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排球少年][兔赤] Game over(3)

第二回連結

 

內有黑研一句話路過和排球官方小說第三集的內容。

[Game over]

 

(3)


  『被甩了。』

  短短一句話,配上貓頭鷹哭泣翻滾的貼圖,黑尾傳來的手機截圖沒有其他的訊息,非常簡略。

  赤葦看著哭泣的貓頭鷹,總覺得有點心痛。

  ……看來木兔學長還挺愛用經理們送他的貼圖。

  完全進入逃避現實的狀態,赤葦沒有細問黑尾木兔到底發生什麼事,反而回了「出賣友人的隱私不要緊嗎?」之類無關緊要的話。

  赤葦操作手機通訊軟體,點進梟谷排球聯盟四校的主將群,練球以外的空檔經常在群上聊天的木兔,今晚少見地一張貼圖也沒回應。

  「木兔學長果然開始沮喪了吧……」

  關閉手機螢幕,赤葦將手機放在一旁,連制服也沒換就直接在床鋪上倒下。

  木兔是個很好理解的人。除了情緒起伏稍微有點劇烈、思考跳躍了一點、沸點和常人不同之外,是個什麼事都寫在臉上的男人。

  仔細地回想了木兔這數個月以來的行動,就算是自認很了解木兔的赤葦,也完全搞不懂木兔哪裡喜歡上了自己。

  球照打、飯照吃、人照整,赤葦完全沒有發現任何自己被特別對待的事證。硬要說的話,木兔和黑尾一起捉弄騷擾烏野一年級生月島的樣子,還比較像陷入戀愛的……小學二年級男生。

  赤葦越冷靜下來思考,越覺得木兔的感情表達的程度十分低落。

  難得搞不清楚木兔在想些什麼,赤葦有些意外,但並不因為不了解對方而遭受打擊或感到失落,而是單純地體認到,又發現木兔新的一面而已。

  那份情感或許可以用「深受感動」來形容。

  「只要開局能打出氣勢便所向無敵」——赤葦一年級時,外界對梟谷男子排球部的風評大致是如此。反過來說,若是開局不順利,球隊士氣就會遭受致命打擊。

  就算只是正選成員分開訓練的一年級新生,也能輕易發現球隊為何有如此明顯的缺點。所有人的目光皆被剛成為主力的某位二年級吸引而去,單單看他強而有力的扣球能夠知道,他已經成為球隊的重心。

  不過、這支球隊還沒有能力支持那個人。

  當時赤葦還能冷靜地分析思考,當他下一次產生相同的念頭,填滿腦中的卻是無以名狀的狂熱。

  那是個再平凡不過的練習日,打過二傳手位置的一年級們集中在一處,輪流接受教練的上手托球與傳球測驗。在中學曾是隊伍正式選手的赤葦很快通過了測驗,也得到教練相當高的評價。

  赤葦離開測驗的隊伍,拿起閒置的排球準備先行練習,他朝人數較少的角落移動,但一記足以稱為「重砲」的猛力扣球狠狠砸向赤葦前方的地板,撞擊聲與高高彈向天花板的排球讓赤葦陷入一陣心跳加速的恍惚,以致他茫然了一陣子,才轉頭看向來者。

  「一年級的,你是二傳手吧?幫我發球!」

  修長而結實的體格、梳得高高翹起的髮型、有些厚重的眼皮、讓人聯想到鳥類的輕盈而頻繁動作的肢體,還有撲翅般的橫向跳步。

  木兔光太郎以他本人獨有,跳躍般的步伐走向赤葦。

  發呆到回神的短短三、四秒,對赤葦來說簡直像永遠一般。

  「……是的、我是二傳手。請學長多多指教。」

  「好硬啊。」

  「啊?」

  「講話,硬梆梆的。」

  「學長你是說……我講話很生硬嗎?」

  「對對對,差不多就是那個感覺。」

  木兔綻出大大的笑容,對於自己用錯形容詞毫不在意。

  第一次與木兔練習,赤葦只是驚異於木兔天生的王牌風範,但隨著相處的機會增加,也漸漸了解到,木兔這個人的所有怪癖與弱點。

  沮喪時是真的很失落,充滿自信時絕對不會動搖,兩個極端的狀態會因為外界而隨時切換,這時候就得巧妙地、不讓對方發現,穩穩拉住那個人。

  因為知道木兔是個不會考慮太多事情,而是單純以當下的感情或事態作為優先的人,赤葦知道木兔會在奇怪的事情上惡整自己,卻不會說謊。

  已經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在磨練安撫木兔的技術,遇到再奇怪的事情也不用太意外。

