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長蜂] 女子會

又是白痴腦洞騙更新orz 我也想寫出高大的文啊orz


[女子會]


  「蜂須賀的胸甲到底是怎麼樣的構造呢……」
  梅雨不斷落下的午後,宗三左文字跪坐在矮桌前,手上拿著仙貝,口中吐出哀愁的嘆息。
  「……?」
  就算困惑也沒有發出粗俗的詰問,蜂須賀只是迷茫地看向宗三,再用眼神向歌仙求援,歌仙見狀只是搖頭,表示他也不懂。
  「我也想知道,對吧清光。」嘴裡塞滿仙貝的青江伸手戳了戳正在打磨指甲的加州清光。
  清光稍微抬頭看了一下,又馬上低下頭關心他的指甲:「我想應該和胸罩差不多吧,我在審神者的衣櫃裡看過,據說穿了很可愛,但只有女孩子可以穿。」
  「咦!審神者也有胸罩嗎?是說……白髮老婆婆也能穿胸罩嗎?」
  青江訝異的點永遠很奧妙。
  「就算是白髮老婆婆,對我們來說也是小女孩啊,女孩子一輩子都要很可愛的。」
  清光捏了青江腰間一下,算是對青江失禮的回擊。
  坐在清光旁邊看書的大和守安定,被兩人嬉鬧的動作波及,書被清光打飛,掉落在榻榻米一角。
  「清光,不要馬上動手動腳啊。」
  「輪不到你說。」
  眼看清光的擊火即將轉向出口吐嘈的安定,青江馬上溜到歌仙和蜂須賀中間,以免再次遭到攻擊。
  「所以說、你的胸甲到底是什麼構造?」
  宗三無視氣氛,堅持把話題繞回來。
  蜂須賀放下手中的茶杯,稍微想了一下,越是思考、蜂須賀纖細的脖子便微微傾斜,他看起來相當苦惱。
  「……我只知道那是虎徹一派的特徵,不只是我和弟弟,連贗品也擁有相同的東西。」蜂須賀考慮著用語,努力在腦中挖掘蛛絲馬跡:「而且、那並不是胸甲。」
  「不然是什麼?」
  歌仙一臉訝異,伸手從桌上的漆器盒中拿了一片仙貝。
  「……我不知道,皮甲能護住的部位只有右手臂和部份肩膀……姑且算是背甲?」
  向來對自己是虎徹真品充滿自豪的蜂須賀,少見地因為虎徹名號露出心虛不安的表情。
  「這樣的話,只好讓我們看看了。」
  對於蜂須賀的回答並不滿意,宗三面不改色提出了追根究底的提議。
  「嗯……宗三如此一問,搞得我也想弄清那皮甲是什麼。」
  啃著仙貝,歌仙很風雅地附議。
  「所以說!可以扒光小蜂嗎!清光和安定別打了,一起上啊!」
  赤青打刀搭檔聽到青江的搧風點火、兩人立即停火,安定熟練架住蜂須賀,清光開始準備剝掉蜂須賀身上那華麗又精美,繡滿金線的層層服裝。
  「等等……咦?認真的嗎?大家都是認真的?不要看了,快住手呀……來人,浦島快來幫我!嗚……噫!贗品!嗚啊……嗯、長曽祢——哥哥救我!」

  聽見了不可能聽見的夢幻之聲,從武道館全力衝刺回本丸的長曽祢,便看到一群刀子圍著衣衫不整、面露淚光的蜂須賀。
  「這構造真風雅——完全看不懂是怎麼穿的。」
  「欸欸、清光,這真的和女孩子的胸罩很像嗎?」
  「青江你沒看過胸罩嗎?」
  「怎麼可能看過啊。」
  包圍蜂須賀的刀劍男子們,嘴裡喃喃的都是探究學問之心。
  長曽祢竭盡機動與衝力,奮力撥開人群搶救自己的二弟,他用自己的運動外套緊緊包住蜂須賀,將人抱在胸口。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我不知道啦。」
  陷入恐慌狀態的蜂須賀幾乎快要開始啜泣,他抓住長曽祢的外套和手臂,不肯放手。
  「喔喔、長曽祢大哥真的也穿著一樣的東西耶。」
  「所以那到底是什麼?虎徹一派的時尚?」
  「不要吐嘈虎徹一派的品味嘛,小蜂真的會哭唷。」
  刀劍男子們並不在意蜂須賀這個研究對象被長曽祢搶走,因為他們開始研究起長曽祢身上的皮甲。
  「……不行、果然揍不下去。」
  長曽祢掃視身邊一圈好奇的眼神,最後挫敗地放棄掙扎,只能苦笑地拍拍蜂須賀安慰他。
  雖然不是女孩子……但長曽祢果然沒辦法對女孩子出手。


--
這是個大哥無法揍討論內衣的女孩子們的故事。(?????)

P站上看到老婆婆審神者的設定,決定跟風!

TAG一樣好難打。

小蜂會想哭是因為他開始質疑虎徹的品味惹,被扒光不是重點唷。但大哥的重點是那邊wwwwwwww

评论(4)
热度(96)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