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排球少年][兔赤] Game over(2)

第一回連結

這次的魔法咒語依然是「高中男生都是笨蛋!!!!!」喔~

之後的更新速度還是得看我身體狀況,在此謝謝大家的愛心和留言。:)


[Game over]

 

(2)

 

  木兔把被汗浸透的上衣脫下,本來想順手把衣服甩到置物櫃裡,回頭卻發現赤葦正瞪著他。

  「……對了,烏野下個月一號要來打春高預賽前最後一次練習賽,好拼喔。」

  為了轉移話題,木兔勉強擠出了一句社團事務,再偷偷把衣服塞入運動包。

  「我知道,教練和我說過了。」

  赤葦低下頭,繼續拿著紅筆在教練開出來的練習菜單上圈點加註。

  自主練習結束,大部分社員走得差不多,一直陪著扣球狂木兔練習的三年級們也都逃回家了。沒有練習對手的木兔,開始拖拖拉拉東摸西摸,一直赤葦身邊打轉,酸痛藥劑噴了十分鐘,衣服又換了五分鐘,在木兔打算開始與制服皮帶再奮戰個五分鐘之際,終於等到赤葦搞定練習菜單與社團活動日誌,起身整理書包。

  社團行政的工作本來是主將的責任,但在梟谷,這些事卻是赤葦、部份三年級社員與女生經理們一起分擔,名義上是想讓主將兼王牌的木兔專心練習,說穿了,社團也沒有人對木兔處理事務的能力有一點點信心。在球場上姑且算是可靠的王牌,但平時脫線的程度也和排球實力同樣高人一等,赤葦怎麼也沒辦法想像木兔精明的樣子。

  「赤葦,快點回家啦——!我開始冷了!」

  進入九月份,白天暑意濃烈的東京,入夜時分風也開始帶有涼意。木兔搶過赤葦的書包,鬼叫自己快冷死遇難了。

  「又開始誇大其詞了……誰叫你剛剛不穿外套亂晃。」

  沒阻止木兔拎著自己的書包,赤葦檢查窗戶的鎖後,才關上燈、和木兔一起走出社團辦公室,鎖好門。

  暑假過後,木兔突然變得很喜歡黏著赤葦。

  不是以前木兔很少和赤葦行動,社團中,兩個人算是經常一起的組合,但由於年級不同,社團活動以外見面的機會其實相當少。隨著春高預賽的接近,練習的密度加強數倍,學業與休息時間變得像是填充練習間隙的附屬品,但木兔不知道有什麼特殊能力,總是有辦法在短短的下課十分鐘出現在赤葦的面前。

  還有、木兔向赤葦討稱讚的情況也增加了。

  打出好球或莫名其妙覺得自己該受到稱讚時,木兔會用張得圓圓的眼睛熱切地看著赤葦,等待他的感想。那閃亮亮的壓力可說是某種意義上的緊迫盯人,讓赤葦覺得相當困擾。木兔實在有點煩人,加上不能不理會地位遠高於自己的學長,而且木兔「莫名其妙」想要稱讚的頻率越來越高,赤葦開始不知道該怎麼應付他。

  赤葦想,可能是不能玩弄烏野的一年級們,讓木兔覺得寂寞了吧,就像今天的寂寞宣言一樣,理由一定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

  兩人一起走出校園,位於市中心的梟谷學園大概是這地區最寧靜的地方,到了地下鐵車站周圍的商業地區,街道熱鬧的程度反而讓個性活潑過頭的木兔看起來像個安靜的美男子。

  不過那也是因為木兔肚子餓過頭,不想說話又直盯著拉麵店看的效果。

  赤葦伸手拉了木兔的外套袖子,用眼神示意「不要在晚飯前亂吃東西」。

  「可是肚子超餓,我想吃叉燒麵。」

  木兔的食慾是高中三年級的男生,忍耐能力卻是幼稚園生等級。

  「你的零用錢夠嗎?」

  「不夠。」

  「真是奇遇,我也是呢。」

  短短一句話,木兔向赤葦借錢的打算就被迅速撲滅了。

  還不至於進入沮喪模式,但木兔一臉餓得了無生趣的樣子,赤葦把人拖向地下鐵出入口,不讓木兔繼續有機會盯著食物看。

  「下個月你就可以玩『阿月』和烏野小小的一年級生了,所以請振作一點吧,木兔學長。還有、請把書包還給我。既然肚子餓了,就請別背著別人的行李到處亂逛,快點回家吃晚餐。」