  (我也還遠遠不及那個人吶。)

  終於將思路整理出條理,赤葦慢吞吞地爬起床,撈起手機,用通訊軟體打給疑似知情人士。

  一如赤葦所料,通話很快被接通了。

  「赤葦、你家哭哭啼啼的貓頭鷹好煩啊,快點處理啦!」

  「木兔學長跑去黑尾學長家了嗎?」

  對上語氣超級幸災樂禍的黑尾,赤葦竭盡可能讓聲音保持平靜。

  「沒這個可能吧,是line,那傢伙正在洗我的對話視窗,不回他還會用貼圖大鬧,真的很煩。快認領回去,再繼續下去我就沒辦法用手機遊戲釣研磨來玩了。」

  「……」這時候還能趁機炫耀,赤葦開始佩服黑尾了。他毫不掩飾地嘆了一口氣,努力忍住不吐嘈黑尾。

  「黑尾學長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木兔說你甩了他。」

  「我不記得我們交往過,也不記得被告白過,更不認為木兔學長喜歡我。」

  「嗯……你不記得好像也是應該的,木兔說你只要想睡就沒有正常智力了。」

  聽到黑尾語帶玄機的回答,就連赤葦也只能發出一聲呆然的:「啊?」

  「所以說,木兔是故意的。只是我沒想到他居然笨到連交往要幹什麼都不知道。」

  「等等、黑尾學長,你到底在說什麼?」

  「嗯……這該怎麼說才好呢。你還記得暑假在森然的集訓,第三天晚上我們玩了撲克牌吧?」

  「當然記得。」

  「之後你不是想睡,卻又不敢放著木兔不管自己回寢室嗎?」

  「那是木兔學長不讓我回去。」

  「隨便啦、反正我看來都一樣。總之玩到後來,你想睡到牌都拿不穩,木兔讓你睡在地上。」

  「這裡還有點印象……」

  「接著木兔好像突然覺得很無趣,拿跟自己交往的權利當賭注。」

  「哈?」

  「嗯,就是你聽到的那個,不要懷疑。總之因為我和澤村全力抗拒,所以木兔那局贏了。你知道要在有兩個人竭盡全力想輸掉的抽鬼牌中輸掉有多困難嗎?真的很辛苦啊。」

  「不好意思,木兔學長給你們添了麻煩……」

  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才好,赤葦只能習慣性為木兔賠罪。

  「那傢伙真的很麻煩。而且贏了後不知為何又開始火大起來,就把賭注給你了。」

  「……」

  赤葦一手拿著手機,另一手掩著面,不想多說。

  「呃,木兔有問過你的意願喔,但你大概睡到神智不清了,勉強點了個頭又繼續睡,之後我和澤村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了。他其實還想拿你的靈魂當賭注,不過那局沒開始我們就解散了,大概這樣吧。」

  「學長們不能阻止他一下嗎……」

  「不要,不干我的事又很麻煩,而且順著木兔會比較有趣。啊、先掛電話,木兔煩死了一直傳訊息,我去回他。」

  赤葦盯著手機結束通話的畫面,啞口無言。

  不知道過了多久,赤葦還是保持一模一樣的姿勢,手握手機,面容呆滯。直到手機發出了短暫的振動,赤葦才回過神來。

  黑尾又傳來一張螢幕截圖,內容是烏野主將澤村傳來的一封傳統簡訊。

  『給赤葦君,黑尾說的話都是真的。你保重。』

  今天的練習量是不是太重了?赤葦突然冒出這個想法。

  不然自己怎麼會疲累成這副德性呢。


--

正妹月島:干我屁事!?

--

1.抽鬼牌是排球官方小說第三集的內容,木兔拿赤葦的靈魂來賭是真的,不是我胡扯。(但交往權利是我胡扯的沒錯。)

2.對黑研或Line手機群組設定有興趣,請看[黑研] 男朋友為什麼不溫柔一點,謝謝。

3.我很認真寫打排球的部份,所以花了好多時間啊。(被打)

评论(5)
热度(75)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