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 迷信

[迷信]

 

現paro,中學生青江和神主石切丸的故事。

總之是OOC廢萌文。(被打)

 

 

  青江蹲在院子裡,手中抓著一把乾燥的沙土,百般無聊地揉捏。他一抬起頭,便看見穿著蔥綠色的袴與白色和服的石切丸提起掃把走過來,腳步穩重緩慢,讓青江有些不耐煩。

  「……我說啊,神主大人這樣穿不熱嗎?」

  「只是穿略裝便喊熱,要侍奉神明可能有些為難呢。況且我現在沒戴烏帽子,已經很輕鬆了喔。」

  「嗯,是嗎,可是神主大人看起像蔥耶。」

  聽到青江的抱怨,石切丸只能苦笑。

  青江寄居在神社約有十天了。

  石切丸聽說青江三個多月前出了嚴重車禍,他的右手臂、左大腿與肋骨骨折,肺部嚴重挫傷,住院了三個月才稍微恢復生活自理的能力。甫出院,青江便因為家中改建而被家人送到神社療養。前幾日大多時間都在昏睡的青江,有了些許精力,就悄悄換上體育服溜到後院閒晃,只是走沒三百公尺,便精疲力竭,只能蹲在樹下等待石切丸營救。

  雖然嘴上不饒人,但就中學生來說,青江還算乖巧。或許是習慣了醫院毫無刺激的生活,在缺乏娛樂的神社青江也沒吵著無聊,只是喜歡跟在石切丸後頭走,一開始石切丸沒和他搭話,青江也靜悄悄的,時間一久兩人尷尬,石切丸只能擠出「附近咖啡廳的每日午餐很好吃」、「阪神虎的戰績」之類的話題,但青江果然還是一言不發。

  後來石切丸才明白,青江只是認生而已。

  彼此熟悉之後、或許該說是青江大致確認石切丸是個沒有威脅性的大人,本性活潑過頭的中學生便每日捧著手機對石切丸報告自己的小夥伴發來了什麼簡訊,輕浮的黃腔也不受控制地跑了出來。石切丸雖然不懂自己知道青江朋友們的近況有什麼意義,但他覺得這可能是最近中學生的交流方式。

  自己果然老了,石切丸想。

  初夏的落葉並不多,石切丸沒花太多功夫就把後院整理完畢,回頭一看,樹蔭下的青江,額頭浮出一層薄薄的冷汗,肌膚反著陰濕的光澤。那份虛弱不似人間活物,像是珍珠一般的半寶石,自己只要稍微用力便能崩解潰散。

  「欸欸,我們去安靜的地方休息嘛,人家內褲都濕了。」青江雖然不適,但還是露出了惡作劇成功的笑容:「我是說汗喔?這裡太陽太大了。」

  石切丸沒收拾打掃工具,直接背起青江。

 

  「……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去上課?真不想留級呀。」

  青江醒來第一句話,沒頭沒腦地提了學校。

  石切丸伸手量了量青江的額頭,又幫他換了張退熱貼布。

  這個時候石切丸倒是知道青江在說什麼。

  青江的青梅竹馬「歌仙」和「小蜂」比青江大一歲,已經是高一生,中學生青江對於這個無法追上的差距滿心焦躁,又因為傷勢而暫停學業,彼此的差距更大了。

  對於成年人石切丸來說,一年或兩年的差異只是報稅的次數,但對學生來說,縮短一年的相處時光可是晴天霹靂的打擊。

  「可以邀請他們來神社,我會買好點心招待的。」

  石切丸只能這麼安慰青江。

  「神主大人想看第一中學茶道社的Perfume嗎?好色喔。」

  青江曾經拿手機中三人合照給石切丸看,一臉納悶地說「不知道為什麼學校的人都說我們是茶道社的Perfume耶」,石切丸看著在螢幕中的茶室綻放的三枝形狀各異的花朵,只能裝傻地說:「因為都是三個人?」

  總不能說真的很像Perfume。

  「來神社啊……可是路途好遠,算了,不想麻煩他們。」

  青江翻個身,把自己縮在棉被裡。

  其實搭電車也只花一個小時的路程,並不是遠得無法成行,但青江就是非常抗拒這個提議。

  石切丸約略知曉原因。

  兩人的閒聊話題除了阪神虎、神社附近的食物和「歌仙與小蜂」,偶而也會穿插青江幾句嚇唬石切丸的詭異故事。

  「欸、神主大人,有人和你說我是被人推向卡車才受傷的嗎?」

  有時候青江會故作天真地如此說道。

  「晚餐是親子丼呀,真不錯。啊啊、對了,聽說父親害情婦流產了,所以那個女人才想殺掉我喔,因為她想讓父親再失去一個孩子啊。」

  或是晚餐時分,青江笑著將筷子刺入親子丼半熟的雞蛋裡,攪和雞蛋與白飯,再一口吃掉。

  他很清楚,自己不能回家。

  但青江不知道的事情也很多。

  例如女人在青江出院前一晚自殺身亡的事。

  或是死後怨念更深,持續試圖咒殺孩子的女幽靈的事。

  有些事情,身為旁觀者的石切丸比青江更加明瞭,既不是孩子也不是成人,或許那種永恆的不安將永遠停留在青江身上。

  石切丸輕撫青江額頭,手掌沿著瀏海來到右臉頰,輕輕貼著溼熱發紅的肌膚。

  「等退燒了,再帶你去咖啡廳吃抹茶聖代吧,青江想點什麼都可以。」

  成年男子才有的低音緩慢地,深深地滲入青江耳中,青江再度闔上眼皮,即將陷入沉睡。

  「想去哪裡我都會帶你去,所以不要離開我的身邊。」

  石切丸瞇起雙眼,對著紙窗外的黃昏細細凝視。

  「……若你被可怕的女士奪走了,我可是不知道會做出什麼呢。」



--

OOC不用錢!(冰雪奇緣撒法)

頭痛要命只能打打字轉移注意力。

有些腦洞這裡有解釋。

评论(4)
热度(103)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