  嘆了一口氣,赤葦伸手向木兔討回自己的書包,但木兔沒有理會他,動作反而像凝固了一樣,不自然地僵直。因為木兔變得很難拉著走,赤葦只能停下腳步。

  木兔備受打擊地看著赤葦。

  「和烏野有什麼關係啊?」

  「哈?」

  「和烏野有什麼關係啊?」

  同樣的話又說了一次,赤葦有種木兔嚇得連頭髮都豎了起來的錯覺。

  「你不是今天說很寂寞,又提到烏野的事嗎?」

  「是很寂寞啊,但我現在不寂寞了,只是嘴巴很寂寞!」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赤葦面無表情。

  「肚子餓所以很嘴巴很寂寞,而且好想要親親啊。」

  「是喔。」

  木兔好像講了什麼超級羞恥的發言,但赤葦已經習慣了,所以半點害羞的情緒也感覺不到,只是慣例地隨口敷衍木兔。

  「你怎麼沒反應,親我一下啊。」

  「……我為什麼非和木兔學長接吻不可?」

  「咦?」

  「咦什麼啊。」

  「因為你喜歡我啊!」

  木兔平時半垂眼皮,很有個性的雙眼現在瞪得奇大,頭髮好像又豎得更細長了。赤葦在心中讚嘆著木兔的情緒起伏已經能以高效率反應在外貌上,讓人更好了解他。

  「欸?並沒有吧。」

  「我都已經和黑尾炫耀我們開始交往了!」

  「什麼時候交往過啊……為什麼這種事身為當事人我會不知道?」

  雖然知道這麼回答不行,但赤葦一時之間也只能把心裡最早浮現的話講出口。

  赤葦完全搞不清楚這是什麼狀況,難道這是下午無意識性騷擾的延續嗎?

  木兔雖然一直以來不曾在意赤葦的抱怨或人權,但也不會真正惹惱任何人過。仔細想想、赤葦其實覺得木兔很擅長掌握與他人的距離,雖然對自己相當不客氣就是了。

  或者、這次也是那「不客氣」的一部分?

  有點太超過了吧。

  僵直的木兔看著也開始僵直的赤葦,也不知道是否察覺到赤葦的內心變化,他的表情從震驚轉為氣忿,臉上也染上了不明所以的紅暈。

  「赤葦你這個笨蛋!」

  木兔把赤葦的書包丟向主人,因為力道十分巧妙,所以赤葦輕鬆接下體積和重量都不小的書包,這種時候也能感受到木兔身為高中頂尖排球選手的身體能力,赤葦忍不住覺得有些討厭。

  「……被貨真價實的笨蛋罵笨蛋有夠屈辱。」

  「我的車來了所以我要先走了!赤葦笨蛋!」

  「居然想要逃跑,木兔學長你的車明明比我還晚到。」

  「笨蛋!」

  木兔用全國水準的高速衝下地下道的階梯,赤葦想提醒他在樓梯上奔跑很危險,但木兔已經衝過轉角,赤葦已經看不到他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雖然臉上看不出來,但赤葦的確被結結實實嚇了一大跳,讓他沒有辦法邁出雙腳追上木兔。呆站了幾分鐘,赤葦讓無數想要進入地下鐵的路人覺得他很擋路,但礙於他高大的身材,沒有人敢出聲勸告他。

  直到書包裡的手機鈴聲響起,赤葦才回過神。

  赤葦滑開智慧型手機的螢幕,發現是通訊軟體的免費來電。

  會挑這個時機打電話來的人,想必是罪魁禍首吧。

  赤葦假裝沒看到這通電話,直接把手機塞回書包。他現在還沒有能接受任何事情的心理準備。看到來電的名稱,赤葦有預感,事情一定會比想像中還要愚蠢個十倍。

  「木兔學長最近奇怪的原因,果然和黑尾學長有關嗎……」

  赤葦發出只有自己能聽到的喃喃自語,有點無力地走下通往地下鐵的階梯。

 


--

正妹月島再度躺著也中槍。

评论(4)
热度(53)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