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黑子的籃球同人][木日]顆粒棉花糖甜膩過頭

[顆粒棉花糖甜膩過頭]


 


 


  「日向,我有話對你說。」


  誠凜籃球部的成員正忙著在學校趕人前整理體育館,聽到木吉以少有的嚴肅語氣與隊長大人說話,眾人手上動作不約而同一致停止。

  雖然一年級生對剛回隊上的木吉不甚理解,但也隱約知道,這個人變得正經時大概不會發生什麼好事。

  大部分人小小地屏息了一下,被指名的隊長大人則是一臉了不起地蹲在地板,捧著社團活動日誌才寫到一半,回頭對木吉發出小混混風格的「啊——?」,權充發語詞與疑問句,順便表示了關心與恐嚇意圖。


  「今晚我家裡沒有人。」

  「啊。」日向沒多大動作,同樣以單音回應,繼續以小混混蹲姿振筆疾書,他現在只在意五分鐘後沒交出日誌會被教練殺掉的危機,木吉這個巨大待辦事項,等等再處理也沒啥不可的。

  這樣的互動被看在眼裡,比較普遍的反應卻是「來惹——!是夜晚的邀約該死的現充啊啊啊教練讓他們加五倍訓練主持正義啊啊啊啊啊啊啊——」,在部份童貞隊員內心小鹿驚惶撞樹不止的吶喊下,誠凜籃球部的成員們默默完成例行打掃工作。

  有如運動報娛樂頭版換稿的緊張氣氛下,若無其事的人還是有的,例如黑子依舊消失在眾人視野前,而火神對於大家的舉動突然微妙起來不明就理,想了三秒後決定把大拖把收到倉庫去。

  高中女生教練里子看著腦袋裡佔滿色情念頭的(部份)高中男生們,嘆了一口氣,拍拍手,示意大家轉頭過來。

  「好了!今天就此解散!大家回去好好吃飯、不准熬夜,明天早上五點半準時在游泳池畔集合!」里子大聲強調注意事項,尤其是「熬夜」和「游泳池」兩個關鍵字,真希望能被注意到啊。


  里子宣佈到此解散後,日向快步到更衣間換制服。透過夏服襯衫短袖的空隙,日向看到有個人正蹲在地板看著他。

  而且挺巨大的。

  「……你幹麼來著?」

  「嗯?等日向啊,我已經換好衣服了喔。」

  「你是我的金魚糞不成?」

  「討厭啦日向,你是人類不是金魚。」


  日向於是決定,用此生最快的速度換好衣服,甩開這個蠢蛋。如果能用瞬步或是查克拉之類的東西,他會感激到哭出來的。只可惜日向是個普通的籃球少年,得意技是三分球,並不擅長跑步。何況,他的金魚糞,可說是資質相當良好。

