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排球少年][兔赤] Game over(1)

兔赤日遲到開新坑。

大概有五到六篇,更新速度看我身體狀況。

我沒有寫過虐文,不用擔心。

本篇的魔法咒語是「高中男生都是笨蛋!!!!!」




[Game over]

 

(1)

 

  等赤葦意識到身後有人,他的雙肩已經被抓住了。明明尚未碰觸到,但背部肌膚卻傳來人類的熱度與重量,擄著肩膀的大手慢慢滑向手臂,半是無意識的揉捏、半是汗水的黏膩。

  在兩秒之內,本來只是被摟住的赤葦,一下子被對方親暱地從身後抱住。

  「赤葦你怎麼不等我啦。」

  無理取鬧的抱怨也能說得理直氣壯,這就是梟谷學園的王牌兼主將、木兔光太郎。

  赤葦已經學會放棄自家王牌的腦迴路了,認真思考的話,只會累死自己。

  「只是在體育館折返跑,能等什麼啊。」

  雖然很想直接無視笨蛋發言,但如果真的那麼做,這個人絕對會大鬧彆扭導致事情變得超級麻煩。赤葦盡可能用冷淡的吐嘈回應,同時努力扳開木兔牢牢抓住自己的手指。

  「可是我剛剛突然覺得很寂寞!跑折返跑好寂寞!」

  「是嗎。」

  越想掙脫,木兔抱住赤葦的力道反而更大,赤葦深刻體會到全國水準的主攻手與自己的力量差異。

  「赤葦好冷淡!你不覺得跑步時身後沒有人跟著很孤單嗎?」

  「一般人跑步時都不會有人跟著。木兔學長快放開我,好熱……」

  赤葦看向體育館裡的其他人,大家雖然都接收到他的求救訊號,卻沒有人伸出援手。社團經理的女孩子們與一年級生遠遠守護著赤葦,繼續攪拌早已調好的運動飲料。赤葦知道要讓他們承擔木兔的寂寞轟炸未免太為難人家,只能將目光轉向一旁看好戲、順便做簡單伸展動作的三年級學長們。

  猿杙大和抬起粗粗的八字眉,露出了關愛兩人的和藹表情,慢慢地做出評論:「要是赤葦是女生,木兔你現在就能碰到胸部了呢。」

  為什麼能用悠閒的表情說出這種話啊。

  旁邊的木葉秋紀笑得雙眼都瞇起來,很愉快地指著木兔和赤葦:「如果赤葦是巨乳的話,說不定還能碰到乳頭。」

  木兔見狀,抓住赤葦的手掌輕輕向手臂內側滑動,隨即又恢復原來的姿勢。

  「不、碰不到,而且赤葦胸部很小耶。」

  「不是吧,胸部旁邊的肉不是叫副乳嗎?」

  「聽說副乳比胸部還軟。」

  猿杙大和直盯著赤葦的胸口,若有所思地說。

  「咦?軟的不是手臂內側嗎?」

  路過而且完全不知道情況的小見春樹聽見了色色的話題,詫異地大喊加入話題。

  同樣路過的鷲尾辰生無言地在一邊旁聽,今天梟谷的三年級攔網員還是一樣沉默。

  「……」

  現在是什麼情況。為什麼三年級學長要圍著自己低聲討論色情話題。

  這根本是性騷擾。

  赤葦持續被木兔驚人的臂力壓制在胸口,木兔乾脆把下巴放在他的肩上,牢牢鎖住人,完全不讓赤葦有逃跑的可能性。赤葦乾脆停止掙扎和吐嘈,努力放空。

  「……所以說、木兔你真是性騷擾界的王牌耶。」

  「嗯?什麼?王牌?」

  聽到關鍵字就有反應,木兔開心得聲音都飄了起來。

  不要高興啊,性騷擾王牌有什麼好的。

  「要是對女生也能那麼自然的調情,這傢伙早就交到女朋友了。」

  「所以說他只是全國前五的主攻手嘛,就只差了一步,關鍵的一步。」

  「唔、我們梟谷的主將連在這種地方都掉鍊子啊……」

  三年級學長滿懷憐憫地看向木兔和赤葦,眼中千言萬語。

  「不是在說女生的話題嗎?為什麼又開始損我!」

  「赤葦現在的表情好像放棄育兒的新婚妻子,超不妙的。抱歉啦。」

  「也休息夠了,開始練習吧。」

  「學長們知道抱歉的話……就請絕對不要在經理面前說下流話題,會被殺的。」

  「知道啦,我們也只是配合木兔而已,抱歉抱歉。」

  「因為木兔說他很寂寞嘛。」

  「不整一下赤葦木兔會很沒精神的。」

  「我才沒有整赤葦啦。」

  學長們收起來嬉鬧的神情,很快地散開成三對三練習賽的陣型。木兔也快速地跳向球場,一副沒事人的樣子。

  背部的熱度一下消散了,赤葦刻意拍了拍自己的肩頭和背部,想快點忘記木兔的觸感。

  「快傳球給我!赤葦!」

  「是。」

  赤葦有時候也覺得體育社團的學弟學長制非常無理。長年參加排球社,並不是沒遇過討厭的事情,無法逆轉的輩份關係總是會產生毫無道理的權力與暴力,赤葦並不習慣那種事,卻也不曾打從心底質疑過。

  簡單來說,赤葦很習慣服從比地位高於自己的人。

  木兔也很任性蠻橫,但和以前的學長們有著關鍵性的不同。梟谷這個團隊也和以前的球隊完全不一樣,雖然偶而被耍著玩時很辛苦,愉快的時刻卻是壓倒性地多。

  赤葦從球籠隨手挑起球,一邊轉球一邊看向木兔。

  木兔的眼神裡只有信賴。

  排球在赤葦細長的手指間翻滾,他將球傳給首先發球的隊友,接著站定位子。

  無論球被打向什麼地方,最後總會來到赤葦的指尖,因為這個隊伍的二傳手是他。

  掌握這隻球隊的人,是赤葦。

  引導那個男人的人,也是赤葦。

  哨聲響起,排球被跳發擊出。

  比賽開始了。 



--

各位觀眾!!!我寫了性騷擾paro!!!(那根本不是paro啊。)

评论(12)
热度(68)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