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黑子的籃球][青黑+桃]All about youth

[All about youth]


「呐、阿大。」


桃井出聲時才驚覺自己的錯誤,應該是「青峰君」才對。青峰簡單易懂的惡劣心情更加高漲,察覺不對勁的同時,「你到底要不要去學校啦」這句話一下子沒意義,桃井放棄了。


中學三年好不容易養成的習慣,一下子恢復孩童時的親暱,桃井覺得很諷刺,只有這種時候顯得所有事都顯得完好如初。她看著躺在公園躺椅上的青峰,中學生不該買到的寫真週刊攤覆在臉上,裝睡也沒用啦,桃井想。但就算這樣我也知道阿大在想什麼,男孩子真是沒用。


「不管你啦!我要自己去學校,青峰君你就錯過一生一次的中學畢業典禮吧!最好被當成可疑人士抓走!大笨蛋!」


快嘴吐出所有抱怨,桃井抓著書包快速跑走了。書包和平時不同,只裝了給朋友留言的筆記本、筆袋和化妝包,空蕩蕩的,一點也不重。被罵的青峰沒有半點反應,氣不過的桃井走回公園,用書包重重敲了青峰肚子,才又朝學校前進。


男孩子什麼的我果然不懂。明明有穿好制服出門,為什麼一下又到公園偷懶。到底想怎麼樣啊!笨蛋阿大!


桃井在這晴朗的春日中一個人出發。


腦中被對青峰的不滿佔據,桃井快步前進,平時與青峰一起的通學路變得漫長了。看慣的風景慢慢被拋在後頭,覺得理所當然的「平時」,即將不再屬於自己,越是接近校舍,這樣的感覺越是強烈。漸漸地、路上的行人們一個個超越桃井,她停下腳步。


穿著帝光中制服的學生增多,他們通過桃井身邊時,還忍不住回望她。


非常美麗的少女,櫻色的長髮在風中搖蕩,從他處飄盪而來的櫻花花瓣,點點落在瘦弱肩頭上。


桃井堅定地望向前方,決定了什麼後,她拔開雙腿,向帝光中校門狂奔而去。


彷彿世界上最重要的事物就在前方,背負了無以名狀的重量,少女奔跑著。桃井死命忍住其他念頭,不讓淚水從眼中滑落。不可以認為自己是現在全世界最悲慘的人,我不是為了自己而跑的,所以、所以——


拜託、就算那些最珍惜的「平時」已經結束,而且再也找不回來了,但只要一次就好,一次就好——


「哲君!」


桃井忍受著奔跑後的腹痛,不擅長跑步的她盡力向前,只是希望早一秒也好,再讓她看一次吧,快要結束的一切。


(最喜歡的人啊,這是最後一次了。)


前行的黑子聽到桃井的呼喊,他停下腳步,沒有回頭。


自從提出黑子退社後,他再也沒有出現在帝光籃球隊、以及被稱為奇蹟的世代——那些過去的同伴之前。擔心青峰的桃井,默默看著青峰自暴自棄遠離籃球之餘,也曾四處尋找黑子的身影。


哪裡都找不到黑子,班級上、圖書館每個書架之間、或是老是與青峰一起去的販賣機前,桃井走過所有充滿回憶的地點,都沒有見到黑子。


就算那些回憶不包含自己也沒關係,桃井很清楚,自己簡直是在尋找黑子與青峰過往的幽靈而已,但不做什麼只是接受這對夥伴分崩離析的事實,她無法接受。


「桃井同學。」


黑子只是用和過往相同的,起伏不大的聲調,輕輕地呼喚桃井。在落櫻的掩沒下,黑子的身影幾乎要消失,帝光中的白色制服,和飄盪而下淡色花瓣漸漸融合一體。桃井看著這樣的黑子,幾乎要落下淚來。


找到了,桃井想,但想說的話堵塞於胸口,只是無聲地鳴動。


黑子大概在微笑,桃井毫無根據地認為。她最喜歡黑子打球時不自覺的微笑了,但在這個時候,她卻強烈地祈求,怎麼樣也不想看到黑子現在的笑容。


桃井喘著氣,壓著疼痛漸漸平息的腹肌。她與黑子之間沒有對話,但黑子也沒有離開她。


令桃井訝異的是,最先打破沉默的是黑子。


「桃井同學……妳覺得這所有的一切,要過了多久才會成會回憶呢?」黑子淡淡地說,但要花上怎麼樣的努力才能對自己說上這一句呢,光是聽就感到心痛,要怎麼才能說出口呢?


桃井知道自己不能阻攔,就在黑子即將離開的一刻,她大喊出口:「哲、君!」


「沒問題的!因為我們還是小孩子,雖然得成為大人了,但是、但是!」


就算是這樣的大聲吼叫,就算校門周圍所有人都看著桃井,黑子還是沒有回頭。


「我們都還有時間的!」


桃井覺得力氣似乎耗盡了,她望向校內,櫻花樹挺立於校門後方,飄落的花瓣隨著風勢改變,漸漸地強烈起來。


「……雖然會忍不住想追上去,但是我已經決定了,所以也請桃井同學不要追上來。」黑子的聲音像是櫻花花瓣一樣,被風吹開而散亂,雖然清晰地傳入桃井耳中。


『哲君、本來想追上誰呢?』


無法問出口。


黑子走入校內,青空下、他的陰影與櫻花樹的融合在一起,漸漸地看不清楚。


畢業典禮時,當赤司代表畢業生發表演講時,桃井看到青峰鑽入班級行列中。高大過頭的紫原很好找,就站在桃井的左前方。紫原附近的金髮男,應該就是黃瀨吧。雖然找不到綠間的班級,但由走道上大型人形看板來看,那應該是綠間的今日吉祥物。


管樂社開始演奏,桃井無法繼續忍耐,她嚎啕大哭。


就這樣,他們畢業了。


奇蹟的世代的中學生涯,在此結束。



--

還是不改排版了,好難弄啊~

感謝喜歡青黑的同學,希望桃井視角不會雷到人。

寫女孩兒超開心的~~~


评论
热度(1)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