  「日~~向~~你的速度變快了耶~~~」

  「嘎!別跟過來!你不是住院都沒跑嗎!」

  「這幾天我有練一下啦~~~」

  木吉悠悠然地跑向日向,聲音不知為何變成抖音,日向真的覺得超煩。

  「混蛋!不准追我!」

  兩位籃球少年拎著書包小跑步,沿街溜了一圈,練習後已經無力的日向很快地速度減慢,木吉輕輕鬆鬆跟上,並有點得意地拍住日向的肩膀:「抓住了。」

  「誰跟你在捉迷藏啊!給我滾!」

  「哎呀,我不是說過有話要和日向說嗎?」

  「有嗎,我忘了。」

  「先陪我吃晚餐吧,爺爺、奶奶都不在家,我不想一個人吃晚餐,好寂寞啊。」

  「老人家他們怎麼了?」

  提到老人家,日向終於願意正眼看向木吉。既然是老人家不在,那聽聽要說啥也是沒辦法的事——日向不甘願的表情很明顯是在說這些。

  「爺爺他們安排了健康檢查,要住院一晚。」

  「喔、那真是辛苦了呢。」

  「我一直都在作家事,只是不會作飯而已,還好啦。」

  「誰在說你了,辛苦的是爺爺和奶奶。唉、話不投機真痛苦。」

  「那我很辛苦好了,誇獎一下嘛。」

  木吉露出大大的微笑,日向看著這表情起了一下雞皮疙瘩,完蛋了,接下來一定有超級蠢的事要發生,他有這種預感,不、該說是確信才對。

  「誰要啊……」

  「嘛,現在不稱讚也行,等拿到禮物不想稱讚也沒辦法了。」木吉開始從書包中東翻西找,日向想吐嘈「送啥禮物啊」卻難以出口。


  這……其實挺殘忍的。


  木吉從書包裡拿出兩包小塑膠袋,很得意地說:「噹噹~手工顆粒棉花糖!銅鑼燒和納豆口味!」

  「……什麼鬼口味。」

  「我請班上的女生帶我去買的,嘻嘻。」

  「嘻嘻什麼,聽了就噁心。」

  日向伸手收下兩袋棉花糖,他掂掂手上沒什麼重量的物品,心中百感交集。

  「日向,生日快樂喔。」木吉笑嘻嘻地補上賀詞,語尾明顯帶有愛心,還是粉紅色的。

  唉、沒辦法,真的不想說,但是好煩,讓這傢伙繼續下去一定更煩。


  「……在說啥啊你這大蠢貨,我的生日已經過了三個月啦。」

  日向緩緩地說出真相。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木吉遭受巨大地打擊,少見地大叫出口,連書包都脫離大手、掉至地板上,那撞擊聲彷彿是心碎的聲音:「什麼時候啊!里子明明說過是大熱天的十六號啊!」

  「里子那傢伙對你亂說啥啊,是五月十六日啦!剛好是對上新協高中的那天啊,不記得我跟你說過帕帕的事嗎?笨蛋。」

  日向無奈地解釋,看著高大的木吉垂下頭沮喪有點好玩,但果然還是讓人很不爽。煩都煩死啦。

  「生日禮物……我錯過了……」

  「免了。再說,誰要躺在病床的傢伙給的東西啊,超觸霉頭。」

  「好過份!」

  「唉,你好煩吶,真的是煩死了,懶得理你。」

  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日向甩頭就走,趁木吉在身後看不見時,偷偷把一顆棉花糖丟入嘴中。

  遲了三個月的心意,在八月的炎熱日子裡快要融化,黏答答地沾在塑膠包裝袋與手指上。喔嗚……銅鑼燒口味的好甜,雞蛋餅皮和紅豆味纏繞在舌頭上,令人舌尖都快麻痺的甜膩。日向不敢想像納豆口味是什麼慘況。


  「你也太單純了吧,就選我和你最喜歡吃的東西……的口味。直接送我納豆還比較開心。」

  日向大步往前走,目標是不遠處的牛丼屋。

  「快一點!舌頭快甜爛了我要吃鹹的!再不過來就自己吃飯。」

  日向沒有回頭看木吉,要是他看了,應該會不舒服到吃不下晚餐吧。木吉傻楞楞地思考日向話中含意,隨後才抄起書包追上,臉上綻放的笑容,是今天最為燦爛的。

  「等、等我啊!日向!」

  又沒辦法擺脫這個煩死人的大蠢貨了,日向想。快步前行的日向,像是想到什麼似地,滿臉不情願地小小聲地補充了一句。

  「……硬要說的話,你已經給過了。」

  沒辦法、因為自己是個好人,一直欺負這傢伙到明年,未免太可憐了,日向有效地說服自己,就當作是慈善事業吧!真是個有愛心的人啊,本大爺我!

  「咦?我給了什麼,銅鑼燒還是花林糖?」

  「……恭喜獲勝。」

  「嗯?」

  日向回頭,看見木吉一臉蠢樣地微笑,想著想著歪起頭,怎麼也不知道三個月前自己幹了什麼事。

  「簡訊、你不是發了嗎!別讓我說這種害臊的話,大蠢貨!!!!!!!」


  雖然今晚的下場還是被又踢又踹又怒吼了一番,但木吉真的很開心,真喜歡這樣,非常非常溫柔的日向。

  「生日快樂呀,我的隊長。」

  「給我吃你的飯!!!!!!!!!!!!!!!!!!!」



--

勉強趕上發文時間\^q^/

日向隊長生日快樂!!!!!!!!!!!!!!!!!!!(滑壘)


评论
热度(5)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