身體不同的堅硬觸感。肋骨下方的傾向肌肉被摸得沒完沒了,但只是撫摸。連指甲和掌心都沒用上的幼稚觸碰在不是性感帶的地方,能引起的只是想要更直接刺激的欲望而已。

  放任青江繼續執著的撫摸,石切丸過了一會才一把吻上沈迷於自己身體的青江。輕輕咬開細薄的嘴唇,直接探入口腔內側,用舌頭粗糙的兩側輾過青江怯弱的舌尖,舔遍柔軟的黏膜與牙齦,吸吮、吞嚥、啃咬,在青江連牙齒都幾乎要甜甜地融化之時,石切丸揉捏起青江的臀部,毫不留情。

  「吶、讓我來讓青江舒服吧?」

  溺於首次體驗的極樂、青江聽到這句話,露出了即將死去一般的委屈表情。

  「可是、如果讓石切丸來的話,我一定會舒服到死的啊……這我還是知道的。」

  在石切丸失去理智前三秒,他只看見了青江雙頰通紅、淚眼迷離的樣子,若是能聽從青江楚楚可憐的哀求,石切丸便是真正的、無比高潔的神劍大人。

  「只可惜,我現在是武器呢……青江要死了的話,就一起死吧。」



--

處O切丸wwwwwwwwwwwwwwwwwwwwww(欸)
大叔黃色笑話寫起來超有趣。

评论(20)
热度(124)
  1. 瞇阿什錦炒蛋與貓 转载了此文字
    不知道這樣子的擦邊球能不能轉阿(望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